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结局 文 / 一颗小糖果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白建山脸上都是泪水,陆成飞的话,已经让他丧失理智。他满世界的寻找刀子,然后看见摆在茶几上水果刀的时候,一把操了起来,朝着外面冲去。

    酒店的大堂,陆成飞开始拨打报警电话,“喂,警察局吗?安逸酒店有个劳、改犯,想要杀我,对,他刚刚从监狱出来,目前还在缓刑!滗”

    白建山冲下来的时候,陆成飞正嚣张的坐在那里,他翘着二郎腿,跟面前的一个服务员,相互调笑。

    那服务员满脸通红,正羞答答的说着什么,而陆成飞则是笑容温润,春风得意。

    白建山拿着刀,大吼了一声,“陆成飞,我杀了你,杀了你——”

    他扬起刀,朝着陆成飞冲去,陆成飞站起身,潇洒的理了理自己的领带,然后挥手,“保安,保安呢?”

    保安没有过来,过来的却是附近的便衣警察,白建山又一次被抓了起来。

    白浅浅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被扭送上警车的样子,她手中的袋子,无力的坠落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远去的警车,她脸色惨白。

    旁边,陆成飞笑着走了过来,靠近了白浅浅,他压低声音,“浅浅,知道为什么白建山会突然发狂吗?”

    他拿出了手机,接着播放上面的视频,白浅浅躺在他的身下被虐的画面,刺激着她的眼球和耳膜特。

    她站在那里,瑟瑟发抖,一张小脸惨白如纸。

    不可置信的抬头,她盯着眼前温润俊朗,却笑如恶、魔般的男人。

    “浅浅,你父亲的后半生,就掌握在我的手上了,若是我告他一个谋杀,你说,他还能平安出来吗?”陆成飞笑着,将手机的视频关掉。

    得意的看着白浅浅,他淡漠的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嫁给我,我们之间重修旧好!”

    他的手,想要握住白浅浅的手,却被白浅浅一把打掉,她眸光森冷的看着他,看着眼前这个恶、魔。

    陆成飞冷笑,“第二,我将这个视频放在网上,你说,你白浅浅会不会一夜爆红?”

    白浅浅紧咬贝齿,她上前,扬手想给陆成飞一个响亮的耳光,却被陆成飞抓住了手。

    站在那里,陆成飞笑容邪冷,“拜你所赐,我以后,成为一个假男人了,所以,你得为我这个假男人负责!”

    他拿着她的手,探向了他西裤的下面,白浅浅脸色难看,她想要挣脱,可是却抵不过他的力气。

    只是在靠近的时候,白浅浅的手,被另外一只温暖的大掌握住,来人膝盖一顶,陆成飞被顶住了下半身,他疼的惨叫起来。

    慕向琛拉着白浅浅的手走开,冷笑一记,“浅浅,我教你一招,下次遇见色、魔,就这样对他,不必手软!”

    白浅浅看着慕向琛,喘息沉重,“慕向琛,我爸爸,我爸爸他……”

    慕向琛点头,“我知道,我会找人,尽量帮你爸爸脱罪!”

    陆成飞笑了起来,他直起身体,“脱罪,你们就做梦吧,白浅浅,我跟你保证,白建山的后半辈子,会在监狱度过!”

    他笑着,走开,然后晃了晃手机,“拜拜,亲爱的,记得时时刻刻关注网络!”

    白浅浅浑身颤抖,恨意凛然的看着陆成飞,慕向琛握住了她的肩膀,“浅浅,到底怎么了?爸爸好好的,怎么会要拿刀杀他?”

    “他,他……”白浅浅咬牙切齿,却始终无法开口。

    慕向琛一把抱住了她,“不想说,就不要说,你只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站在你后面,只要你愿意回头,我会一直站在原地等你!”

    白浅浅深吸一口气,蓄在眸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扑簌落下。

    *

    北京某医院的高干病房,院长亲自出面,迎接了一位肩章上一支金色橄榄叶和三星的老将军。

    老将军虽然年过七十,却虎步生风,精神抖擞。

    贺父走了出去,一见老将军,赶紧迎上,“父亲,怎敢劳你亲自前来?你想念子轩,儿子可以让子轩去华北看你!”

    “子轩在哪里?他都住院了?你还敢瞒着我?”贺老十分生气,咬牙怒道。

    他这个孙子,他清楚的狠,若不是受了极大的打击,是不可能脆弱到住院的。

    贺父赔笑小脸,“子轩只是冻着了,有些感冒发烧,实在不是什么大病,哪里敢惊动父亲?”

