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333 大结局(下) 文 / 柠檬笑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小玉子,我……”子伯看向玉汝恒,欲言又止。

    “你何时变得吞吞吐吐了?”玉汝恒笑着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单独与你说会话。”子伯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说道。

    玉汝恒微微一顿,似是察觉出了他的不安,笑着上前抱着他,“由你们陪着,我不会有事。”

    “恩。”子伯想的比较长远,也许莫悠尘也想到了,不过他却选择了沉默。

    玉汝恒笑看着他,低声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子伯垂眸看着她,“你呢?”

    “我?”玉汝恒想了想,“很好。”

    子伯低笑道,“小玉子,凌寒的事情你是如何想的?”

    “你有何看法?”玉汝恒随即问道。

    “与帝师有关。”子伯低声开口,似是想到什么,“我只是觉得这其中还有其他的缘由。”

    “子伯,其实我不愿意对你们有太多的束缚。”玉汝恒笑着说道,“你若是想说什么便说什么,有何不满尽管表现出来。”

    子伯微微一愣,明白了她的心思,低笑道,“好。”

    “恩。”玉汝恒点头,“你说吧。”

    子伯俊朗的容颜闪过一抹淡淡地笑意,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我只是在想,海上漂泊那么多日子,你该如何安排?还有便是西海之巅究竟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你应当与我们说说,毕竟此番前去,不比从前。”

    “你说的不错。”玉汝恒微微应道,“如此吧,等你们都准备好之后,我会仔细地说与你们听,小不点也去过,对那处也是熟悉的。”

    “好。”子伯点头,“嫣儿,其实我们相处了这么久,想来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我想说的是,你也不必太束缚着自己,想要做什么,尽管做就是了。”

    玉汝恒眨着眸子,注视着他的容颜,嘴角微勾,“子伯啊子伯,你果然与从前一样。”

    “回到从前不好吗?”子伯喜欢原先与她相处的感觉,无拘无束,有什么便说什么,不曾掩饰。

    玉汝恒靠在他的怀中,“喜欢,喜欢死了。”

    子伯垂眸看着她,“嫣儿可比从前直白多了。”

    玉汝恒似是想到什么,突然说道,“子伯,你与我的事情可是与他们说了?”

    “啊?”子伯面色露出几分地尴尬,“不曾。”

    玉汝恒抬手勾起他胸前地青丝,“不说的好,算是你我的秘密。”

    “好。”子伯笑着应道,“好了,回去吧。”

    “恩。”玉汝恒点头,随即便笑吟吟地牵着子伯的手回了营帐。

    黎穆染依旧红着脸,有些羞涩。

    莫悠尘看向玉汝恒的时候,总是想起昨夜之事,心头悸动不已,垂眸咳嗽了一声,“我先出去了。”

    司徒墨离与申屠凌看着眼前的莫悠尘,心照不宣。

    “别忘了,你我还未分出胜负呢。”司徒墨离说着也便随着莫悠尘一同出去。

    申屠凌低笑了一声,随即便也转身出了营帐。

    江铭珏看了一眼,又与子伯对视了一眼,便也一同离开。

    只留下玉汝恒与黎穆染二人,她并未有丝毫地羞涩,反倒是黎穆染显得有些拘谨。

    玉汝恒嘴角微勾,低声道,“难道没有什么说的?”

    黎穆染抬眸看着玉汝恒,低声道,“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素日见你能说会道的,怎得现在变成哑巴了。”玉汝恒笑着上前,歪着头打量着他。

    黎穆染微微向前靠近一些,抬起双手,都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小心地将她抱在怀中,低声道,“皇姐,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为何如此说?”玉汝恒靠在他的怀中,熟悉地气息,她靠在他的怀中,总是会想起过往的种种,他小时候的恐惧与胆怯,总是在她面前表现出的爽朗,还有她离去之后,他的压抑与痛苦,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的心也随之揪痛着。

    玉汝恒抬起双手轻轻地抱着他,拍着他的后背,“我一直都在。”

    黎穆染低声应道,“皇姐,我等这一日等了好久好久,我知晓,在皇姐的心中,一直视我为亲人,可是,偏偏我却那般地执拗,我明白的。”

    “傻瓜。”玉汝恒无奈地一笑,“倘若真是如此,我为何要要你呢?”

