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350章 至尊归位 完结章 文 / 唐蔚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当星海之渊再次波动时,沉寂在法则感悟里的宁素等人纷纷醒了过来,一时之间,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光芒,好似还没有从顿悟里彻底清醒

    片刻之后。

    “容裴谨,我领悟到不少法则了!”得意一笑,宁素激动的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容裴谨,没有感悟法则时,修为再强依旧受到天道的制约,可是感悟了法则之后,宁素感觉自己已经超过在天道之外,可以追求真正的长生,从此之后,她可以和容裴谨携手前进,享受无穷尽的岁月。

    抱住怀抱里激动不已的宁素,容裴谨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比起宁素的收获,九霄和雪崖圣子却是少了很多,不过对两人而言已经足够了,“九星连珠即将结束,星海之渊就要关闭,先离开这里。”

    “雀灵是怎么了?”宁素也感觉到了空间的动荡,尤其是领悟了空间法则之后,对空间的了解更深了一层,星海之渊的确快要闭合了,可是为什么雀灵的表情那么的诡异,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那高傲的如同女王般的表情,让宁素看的直咂舌,雀灵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精神分裂了。

    九霄和雪崖圣子还沉浸在收获的狂喜之中,九霄领悟了五行法则,还领悟了光法则,虽然只有六种法则,但是却已经受益无穷。

    雪崖领悟的则有风雪法则,黑暗法则、空间法则,星辰法则,虽然比九霄少了一点,但是只要雪崖继续炼化感悟这些法则,以他的天赋相比用不了千年就可以突破到仙帝修为。

    而此刻听到宁素的话,九霄和雪崖这才发现雀灵一副怪异的模样,高高的昂着头用下巴看人,似乎在场的众人都是匍匐在她脚下的蝼蚁,态度极其的高傲。

    不过因为星海之渊即将闭合,谁也顾不上怪异的雀灵,众人迅速的撤离,因为外面还有强敌霸元帝在,宁素目光诡谲的一闪,“我利用了空间法则,容裴谨,我先回古城!”

    仙澜城的确安全,但是霸元帝也不是好惹的,仙域之中最安全的地方则是古城,所以宁素将地点选在了古城里,九霄和雪崖圣子倒也没有异议,虽然雪崖和宁素他们立场不同,但是却也不算仇敌,而且容裴谨的怪异之处,让雪崖总感觉不对劲,此刻自然不会反对宁素的提议。

    九星连珠消失,星海之渊随之闭合,古城外空间一阵波动,宁素和容裴谨等人相继出了通道,眼前的古城还是当初那样,巍峨屹立在天地之间。

    “宁素,你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跪下!”出了空间通道,看着和容裴谨粘在一起的宁素,雀灵不满的冷哼一声,颐指气使的对着宁素继续骂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才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直接被骂的傻眼了,如果说之前宁素怀疑雀灵脑子有问题,这会则是肯定了!且不说没有感悟法则之前,雀灵就不是宁素的对手,在感悟了多重法则之后,即使是个仙帝,宁素也有敢斗一斗的勇气了,这雀灵雀一副主子使唤奴才的坦然模样,让宁素表情诡异的抽了抽。

    九霄和雪崖圣子也傻眼了,随后一副事不关己的站到了一旁,且不说有容裴谨在一旁,就算是宁素一人,雀灵也不是对手,之前在星海之渊,雀灵几次偷袭宁素,宁素和容裴谨是懒得计较,这雀灵却一而再的挑衅,到时候只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还敢翻白眼,宁素,你果真是不想活了!”雀灵依旧沉浸在幻境中不可自拔,尖锐着嗓音怒斥着宁素的同时,一道仙元力向着宁素射了过去,雀灵冷冷一笑,等着宁素在痛苦里哀求自己的画面。

    容裴谨是懒得和雀灵动手的,但是她要找死,容裴谨手一挥,其他人甚至感觉不到力量的波动,可是眼前叫嚣的雀灵却一点一点的化为了齑粉,最终如同尘埃一般消失在天地之中。

    宁素一惊,心里头直感叹,容裴谨果真是禽兽!这也太强悍了一点!手一挥,雀灵这个金仙就无声无息的消融成尘埃了。

    九霄和雪崖更多的则是心惊,在感悟了诸多法则之后,两人对力量的了解到了更为深层的地步,看着容裴谨这云淡风轻的一出手,九霄和雪崖突然间有种说不出的敬畏,如果这出手是对自己,只怕自己也会和雀灵一样无声无息的死亡。