    “子轩现在怎么样了?”贺老爷子担忧的问道。

    “已经没事了,再过几日,就可以出院了!父亲回来也好,过些日子,子轩跟林家大小姐会举行婚礼!”贺父走在前面开道,旁边站了一排的警卫。

    病房的门推开,贺子轩坐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进门的老人,起身道,“爷爷——”

    “子轩,你没事吧?你是要吓坏爷爷啊,爷爷怎么听说,你在T市险些被冻死,医院抢救了好几个小时,我的乖孙儿,你这是要你爷爷的老命啊!

    tang”老爷子一把摁住了子轩,坐在病床上,紧紧的握住了贺子轩的手。

    贺子轩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脸色依旧说不出的苍白。

    老爷子回头,瞪了贺父一眼,“你给我出去,我们爷孙俩说说话,你就不要在旁边碍眼!”

    “是,父亲!”贺父应声,退了出去。

    老爷子握着贺子轩的手,“子轩,你真的同意,要娶林家大小姐了?”

    贺子轩点头,一言不发。

    “你告诉爷爷,为什么啊?”老爷子惊奇无比。

    贺子轩抬眸,神色寡淡,“爷爷,活着既然不能让自己满意,那么就让爸爸满意吧,子轩真的没有关系!”

    “什么叫做你没有关系?这是你的婚姻大事,前些日子你不是还好好的吗?现在究竟是怎么了?”老爷子站起身,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孙子。

    贺子轩有些倦怠,“爷爷,你爱过一个人吗?若是你爱过,大概就知道,什么是生无可恋……”

    “生无可恋?”老爷子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孙子,他深吸一口气,“你家的老古董父亲,不让你和白浅浅在一起?”

    贺子轩有些意外,爷爷怎么会知道,浅浅的名字?

    他躺在那里,没有说话,眸子却如死灰般,黯淡无光。

    老爷子着急的走来走去,“我就知道,一定是你那个老古董父亲,他这是要逼死我孙子啊?不行,我得出去找他说说——”

    他转身就朝着外面走,贺子轩却叫住了他,“爷爷,跟爸爸没有关系,是浅浅,浅浅不要我了!”

    他低着头,神色有瞬间的苍凉,只是瞬间又消失不见,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他绝美的脸上,又恢复了原本的无波无谰。

    老爷子叹息一声,“我明白了,你们这群年轻人,是在相互折磨啊,我倒是要去看看,那个白浅浅如何的三头六臂,将我这孙子,折磨成这个样子!”

    他开门,走了出去。

    贺父迎了上去,一见老爷子满是愁容的脸色,赶紧开口道,“父亲,您不用担心,子轩很好,他没事!”

    “子轩这个样子,叫做没事?”老爷子指着贺子轩的房门,微微颤抖,“你究竟关不关心你的儿子?你知不知道,没有了白浅浅,他会死?不,他现在应该死了,被白浅浅那个女人,逼死了!”

    老爷子闭上眼睛,混浊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贺父微微一震,他一辈子没有见过父亲的眼泪,现在为了子轩,竟然,竟然……

    “我去找白浅浅,我倒是要问问她,她为什么看不上我的孙子,我的孙子哪里入不了她的眼?”贺老爷子怒道。

    “父亲!”贺父不敢隐瞒,欲言又止,他看了一眼贺子轩的房门,又看了一眼老爷子,“父亲,是我,是我拿白建山逼着白浅浅,离开子轩!”

    贺老爷子震惊的合不拢嘴吧,他指着贺父,“我看你是活糊涂了,棒打鸳鸯这种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贺父说不出话,眼睁睁的看着贺老爷子走了出去。

    白浅浅在当天下午,见到了贺老爷子,老爷子坐在保姆车里,拄着拐杖,神色威严。

    她坐在那里,有种无法喘息的感觉。

    老爷子率先开口,“你父亲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会想办法帮你摆平,只是有一件事情,我想要拜托你!”

    白浅浅抬起头,老爷子接着道,“子轩在北京的医院,他病的很重,当然是心病,我希望你能够去看看他!”

    白浅浅的心,咯噔一下。

    她知道,她赢了。

    贺家果然低头,若是她按照剧本走,应该去北京看望贺子轩,然后嫁给他。

    到时候,不管是周家或者陆家,都不再是对手。

    老爷子接着道,“姑娘,你愿意吗?你愿意去看看子轩吗?子轩的父母那里,你放心,他们不会再反对你们往来!”

