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290 炎之番外结束 文 / 米粒白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也许是心虚,唐宛宛并不想和汪诗晴走得太近。所以,汪诗晴的请求,她下意识就拒绝:“汪小姐不如还是找其他人吧,其实酒店里还有很多年轻差不多和你相仿的人,我相信有她们陪着出去逛,肯定更多话题可以聊。孵”

    “可我就喜欢你啊。”汪诗晴笑起来的时候,天真浪漫,眼里一点儿杂质都没有。

    “我找你,除了让你陪我出去逛之外,还有其他私心的。之前炎之和我说,你的厨艺很好,最近都是你在做饭给他吃。所以,我想偷偷和你学学手艺。”

    唐宛宛挺惊讶的。她没想到霍炎之在汪诗晴面前提起过自己。

    “其实我手艺是业余的,也算不上好。如果汪小姐你真想学,可以找酒店里的厨师。他们都是专业的。”

    “可是,炎之喜欢吃你做的呀。”汪诗晴坚持,“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以后我和炎之要在一起一辈子,总不能一直让佣人做饭。我也想下厨做给他吃,让他对我的厨艺也赞不绝口。蹇”

    唐宛宛将他的衣服抱在怀里,闻着那熟悉的气息,听着汪诗晴的话,只觉得心里苦涩难言。

    看得出来,这年轻女孩是真的很喜欢他。

    这是他的福气。

    “未晚,你一直拒绝我,是不是很不喜欢我啊?觉得我讨厌?”汪诗晴歪着头,问。

    看着她沮丧的样子,唐宛宛反倒是不忍心了。

    “没有,你很可爱,并不讨厌。我答应你,平时周末一定陪你。如果你想学厨艺,我也尽我所能的教你。”

    汪诗晴这才一扫刚刚面上的阴霾,“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晚上。

    霍炎之回酒店的时候,厨房里很是热闹。

    “未晚姐,你看,我莴笋切得怎么样?”汪诗晴清脆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我来看一下。”是她的声音。“嗯,很不错,有进步了。不过,还可以切得更薄一些。要切成丝的话,估计还得练练。”

    “有进步就行。炎之是喜欢莴笋丝多一点,是吧?”

    “嗯。不过,不管莴笋丝还是莴笋片,只要是你做的,他肯定都喜欢。”

    汪诗晴笑,“我也这么觉得。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霍炎之站在厨房门口,听着这些对话,并不觉得有任何惊喜。

    显然,跟在身边的助理也是很意外,完全没想到两个女人居然和谐共处了。

    霍炎之是有意离开这么久,连招呼都没和唐宛宛打,就是为了看看面对汪诗晴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态度。

    难过?

    对峙?

    他还记得曾经她在争取霍天擎的感情时,偏执得不折手段。他原本以为,这一次,她至少该有一点点的争取。

    可是,他失望了。

    别说是争取,她就连一丝丝的难过都没有。反倒是和汪诗晴走得这么近。

    这算什么?

    唯一,他可以解释的是,这个女人,对他……没有感情……

    想到这,面色僵冷了些。霍炎之推开厨房的门,两个女人同时抬起头来。

    “炎之,你回来了。”

    汪诗晴率先扬声,几乎是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小跑着过去,挽住了他的手。“你怎么进厨房了,我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

    霍炎之扯了扯唇,“什么惊喜?”

    他的目光,越过她,落向唐宛宛。

    唐宛宛抬起头,目光含笑的望着他,轻声打了招呼:“霍先生。”

    简单的三个字,却满是疏离。

    笑容背后的苦涩,却只有她最清楚。

    “我在和未晚姐学做饭呢,本想亲手给你做道菜的,可你又提前回来了。”

    “未晚姐?”霍炎之的重点,却放在了前半句。嗤笑的瞥向唐宛宛,“你们居然以

    tang姐妹相称?”

    “有什么不可以的嘛。未晚姐比我大一点点,而且,这么久一直都是她在照顾你,就算我叫她姐姐也是理所当然的嘛。”汪诗晴接过话,完全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的不对劲。

    唐宛宛暗自叹口气,道:“汪小姐,你和霍先生到厅里等一会儿吧。剩下的我来弄,很快就能吃了。”

    “那好吧。”汪诗晴解开身上的围裙,“正好我和炎之好久都没有见过了,我们出去聊聊天好了。”

    汪诗晴说着,拉着霍炎之往外走。

    带上门之前,霍炎之沉沉的看了眼唐宛宛,目光锐利。似想透过她的双目一直看进她心里去,可是,该死的!

