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嫁直连城 文 / 简思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不管祁连成如何想躲避,可是戴小肚子里现在的这块肉偏偏就是和他相连了,他就是想躲,也躲不开。

    “妈,我问你话呢。”

    戴小觉得自己的前面一片黑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都变了?

    戴小的妈本来也是觉得要让祁连成回头,这个孩子就必须要,可是现在有问题了,祁连成结婚了,这个孩子还要一意孤行的要下去?

    如果将来祁连成真的不要这个孩子,那么戴小的将来就毁了。

    她也被难为在要和不要之间。

    “戴小啊,要不……”

    “我叫你给我回来。”

    祈母挂了电话。

    祈连城实在被这种事情给逼的,他弄的里外不是人,看来有些事儿也不是相瞒就能瞒住的。

    他要失言了。

    不过公司那头来电话,只能现在马上过去,软绵绵想了好一会儿起身,然后打车去了婆婆家。

    祈母一开门见是她,脸子马上就不高兴了,拉着老脸。

    “你过来干什么?”

    软绵绵觉得这事儿要是在拖下去,那么戴小肯定没完,就算是她小气了也好,什么都好,连城不能说,那么她说。

    “妈,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祈母让身软绵绵进了屋子里。

    祈连城的父亲也在,软绵绵坐在沙发上。

    “连城是男人,所以有些话他不能说,这事儿错不在连城,我不知道戴小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软绵绵开头,祈母只是觉得挑拨离间的来了。

    “戴小和她老板在外面让连城撞上了……”

    祈母觉得头晕目眩的。

    第一个直觉就是不可能,戴小怎么可能呢?

    连城哪里不好?

    软绵绵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祈母这一听,不管信不信,她现在需要连城的一句真话,拿着电话给儿子去打,那头老头儿也气的够呛。

    心里对戴小的恨已经上升到了愤怒的地步。

    祁连成是想说,可是自己说和别人说出来那是两种感觉,是不一样的,现在软绵绵这样就把事情说出去了……

    “连城,我问你呢,是真的还是假的?”

    母亲一直追着问。

    祁连成好半天点了点头。

    可是心里对软绵绵,说不出的感觉。

    他和戴小约定好的,他自己也不想说,就算是戴小在怎么样了,他也不想说前妻怎么怎么不好,毕竟散都散了。

    祈母咣当一声坐在地上,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

    祈父一直在叹气,然后起身进了屋子里,就没有在出来过。

    难怪连城不说,一个男人要怎么说这个事儿?

    说自己老婆给自己带了一顶绿帽子?

    戴小现在真的是想回头了,她就想不通,他们以前挺好的,为什么会弄成今天这样。

    要说是她和程方凯的问题,可是婚前有那么多交男女朋友的人,也没见别人怎么了,就不能把她这当成是婚前发生的?

    戴小的心里很乱套,可是关于这个孩子,不行,她一定要留下来。

    给祁连成打电话,他的声音似乎有点烦。

    “我能不能见见你,我们好好谈谈。”

    他没有拒绝。

    戴小打扮的很漂亮出去了,她很早就到了,现在她没有迟到的权利,很早之前她就放弃了可以迟到的权利。

    她知道自己不对,可是年轻的时候谁没有犯过错呢?

    祁连成来的时候,她没有起身。

    戴小一直在检讨自己,这些是她所认识到的,她一直在说,连城在听。

    “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孩子等出生你就知道了……”

    她无奈的说着。

    祁连成没有所谓的信和不信,所实话戴小让他的颜面扫地,可是这事儿怨不得谁,有缘没缘都是自己找的,怨恨谁呢。

    戴小在哭,祁连成无奈。

    戴小知道要收回他的心不是一天两天的。

    要离开的时候祁连成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戴小,以后不要见面了……”

    戴小幽幽的看着他,问他:“你爱软绵绵?”