    黎穆染沉默了片刻,“皇姐的心中最重要的不是我。”

    玉汝恒抬手揪着他的发丝,“胡说八道。”

    “皇姐心中的位置有我,我便知足了。”黎穆染低声道,显得那般地卑微。

    玉汝恒直视着他,“穆儿,难道在你的眼中,我要了你,便是因为你的死缠烂打吗?”

    “不是的。”黎穆染连忙摇头,“我只是……只是害怕。”

    玉汝恒向后退了半步,与他对视着,“你害怕什么?”

    “害怕皇姐会不高兴。”黎穆染低头说道,他在外人的面前可以威风凛凛,可是独独在她的面前便会变得这般地小心翼翼,胆怯不已。

    玉汝恒看着他这幅样子,抬手捏着他的下颚,“我为何会不高兴?”

    “我……”黎穆染也不明白。

    玉汝恒见他如此,低笑道,“好了,我明白的。”

    “啊?”黎穆染抬眸看着她,连他都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成如此,曾经的他可以潇洒地站在她的面前,可是如今呢?

    玉汝恒轻轻地整理着他的衣袍,“穆儿,皇姐带你去一个地方可好?”

    “恩。”黎穆染点头。

    玉汝恒伸手,反握着他的手,低头看了一眼,“小时候,你的手才那么点,现在都这么大了。”

    黎穆染浅笑着,“正好可以包裹住皇姐的手。”

    “挺好的。”黎穆染笑着应道,而后与他十指紧扣,抬步向外走去。

    过了好一会,二人才入了小镇,玉汝恒带着他去了一处寺庙,等到了之后,玉汝恒看着眼前的情形,转眸看着他,“可还记得这处?”

    “记得。”黎穆染点头,转眸笑吟吟地看着玉汝恒,“皇姐,这处一点都没有变。”

    “你头一次任性的时候,便躲在了这处。”玉汝恒想起他小时候的事情来,忍不住地笑道。

    黎穆染随即坐在石阶上,玉汝恒坐在他的身旁,他笑着看着眼前的树木,而后说道,“皇姐,你为何会那么快便能寻到我?”

    “因为你是想让我寻到啊。”玉汝恒笑着说道,“所以,我便能寻到。”

    黎穆染双眸微眯着,嘴角勾起满足地笑意,“原来如此。”

    “穆儿,事情过了这么久了,你也渐渐地长大了,我是你的皇姐,可是,如今我是你最爱的人不是吗?是你的女人不是吗?”玉汝恒转眸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恩。”黎穆染点头,“皇姐,我明白了。”

    “既然你能想清楚便好。”玉汝恒笑着起身,“我们回去吧。”

    “好。”黎穆染笑着应道,便与她一同重新回了军营。

    天色渐晚,玉汝恒见黎穆染红着脸自屏风后出来,她笑着看着他,“过来。”

    黎穆染抬眸看着她,微微地收起眸光,只觉得今夜的皇姐太过于美丽,让他不忍亵渎。

    玉汝恒见他羞怯不已,嘴角微勾,知晓今夜看来是要他主动才是,随即上前便拽着他的手,轻轻一用力,他便顺势倒在了床榻上。

    她欺身而上,三下五除二地便将他身上的常服扯下,低头在他错愕时,吻上了他的唇,细细密密地吻落在他的唇瓣上,让他整个人像是陷入了一团云雾之中,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渐渐地浮上心头。