    看到的,不过全是她的笑。让他觉得深深的挫败的笑。

    直到门被彻底关上,唐宛宛面上的笑才垮下来。

    原来,连伪装微笑,都是一件这么辛苦的事……

    唐宛宛炒了几道菜,从厨房里出来,到厅里的时候,他们俩就坐在那看电视。

    其实,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没在电视上。汪诗晴靠在他肩上,双手抱着他的腰,小鸟依人的在撒娇。

    霍炎之偶尔会应两句,但全程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想什么。

    唐宛宛看着,只觉得他们俩相当配。而穿着围裙,端着菜站在这儿的自己,倒是结结实实是他们的佣人。

    苦涩一笑,把菜端到餐厅,又把碗筷都摆好了,才卸下围裙,去厅里叫人。

    她没有多留,等两个人进了餐厅,自己也没有道别,默默离开了。

    从后面离开酒店,正准备回自己的小租屋,没想到会遇上霍炎之的助理。

    不,与其说是遇上。倒不如说他就是来找自己的。

    “唐小姐,我想和你随便说几句话,有时间么?”对方从车上下来。

    唐宛宛驻足,点头,“你说吧。”

    “我知道你和霍总最近在谈恋爱,但是你也知道男人总是有逢场作戏这一说。而且,他和汪小姐很快要结婚的,所以,希望你和霍先生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就当是过眼云烟,唐小姐现在就忘了吧。”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

    “当然是我的意思。”助理也没有胡说八道,只顿了顿,道:“霍总以前他有什么样的经历你心里很清楚,脱离了霍家,现在自己白手起家,如果没有汪家帮忙,不现实。如果现在他背叛了汪小姐,事业上必然是禁受滑铁卢。如果唐小姐你对霍先生真有心,有些事情就肯定知道要如何处理。”

    唐宛宛心里有数了。如果是换做以前,她也许没这么好说服。

    从前的自己,有棱有角,可现在的自己……

    助理留下话就开车走了。唐宛宛独自回了小租屋。

    打开灯,狭窄的空间里,让她觉得有些压抑。

    她洗完澡,躺在床上,逼着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睡吧,反正只有几天的时间了,过了这几天,一切都会渐渐变好的。

    她默默的安慰自己,可是,躺在床上却始终没有睡意,辗转难眠。

    迷迷糊糊,终于快睡着的时候,门被忽然敲响。

    她愣了一瞬。

    “谁?”

    “开门。”

    霍炎之的声音。

    她坐在床上,有一会儿没有动。拍门的声音更重了些,唐宛宛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手放在门把上,最终又垂下。

    “你走吧,我不想让汪小姐误会我们。”

    “你再说一遍!”误会?她居然敢用‘误会’两个字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即使隔着门板,唐宛宛都能听到他语气里的坚硬和冷漠。传递过来,让她心下越发的紧涩的疼。

    “其实我们都知道……你不过是逢场作戏,而我,也只是一个人孤单太久,寻找慰藉罢了。所以,你走吧……”唐宛宛双手掐进了门板里,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

    来沉稳安宁,没有心虚。

    “汪小姐是个很好的女孩,而且,她很喜欢你。你和她在一起,会很幸福。至于我们……”

    唐宛宛停顿了下,“我们之间,有仇恨有故事有冲动,就是没有爱情……所以,没必要勉强对方,勉强自己。”

    隔着门板,传来霍炎之的嗤笑声,“你没说错,我们之间,确实从来就没有爱情……如果不是因为恨,我们俩早就是两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她闭上眼,双目许久都没有睁开。

    眼睫上沾着丝丝水润。

    从他回A市之后,他们之间,又回归到两条平行线上,再次成为不相干的陌生人。

    想想,就心酸。

    霍炎之并没有多留。

    那一\夜,小租屋里,直到天亮,她才渐渐睡过去。做了个梦,梦里,他和汪诗晴牵手走入了婚礼殿堂。

    而另一边……

    他坐在酒店的书房里,抽了一整晚的烟。

    翌日。

    唐宛宛到酒店的时候,厨房里传来汪诗晴银铃般的笑声:“能不能成功呀?”