    “笨丫头,你回来了!”古城之中,小饕餮和宁素有种天生的感应,这会咻一下蹿了出去,紧随其后的还有周渊和红云、陆霁铭、顾风白。

    听到熟悉的声音,宁素面容一喜,回头一看,却赫然愣住,小饕餮胖乎乎的包子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瘦了,而紧随其后的顾风白三人一个一个神色悲戚、身影消瘦,眉宇间是隐匿不住的沉痛和悲伤。

    “出什么事了?”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宁素一把抱住扑过来的小饕餮,那圆乎乎的身体瘦的像是火柴棒,死死的抱住自己,泪水不断的从眼眶里滚落,湿润了宁素的肩膀。

    不详的感觉不断的扩散,宁素刚想要开口,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虚空传来,感悟了空间法则之后,宁素对于力量的感触更深了一层,“不好,霸元帝来了,我们先进古城!”

    几人动作迅速的进了古城,九霄和雪崖圣子动作却慢了很多,刚想要跟着进去,可是霸元帝却已然出现,两只举手从撕破虚空而来,直接将雪崖和九霄给抓了起来。

    古城城楼上,看着被抓住的九霄和雪崖,宁素一惊,抱紧了怀抱里无声哭泣的小饕餮,唯一算是冷静的周渊抱歉的看着宁素,缓缓将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为什么小饕餮瘦了这么多?为什么顾风白像是个失了心魂的傻子?为什么楚韶亦和陶景他们都不见了?为什么大家没有留在仙澜城?一切的一切随着周渊的讲述,宁素浑身冰冷的僵硬住,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都死了,大家都死了……

    “不用担心。”容裴谨搂住宁素的肩膀,看了看她怀抱里的小饕餮,第一次没有将他给丢出去,安抚的抱紧宁素,“相信我。”

    悲痛的难以抑制,不过听着容裴谨那低沉有力的话语,心却是莫名的安定了几分,宁素担忧的看向古城外被抓住的九霄。

    “将法则碎片交出来。”霸元帝疯狂的眼神里有着急切,冰冷的目光盯着九霄和雪崖,“快交出来,本尊饶你们不死!”

    两个蝼蚁,霸元帝根本不放在眼里,澜天予和陆清炎都死了,一个九霄不过是陆清炎的徒弟,即使他在星海之渊有什么奇遇,霸元帝依旧不放在眼里,此刻霸元帝急切的想要得到法则碎片,等待了这么多年,这一刻,霸元帝是连一秒钟都无法再等待下去了。

    九霄和雪崖都没有丝毫的迟疑,且不说他们在星海之渊已经感悟了很多法则,收获已经良多,再者他们根本不是霸元帝的对手,尤其是已经快疯魔的霸元帝。

    九霄和雪崖两人将法则碎片从意识海里取出的同时,对望一眼,忽然一左一右的猛地将包含着法则碎片的星光点向着不同的方向丢了出去。

    霸元帝眼神一狠,但是此刻却也顾不得九霄和雪崖了,魁梧的身躯随即向着飞舞在空中的法则碎片扑了过去,九霄和雪崖也趁着这唯一的机会向着古城门方向飞掠而去。

    在这一刻,不管是九霄还是雪崖都丝毫没有担心宁素会关闭城门不让他们进去,或许是因为星海之渊的这段历练,让九霄和雪崖都对宁素和容裴谨充满了信心。

    “哈哈,我的法则碎片!”动作迅速的将散落的十多个法则碎片一一收进意识海,霸元帝放声大笑起来,危险的目光看向城楼处的宁素和容裴谨,阴冷着嗓音开口:“容裴谨,进入星海之渊,你曾发过誓言要将所有的法则碎片交予本尊,难道你要违背誓言吗?”

    且不说因霸元帝而死的楚韶亦和覃修是容裴谨生死多年的好友,就算是因为霸元帝而死的陶景、木修然和清濯,还有陆清炎和澜天予,这一桩桩一件件,这鲜活的生命都因为霸元帝而消失,就冲着这份血海深仇,谁也不愿意看着霸元帝能突破到至尊修为。

    “就算毁掉这些法则碎片,你也别想得到!”赤红着双眼,宁素第一次如此仇视痛恨一个人,看着古城外的霸元帝,宁素冷笑起来,忽然释放出意识海里的法则碎片,当着霸元帝的面,一一将这些包含着法则碎片的星光点给毁灭。

    “宁素,你做什么?快住手!”见到这一幕,霸元帝睚眦欲裂的嘶吼着,整个人疯狂的向着古城冲了过去,“快住手!”