    她引导着他,二人渐渐地适应了彼此,慢慢地融合在了一起,直至天色渐亮,黎穆染才觉得今夜是这样的真实,他心满意足地看着怀中已经沉睡的她,低头眷恋地吻着她的唇。

    司徒墨离有些抓心挠肺,好不容易盼着天亮,恨不得冲进去。

    申屠凌见他如此,低声道,“你这也太急切了。”

    “你也不想想,我忍了多久。”司徒墨离毫不避讳地说道,而后便听见里头传来了动静。

    他便抬步要冲进去,却被申屠凌拽住,“好了,也不急在一时,待会小玉子还要去山谷。”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想跟她好好温存一下。”司徒墨离说着,便将申屠凌的手推开。

    待入内之后,却不见玉汝恒与黎穆染的身影,他明显一怔,懊恼地转身出了营帐。

    “怎么了?”申屠凌见他垂头丧气地,低声问道。

    “她带着黎穆染跑了。”司徒墨离抬眸看了一眼申屠凌,随即低着头慢悠悠地离开。

    “许是出去散心了。”申屠凌自顾地安慰道。

    “哎。”司徒墨离抬眸看了一眼远处,随即便没精打采地回了自己的营帐。

    子伯与莫悠尘见他如此,不由得摇头叹息,与申屠凌一同入了营帐。

    江铭珏一早便去了山谷,玉汝恒则是领着黎穆染一同前往。

    黎穆染跟在玉汝恒的身侧,比起之前还拘谨,玉汝恒见他如此,不由得一笑,“你为何这幅小媳妇的模样?”

    “没有。”黎穆染连忙摇头,“只是……”

    “只是什么?”玉汝恒低声问道。

    “只是……有些不敢相信。”黎穆染低声嘟囔道。

    玉汝恒低笑一声,随即便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带着他入了山谷,江铭珏转眸看着他们二人,也不过是摇头。

    申屠尊见玉汝恒前来,结果身旁又带着一个男子,他眸光一沉,转身便入了屋子。

    玉汝恒无奈地叹了口气,“穆儿,你瞧瞧,他那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皇姐,他的确不同了。”黎穆染低声说道。

    “是不同了,不过我喜欢。”玉汝恒挑眉说道,“穆儿,你如今的样子我更喜欢。”

    “皇姐。”黎穆染知晓被玉汝恒调戏了,也只是笑笑,而后说道,“皇姐带我前来便是为了见他?”

    “不是。”玉汝恒摇头,而后指着远处的翠竹,“我知晓墨离一大早必定会来,我便想着带你过来散心。”

    黎穆染低笑道,“还是皇姐想的周到。”

    “穆儿,这是欢儿。”玉汝恒看见江铭珏带着无欢过来。

    “这便是欢儿啊。”黎穆染看着无欢,温和地笑着。

    无欢规矩地行礼,“见过黎叔叔。”

    “江兄,他如今是你徒弟了?”黎穆染低声问道。

    “是。”江铭珏点头,“我且带着他去藏书阁了。”

    “好。”黎穆染点头,而后便看向玉汝恒,“皇姐,我自己走走,你进去吧。”

    “真乖。”玉汝恒笑着凑上前去,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浅吻。

    黎穆染转身便自己打量着这山谷,早先便听闻过,上次前来也不过是匆匆看了一眼,如今反倒是仔细地欣赏一番,经过昨夜的事情,黎穆染的担心算是彻底地放下了。

    玉汝恒推门入了屋内,申屠尊只是坐着,并不理会她。

    玉汝恒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将他们带过来,让你认识认识。”

    “恩。”申屠尊淡淡地应道。

    玉汝恒坐在他身旁见他神色无恙,低声问道,“你没生气吧?”