    “在一旁好好呆着就行,很快做出来。”

    唐宛宛探头看了一眼。

    汪诗晴发现她,立刻和她分享,“未晚姐,炎之在给我做舒芙蕾。一起吃啊!”

    唐宛宛看了霍炎之一眼,他神色很冷,和她对视一秒后,目光别移开了。落在烤箱上。

    面色深沉,让人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唐宛宛忽然间就很羡慕汪诗晴。他上次找林向东学了做甜点,原本她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心不在焉,失神得厉害。霍炎之做完甜品,领着助理出去忙工作上的事了。

    汪诗晴舀了甜品让唐宛宛试试味道,唐宛宛拒绝不得,尝在嘴里,苦的。

    面对汪诗晴期盼的眼神,她笑笑,点头道:“很好吃。”

    下午。

    汪诗晴拉她出去逛街。唐宛宛心情不好,出去走走就当是散心也好,比闷在房间里总归是舒服些。

    “这套衣服我们要了。这套也要!还有这套!”

    汪诗晴一口气买了很多,从衣服到裤子,再到鞋子,全是唐宛宛的尺寸。

    到咖啡厅,两个人坐下休息的时候,汪诗晴把东西全送给了唐宛宛。

    唐宛宛惊讶之余,摆手拒绝,“我只是酒店员工,不能收这些礼物。汪小姐,你的好意我先领了。”

    “你拿着吧。”汪诗晴笑着将衣服重新推回去,看着唐宛宛,突然笑问:“未晚姐,我给你挑的这些尺寸都没有错吧?”

    “嗯,没有错。”确实都是她的尺码。

    “那你不好奇我怎么会这么清楚你的尺寸么?”

    唐宛宛微怔。汪诗晴面上的笑,让她心里下意识紧缩了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

    这个女孩子,似乎是洞悉一切那般。

    “炎之刷过卡给你买过衣服。资料上显示的你的尺寸,我当时看到就记下来了。我记性是不是很好?”

    汪诗晴还是保持着那天真的笑脸。唐宛宛突然觉得脖子像被大掌卡住了一样,有些喘不过气来。

    原来……她真的什么都知道……

    “汪小姐很有心思。”

    “其实也不是,只是因为我很爱他,所以,在他身上难免会多费点心思的。”她笑着,拿了勺子轻轻搅动着咖啡,“其实,我还知道更多……”

    “比如呢?”

    “你是他的前妻,你们还有过一个孩子,所以,他对你有不一样的感觉,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只是……唐小姐,我也希望你可以明白,前妻总归是前期,过去也总归是过去。”汪诗晴改了口,也正了色,再不是先前那般天真浪漫的样子,而是一个捍卫自己爱情的坚定女子,“我和炎之早已经订婚,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结婚。你现在介入我们,你就是第三者。而且……我不但会全心全意的爱他

    ,让他幸福,我在他的事业上也绝对是他的帮手。我相信,这些你都做不到。而且,相反,如果他选择了你,我爸不会放过他。到时候,你不但帮不了他,还会成为他事业上的绊脚石。”

    汪诗晴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点上。

    他们早已经不年轻,吃了这么多苦,过了这么多年,她心里很清楚,事业对于一个男人的重要性。

    她已经疲倦了。

    再没有为了爱情飞蛾扑火的勇气和力量,她相信,他也再不会有。

    他们都过了冲动的年纪,过了为爱情粉身碎骨的轻狂。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从来没想过要打扰你们。”

    “那就好。”汪诗晴松口气的样子,啜了口咖啡,才继续道:“你今天就走吧。”

    唐宛宛皱眉。

    “你放心,我不是要开除你。我知道你现在没有身份,不好找工作。所以,我特别把你安排在另外一家酒店。你今天下午去那边报到吧,住的地方我都已经给你安排好,你到了自然会有人带你去。这是我给你买的车票。”

    汪诗晴将车票推到唐宛宛面前。

    唐宛宛怔忡的看着,苦笑。

    很显然,她是早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而这次会过来,都是有备而来。

    唐宛宛没有拒绝的空间。她是他的未婚妻,而她,不过算是这段感情里的第三者。

    当天,她便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坐了车,往另一家酒店去的路上,一直都在想,霍炎之发现她不在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或者……

    他还会想起她么?