    祁连成没有隐瞒她:“现在还没有。”

    戴小满足了。

    如果是这样,那她等。

    祁连成晚上加班没有回来,软绵绵也是夜班,在酒店里没几个小时下去一趟。

    不过家里已经炸锅了,老头儿和老太太那边气的恨不得现在就拿刀去劈了戴小母女。

    “还给她房子,我就是一个傻子,一个被她哄得团团转的傻子,这要是说出去……”

    两个人都不敢想,这事儿要是放出风出去,那可就热闹了。

    媳妇儿出轨,多好听啊。

    老头儿的气显然是比老太太大,一个大老爷们的,竟然老婆跟别人跑了。

    “我们回去吧。”

    祈母除了哭也不知道做什么。

    戴小回到家里,发现今天婆婆没有送过来汤,看着自己妈妈的脸问:“今天没送汤?”

    她才在心里决定好好喝,以后都不浪费了,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戴小的妈冷笑。

    “你看吧,他们家就这样的人性,就我说了两句,你看就不来了吧。”

    戴小心里有点不安,回到卧室里怎么睡都睡不着,半夜爬起来。

    “你这孩子,吓死我了……”

    戴小爬上床,她妈给她盖上被子。

    戴小难受的实在受不了了,抓着她妈的手问:“妈,你说我去求他原谅我行吗?我后悔了,我真后悔了,妈我真后悔了……”

    戴小的妈听着女儿这样哭,一颗心翻腾的跟什么似的。

    “戴小,你听话,先睡觉,妈明天去找那个老死太太去……”

    戴小不肯睡,她睡不着。

    越是想自己越是错,她错了,她愿意承认,不能给她一个承认错误的机会吗?

    戴小的妈被女儿磨的没有办法,只能给祈母打电话。

    她不打还好点,一打,祈母看见那个电话号码肺子都要炸了。

    接起来。

    “你赶紧过来,戴小不行了,一直在哭,这样下去孩子……”

    祈母真想一口淬死说话的人,还要不要脸了?

    还让自己过去,她闺女肚子里的是谁的孩子?

    “你们家戴小干了不要脸的事儿还敢叫我过去?你们还要不要脸了?这么折腾我们,以为我们家好欺负的?戴小在外面做什么了?还好意思要我家的房子,要不要脸了?我是看在我儿媳妇可怜的份儿上给的,我从小教导我儿子做人不能没良心,可是你们家的良心呢?”

    祈母在电话里又是喊又是骂的,戴小的妈完全傻眼了。

    早该就想到这么一天的,可是她更加理直气壮。

    咣当一声挂了电话,自己喘着粗气。

    祁连成到底是不是男人?

    一个大男人怎么什么话都对他妈讲呢?

    软绵绵这头也是知道自己做过头了,这事儿怎么都不应该她说的,祁连成今天一个电话都没有。

    在办公室坐了半天,有点坐不住,起身。

    同事问了两句,她说自己喝水喝多了。

    到外面给祁连成发了一个短信。

    生气了?

    好半天没有回。

    过了几个小时吧,他倒是回了,说没有。

    简简单单的就两个字,多一个都没有,真简洁。

    软绵绵握着手机,不知道能说什么,可是她要不说什么,这关系继续僵下去?

    她打了电话,他马上就接了。

    “你是不是怪我跟妈说了那些话?”

    他不说话。

    软绵绵就当是了,这没什么,要是男人她也会生气的:“连城,我小的时候就很崇拜你……”

    这话说的有点像是对明星说的,我从小就看你的电影电视剧长大的,颇有点搞笑的成分。

    “那时候我家里条件很不好,我很内向,和现在很不同,至少应该算是孤僻的吧,校长说你家条件也不好,虽然是谎言,可是我信乐,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希望真好,可以照亮我前方的路……”

    “上了高中才知道,校长说的话是假的,我讨厌白色,可是你喜欢白色,后来和你通信,把你当做是自己的目标,我学习成绩说实话不好,别人学一小时的,我要学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可是不要紧,我想看看你的世界……”