    “为何要生气?”申屠尊抬眸看着她冷声问道。

    “没生气便好。”玉汝恒笑着开口,而后凑上前去,“尊,我后日动身,这两日我好好陪陪你。”

    “恩。”申屠尊点头,“你一切小心。”

    玉汝恒点头,“我会早些回来。”

    “好。”申屠尊也只是冷冷地应道,并未有太多的情绪。

    玉汝恒注视着他,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同,可是,却不说不上哪里不同,只是直视着。

    申屠尊却也不避讳,任由着她打量着,不知不觉,便这样过了半个时辰。

    “看够了吗?”申屠尊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她,低声问道。

    “没有。”玉汝恒笑着接过茶杯,笑着回道。

    “你与他们在一起,也是这般?”申屠尊话锋一转。

    玉汝恒暗叫不妙,连忙放下茶杯,“怎会?”

    “哼。”申屠尊冷哼一声,显然不相信。

    玉汝恒暗自叫苦,这样的申屠尊还真是……难搞。

    她连忙赔笑着凑上前去,“尊,你便打算跟我这样坐上一日?”

    “难道不好吗?”申屠尊低声问道。

    玉汝恒摇头,“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有人在外头。”申屠尊直接了当地说道。

    玉汝恒冷哼一声,不是说不介意吗?如今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她挑眉看着他,突然想到什么,随即起身,绕过他的身后,搂着他的颈项,“那我们不如做的别的。”

    “恩?”申屠尊只是直挺挺地坐着,沉声应道。

    “尊,我们似乎还没有真的在一起。”玉汝恒凑近他的耳畔,“难道你不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吗?”

    “孩子?”申屠尊似乎有些动容,不过神色依旧是冰冷的,“他们都没有,恐怕还挨不到我。”

    “原来你是如此想的。”玉汝恒嘴角一撇,“原来你是如此的妄自菲薄。”

    申屠尊见她脸色不对,他又是一顿,“难道不是吗?”

    玉汝恒直视着申屠尊,不一会便明白了他的想法,不由得一笑,“我是说你太聪明,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申屠尊蹙眉冷声问道。

    “没什么。”玉汝恒随即起身,“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成为我的人,你反倒在乎的是旁的。”

    申屠尊明显一顿,这才想起她适才的话,面色微微有些不自在,低声道,“不成。”

    玉汝恒微微一愣,“啊?”

    “等你回来。”申屠尊突然起身,接着便直接出了屋子。

    玉汝恒愣在原地,目送着他疾步离开的身影,不知为何,只觉得心情甚好,随即便坐下笑了起来。

    申屠尊立在院中,屋内传来玉汝恒银铃般的笑声,他抬眸直视着前方,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玉汝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侧,“尊,那便依你。”

    申屠尊转眸冷视着她,突然抬手抚过她的脸庞,“好了,我知你不止是来看我的,你且去吧,人家都等急了。”

    玉汝恒嘴角微勾,随即笑道,“那你再等等我。”

    “恩。”申屠尊说罢重新回了屋子。

    玉汝恒冲着他的背影笑着,随即转身便看见黎穆染走了过来。

    “皇姐。”黎穆染看向玉汝恒笑着开口。

    “随我去藏书阁。”玉汝恒说着已经牵着他的手前往藏书阁。

    待入了藏书阁,里头虽然有人多,却依旧寂静无声。

    她大步流星地入了里头,便看见云景行与秦玉痕二人正在对弈,她握着黎穆染的手随即上前,低头看了一眼,而后便带着黎穆染前往鼠王处。

    云景行与秦玉痕同时抬眸看了过去,也不过是淡淡地一眼,随即便又专注的下棋。

    玉汝恒拿出一本书卷递给黎穆染,“将这个拿去。”

    “哦。”黎穆染接过书卷,翻阅了几页,双眸闪过一抹惊讶。

    玉汝恒笑看着他,“怎么?”

    “皇姐,这……”黎穆染看向玉汝恒时,嘴角挂着笑意。

    “我知晓你喜欢。”玉汝恒笑着说道。

    黎穆染点头,而后便收了起来,而后转眸看着云景行与秦玉痕,“皇姐,可是要回去了?”