    白浅浅的嘴唇颤抖了几下,却无法说话。

    “我知道,子轩的爸爸,手段很卑劣,他拆散了你和子轩,我代替他给你们道歉。但是现在,没有人再能够阻拦你们了,你们会是最幸福的一对!”贺老爷子低声说道。

    白浅浅摇头,脸色煞白,“贺老,实不相瞒,如果我不愿意跟子轩分开,没有人可以拆散我们!”

    贺老诧异的看着她,她缓慢的道,“应该道歉的,是我,是我利用了子轩,是我不好,想要利用她报仇!”

    贺老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女人,白浅浅一字一顿,字字清晰,“我爸爸,被陆成飞陷害,现在正在监狱等着我救。如果我想救他,只能嫁给陆成飞,屈服于他,或者嫁给子轩,依靠陆家的势力……”

    白浅浅的眼泪流出,她缓慢摇头,神色坚定,“但是我都不能,我既不能嫁给陆成飞,也不能嫁给子轩!”

    “为什么?”老爷子问道。<

    /p>

    白浅浅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因为我不爱子轩,若是我因为报仇嫁给他,这样对他不公平,他适合一个更好的女子,一个真正爱他的女子!”

    贺老爷子定定的看着白浅浅,似乎在思考着她说的话,白浅浅擦了一把眼泪,声音平静,“贺老,不要告诉子轩这些事情,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让他平静的忘了我,以后好好生活!”

    白浅浅推开车门,走了出去,她看着外面的雪花飞舞,深吸一口气。

    年关,又要到了吗?

    白浅浅再次奔波着救自己的父亲,只是没有忙多久,监狱那边就传来消息,白建山自杀了。

    她赶到监狱,那边给了她一封信。

    “女儿,这是爸爸第一次给你写信,也是最后一次了。爸爸知道,你为了救爸爸,四处操劳。陆成飞那个禽兽,又拿爸爸的后半生要挟了你。不过没有关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你了。爸爸走了,爸爸去另外一个世界,照顾童童,你一个人要好好的。爸爸不希望,你被陆成飞或者贺子轩要挟!浅浅,遵从自己的心,给自己幸福,你要相信,幸福一直都是最简单的……”

    白浅浅拿着信,眼睛突然湿了,她站在那里,信笺纸从自己的指尖,无力的坠落。

    看守所外面,传来慕向琛怒吼声音,“白浅浅,白浅浅你给我出来!”

    守卫没有拦住慕向琛,让他冲了进来,慕向琛一把抓住了白浅浅的肩膀,怒道,“新来的市长,开始重查陆家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又答应了贺家什么,所以他们才帮你摆平陆家,是不是?”

    他一脸怒容的看着白浅浅。

    白浅浅脸色平静,没有说话。

    慕向琛继续道,“你答应他了,对不对?你答应和他在一起,所以贺家才这么帮你?你为什么不肯找我?你难道不知道,我一直在努力收集陆家的罪证?”

    白浅浅依旧不说话,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慕向琛气急,他大口喘息,“周家已经倒了,周继阳带着儿子逃走,邵小优无家可归,浅浅,这些你真的都不知道吗?”

    他眸中闪过一丝痛色,“浅浅,还是,你真的又要为了你的父亲,答应嫁给贺子轩?”

    白浅浅脸色难看,一字一顿,“慕向琛,我爸爸,他死了……”

    “轰”一声,有什么东西,在慕向琛的脑中炸开,他站在那里,无法说话。

    白浅浅接着道,“三年,我为爸爸守孝三年,三年之后,我们复婚!”

    这个消息,更加让慕向琛无法说话,他紧紧的抓着白浅浅的手,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生怕这一切只是一个梦。

    “你,不愿意?”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慕向琛一把抱住了她,将她凌空抱在怀中,旋转起来,“怎么可能不愿意,我时时刻刻盼望着的,就是复婚的一天!”

    --------------------------------------------------------------------------------------------------------------------------------------------------------------------------------------------------------

    PS:这应该算是结局了吧,糖果不想拖文,所以写到这里,就完结了!估计还有几千字的子轩的番外会写,想看的亲,就等等吧!不过事先说明,子轩的番外,是个悲剧,受不了悲剧的亲,就不要看了,免得遗憾终生,感兴趣的亲,就偶尔上来看看,因为更新时间不定!!!!!!!!!!!!!!!!!!!!!!!!!!(最新章节请关注*校*园*堂*小*说*网**www.XiaoYuanTang.COM)

    ωωω.χīāοуυānтāng.cоm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