    可惜古城诡异的阻挡下了疯狂的霸元帝,宁素神色冰冷,看着疯狂的霸元帝,依旧不慌不忙的继续摧毁她在星海之渊获得的法则碎片,霸元帝此刻只怕是心痛难忍吧,可惜想到覃修他们的死,宁素的心更痛。

    不管如何用力,古城像是被一层神秘的力量保护着,阻挡着霸元帝的进入,暴怒是瞬间的,此刻霸元帝已经冷静下来,阴狠着眼神看着宁素摧毁了法则碎片,一字一字道:“宁素,你且猖狂,待本尊突破到天地至尊,打开古城之后,本尊定要见给你们一个一个扒皮抽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刻,古城之上,九霄还不曾知晓陆清炎的惨死,只是微微感觉到不对劲,而还不等九霄询问什么,霸元帝的话已然揭晓了一切答案。

    “容裴谨,你难道敢违背誓言吗?澜天予和陆清炎已死,你若是将你的法则碎片交出来,本尊必定让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霸元帝将阴狠的视线落在容裴谨身上。如果说霸元帝早已经知晓宁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那么对于容裴谨,霸元帝的了解并不多。

    在霸元帝看来识时务者为俊杰,澜天予和陆清炎都已经死了,如今仙域唯一能突破成为天地至尊的只有自己,容裴谨如今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

    更何况宁素是个女人,疯狂起来几乎没有理性,但是容裴谨不同,男人总是冷静理智很多,不会感情用事,霸元帝相信自己开出来的条件足可以招降容裴谨。

    而且容裴谨之前已经用道心发过誓言,更何况即使没有更多的法则碎片,凭借从九霄和雪崖这里获取的法则碎片,霸元帝也相信自己会成功突破到天地至尊,或许只是时间需要更长一些。

    “师尊死了?”九霄呆呆的开口,脸上血色尽失,之前被霸元帝抓住的时候,九霄还诧异为什么澜仙帝和自家至师尊都没有出现?

    但是当时情况危急,为了保命,九霄也来不及多想就将法则碎片交了出去,可是此刻知道陆清炎的死讯,九霄整个人几乎疯狂起来,仇恨的目光血红的盯着古城外的霸元帝,想都没有想的就要冲出去报仇。

    “冷静一点。”容裴谨拦住情绪不对劲的九霄,一道星辰之力挥了过去,将昏厥的九霄丢给了一旁的周渊,这才看向试图拉拢自己的霸元帝,“我没有法则碎片。”

    “不识好歹!”霸元帝没有想到自己都开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条件,容裴谨竟然还敢拒绝自己,霸元帝阴狠着表情冷嗤一声,“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尊就让你看看天道誓言的力量!”

    以道心立下誓言,若是不遵守违背誓言,势必会被反噬,如今看容裴谨不打算交出法则碎片,霸元帝自然不会留手,随即催动星辰之力。

    身为仙帝,和天道之间隐约已经有了一种模糊的联系,此刻霸元帝做的就是利用天道反噬的力量而惩罚容裴谨。

    雪崖圣子此刻也呆住了,他看了看昏厥的九霄,又看了看古城外催动着星辰之力,双手正古怪结印的霸元帝,有那么一瞬间,雪崖圣子后悔自己为什么跟着九霄一起躲到了古城之中。

    毕竟他可是中央仙城的圣子,这一次在星海之渊也算是给霸元帝立了功,自己完全不必要躲避到古城里和宁素他们在一起,但是看着表情疯狂的霸元帝,雪崖不明白自己反而有种安心的感觉,似乎这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双手结印之后,一道黑色鎏金的力量咻一下射向了天际之中,霸元帝冷冷的盯着古城楼上的容裴谨,只等着看他被天道的力量反噬。

    一盏茶的时间一晃而过,容裴谨依旧安然无恙,霸元帝皱起眉头,神色愈加的不对劲,只要立下誓言,就会被誓言的力量所制约,一旦违背,必定会被天道反噬,为什么容裴谨雀一点事都没有?