    会不会她的退出,其实让他也松口气?

    唐宛宛莫名其妙消失了。

    接连五天,他都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汪诗晴等在房间里,她也不恼,更不和他闹,把他伺候得好好的。

    有一个晚上,霍炎之把她当成了唐宛宛,差点要了她。

    只不过,实在是醉得不省人事,到最后不了了之了,醒来才发现差点睡错了人。

    看着汪诗晴单纯的小脸,他心里空落落的,可终究也没有和她提过‘分手’二字。她是个好女孩,值得温柔以待。

    另一家酒店内。

    几天后,唐宛宛吐了。到医院检查,竟然说她怀孕了。

    避\孕药明明都有按时吃,怀孕这事简直是滑稽。唐宛宛自然是不信的。可是,查了又查,换了一家又一家的医院,结果还是怀孕。

    这算什么?

    她拿着检查结果,有些懵。妇科里,像她这个年纪查出有孩子的,都是难掩兴奋。

    唯有她……

    不是不激动,不是不兴奋的。可是,这孩子……自己该让ta何去何从?

    医生看出她的踌躇不定,劝她:“你年纪也不算小了,现在生孩子还是高龄产妇,虽然没结婚,但是,我是建议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第一胎已经没保住,对身体本就有很大的影响。回去好好的和你男朋友商量一下吧。”

    男朋友……

    她没有男朋友……

    唐宛宛一路失神的回去。晚上,躺在单人床上,做了个梦。

    梦里,是几年前那日他在监狱里,她说要拿掉孩子时,差点被他掐死的画面。

    她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过来,背上一片冷汗。

    如果这次,自己又是什么都不和他说,单方面决定孩子的生命,是不是只会让他恨得更深?

    而且……

    这个孩子,她想留下。真的,很想……

    她也怕,怕这个孩子一旦没有了,往后,她便再没有了当母亲的机会。

    天才蒙蒙亮,她便赶去车站,买了车票。急急忙忙的往另外一座城市赶。

    现在,他应该还在原来那家酒店里

    ,还没有回A市。

    还在,两个地方的距离不算远,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一路上的火车,让她有些晕眩,很想吐,好在也顺利的熬了过来。

    一路风尘仆仆赶到缪斯酒店的时候,到前台一问,心都凉了半截。

    “霍先生和汪小姐刚走,赶飞机回A市。”

    “那他们走了多久了?”

    “还不到半个小时呢!”

    还不到半个小时……也就是说,自己如果现在赶到机场去,还很有可能可以遇上他!

    唐宛宛这么一想,几乎是立刻就拦了出租车,往机场奔去。

    现在的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孩子的事。汪诗晴和自己说的那些话,诚然没错,如果她破坏了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霍炎之的事业势必会受很大的影响。可是,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

    哪怕她可以不争不抢,但是,孩子不一样!

    她的孩子,她想要给她一个健康又完整的家。别人有的,她也想要给孩子。

    说她自私她也认了。她唐宛宛从来就不是个无私的人

    机场,T2航站楼内,到处都是人。

    唐宛宛仰头看着航班,早上唯有一班飞A市的,就在30分钟后。

    很有可能现在他已经过了安检了。

    她拿出手机来,一次次拨他的号码。可是,对方的电话却一直在通话中。

    她心里焦躁难安,走到VIP通道的安检口去。VIP通道就那么几个,一眼看过去,根本就没有见到他人。

    怎么办?

    眼见着时间越来越紧急。

    自己这次若没有和他把话说清楚,以后……也许都再没有机会了。

    唐宛宛再次试图打了个电话,可是,回应她的依旧是忙。她斟酌了下,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很认真很认真的编了条信息,沉吟了下,点了发送键。

    而后……

    她坐在那,耐心的等着。

    他想,只要他看到了,一定会回来的……

    一定会!

    VIP候机室内。

    汪诗晴正借他的手机打电话给父母。刚挂了电话,要把手机交给他,他起身,“我去上个洗手间,你不要再乱走,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嗯,你去吧,我在这乖乖等你。”

    汪诗晴听话的点头。

    霍炎之去洗手间,助理跟在身后。

    “人找到了么?”霍炎之沉声问。

    “找到了。转去了另外一家酒店。看样子,是有意躲着您的。”

    霍炎之抿唇,不再做声。助理道:“您也别再为了唐小姐耿耿于怀了,既然她会悄悄离开,想来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霍炎之眸色越发的深沉。站在洗手间门口,点了支抽着,胸口沉闷得厉害。

    她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走得那么潇洒,那么不留情,连手机号码都换了……

    终归……她还是个无情的女人!

