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龙凤镜夜)11、我知道,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文 / miss_苏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凤镜夜盯着那张螺旋展开的小纸条,一时之间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悲是喜,是忧是愤。

    纤丝不挂的仕女身子上,是他的脸……

    这必定是她伤心极了,恼怒极了之下,才使出的报复他的法子来。

    若是这张画儿叫人给瞧了去——那他堂堂建文皇太孙就不用活了。

    他叹了口气,还是将毛笔揣进了自己怀里蓉.

    日间寻了个由头出府去,在市集里见了伪装成丝绸店掌柜的紫府档头馒。

    档头将他的禀报全都一一记录,不外乎是这些日子他在岳府里的所见所闻,关乎岳如期都说了什么话,见了什么人,骂了什么娘。

    档头记录完毕,显然有些意犹不足,便又启发道:“前些日子皇上难得上了早朝,朝上两派大人又为了对草原小王子的态度而吵了起来。岳如期回府之后,难道就没议论过对皇上的态度?”

    身在紫府,凤镜夜太明白档头这样的引导,就是想罗织岳如期的罪名。

    他想了想便摇头:“并无。”

    档头还不甘心,便又启发:“人无完人,他在自己的府里,总归会做些出格的事。小夜啊,你一定看出来过,你一定不会辜负厂公和皇上的期望,是不是?”

    凤镜夜无奈,只得缓缓道:“他倒是有一宗出格的事:他过于溺爱他的女儿。”

    对于兰芽,档头也听说过:“就是那位被皇上亲自召进宫女,与秦翰林的公子书画合璧,被皇上数次亲自赐下吃食的小姑娘?”

    凤镜夜也十分不希望事情牵扯到兰芽。而是比起紫府要着意搜罗岳如期在官场傻瓜的罪名相比,总归溺爱自己的女儿算不得大错。他便也点了头。

    那档头便挑了挑眉:“听闻上回书画合璧的事,就连皇上都要为一对小儿女指婚。虽说皇上只是那么一说,并未正式下旨,但是仿佛那秦家的父子都当了真。如此说来,正好将秦翰林和岳如期打成一党,将来不管谁出事,另外一个必定也跑不了!”

    凤镜夜只觉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此时的他还年幼,还无法走进紫府的核心,所以他哪里能想到,此时紫府督主公孙寒早已盯住了岳如期和秦钦文,嫉恨他们二位屡次上疏弹劾厂卫之事,于是伺机寻他们俩的罪名,落力构陷。

    档头将笔记写完,满意拍拍凤镜夜肩膀:“今儿也算记你一功,回头见了督主,我自然禀报。你且回去,再有事情便赶紧来报。”

    凤镜夜走在街上,心下五味杂陈。

    既想着档头说秦钦文想要为儿子秦直碧与兰芽和亲之事,也想着档头那想将岳如期和秦钦文一并构陷的嘴脸。

    他急忙去见了张子虚。

    张子虚听了便一笑:“少主何必担心?岳如期是狗皇帝的左膀右臂,主管经筵,号为帝师。岳家三代也曾参与过当年的靖难之役,本就是咱们的仇人,于是岳如期若除了,对咱们只有好处。”

    “再说他是主和派之首,若他不在了,主战派便必定怂恿狗皇帝拥兵北上。到时候咱们与巴图蒙克合兵一处,正可以将狗皇帝的兵马一并葬送在茫茫草原上。到时候他们北上的兵马回不来,咱们趁势可从南京起兵北上,直奔京师。”

    “最不济,也可凭长江天险,夺下半壁江山来。臣等自拥少主于南京重登大宝。”

    凤镜夜却垂下头来,“不,我不希望岳如期死。”

    这天下,他就没见过第二个能那么宠女儿的爹。若他死了,可以想见她会有多伤心。

    张子虚闻言皱眉:“少主,切忌身在岳府,便对岳家人产生感情。少主请以江山为重,请以建文旧部数代几十年的誓死追随为念。”

    他抬起淡色眼瞳:“再说一遍,江山虽重,却并非只有以岳如期为棋子这一途。”

    张子虚无奈,只得点头:“那臣等再从长计议罢。”

    张子虚出身江南仕宦,最擅风雅之事,凤镜夜说完了公事,盘桓了一阵,忽地问:“张先生如何看秘戏图?”

    张子虚被吓了一大跳。

    少主年方十岁,怎么竟然忽然于这事儿上开窍了?

    那岂不是说要无心江山大业了?