    越想越古怪,霸元帝看着同样站在古城楼上的雪崖圣子,突然厉声怒喝,“雪崖,这是怎么回事?”

    “容裴谨根本没有捕获法则碎片。”对于霸元帝心存畏惧,雪崖几乎下意识的回答,随后脸色微微尴尬的看向宁素和容裴谨,他真的不是故意要说出来的,只是这么多年来对霸元帝一直敬畏有加,此刻根本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霸元帝根本没有想到容裴谨竟然没有捕获法则碎片,要知道在星海之渊有着无数的机缘,最大的机缘便是法则碎片,若是领悟了天道法则,修为必定会有质的提升,可是容裴谨为了不让自己获得法则碎片,竟然放弃领悟天道法则的机会!

    气恨归气恨,此刻却也是无可奈何,霸元帝稍微冷静了一点,冷笑的看着古城中的众人,“澜天予和陆清炎已死,本尊倒要看看你们能躲到什么时候,等本尊突破成为天地至尊,就是你们城破身死之际!”

    此话一出,古城之中几人,除了容裴谨面色如常般漠然,其余人都有些的不安,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惧怕,他们只是恨,恨自己修为不够,实力不够强大,无法为死去的人报仇雪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霸元帝一步一步成为天地至尊。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古城彻底被霸元帝的人给包围了,而此刻负责包围的人竟然是雀仙城主,足可以看得出霸元帝要毁掉古城的决心。

    自己的女儿去了星海之渊,最后却死了,法则碎片一个都没有捞到,但是想到已经身死道消的澜天予和陆清炎,雀仙城主忽然庆幸自己此刻还活着,虽然让自己堂堂仙帝来监视宁素容裴谨他们这些小辈,但是出于对霸元帝的畏惧,雀仙城主也不敢有异议。

    以前不敢,如今已经获取了一些法则碎片的霸元帝,雀仙城主更加不敢违背了,几乎动用了整座仙域五成的力量围堵在古城外。

    这一天如同和往常一般,古城里的宁素等人疯狂的抓紧时间修炼只,即使真的要死,他们也要拖着霸元帝一起死。

    古城外,雀仙城主则继续带领着手下监视着古城的一切,原本今天和过去的三个月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对劲。

    可是突然,隐隐的雷劫之声从天际传来,随之变幻的则是天宇,却见蔚蓝的天幕突然像是被什么给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一般,大股大股的星辰之力如同粗壮的石柱一般倾泻而下,天空形成漏斗状的能量波动。

    “快看,那是霸元仙帝大人!”守在古城外的人突然激动的喊了起来,原本随着异象的发生,一道金光闪耀的巨大身影浮现到了半空之中,一身耀眼的金色光芒,如同巨兽一般疯狂鲸吞着从天幕倾泻而来的星辰之力。

    “真的是霸元仙帝大人!难道大人要突破成为天地至尊了吗?”众人的议论声纷纷响起,无比敬畏的仰望着虚空之中那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巨大身影。

    唯独看到这一幕的雀仙城主一脸的嫉妒之色,明明同样是仙帝修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霸元帝突破成为至尊,说不嫉妒那根本不可能,可是雀仙城主也明白日后自己只能成为霸元帝的下属,穷其一生都无法追赶上了。

    半空之中,随着星辰之力的灌顶,再加上领悟了星光点里的法则碎片,霸元帝已然触摸到了天道法则的边缘,那是一种比仙帝更为强大的力量,弹指间就可以毁天灭地,这就是天道的力量,是法则的力量,是一切力量的根本,这天地都是由法则构成,领悟了法则就等于掌控了天地,掌控了天道,这就是天地至尊的力量!

    “哈哈,本尊才是这天地的真正主宰!”狂声大笑着,霸元帝巨大的身影回归到了正常,抬手一挥,上方撕裂的天际立刻就复原了,再次清楚的感觉到法则力量的强大,霸元帝神色更加的张狂得意。

    “恭喜大人成为天地至尊!”雀仙城主率先单膝跪下表示臣服和敬仰,在场其他人也都跟着刷刷的跪了一下,一时之间,祝贺声响彻天地、震荡九霄!