    不奇怪的!这么多年,他明明很清楚,这女人是没有心的!可他竟然曾经对她抱过别样的期待!

    真是愚不可及!

    想到这,他重重的摁灭了烟头。可是,胸口的雾霾,却始终久久没有散去

    另一边。

    汪诗晴正摆弄着他的手机,百无聊赖的拍着照,一条信息,就在此刻乍然冲了进来。

    陌生号码。

    她从手机桌面上,已经看到了信息前面简短的几个字。

    心尖跳了下,没有迟疑,将信息点开了。

    信息的内容,跃入她眼里:

    炎之:

    我怀孕了,你的孩子。我猜不到见到这句话的时候,你会是什么心情,但是,我没有骗你。我希望我的孩子会有父亲,会有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我斟酌再三,选择如实告诉你。

    并且,我要和你把过去我们之间的事解释清楚——上一个孩子,我和你一样深爱,并且,我对ta的爱,只会比你对ta来得深,来得浓。

    ta走了,并非我有意,是在一场意外中ta选择了离我而去。我没有保护好ta;也是我曾经错得太离谱,所以上帝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惩罚我,我也甘愿受所有的痛和折磨。

    但是,希望你不再误解我。

    如果可以,也希望你可以重新给我和孩子一个机会。

    我会在机场等你。

    一直等……

    没有落款,可是,汪诗晴也看得出来,这条信息来自于谁的。

    心,一下子就乱了。

    广播中,开始催促登机。温柔的声音,一下一下拉扯着她的神经。

    她很想把这条信息删了,可是,霍炎之回来了,“走吧,我们该登机了。”

    他说着,提上电脑。

    “哦,好。”汪诗晴起身,身子一崴,重重的撞在面前的桌脚上。

    桌上的咖啡倒下,液体就那么刚刚好,尽数倒在了手机上。手机屏幕闪烁了下,黑了屏。

    “对不起,炎之。”汪诗晴拿起手机,试了两下,没能打开。她一脸的抱歉,“对不起,是我太冒失了。”

    霍炎之拿手机看了眼,“算了,坏了就坏了吧,回去换一个就好。你呢,没事吧?”

    刚刚确实撞得不轻。

    “我没事。”汪诗晴笑笑,摇头,“只要你不生我气,我什么事儿都没有。”

    霍炎之牵起她的手,“登机吧。”

    这一走,和那个女人,便再不会有任何联系了。

    从此……

    他们,桥归桥,路归路。往后,他的人生里,会存在的女人,只有汪诗晴了……

    即使没有爱情,但是,这个女孩当妻子,不会是个错误的抉择。

    一路,他没有再回头。

    而此刻,安检口外,唐宛宛还怔忡的坐在那,双目一直盯着手机。

    盯到有些呆滞了,盯到广播里催促登机,盯到飞机起飞,她的手机,始终都没有响起过。

    没有电话……

    也没有信息……

    很久,很久,她还坐在那,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只剩下一记空壳。

    坐了多久,连自己都忘了。天亮,坐到了天黑。

    她知道,她的手机,再不会响起了……

    终于,那个人,还是彻底从她的生命里……离开了……

    哪怕她有了孩子,她也没有抓得住这个男人。

    走出机场,仰首望着夜空,手捧住还平坦的小腹。

    没关系,宝宝,哪怕往后的人生只有妈妈,妈妈也会让你过得好好的……

    她冲着夜空,飞机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眼角,笑出了眼泪。

    (本番外完结。PS:避\孕药也有过期或者失效的时候。)

    这是一个非常短小的番外,SO,这里就完结了。

    关于这个结局的设定呢,也是一早我就想好了的。因为当时考虑写这个番外的时候,大部分读者都觉得他们是坏人,不该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尤其是唐MM。但是我个人也不忍心让她更悲惨。所以,为了中和,结局设了一个开放式的,至于往后如何发展,留给大家去想象了。

    后文关于其他人的番外暂时不更新,今天起大家不用来等更新了。爱你们!希望以后有缘再

    见啦~~╭(╯3╰)╮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