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397 番外(二) 文 / 脂点天下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北棠妖舒醒之后不久,重归朝堂之后,第一眼时瞧见的就是一脸肃色的北棠雪。

    北棠妖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面前的这个男人哪里还是当初那个温润如玉,不理凡尘俗世,一心只想着淡薄人生的北棠雪。

    朝堂之上,北棠雪一身朝服站在左侧第三位,面色平静无波,相比多年前的温润清贵,此刻身上却多了几分成熟的气魄,一双眸子也不再似往日的淡漠清浅,而是在平静无波的表象之下,深藏着一抹哦深不可测和疏离。

    如今,北棠雪是朝堂之上手握重兵的陈王,接掌的是当初北棠海手下的兵力,而他也终究在一次次失去和波折之间成熟,终于懂得了这世间的事情,不是他避让,逃离,就能摆脱的,自己的怯懦和淡漠却才是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

    如今,若曦替他而死,四哥也因汪直而死,生命里所剩下的东西似乎只有那么多,他终于明白,自己再也无法做那事不关己的淡漠公子,再也逃脱不了凡尘俗世的束缚,若是想要守护住自己心爱的东西,守护住自己珍视的人,那么就必须坦然接受这一切。

    试着从被逼迫而不得不参与到红尘俗世,变成主动要成为红尘俗世的参与者,也许,这就是一种成熟和艰难的蜕变。

    北棠妖看着神色冷峻的北棠雪,一夕之间心头有些怅然若失。

    时光飞逝,他们终于也都长大了,从年少时的咄咄相逼,到后来的携手相助,从当初的生死相搏,到后来的同生共死。

    他们也都有了爱人,有了孩子,有了朋友,有了心愿,在爱恨权势中角逐,在得到失去里成长,然后历经尘世,却都各自沉静,心头也终究都染上了一层沧桑。

    北棠雪目光坚毅,依旧一身清风,抬眸看着北棠妖,两人目光对视,而后缓缓移开。

    北棠雪垂下眸子,看着赤金的地面。

    如今他是手握重兵的陈王,他要替他的八哥守护这片锦绣河山,替若曦守护他们的孩子。

    退朝之后,北棠雪手中拉着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女孩一身粉色的攻裙,衬托的精致可爱,圆圆的大眼睛中闪烁着一抹灵气,还带着几分稚嫩。

    虞挽歌迎面走来,便瞧见北棠雪带着他的孩子,缓缓独行,走在长长的宫路上。

    小女孩看着虞挽歌迎面而来,顿时松开了北棠雪的手,欢快的朝着虞挽歌跑去,一下子扑进了虞挽歌的怀里:“皇后娘娘,芷儿好想你啊。”

    虞挽歌蹲下身子,将北棠芷抱了起来:“那今天芷儿到我那里住好不好,还可以跟哥哥和姐姐一起玩。”

    北棠芷开心的点了点头,随后好似又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北棠雪,眼中有一抹犹豫。

    虞挽歌笑道:“你爹爹会同意的,不用担心。”

    “太好了,又可以跟皇后娘娘和哥哥姐姐一起了,芷儿好喜欢皇后娘娘呢,要是皇后娘娘是我娘亲就好了,爹爹说,娘亲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只要芷儿一直乖乖的,娘亲就会回来看我,可是芷儿一直都好乖,娘亲为什么还不回来看我呢?她是不喜欢芷儿么?”北棠芷红着眼圈,搂着虞挽歌的脖子。

    “芷儿最乖了,只是你娘亲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才耽搁了不能回来看你。”虞挽歌的声音有些哽咽。

    北棠芷红着眼圈,轻轻咬着小嘴,看着虞挽歌轻声在她耳边道:“其实芷儿知道,娘亲不会回来了,她们都说娘亲死了,我问过身边的奶嬷嬷什么是死了,她告诉我人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了,芷儿只是怕爹爹伤心,所以才一直装作不知道的。”

    虞挽歌看着这个早慧的孩子,将她在怀中搂的更紧,轻轻拍着她的背:“芷儿不怕,若是你愿意,可以喊我娘亲,以后跟着我一起住在宫里好不好,若是你想你爹爹了,就让你爹爹来宫中接你。”

    芷儿一双眼睛善良,满眼的欣喜:“真的可以么?”