    “都起来吧!”霸元帝不在意的开口,目光如炬的看向古城,一抹冷意从眼底一闪而过,虽然已经碰触到了法则的边缘,但是因为法则碎片数量不够,霸元帝此刻并不是真正的天地至尊,只是半尊而已。

    不过即使是半尊修为,却已经强大到无法想象,霸元帝忽然懊悔不该那么早的弄死了澜天予,就该让澜天予见识见识自己的半尊修为,忌惮了澜天予那么多年,如今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只可惜澜天予已死,这份狂喜倒是被削弱了几分。

    “宁素、容裴谨,本尊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是降还是不降!”霸元帝一身耀眼的金光,看似随意的一眼,可是那眼神中蕴含的力量却让人胆战心惊,似乎随手之间他就可以摧毁这庇护宁素等人的古城。

    “小爷投降个屁,有本事你就打进来!”小饕餮恨的直咬牙,凭什么这个老混蛋能突破成为天地至尊!天道是疯了还是傻了!纵然不甘心的大吼着,小饕餮心里头依旧有些的不安,这古城能挡住仙帝修为的霸元帝,只怕挡不住已经是半尊修为的霸元帝了。

    冷哼一声,看着死不悔改的几人,霸元帝耐性全失,大手一挥,一只举掌浮现在古城上方,随后巨掌猛地向着古城拍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这一掌足可以毁天灭地,可是古城却是岿然不动!这让担心的小饕餮不由得意的大笑起来,“怎么样?吃瘪了吧,有本事你进来啊!”

    “找死!”一击失败,霸元帝脸色难看的厉害,这古城果然很是怪异,但是已经是半尊的霸元帝并不将古城放在眼里。

    悬浮在半空中的巨掌第二次狠狠的拍了下来,只是这一次,却不仅仅是野蛮粗暴的力量,霸元帝将法则运用到了这一掌之中。

    砰!又是一声巨大的声响,这一次,庞然大物的古城却猛烈的一个晃动,果真运用到了法则之后,古城似乎就不再是那么牢不可摧了。

    随着一声一声的巨响,巨掌向着古城不停的拍下,整座古城也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晃动起来,眼瞅着这古城就要被击破了。

    “笨丫头,怎么办?”小饕餮着急的一把抓着宁素的手,这古城是他们最后的屏障,若是没有古城,在场这些人只怕都得死了。

    “不用害怕。”宁素安抚的拍了拍小饕餮的头,神色一片的淡漠,不管是在现代,还是上辈子或者这辈子,宁素虽然不想死,却也不畏惧死亡。

    霸元帝已经突破成为半尊,这片天地再没有人能制约的了他,或许容裴谨还有一丝可能!想到已经闭关三个月的容裴谨,宁素心头微微一动,但是却也不敢保证,毕竟霸元帝的确太强大了。

    周渊和红云十指相扣的交握在了一起,他们早就有了同生共死的决心,只期待下辈子投胎转世,他们还可以相识相知相恋。

    顾风白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姿,此刻漠然的看着催动着巨掌摧毁古城的霸元帝,死了也好,至少就不会感觉这么痛了,说不定还可以喝覃修和楚韶亦他们相见,黄泉路上,他倒要问问覃修这混蛋,凭什么他独自去赴死将自己丢下,难道他顾风白是贪生怕死的人吗?

    九霄早已经心存死志,所以此刻更是无所畏惧,唯一心里头复杂交加的就是雪崖了,当初脑子一热的跟着进了古城,如今更是进退两难,雪崖不想死,但是让他背叛宁素和容裴谨背后给他们一刀,雪崖也做不出来。

    可是如今古城眼看着就要被霸元帝摧毁了,雪崖叹息一声,罢了罢了,是生是死,且看天命吧!

    这古城还真是古怪,但是再古怪如今也要被毁了!霸元帝看着依旧死不悔改的宁素等人,阴冷着表情,聚集着力量,半空中的巨掌陡然之间不断的扩大,隐隐的,竟然比整个古城还要大,这一掌再拍下来只怕古城就保不住了。

    砰!就在这时,这最后的一掌也被霸元帝毫不留情的向着古城拍了下来,古城外的雀仙城主不由惋惜的摇摇头,都是些天才,可是太不识时务!死了也是活该。

    就在巨掌要碰到古城时,突然从古城之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不管是古城里的宁素等人,还是古城外的霸元帝等人都明显的感觉到这天地似乎被什么给触动了一般,发出一声一声的嗡鸣声,一道一道耀眼而绚丽的光芒从古城里爆发而出,而那原本的巨掌在接触到这明亮耀眼的光芒之后,竟然被一点一点的消融。

    容裴谨身影出现在光芒之中,如同天地间的王者一般,一步一步踏着虚空而来,环绕在周身的正是那耀眼至极的光芒。

    “四神兽归位!”虚空而立在古城上方,容裴谨低沉的声音如同亘古洪荒的言语一般,随着他话音的落下。

    轰隆隆!东南西北四方突然传来一声声闷沉的巨响声,大地在剧烈中颤动着,像是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一般。

    咻!刷!