    “毕业后我留在了这里,从来没有想到过会遇见你,就算是遇见了,我也没觉得会怎么样,毕竟现实和想象差太多……”

    “在公司里,你对我的态度,我知道,可是你说结婚,我还是答应了,心里还有小高兴,你就是我心里的一个神,我供着你,奉承着你,将自己踩到地下,也许这些你都看不见,可是我喜欢你,很喜欢……”

    “我知道这件事我是多余了,毕竟你和戴小以前是夫妻,你不想把事情做绝了,这些我都知道的,我也理解,换作是我,我也不会愿意到处去说的,赵敏姐和我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是因为让你发生改变了,我能给你的,就是一份安定的生活,让你不在为这个家操心,至于你要是不要,你可以选择的。”

    软绵绵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软,这些都是心里话。

    如果他难过,自己也过不好,她所希望的就是他能回复到以前的生活。

    以前的祁连成意气风发,现在的祁连成有些变了。

    软绵绵不愿意让他继续这样下去。

    戴小这一夜做了很多的梦,她妈是压根就没睡好,那样被人指着鼻子骂,她能睡好?

    可是想想,凭什么啊,凭什么骂自己啊?

    也不想戴小肚子里现在的孩子是谁的。

    这样一想底气又硬了。

    劝着戴小在家里休息,自己拎着钱包就出去了。

    直接上门。

    “谁啊?”

    祈母和祈父这老两口真爽,一夜竟数绵羊了,根本就没睡。

    哪里有睡意啊,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都想着,你说连城得多苦啊?

    这孩子也是缺心眼,你瞒的人是谁啊,是你的父母,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父母你能信任,别人你能信吗?

    还傻乎乎的给戴小房子,这种女人狗屁都不应该给的。

    戴小肚子的就算真是连城的孩子,这个孩子他们也不能要。

    脏。

    虽然说大人的事情不关孩子,可是他们做不到。

    不行。

    祈母撑着头,不行,一会儿她得去吃两片止疼片,这头胀的很。

    打开门看着外面的就想抓着她的头发,狠狠修理她一顿。

    祈父看着外面的人,老两口看着戴小的妈妈就像是看着杀父仇人似的。

    “你来干什么?”

    戴小的妈笑。

    “我来看看亲家……”

    “我呸,我告诉你,以前我……”祈母费力的吞吞口水,嗓子很疼,就一夜就肿起来了,她就闹不明白了,你说着女人到底要不要脸了?

    怎么想的?

    还敢上门。

    “以前是我们不知道原因,你回去告诉戴小,那房子给我还回来,我说的呢,以前就想弄走我儿子钱是吧?你们一家都一个德行……”

    这脸面一撒开估计就都没有什么好挽回的余地了。

    戴小的妈那也是一个不让份的主儿,骂起来人来,那绝对不是祈母可以相比的。

    一张嘴,一句接一句的。

    祈母就直接上手了,她抓着戴小妈的脸,她今天一定要扯掉这个不要脸的脸皮。

    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臭不要脸的。

    祈父一个大男人,女人打架他也不能跟着上手,虽然心里恨不得打死那个女人。

    “行了,别打了……”

    地上的两个女人打成了一团。

    他说什么也没有人听,反正就是打,就是骂,这个难看啊。

    软绵绵下班的时候先提着菜过来这边了,一上楼就听见有人在骂架,在仔细一听,不是她婆婆是谁,赶紧跑上去。

    一看,眼睛有些晕。

    “妈……”

    她只能往开了拉,可是戴小的妈恨绵绵,就认为没有绵绵,戴小和连城也不会弄成今天,抓着软绵绵就不撒手。

    祈母那头也没有轻重,拉过软绵绵的包对准戴小妈的脸就砸了过去。

    软绵绵那包上面有一个硬扣,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戴小的妈一脸的血。

    “杀人啊……”

    祈母掐着腰,一脚又踹了过去,欺负我儿子,我叫你们家欺负我儿子。

    软绵绵推着婆婆进了屋子,立马就关上了门板。

    “我儿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祈母哭,那时候连城和戴小要结婚,她就怕委屈了戴小,什么都是可最好的买,花的钱不说多少,她这个做婆婆的已经尽到心思了,可是她呢?