    “当然可以了。”虞挽歌浅笑道。

    “可是我娘亲知道了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不喜欢芷儿了?还有哥哥姐姐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北棠芷迟疑了一下。

    虞挽歌轻轻摸着她的头道:“不会的,芷儿的娘亲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她比谁都希望芷儿幸福,所以不会生气的,还有哥哥姐姐一直都那么喜欢芷儿,不会不喜欢你的。”

    虞挽歌看着北棠雪轻声开口道:“芷儿有些想我了,就让她在宫中住些日子吧,有衍儿和漪儿和她一起玩耍,想必她会开心的。”

    北棠雪点点头之后,浅笑道:“又要麻烦你了。”

    虞挽歌摇头而后劝诫道:“平日里你要多加注意休息,我听人说,你近来专注于兵法,休息的极少,当心熬坏了身体,要知道,芷儿日后还要仰仗你这个父亲。”

    “这些我都明白的,你不必担心,就算是为了芷儿,我也会好好保重,等将来,还要看着她长大,成婚,生子,看着她一生平安幸福。”北棠雪轻声道。

    虞挽歌点点头:“你知道便好。”

    虞挽歌想了想,最终欲言又止,没有说话。

    其实,她本想劝诫北棠雪,找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成婚,毕竟芷儿还小,只要有人真心待她,她总归还是能够感受到母爱,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中成长。

    只是,换个角度想想,自己尚且不能够做到,又何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说一些刺痛人心的话语,强人所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心中亦是有着自己的坚守,所以,也许,有时候什么都不做,沉默应允,便是对彼此最好的尊重。

    自北棠海离世,北棠妖昏迷,以及韩若曦替他而死,这个曾经一度任性的想要逃离凡尘俗世的男子,仿佛在一夕之间成长。

    在这个政权初立,百废待兴的王朝里,他以一种坚韧而惊人的速度汲取着,成长着,蜕变着。

    他在一切失去与得到中逐渐变得坚韧,他终于褪去一身雪白色的华袍,披起战甲,操弄刀戈,他不再是不问世事的温润公子,再也不会于漫天飞雪的日子里踏雪寻梅。

    他开始关心百姓疾苦,操心江山社稷,他致力于国家的治理,兵法的运用,农桑的发展,他终于打开了紧闭的心门,击败了心底的懦弱和恐惧,开始迎接这个残酷而美好的世界。

    曾经的他,就像是一个孩子,躲在干净的角落,看着世界的肮脏避之不及,从不肯伸手去触碰一二,生怕沾染了一身的尘泥。

    而如今的他,就像是当初的孩子长大了,他开始学会责任,学会担当,懂得面对,学会坚强,他终于主动迈出了步子,迎接这个世界,却也同样被这个世界溅了一身的风雨。

    只是,在她看来,纵然此刻他满身烟火,不及当年的超凡脱俗,可是在她心里,如今的他却比当年的冷漠和不问世事来的更加纯洁和干净。

    他依然像雪,不同的是,曾经的他只是一抔干净的雪,静静的散落,而后来的他却用自己洗涤着万物。

    虞挽歌抱着芷儿渐渐远走,每个人都清楚,如今的北棠雪是大御朝堂之上最耀眼的黑马,曾经一直在北棠海和北棠妖光芒下的圣洁少年,如今却是肩挑社稷的国之栋梁。

    时间改变了许多东西,我们无法笃定这些改变是好是坏,不过不管怎样,当命运的飓风袭来,我们所能做的,便只有笑着接受,然后努力的活着,缔造美好的明天。

    虞挽歌走着,没有回头,她不敢回头去瞧那少年的目光,怕被风雪迷了眼睛。

    记忆在交叉口重叠,当年宫中初见,河边再重逢,他几次出手相助,自己几番冷言嘲讽,似乎都在见证着岁月的轻狂。

    当初那个一袭白袍的少年,如今,却依旧让她感到心酸。

    北棠雪站在原地凝视着她的背影,眉眼温柔。

    他这一生,一直都在错过,不断的错过,不停的错过,他从未得到过她,似乎也从未走近过她,只是,他依然无悔。

    也许,如果当初他可以早一点问及尘世,当发觉自己心底的情愫便大胆追逐,当想要拥有的时候便大声倾诉,当欢心喜爱的时候便义无反顾的表达,也许,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