    光芒刺眼的让人无法直视!紧随而来的是四道光芒飞驰到了古城上方。

    “这是?”所有人都震惊的愣住了,那四道光芒里出现的身影他们很熟悉。

    “东神兽:青龙归位!”悠然的声音恭敬的响起,清濯的身影从光芒里浮现。

    “南神兽:朱雀归位!”从南边飞射过来的光芒里,赫然走出来的身影竟然是已经陆清炎,曾经为仙帝的陆清炎,此刻看似和过去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仔细一看,却又发现陆清炎身上隐隐有股诡异的气息,那正是神兽朱雀的火气息。

    “西神兽:白虎归位!”覃修的声音依旧带着之前的爽朗,笑容可掬的从光芒里走出来,甚至对着震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顾风白眨了眨眼。

    “北神兽:玄武归位!”最后一个言简意赅从光芒里走出来的正是楚韶亦,依旧神色淡漠,只是看向容裴谨的目光里却充满了敬畏。

    “四神兽归位!”清濯、陆清炎、覃修、楚韶亦四人同时开口,如同四神将一般站在了容裴谨的身后,四人身上隐约都可以感知到属于上古神兽的气息,不过比起小饕餮却是要强大太多太多。

    这是巅峰时期的四神兽,负责镇守这一方天地的四个方位,只是没有人知晓四神兽何时失踪,又如何会在容裴谨的召唤之下现身。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霸元帝脸色疯狂的对着容裴谨嘶吼着,从出现了四神兽开始,霸元帝整个人就变了,原本是半尊的他周身该是和容裴谨一样萦绕着金色的光芒,可是此刻霸元帝周身却是黑色浮现,竟然是入魔的征兆。

    “霸元,不对,我该叫你沧元子!”陆清炎缓缓开口,笑容冰冷,“千万年前,九星连珠之际,至尊大人推演自己将有一大劫后,便自封了五感,外出寻求渡劫机缘,将仙域托付于你和我们。”

    千万年前,这仙域早有至尊,至尊如同天道的化身,不死不灭,守护这一方天地,也防止其他位面的人入侵,可是当至尊推演出自己有一劫难时,便也不得不化身为凡寻求渡劫的机缘。

    沧元子原本是至尊的得力手下,四神兽负责镇守东南西北四方,其余杂务则有沧元子负责打理,可是谁也不曾想到沧元子竟然包藏祸心,趁着至尊封存了五感外出之际,偷袭了根本没有防备的四神兽。

    半尊修为的沧元子突然发难,四神兽根本没有防备,纷纷陨落,少了四神兽的镇压,魑魅魍魉妖邪魔怪都将从其他位面涌入。

    至尊从天道处警觉到事情的发生,立刻抽出四道元神救下了陨落的四神兽,护住了四神兽的命魂,这四道元神同时代替四神兽镇守四方。

    九星连珠开启,从其他位面涌入的魑魅魍魉、妖邪魔怪在仙域肆意虐杀,增加了因果的至尊不得不开始渡劫,可是少了四道元神,至尊修为跌落许多,半尊修为的沧元子趁着至尊渡劫之际袭杀而来。

    “你没死?你果真没有死!”霸元帝愤怒的吼叫着,明明他记得已经杀死了至尊!少了四道元神,就等于少了四成的力量,再加上死了数千万无辜的人,增加的因果,导致至尊天劫异常强大,而自己就是趁着这个时候一举动手杀了至尊,“那个时候我分明已经将你杀死了!杀死了!”

    “你所诛杀不过本尊一道分身而已。”容裴谨声音苍茫,一步一步向着疯癫的霸元帝走了过去,脚下步步生莲,周身金光闪耀。

    千万年前,当推演出自己竟然有一劫,还是情劫的时候,至尊的确是怔住了,足足三天不曾回过神来,天地至尊早已经超出凡尘,已然泯灭了七情六欲,竟然会有情劫?如何渡过情劫?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至尊突然顿悟,不死不生,因果循环!谁也没有想到至尊竟然化出一道分身镇守仙域,本体直接投胎转世渡情劫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了后面事情的发生。

    “你竟然瞒着我?那个时候就欺瞒于我?”嘶吼着,知道了大势已去,霸元帝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周身的魔气几乎实质化,狰狞着表情狂吼着,他不甘心!

