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035番外完(附小剧场) 文 / 渝人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澈澈叔叔,你又发呆了!”

    小姑娘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事,顾不上吃掉手里的蛋糕,转而调侃溟澈。

    “嗯?”被调侃的人这才回过神,眼底茫然尚未褪却。

    “澈澈叔叔,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啊。”

    “麻麻说,这叫——相、思、病!”

    溟澈失笑,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的小脑袋,“不学好!小丫头片子,还知道相思病?”

    安旭翻了个大白眼儿,撇嘴,“电视上都演了,什么暗恋、明恋……我知道的可多了!”

    溟澈:“……”

    弄了半天,他还比不上一个小奶娃懂行情?

    不过,乖宝,你这么早熟,真的好吗?

    溟澈近来的确烦躁。

    月无情高冷得像座冰山,自己目前的状况,就像吊在山腰——上不去,也下不来。

    要么养精蓄锐,等缓过气儿来,继续攀爬;要么趁早放弃,到山脚休息。

    他现在体力充足,可以坚持,但总有虚脱无力的一天,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放弃。

    “月叔叔!”

    小姑娘扑上去,满手蛋糕渣子,月无情却状若未见,把人捞起来,抱进怀里。

    “月叔叔,麻麻说,今天下午有BBQ哦~”

    “旭儿喜欢吗?”

    “喜欢!”

    “那我们现在过去。”

    “好。”

    红衣翩然,唇角带笑,月无情抱着小姑娘径直离开。

    从始至终,没正眼瞧过溟澈。

    “够、狠!”

    磨牙,握拳,犹豫半晌,还是忍不住追上去:“月无情,你等我……”

    烧烤地点在海边。

    夜辜星挺着大肚子,手里拿着串儿,忙前跑后,安隽煌亦步亦趋,护得那叫一个严实。

    墩墩儿倒是乖巧,坐在石凳上,托着奶白奶白的小脸儿,幽紫色双眸可劲儿盯着烤架上的鸡翅,小嘴砸吧。

    安绝坐在旁边,冷着一张俊脸。

    这些年,他是愈发难以亲近了,锋芒隐现,就连溟钊这样硬气的人到了这位面前也不敢造次。

    有些东西,是天生的。

    比如,独属于安家人的气势。

    原本还窝在月无情怀里的小姑娘一见哥哥和弟弟顿时兴奋起来,手舞足蹈。

    月无情差点没稳住。

    突然,一双大掌伸出来,很自然地把小东西接过去。

    “我来。”

    除了溟澈,还能有谁?

    “月叔叔,你休息会儿,累!让澈澈叔叔抱!”小姑娘善解人意,像接力棒被传来接去,也毫无怨言。

    咳咳……谁让两个叔叔长得一样好看呢?

    宝宝就喜欢好看的人抱!

    月无情抿唇,余光扫过溟澈艳若桃李的俊脸,垂眸,敛目。

    “动一动手臂,以免发麻。”

    溟澈出言提醒,抱着孩子,目不斜视,医生架子高高端起,乍一看,正经得很!

    只是眼底飞闪即逝的邪妄,让这份“正经”大打折扣。

    月无情在打量他的同时,溟澈的余光也不动声色落在月无情脸上,自然将他的纠结、犹豫尽收眼底。

    心中暗自欣喜,又涩又甜,当真百般滋味。

    看来,还得加把火才能成气候……

    一群人乐呵呵围着烤架,自给自足。

    毕竟是上火的东西,夜辜星不敢多吃,安隽煌防她跟防贼一样。

    溟澈烤好的东西直接往月无情盘子里送,自己倒是没吃上几口。

    还半点不委屈,乐在其中。

    月无情则冷静太多,不偏不倚,溟澈给,他就吃,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众人已经见怪不怪,反正溟护法追求月护法的事在整个占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没人嚼舌根,也不存在接受障碍。

    因为,安隽煌默许首肯了,甚至言谈间还隐晦地暗示过让溟澈赶紧拿下月无情。

    这就是强权的好处,代表绝对权威,其他人不能、也不容置喙!

    “澈澈叔叔,你为什么不吃?还总给月叔叔夹?”

    “因为我喜欢他。”

    喧嚣一滞,众人大眼瞪小眼。

    这这这……也太露骨了点吧?

    月无情也愣,伸出去的手顿在半空,唇角抿紧,眉头一蹙。

    抬眼,环视一圈,最终落在溟澈脸上。

    “哦。”一个单音。

    溟澈讷讷,半晌才反应过来,欣喜若狂。

    月无情却倏然敛眸,表情淡淡。

    只是抿紧的唇角,隐隐上翘,不知笑了,还是恼了……

    不管怎样,沙滩BBQ这件事后,月无情和溟澈的关系,愈发扑朔迷离。

    很多时候,连当事人也看不清。

    溟澈能够感受到,月无情对自己不再排斥。

    可也没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他会亲自替他泡一壶好茶,然后推到他面前,用那双澄澈明蓝的双眸凝视。

    只一眼,溟澈的心就软了,恨不得把人揉进怀里。

    以前,他看见家主宠夫人,简直到了丧心病狂,无法无天的地步,心里暗暗鄙视,无尽吐槽。

    可轮到他了,才知道,原来爱一个人,就是恨不得掏心挖肺,也要这个世上最好的东西捧到他面前,只为,那一瞬展颜。

    家主对夫人这般,如今,他便对月无情如此。

    都说坚冰难融,只是温度不够罢了。

    慢慢蒸,慢慢烤,总有软成水的时候。

    月无情承认,他——心动了。

    “何谓阴?何谓阳?调和即阴阳。”

    这是当年师父替他起卦求问姻缘之时,卦象所显。

    阴不阴,阳不阳!