    他羡慕北棠妖,哪怕用最卑微无耻的手段,哪怕以爱的名义将她禁锢。

    他羡慕北棠海,用热血单纯的心义无反顾的奉献,用无悔的追随和生命来诠释爱的含义。

    他羡慕郝连城,纵然以仇恨为目的,却终究在爱情里*。

    他们的一生,或生或死,或爱或恨,却如此清晰明了,痛快淋漓,他们也曾发疯,也曾悔过,曾有过痛彻心扉,也有过歇斯底里,还有过至死无悔。

    可只有他,他的一生,从头至尾都好似一个旁观者,他站戏台外,看着台上的那些人悲欢离合,生死爱恨,他动情,动心,可他终究还是站在戏台之外,哪怕入戏太深,却从不曾踏上那方戏台,一同演绎一场生死,一场悲欢。

    北棠雪的心中升起淡淡的怅然,年少的时光是多么美好,昏庸多疑的父皇,图谋皇位的母后,小心算计的大哥,故作狠厉的四哥,狼狈不堪的九弟,还有淡然懦弱的自己,以及那一抹深沉绯红的胭脂色。

    只是不想,一转眼,他们就都长大了,物是人非事事休,当年的一切,你们可曾还记得?

    一直到虞挽歌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北棠雪才缓缓转过身。

    走在漫长的宫路上,心中轻轻道:挽挽,我们这一生都在错过,所幸,你不曾爱我。

    也好,如今你是大御的皇后,我是手握重兵的亲王,从此之后,只要有我在,朝堂之上便再也无人能撼动你的地位,天下之间也再无人能夺走你的幸福,我会化作大御王朝的一杆长枪,扎根在朝堂,横指向天下,我会为你铲除所有的障碍,会用生命来守护你的幸福。

    只愿,我这个看戏人,终可入戏,哪怕灰飞烟灭,也再不想做个看戏人。

    北棠雪又想起了北棠海,他曾经那样威武刚烈,战无不胜,纵然洞悉世事,却始终用一颗善良的心真诚相待。四哥,你曾雄兵百万,镇守边关,为的不过是护她一个周全,如今你不在了,我便替你穿上铠甲,替你守护这万里河山,替你护她一世无忧。

    北棠雪出了皇宫之后,便骑马直接驶向郊外。

    他在郊外买了一处别院,是一座三进院的宅子,不算大,却很安宁,在青山脚下。

    下马之后,将缰绳递给了小厮。

    “王爷,您来了。”小厮一面问好,一面接过缰绳。

    北棠雪点点头没有说话,小厮似乎也早已习惯,每过些日子,王爷都要来住上些时日。

    北棠雪走进去之后,直接走到了后面的院子里,院子里有一处坟包,坟包前是一只木头牌位,上面长着淡淡的苔藓,清晰可见树木的纹路。

    牌位前长满了青草,随意却不显杂乱,青草之中长了一些白色的小花,淡黄色的花蕊娇憨可爱。

    北棠雪随意弄了弄衣袍,便席地而坐,看着这简单的牌位,轻声道:“若曦,我又来看你了。”

    风吹过柳叶轻轻作响,杂草青青,随风摇曳,好似在欢喜着北棠雪的到来,无声倾诉。

    “若曦,你过的好不好,过奈何桥的时候有没有喝下孟婆汤。”

    “是否还记得我和芷儿。”

    “你一定想,来生,再也不要与我这种混蛋相遇了吧。”

    “这样也好,来生你便可以简简单单的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只是,可怜你没能陪着芷儿成长,没能等到我成熟。”

    北棠雪坐在牌位前自言自语着,微风吹起他额前的几缕发丝,露出一双纯粹忧郁的眸子。

    人们常说,成长需要付出代价,小的时候,总会盼着大人的世界,可是青涩的时候,瞧见大人们口口声声说着孩子的世界才是最无忧无虑,最快乐的,那个时候,我们大多嗤之以鼻,可是等到真的长大了之后,却发现,原来真的如此。

    于北棠雪而言,成长的代价未免太过残酷,惊醒了这个少年固守的美梦,可无论愿意与否,长大之后便不能再逃避,终将学会面对和接受。

    “若曦,当初你为什么会爱上我呢?是不是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如今你便也不会躺在这里。”北棠雪轻声呢喃着。

    其实,无论是四哥,还是九弟,只有我才是那个懦夫。

    四哥通透世事,却强壮着自己,妄图以一己之力抗衡着一切的不公。

    九弟看似无情,承受着无数唾骂,却不折不挠的守护着所有人的性命。

    所以最后,四哥因他的刚毅死了,你因为我的懦弱也死了,而只有九弟一人,纵然背负着无数的骂名却护住了妻儿。

    也许,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十全十美,成败也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曾经苦心孤诣谋算着的事情,忽然之间,都变得不再重要了,曾经的执着,如今却轻而易举的颠覆。

    若曦,你说,这世界上有什么是永恒的?