    霸元帝算尽了一切!至尊将有一劫,那么渡劫之时必定是最没有防备也是最虚弱的,霸元感觉自己的机会到了!所以他袭杀了四神兽,让至尊不得不抽出四道元神去镇守四方。

    然后他趁机打开空间裂缝,让其他位面的妖邪纷纷涌入到了仙域,肆意虐杀,这份因果罪孽最终会被至尊所背负,因为至尊乃是这一方天地的守护者。

    霸元帝将一切都算到了,在至尊渡劫的时候,他终于成功的将他杀死了,从此之后,这天地再没有至尊了,而自己也将有可能突破成为至尊,成为天地的主宰!

    不过因为私自打开了位面,霸元也沾染了因果,他的修为直接掉落到了仙帝,而且神识也受到了创伤,不得不必死关,而这一闭关就是整整白万年。

    正如霸元帝所期待的一样,天地再无至尊,白万年之后的仙域,只有四仙帝,可是霸元却一直停留在仙帝修为,无论如何也突破不到至尊修为,不甘心之下,霸元帝又猜测是不是至尊没有死?或者是投胎转世了?

    这个念头在心底越来越大,几乎让霸元帝寝食不安,为了赶尽杀绝,霸元帝用了整整十万年的时间,建立了中央仙城,也牢牢的掌控了下面无数的小世界,只要有人修炼天赋极强,霸元帝就会察觉到,然后进行搜魂,只是却一直没有找到至尊的投胎转世。

    可是霸元帝怎么也没有想到至尊的确是没有死,他杀死的不过是在渡劫的分身,至尊本体早已经投胎转世到了玄域王朝,那是神罚之地,被天道所制约,修炼者修为最高就是尊者境界,无法突破成为地仙,所以寿命也就有限,至尊身负大功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投身到神罚之地的。

    其实霸元帝的推测并没有错,如果至尊真的是在渡劫时被杀死,即使投胎转世,命魂也只会转世到普通的地方,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神罚之地。

    但是至尊投胎转世的时候,他还活的好好的,留下分身在仙域之后,本体用强大的力量强行打开了天道的缺口,本体这才投胎转世到了神罚之地的玄域王朝。

    “我若知道你要渡的是情劫,我必定不会输的!”霸元帝一字一字不甘心的开口,恨意扭曲了双眼,他以为这天劫就是至尊的劫难,所以重心自然就是放在渡劫的时候袭杀至尊,这也导致霸元根本没有发现被他杀的不过是至尊的一个分身。

    “多说无益。”容裴谨漠然的开口,因为算到这情劫出现的地方是玄域王朝,他的本体不得不投胎转世去到了神罚之地。

    而四兽中已经陨落,被至尊元神护住的白虎和玄武也趁着天道被打开的同时,跟着至尊本体投胎转世到了玄域王朝,正是追随容裴谨的覃修和楚韶亦。

    而余下的两个神兽,朱雀和青龙原本也可以投胎转世,但是他们却不放心霸元,所以青龙将自己最后的力量都给了朱雀,自己则化为一道虚魂从此沉睡,直到被宁素意外的唤醒。

    得到了青龙力量的朱雀在投胎转世之后,修为增加的极其迅速,最终成为了四仙帝之一,虽然没有了四神兽的记忆,朱雀转世的陆清炎从根本就厌恶霸元帝。

    “澜天予是不是渡劫的时候被我杀死的分身!”霸元帝周身的魔气更加实质化的凝聚,头发在瞬间转为了血红色,一双眼也紧随着变为了赤瞳,这正是入魔的征兆。

    霸元帝因为杀死了至尊,被天道所责罚,修为从半尊退落到仙帝,神识受创,他不得不闭死关来修复自身,而这一闭关就是白万年,霸元帝再出现时,仙域已经有了两个仙帝,正是澜天予和陆清炎。

    后来又过了十万年,雀仙城主才修炼成为了仙帝,也建立了雀仙城,从此仙域四仙帝鼎足,不过中央仙城却是最强大的,霸元帝不是没有怀疑过澜天予是否就是至尊的投胎转世。

    一来是霸元帝不甘心自己比至尊差,如果澜天予真的是至尊转世,那么霸元帝倒是要和他比一比,同样是仙帝修为,他倒要看看这一次谁有机会突破成为天地至尊!