    怎么能这么伤人呢?

    你说戴小到底图什么啊?

    想起那次儿子在电话里骂戴小,嘴里就都是苦涩的味道,自己的儿子出了事儿都不敢和自己说,他心里得多憋屈啊。

    想着就要拿电话去给祁连成打,软绵绵半途拦下来。

    “你拦着我干什么?”

    祈母瞪她。

    软绵绵将电话放在一边,要和公公婆婆好好谈谈。

    “爸妈,连城不愿意说,就是怕你们会这样,本来他已经忘记了的事情,可是你们不忘,你们不忘他就不能忘,等于在一边一边提醒他,曾经戴小做过什么……”

    软绵绵客观的分析着。

    她说祁连成不是孩子了,他已经长大了,过度的疼爱会让他有压力。

    她说,爸妈,我们都把这事儿忘记了吧。

    祈母不同意,可是软绵绵有些事情说的太多了,这事儿她干预的太多了,连城小时候就是那性子,有什么都不说,就是一个闷嘴葫芦。

    上高中的时候,那么多人都是他和王斯羽处对象,她问了几次,他也不解释,一直到王斯羽结婚,她才明白,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情。

    可就是这样,她才难过啊。

    戴小的那个孩子,要真的是自己家的怎么办?

    当你无路可走的时候,也许下一秒就有一条通天大道给你走的。

    戴小的肚子已经鼓了起来,她是根本就没有打算打掉,一定要生下来,祈家的人不管,也不看,现在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不过戴小的妈妈总是上门,拿着戴小各种检查的单子来报销,祈家都给报,不过说好了,等孩子生下来如果不是祁连成的,那么把钱和房子都还回来。

    戴小的妈本来是让女儿在家里门口医院生的,既然老祈家说话这样,那行。

    她找了最好的私家医院,钱她不钱多,花呗,反正花的也不是她的。

    无论戴小家怎么花,祈家都没有意见,事情都是软绵绵在负责,她的那点工资几乎都给戴小去医院了。

    软绵绵和祁连成的关系还不错,从头开始,没有住在一起,像是拼居。

    一个人住在里面,一个人住在外面,一同上班下班。

    有时间的时候,一起出去吃个饭,跟恋爱是一样的。

    软绵绵很满足。

    软绵绵今天眼睛一直在跳,总是觉得有什么事儿要发生,她觉得自己想的可能是多点。

    她眼睛天天跳,该发财的时候也没有发财啊,这个不准的。

    可是偏偏今天如愿了。

    好好的飞机竟然掉了下来,她开始不知道,办公室里的人都在说这事儿。

    软绵绵起身打算去大堂看看,现在得检查检查卫生,这帮手底下的人是能糊弄就糊弄。

    才起身,就听见说有架飞机掉了下来。

    软绵绵心里咯噔一下子。

    “是那个航班?”

    一听见那个航班,心就彻底掉在地上了。

    祁连成早上走的时候,坐的就是那个航班。

    心里发凉,应该不会的。

    赶紧往机场打电话,可是电话没人接,机场那头电话都要打爆了。

    软绵绵瘫在椅子上。

    “绵绵,你怎么了?你家里有人在上面?”

    同事本来是开玩笑的,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真的了,在上面。

    赶紧找人送她去。

    机场里乱哄哄的,本来也是这样的,偶尔能看到两个在奔跑的,不知道是为了飞机失事这事儿还是为了赶航班。

    软绵绵的同事见她都懵了,只能先把她安置在一边,自己过去问。

    名单上登记的里面有祁连成的名字,同事苦恼,这要怎么说啊?

    “现在人救了吗?”