    北棠雪想到他们兄弟几人,只觉得其实自己真的是最幸运的。

    四哥自小便勤学苦练,在明刀暗箭里九死一生,没有母亲的照拂,没有家族的庇佑,只有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外公作为唯一的依靠。

    九弟更是悲戚,自小被父皇丢弃,不闻不问,饱受折辱,孤身一人,不知那些年的凌辱和折磨到底怎样冰冻了那一颗滚烫的心。

    也许只有自己,自己才是最幸运的。

    母亲离开,却将九弟同自己相换,自己凭白享受了近二十年不属于自己的母爱,自己躲在角落里安然的享受着一切无忧无虑的生活。

    上有国丈府一族的庇佑,下有母亲的疼*,锦衣玉食不断,又有年长的哥哥北棠叶陪伴在左右,不曾寂寞,也不曾饱受凄苦,他夺走了属于九弟的一切。

    如今想想,若是当年母亲梅妃没有将自己同九弟调换,不知道今时今日的自己,又该是何等模样。

    像当初的九弟一样,摇尾乞怜?与狗争食?任由太监欺凌?

    他想,他一定不会那么做。

    至多,他只会静静的躺在那四处漏风的屋子里,睁着眼睛,忍受着饥饿,一点点等待着死亡。

    所以,其实他才是最没用的人。

    “在想什么。”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北棠雪微怔,回头看去,一袭白衣翩然,几朵寒梅盛放,未梳发髻,只是绑了一根银丝带,遗世独立,静静的站在那里。

    “母亲。”北棠雪嗫嚅了一下,最终轻声开口。

    对于他疏远客套的称呼,梅妃似乎并不介意,而是再次开口询问道:“在想什么?”

    “只是觉得亏欠了太多人。”北棠雪淡淡开口。

    梅妃站在一颗树下,姿态翩然,带着一种冷眼旁观世界的冷清。

    “当年,你舅舅为了摆脱我,宁可迎着杀手的陷阱,也不愿意接受我的相助,所以她才会重伤逃入皇宫,与慕青相识。”

    北棠雪微怔,目光落在这个陌生的母亲身上。

    “我气愤不甘,便随之入宫,却发觉他不止是做戏给我,倒也是真的对慕青生出几分情愫。他自小性子便冷,鲜少对一个人认真付出,他知晓我一直都在,对慕青便上了心思,假戏做久了,也就成了真的,他倒是真的对慕青生出了几分爱意。”梅妃淡淡的开口。

    “我当时恨不得立刻杀了贵为皇后的慕青,却得知他再次离开的消息。而后几次想要动手,却发觉慕青有孕,是他的孩子。”梅妃轻声道。

    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在北棠雪心中萌生,几乎不可压制。

    “只可惜,北棠妖生来便有重病,当时后宫争*严重,慕青在怀孕时便遭了毒手,我瞧见那孩子的时候,便能断定,他活不久,所以便将你们调换,用神龙宗的灵药为他悉心调养。”梅妃轻声道。

    “后来,我也曾想过将他还给慕青,可是当时已经许久没有你舅舅的消息,我在那皇宫便再也呆不下去,索性便由着皇后抚养你,想着如此你定能得到悉心的照顾,同样,即便是有人无意发现了皇后和你舅舅的事,想要拿你对峙,也不必忧心,倒是可以护得皇后周全。”梅妃淡淡的开口,目光似乎已经龙都国际娱乐了时光,回到了过去。

    “你你”北棠雪轻声道。

    “没错,我喜欢你舅舅,从年轻时便是,一直到如今。只是我们之间注定为天地所不容。”梅妃轻声开口,声音中带着一股难言的酸涩。

    “那舅舅现在如何?”