    这个猜想令他一度沮丧。

    短短二十七年的认知中,月无情坚信,阴阳不可违,就像正误不可逆。

    天道轮回,因缘际会,从来不会出现意外。

    可卦象却告诉他,信仰了二十多年的真理,可能被推翻?

    所以,当他知晓溟澈的心思后,第一反应是荒唐,第二反应是拒绝!

    可即便他算准了天命,看破了红尘,也无法压抑内心涌动的感情。

    他输了。

    输给了溟澈的坚持,也输给了他的柔情。

    ……

    夜晚,凉亭,晚风习习,月华流泻。

    月无情一袭红裳,泼墨青丝垂坠身后,月色笼罩下,宁谧秀美。

    一手执棋,拧眉,静思不语。

    正对而坐,溟澈笑得邪肆张狂,一双桃花眼,潋滟流光。

    手边,青花茶盏安置,修长十指端起,轻啜一口,不骄不躁。

    “已经二十八分钟,也就是说,你还有两分钟时间考虑。两分钟后,若不落子,便算我赢。”

    月无情眼皮一跳,泄气般,将黑子扔进一旁棋盒,“我认输。”

    压抑的笑再也不加掩饰,如点燃的焰火,瞬间迸发出火花,溟澈身心巨爽。

    “今晚,你没有理由再拒绝我。”

    天知道,他这个对围棋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废寝忘食苦练小半年才有了眼下的成绩。

    虽是险胜,但终究赢了!

    这回,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伸手,将人从座位上拖起来,扣进怀里。

    溟澈俯身,对准那张薄唇便是一阵无法无天的肆虐,野得像匹未经驯服的豺狼!

    月无情闭眼,缓缓回应。

    一个是锅里沸腾的热水,一个是山涧叮咚的醴泉。

    一快,一慢。

    一炽,一温。

    一切,正当其时;一切,恰到好处。

    纠缠着回到卧室,溟澈关门,落锁。

    仿佛演练过千百遍,一气呵成。

    但实际上,从两人确定关系至今,溟澈第一次进月无情的卧室。

    还是他千辛万苦赢了棋,得来的彩头!

    今夜,注定旖旎。

    ——完——

    小剧场(一)

    某日,清风徐来,天光正亮。

    溟澈从被窝里钻出来,困!

    月无情已经穿戴整齐,一身的仙味儿,尤其那头泼墨青丝,黑亮柔滑,格外飘逸。

    溟澈:“早~”

    月无情:“早。”

    溟澈(郁闷+白眼):“你就不能发个嗲吗?”

    月无情(疑惑):“嗲?怎么发?”

    溟澈(摆出妖娆姿态):“酱紫啦~”

    月无情(拧眉):“生病了?”

    伸手,摸额头。

    “没发烧。”肯定句。

    溟澈:“……”

    月无情:“我先走了。”

    溟澈:“滚!”

    小剧场(二)

    夕阳西下,花园,凉亭之中。

    溟澈:“这么多年,你好像一直欠我三个字。”

    月无情:“哪三个字?”

    溟澈:“我爱你啊!”

    月无情(抿唇):“我知道。”

    溟澈:“我让你说!”

    月无情:“说什么?”

    溟澈:“我爱你!”

    月无情:“我知道啊!”

    溟澈:“我让你说——我爱你!”

    月无情:“我知道你爱我。”

    溟澈:“去死!”

    月无情:“……我爱你。”

    小剧场(三)

    因为上下问题,情侣关系一直不错的两人吵得面红耳赤。

    最后发展成“谁更强”的大讨论。

    溟澈:“夫人,你说,我跟他比,谁壮?!”

    月无情没说话。

    夜辜星瞅瞅这个,瞧瞧那个,眼神略带猥琐。

    “半斤八两。”

    溟澈(瞪眼):“明明我比他壮!”

    夜辜星:“呃……所以?”

    溟澈(傲娇):“我要反抗!朕,必须在上!”

    夜辜星(恍然大悟):“哦~原来你一直在下面……”

    溟澈:“重点不是这个,OK?!”

    月无情:“反抗无效,申诉驳回!”

    小剧场(四)

    溟澈:“你有多爱我?”

    月无情(不屑脸):“无聊。”

    溟澈(撒娇):“说嘛~说嘛~”

    月无情(嫌弃):“别闹!”

    溟澈:“你不说,我就闹到天亮!”

    月无情:“……”

    溟澈:“说!”

    月无情:“……比你多一分。”

    溟澈愣,眼眶微红。

    月无情眯眼,颇为自得。

    感动死了吧?

    静待香吻至。

    pia!一巴掌!

    “哼!只多一分,该削!”

    ------题外话------

    《孕妻》番外就到此结束了,感谢大家一年来的陪伴,风风雨雨,你不离,我不弃!

    新坑《纨绔拽媳》火热连载中,就在隔壁,求收藏,求虎摸!

    简介:

    【当纨绔不羁的她杠上冷面无情的他,小痞子扑倒大冰山,实力挑逗又撩汉!】

    前世,她被逼洗钱,东窗事发,成了替罪羔羊,难逃死亡命运。

    再次睁眼,摇身一变,成为豪门小媳妇。

    公公不满,婆婆嫌弃,大嫂不喜,小姑白眼,老公还是个施虐狂。

    豪门笑料,众人排挤。

    谈熙仰天长啸——都他娘的放马过来!

    什么?我拽?

    不好意思,女人不拽,容易被甩!

    陆征,B市钻石级单身汉,陆氏财阀继承人。

    白道畏之,黑道敬之,人送外号“冷面煞神”。

    谈小妞:大腿够粗,值得一抱。

    陆二:爷粗的可不止大腿。

    谈小妞:……

    T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