    二来是因为霸元帝曾经也是半尊修为,所以他用天道法则推演过,澜天予终究有一天会死在自己手里,那么他就不可能是至尊的转世,即使是也无妨了,反正澜天予终究会死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千算万算,霸元帝没有想到千万年前他杀的不过是渡劫的分身,千万年后,他同样设计逼死在曲河尽头,以身证道的依旧是至尊的分身。

    容裴谨漠然的看了一眼霸元帝,手微微一动,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虚浮的人影,看似和容裴谨的面容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霸元帝明显能感觉出那股气息正是澜天予。

    澜天予慢慢的走进容裴谨,虚浮的影子微微一晃,最后完全融入到了本体之中,天地陡然间发出一阵轰鸣声,天际霞光万丈,百花盛开,百兽嘶吼!天地有感,至尊归位!

    “我不甘心,明明我就差一点,差一点就成功了!”这一方天地又有了至尊!霸元帝痛苦的嘶吼着!

    当初在数千万的小世界里找不到至尊的投胎转世,霸元帝也想到了玄域王朝,只是不是很在意,任由元徽圣子动用了血魔和异魔,原本想着不过是神罚之地,修为最高只是尊者境,只要血魔出现,玄域王朝最终会成为一片虚无,所以霸元帝根本没有留心玄域王朝的一切,而正是这一次的疏忽,造成了如今失败的局面。

    容裴谨不再理会痛苦嘶吼的霸元帝,大手一挥,霸元帝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消融,半尊的修为在天地至尊面前根本如同蝼蚁一般。

    古城外的雀仙城主早已经惊恐的跪在了地上,其他围堵古城的人也纷纷惊恐的颤抖着,霸元帝已近是半尊修为了,可是转眼间就化为了齑粉,那么如果至尊要杀死他们,几乎不用动手,一个念头就已经足够了。

    “你……你你……”小饕餮傻眼了,他虽然早就感觉容裴谨修炼速度太过于变态,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容裴谨竟然是天地至尊,一想到过去自己和容裴谨之间的争锋相对,小饕餮咻一下逃到了清濯的怀里,这一次自己是真的踢到铁板了。

    “四神兽!白虎!”顾风白根本不明白容裴谨和霸元帝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只知道覃修还活着,还好好活着。

    愤怒的吼了一嗓子,顾风白风一般的蹿了过去,对着覃修一阵拳打脚踢,根本不听他那一句,“我也是之前被召唤了才恢复了前世记忆”的解释。

    楚韶亦看着发疯的顾风白,木然着表情避让到了一旁,让风白发泄出来也好,当然,只要这被踢打的人不是自己就可以了。

    宁素呆愣愣的看着收敛了周身金光,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容裴谨,呆呆的开口:“天地至尊?”

    “这古城原本是我的洞府。”容裴谨点了点头,这古城正是他的洞府,而宁素身上沾染了容裴谨的气息,古城乃是天阶的灵器,察觉到了宁素身上有至尊的气息之后,这才让宁素进了古城,也暂时成了古城的主人。

    之前不管霸元帝他们如何攻打,都无法撼动古城分毫,也正是这古城是至尊的洞府,除非是至尊修为,否则谁也别想打破古城。

    笑容从嘴角一点一点的裂开,宁素突然激动不已的抱住了容裴谨,高兴的大喊起来,“我这一次真的赚大发了!”

    “容裴谨,你竟然是天地至尊!那不就是说你可以随意的打开位面通道?”宁素的声音愈加的欢快,急切的响起。

    “我要回到现代去,容裴谨,你快打开位面通道,说不定我还能见到周闻韬,也不知道他看见我会是什么反应?”

    打开位面通道去见上辈子的旧情人!容裴谨漠然冰冷的表情一点一点的破裂,抱着宁素的双臂猛然之间收紧!这醋意怎么都掩饰不住,看到这一幕的顾风白和陆清炎等人纷纷大笑起来,即使是至尊,这一刻的距离却似乎是拉近了许多。

    笑声在古城上方回荡了很久很久,这一方天地终于迎回了至尊,当然,还有至尊的夫人……

    (全文完)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