    “死了,已经死了好多年了,不过他的尸体被我放在了万里寒冰之上,不会腐烂,等我寻够了旷世奇药,他也许还能醒来再看我一眼。”

    北棠雪看着母亲眼中的泪珠,只觉得一阵恍然。

    “舅舅怎么会死?他为神龙宗宗主,怎么会轻易就死去?”北棠雪轻声道。

    “当年我的心思被长老所知,他们断不会允许这种乱伦的丑事发生,便一直想要杀掉我,你舅舅当时离宫也是为着这件事,为了护我周全,他选择了死亡。只要他死了,神龙宗的长老便不会再追究我这个唯一的血脉。”梅妃淡淡的开口,清冷的目光中是化不开的浓愁。

    北棠雪忽然间有些茫然,舅舅到底是爱着慕皇后的还是爱着母妃的?

    “那挽挽云婉歌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梅妃摇摇头道:“当年我只是偶然遇见这个孩子,她尚在襁褓之中,当时饿殍遍地,四处流民,可这个孩子却依旧纷嫩可爱,仔细看去,却发现她的身上有一层浅浅的光罩,好似一直在护着她,我知晓只有命格贵重的人才会受到这种庇护,便偷天换日,将她带进了云国公府,盼着她的日子能好过些。”

    北棠雪沉默不语,是不是当年的云婉歌一早就是为了挽挽而生,恐怕这些没人会知晓。

    “我就要走了,日后你好好照顾自己,这只玉佩送给芷儿,定能护她安康。”

    “你要去哪?”北棠雪接过一块紫色的叶子形玉佩,轻声道。

    “我打算去南海,那也许会有我要的东西。”

    北棠雪一阵沉默,对这个从小从未给过他一丝温情的母亲,他总是亲近不起来,可是此刻听说她要走,却又忽然间觉得一阵酸楚。

    “记得帮我同北棠妖说声抱歉,当年我也曾想过悉心待他,只是,想着他同你舅舅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样子,我便有些失控。因为,那是他和别的女人的孩子。”梅妃轻声道。

    北棠雪点点头。

    梅妃没再久留,一息之间,便消失不见。

    北棠雪匆忙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却再也找不见梅妃的影子,向前跑出数步之后,对着空旷的天空喊道:“保重!”

    没有回应,只剩下一片寂寥。

    北棠雪重新坐回了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名字,笑着流下了泪珠:“若曦,原来人世间有这么多的苦楚,爱不得,求不得,如今想想,这一世这一生,又有几个人没有自己的痛?”

    不过幸好,我知道,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长长久久,当然,我也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临走前,北棠雪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轻轻摆放在了韩若曦的墓前:“若曦,这是芷儿亲手为你绣的,你一定会喜欢的,下次,我带着芷儿一起来看你,她如今,很快乐。”

    北棠雪离开之后,回了王府,因为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纵然母亲解释了当年的隐情,也是因为母亲北棠妖才得以保留住了性命。

    可是,在他看来,二十年的无忧无虑并非是简单的一条生命就能够换来的,所以,他仍旧亏欠。

    走在嘈杂的马路上,看着匆忙奔走的人们,吆喝着的小贩,黄发垂髫的老人,无知年幼的孩童,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他想,也许,守护这片河山,是他们兄弟几人共同的愿望。

    回到王府之后,北棠雪的脸色少见的黑了。

    看着桌子上堆的像是一座小山一样的奏折,还有屋子里挤满的大臣,他的心情实在是好不起来。

    自打北棠妖醒来之后,这些折子几乎全部都甩到了他的府上,大臣们询问,他时常一句话就甩给了自己,这架势,简直是要打算把皇位让给自己。

    “去,把这些奏折都送给皇后娘娘。”北棠雪冷声吩咐道。

    下面的小厮一愣,随即点头应下。

    北棠雪眼角闪过一抹歼笑,北棠妖,既然你不仁,可就不能怪我不义啊,我就不信,由挽挽看着你,你还敢再把这些奏折甩给我?

    此刻,凤翔殿里,正缠着虞挽歌要亲热的北棠妖,忽然被小盛子打断了。

    小盛子面不改色,身后站着一排手捧奏折的太监:“殿下,陈王殿下派人将送奏折来了。”

    北棠妖的脸一黑,虞挽歌忍不住轻笑的推开他:“我当你是把折子都看完了,原来是都推给陈王了。”

    北棠妖哼哼唧唧的坐在了桌案前,虞挽歌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浅笑,又低头照着绣样继续刺绣起手中的帕子。

    绣样是昨个太后派人给她送来的,是一副麒麟双面绣,她得好好琢磨琢磨,回头绣了香包给几个孩子挂在身上……

    -----

    不要打我……嗷呜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