    可是对方也回答不出来,只是一直在重复的说着,已经在尽力的抢救,可是现场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有人知道。

    同事想着,要不然先瞒瞒?

    可是这事儿能瞒住嘛?

    心里正愁呢,后面感觉有什么压倒了自己的身上,回头一看,软绵绵就跟面条似的躺在地上了。

    “绵绵……”

    软绵绵就一直在机场里等消息,一直等,可是没有消息,不停的有人过来安抚,可是说的左一次右一次的都是那些话。

    从天上掉下来了,可想而知。

    软绵绵手里就拿着那个座位表,她期待着祁连成能因为位置的关系活下来,哪怕就是缺胳膊断腿了,她都愿意的。

    晚上的时候,如果在不回去,公公婆婆要怀疑了。

    去了卫生间,哪里很安静给公公婆婆打电话。

    “绵绵,什么时候回来?”

    软绵绵哭,她捂着唇,不知道能说什么。

    软绵绵尽量吸吸鼻子,这事儿不能让公公婆婆知道。

    “妈,那个连城说这次出差可能时间要长点,我今天帮同事值班,明天才能回去,你们别等我了……”

    祈母一听,绵绵这同事也真的,老是叫别人帮忙干什么?

    自己不能去就扣工资被。

    又嘱咐了两句,挂了电话。

    软绵绵一直在等,到了晚上终于有人过来专门说这个事情了,看到的知道的估计差不多都赶过来了,有的一家来了好多的人,就她是自己一个人站在哪里。

    上来一辆车,说是让他们先上车,一大片的人都上去了。

    软绵绵一直咬着手,她一直在心里祷告,千万不要是连城,哪怕是别人。

    她承认自己心肠很坏。

    戴小说是要吃面。

    “你等一会儿,我去做。”

    没一会儿戴小看着电视里演新闻,所有的台都是在说这个,她拿着遥控摇来摇去的,烦死人了。

    然后关了电视,将遥控器拍在桌子上。

    戴小的妈妈听见声音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女儿的脸问。

    “怎么不看了?”

    戴小不愿意看这些。

    “飞机掉下来了,有什么好看的。”

    戴小的妈妈一听,打开电视,一边看一边还说着:“你看着吧,好好的人从天上掉下来,不摔死才怪呢……”

    戴小心里有点烦躁。

    “你怎么坐下来看电视了?我的面条呢。”

    戴小的妈指着里面:“等好呢,在等会儿……”

    软绵绵他们被安置在附近的一个宾馆里,可是谁有心情休息?

    大堂都是人,都在围着人问。

    就软绵绵一个人坐的远远的。

    有的人已经哭的不行了。

    软绵绵就一直在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堂里突然闹了起来,哭声骂声反正一片混乱,她被吵醒,才眯了一下,马上就清醒了。

    说是人已经都送医院去了,外面有车。

    在医院里一个个的都围着找自己家人的名字,只有软绵绵一个她自己满楼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找。

    后来还是警察看着她样子不对,想着可能是家属,拉她。

    “下楼去问医生,你这样找也不行啊……”

    软绵绵不停,蹲在地上抱着警察的腿就开始哭。

    她所有的害怕到现在都爆发了,她害怕。

    那警察被她给弄的,心挺酸的,换个位置要是今天在上面的要是有自己的亲人,他估计也现在这样了。

    问了名字告诉软绵绵等着,他下去帮着问了一下。

    这么大型的事故肯定是有人会死的,那些坐在地上哭的,护士也没有办法。

    都是在安抚,可是这个时候安抚能起到什么作用?

    警察上前问了一句。

    “祁连成活着吗?”

    ……

    那个过程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久。

    祁连成没死,可是伤的很重。

    满身都是伤,软绵绵就傻愣愣的找到病房去,不能让她见。

    “他怎么了?”