    凤镜夜也觉尴尬,面上便越发冰封雪笼:“你别想歪了,我只是觉着秘戏图上的人物神情细腻活泼,倒比馆阁里的画作更有人气儿。”

    张子虚便长舒了口气:“少主果然明目如炬。此时秘戏图已并非只为闺阁小戏,乃已五色套印木版雕刻,画面纯以线描,皆气韵生动,清新脱俗;画者之中不乏当世大家。”

    他便笑了:“怪不得。”

    怪不得她那么喜欢,怪不得她眼力如此。

    他绕着桌椅走了一圈儿:“虽说有圣手精品,却也难免良莠不齐。圣手精品看了无妨,若是滥竽充数的倒脏了眼睛。”

    张子虚觉着今儿少主这话来得有些蹊跷,却也分明隐有出处,便

    tang揣度着问:“少主的意思是……?”

    凤镜夜高扬下颌,淡色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叫人去淘弄些好的来。不拘江南塞北、海内海外。有了好的就都送进京师里固定的字画店去。嘱咐了不准另卖,都只等着我带人去寻。到时候也不能因为我去了就简单地捧出来,总要隐秘呵护着,如同当真献宝一样。你可懂了?”

    张子虚一挑眉。

    他听懂了少主的话,却没听懂少主要这么干的缘由。

    凤镜夜终究还是个少年,见张子虚这般神色,便不由得有些面红,咳嗽一声说:“张大叔,有劳了。”

    本有君臣之分,且少主一向清冷,极少极少用这样亲昵的字眼来称呼,这一声“张大叔”,张子虚噗通一声便跪倒,险些落泪。

    便凭这一声,便叫他赴汤蹈火,他又有何迟疑。便朝上深深施礼:“少主放心,微臣一定办到。若微臣自己做的不周的,总还有曾诚代为搜罗。”.

    交待完了公事私事,凤镜夜回到岳府。

    暮色已降,却见房门前多了个俏生生的小人儿。

    明明穿着男装,却娇艳得宛如盛夏最美的那朵兰花。

    她眼中含着怨怼,可是她的双颊却染满了红霞,又欢喜又嗔怒地盯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近。

    他也莫名地,心下跳成一团。

    凤目一转,先找见了她捧在心口的小木人儿。

    他亲手雕了,偷偷放在她门廊下那个。

    他便只觉脸上有些燥热,急忙皱紧长眉,故意清冷地问:“小姐又来指摘小的什么过错?”

    她鼓着一张小脸儿:“毛笔呢?还我!”

    他不疾不徐地继续放送冷气:“撅了。”

    她的脸便更红,眼睛则黑白分明,晶亮得吓人:“你!你……你难道是瞧见了?”

    那本是小孩子生气了赌咒一般的把戏,画完了她自己都笑了,笑了就也不生他的气了,便开开心心地睡着了。

    不过那画儿……的确是见不得人的,更见不得他自己。

    他有些咳嗽,别开头去:“什么都没瞧见。只是撅了,扔了。”

    兰芽便有些懊恼,上前伸手:“……你赔!”

    他没说话,目光只落在她怀里的小木人儿上。

    她的脸就更红,又咳嗽了好几声:“就算你给我刻这个,也不行。”

    他叹口气:“撅了的就撅了,不如你再换别的。”

    大不了……他带她去再寻一副名家手笔的秘戏图来罢了,反正他都安排好了。

    她既然想看,又是因为那样动人的由头,那他就由得她看。总归,能有机会到她手里的,都得是被他亲自过滤了,才能让她看见。至于腌臜的、低流的,他叫她连遇见的机会都没有。

    孰料她却眼珠儿一转:“毛笔没了,可是笔洗还在。你既无法赔我毛笔,那你就陪我一起去看笔洗……这次,是你亏欠我。所以看笔洗的时候儿,你不准再跟我发脾气。”

    他有上钩的感觉,却已经松不开了嘴。

    瞪着她,心下百转千回,却无奈只能点了头。

    她伎俩得逞,登时再装不出怒气,上前软软拉住了他的手。

    “我就知道,这世上,镜夜对我最好啦。”

    他悄然叹口气。

    他哪里有?

    她又胡说。

    她又将他根本没做过的事硬安在他身上,他根本从来就没想过要对她好啊。

    岳家是他家的仇人,岳如期是被摆在他棋盘上的棋子,他来岳家都只为徐图,他怎么会对她好?

    她却笃定点头:“我就是知道。就算你不肯说,我也都知道。”

    【全文终】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