    医生详细的说明了情况,有烧伤。

    软绵绵软在地上,旁边有人在喊,她想她没事儿,她只是感谢,感谢老天能让他活着,希望老天能让他继续活下去,继续活下去的。

    软绵绵爬起来,跑出去,来来回回的,弄的护士有点傻眼,她这是在做什么啊?

    下面都已经开始在商谈赔偿的问题了,怎么她不去呢?

    人治病也要钱的。

    软绵绵整理好了自己的形象,然后给公公婆婆打了一个电话。

    “妈,你和我爸能来一个地方吗……”

    祈母那边被弄的莫名其妙的。

    “这些人真可怜啊……”戴小的妈妈一边看,一边说。

    戴小就不想看这些,可是她妈没完没了的一直看,一直说,弄的她心情很烦躁。

    “妈,他们的死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能不能别看了?”

    祁连成的父母过去,才知道详细的情况,他妈当场就软在那块儿了,祁连成的爸爸也没有好多少。

    “人呢,是死是活?”

    祈父拉着软绵绵的手有些用力,软绵绵感觉自己手都要断了,可是她没有办法。

    “爸妈,你们冷静,没事儿,只是在里面观察……”

    目前她只能这样说。

    没事儿,骗人的吧,从天上掉下来的能没有事儿?

    一家人都不得安宁,就天天在医院看着,照顾着。

    七天,祁连成才脱离危险,这中间死了两个,家属哭的跟什么似的,软绵绵不愿意看见那样的场景,因为疼。

    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这个。

    祈母想着事情不管怎么样出都出了,得告诉戴小。

    毕竟戴小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戴小挂了电话,人就傻在哪里,就傻愣愣的,什么都不说,可给她妈吓坏了。

    “戴小……”

    戴小也不说话。

    软绵绵就守着,一步不离的守着,一直守到他睁开眼睛为止。

    祁连成醒过来的时候,祈母哭了,祈父也哭了,可是软绵绵却一滴眼泪都没有。

    她对祁连成说,。

    “好好养病,爸妈我来照顾……”

    祁连成恢复的过程很艰难,很疼,这些软绵绵都能看在眼里,可是一转身,她能笑着跟公公婆婆说,今天连城好多了。

    因为还不能转院,目前只能在这里先住着,他的身体不行。

    公公婆婆毕竟不能老是待在这里,就回去了。

    祈母问自己的老伴儿。

    “你说绵绵一个人行吗?”

    祈父想,应该行的。

    祁连成在瘦,可毕竟是一个男人,软绵绵自己想扛起他多费劲儿?

    他不要插尿管,她就得扶着他去卫生间,那么大体积的一个人,她就得用她小小的肩膀扛起来这份责任,多沉都得抗起来。

    她每天陪着他,他脾气不好,绵绵知道是因为生病才这样的,她就安慰他。

    她说,你骂我吧,反正我小时候都听惯了。

    最疼的时候,他难受,抓着她的手,胳膊上一道一道的。

    医生说恢复的还行,不过要有准备,软绵绵反问医生要有什么准备。

    医生说,这胳膊也许将来会有点麻烦,医生说的话是隐晦的,他不能说的太直白。

    软绵绵笑,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就像是照耀在了向日葵上。

    她说,我之前都想过,如果他死了怎么办,他现在活了,只是一条胳膊,就是没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

    软绵绵每天就像是丫鬟似的侍候着祁连成,给他刮胡子,别人那里有那么多说道啊,住院还刮什么胡子。

    可是她不。

    她说连城和别人不一样,他是无价的。

    别人都觉得当女人当成她这样挺悲哀的,爱一个男人爱的死去活来的,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

    对面病房的女人劝她,对男人不能太好。

    软绵绵还是不,这是她老公,她不对他好,她要对谁好。

    祁连成在慢慢恢复,软绵绵给他建立信心。

    她说,你在我心里啊,那就是神,可是现在这个神终于到我的身边了,不然总觉得你跟沾着仙气儿似的。

    祁连成感谢老天给他一个好太太。

    一整年,他都没有上过班,一直在家里休息,没有办法动。

    她风雨无阻的,每天开车送他过去,然后在接回来,送到家里了,在去上班,家里里里外外她打理的井井有条,让人挑不出一个不字。

    软绵绵身上就是有这个韧劲儿。

    祈父祈母最终还是没有走,儿子这样,媳妇儿还得上班,他们只能留下来照顾儿子。

    祁连成的赔偿款下来了,钱数还是可以的,可是软绵绵没有动。

    接祁连成回来的时候,看着远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像是戴小。

    软绵绵拍着自己的头,一直在忙连城的事儿,戴小生了吧?

    让公公婆婆带着祁连成先上楼,自己走过去。

    “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戴小本来是想过来看看的,结果就看见那一幕。

    真的完了。

    她笑。

    “我打掉了……”

    她知道消息之后,想了很久,孩子还是打掉了,也许是她不够坚强吧。

    也许是她还是不够爱祁连成。

    戴小将自己怀孕期间软绵绵给的钱都还回来了,不过房子依然没有给。

    在那段婚姻里,她也付出过。

    得一个房子是应该的。

    戴小转身就离开了。

    软绵绵看着天上的太阳,她怎么觉得跟向日葵似的呢?

    她的生活还很美好。

    “我要妈妈……”

    男孩儿一直在父亲的怀里闹腾。

    祁连成苦笑,哄着:“听话……”

    他妈听见了,赶紧过来接孩子,说你妈够辛苦的了,每天上班,下班还要带你。

    她算是真的服了软绵绵了。

    这孩子她压根就没带到,都是她自己一手给带大的。

    祁连成没有办法,看着孩子闹腾的太厉害,只能带着儿子去接老婆下班。

    软绵绵又换工作了,没有办法,那时候休息了太久,她也不好意思跟单位请假,毕竟才去了没有多久,张不开那个嘴,老板挺遗憾的说,本来是想升她的,她只是笑,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不管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她都不觉得可惜。

    用一份工作换她老公的命值得了。

    软绵绵现在就等于从头来过,不过祁连成比她运气好多了,到底是什么都优秀,又重新回到原来的公司了,而且升职了。

    祁连成现在是位置越来越高,有些男人有钱了,就把握不住自己,可是他没有,相反的。

    就只对这么一个女人暧昧,每天一个电话,也许就是嗯一声,可是一定要打。

    软绵绵老是笑着对她儿子说,这是培养出来的革命友谊。

    别人羡慕软绵绵,有一个如此棒的老公,房子大,车子有,还有一个漂亮的儿子,她什么都有了,她还上什么班啊,在家里做全职太太就好了。

    可是软绵绵不。

    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就像是曾经她对祁连成说过的。

    不是哪个女人在三十五岁都可以收到老公送的如此大的礼物。

    祁连成将自己所有名下的动产不动产全部送给了妻子作为礼物,并且保证说,如果他出轨,那么他光屁股滚蛋。

    软绵绵只是笑,笑里夹杂着别人嫉妒的眼光。在你嫉妒的时候,你没有看见,整整一年,他就像是一个废物一样的除了花钱,一毛钱挣不到,都是靠着她的薪水在过,她不用她公公婆婆一分钱。

    整整一年风雨无阻的,她要给他老公按摩,就算是累死了,回到家里睡也是睡在他的胳膊边。

    他不能动得时候,她是他的拐杖。

    他要康复的时候,她就是他的轮椅。

    他成功了,她退居身后,从来不对别人讲,我老公是谁,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她丈夫就是那个连城。

    很多看过他们夫妻的人都说,软绵绵就是运气好,一点都不好看,也不知道祁连成是不是脑子抽了。

    祁连成脑子没抽。

    就是没抽,所以才特别的疼他老婆,爱他老婆。

    一个男人一辈子也不见得能遇上一个软绵绵。

    软绵绵许完愿,在儿子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妈妈是嫁值连城……”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