    “恩。”玉汝恒点头,随即上前行至他们面前,“我过来瞧瞧。”

    “难得你还惦记着我。”秦玉痕淡淡地开口。

    玉汝恒听着嘴角一撇,“我不记得你还能记得谁?”

    “好了,你若有事便自去忙吧。”秦玉痕摆手道。

    玉汝恒凑上前去,笑吟吟地看向云景行,“那我走了?”

    “恩。”云景行轻声应道。

    玉汝恒嘴角一撇,而后便握着黎穆染的手离开了藏书阁。

    等出了山谷,回到军营,司徒墨离幽怨地看着她。

    玉汝恒干咳了了几声,“好了,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那你想让我用什么眼神看你?”司徒墨离冷哼一声。

    玉汝恒沉吟了片刻,“你过来。”

    “不去。”司徒墨离转身便向前走去。

    玉汝恒哼了一声,看向对面的申屠凌,“他竟然跟我耍起了小性子?”

    申屠凌不过是低笑道,“他不过是心里头难受。”

    “我知道。”玉汝恒上前拍着申屠凌的肩膀,“我去看他。”

    “恩。”申屠凌突然握着玉汝恒的手,“小玉子,也就你能包容他的这性子。”

    玉汝恒低笑一声,“好了,你何时也学会说这种话了?”

    “那我不说了。”申屠凌松开她的手,低声回道。

    玉汝恒见他如此,也跟着笑了,而后便上前,远远便看见司徒墨离背对着她立着,她笑着上前行至他的身侧,“闹小性子?”

    司徒墨离侧眸看着她,“你还记得我?”

    玉汝恒轻轻地拽着他的衣袖,“如今便闹起来了,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该怎么过怎么过。”司徒墨离也不想如此,不过心头总是难免的失落。

    玉汝恒向他的肩头靠了靠,“你啊,总是如此,嘴硬心软。”

    司徒墨离顺势将她搂在怀里,“谁让这世上只有一个你呢?”

    “那也只有一个你啊。”玉汝恒顺着回道。

    “可是你的心中却不止一个我,而我却总是想要让你成为我的。”司徒墨离最终还是说出了压抑在心头的话。

    玉汝恒笑着开口,“我知道。”

    “小玉子,我只是控制不住。”司徒墨离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当初我就应该好好地改改我这性子。”

    “倘若真的改了,你便不是墨离了。”玉汝恒笑吟吟地注视着他,“我就喜欢你这拈酸吃醋的样子。”

    “哎呀。”司徒墨离抵着她的额头,“原来小玉子喜欢我如此啊。”

    “恩。”玉汝恒点头,“我只想等到我们老去的时候,都会如此。”

    “好,到那个时候我便天天陪在你的身边。”司徒墨离抱紧她,一早的沮丧与醋意在见到她之后早已消散,他想要的不过是她回眸的一笑罢了。

    玉汝恒靠在他的怀中,二人便如此相拥着。

    这两日,玉汝恒并未太多地干涉朝堂之事,子伯已经安排好了边关的事宜,而莫悠尘也已经安排好了朝堂之事,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到了出发的时候。

    申屠尊站在山谷内的院中,看着对面温柔浅笑的玉汝恒,他不知道为何,心头总是难安,只觉得此次离别,怕是永远无缘再见。

    玉汝恒笑看着他,“等我回来可好?”

    “恩。”申屠尊直视着她点头。

    “申屠尊,一定要等我,知道吗?”玉汝恒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大大地拥抱,而后看向无欢,摸着他的头发,“好好照顾你师父。”

    “是,师母。”无欢点头。

    玉汝恒蓦然地转身,离开了山谷。

    申屠尊立在院中许久许久,直至天色黑了下来,也不见他转身回去。

    无欢也不敢多言,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他答应过二师父的事情一定会办到。

    一行人是骑马离开,倘若坐马车实在是无法坐在一起,故而,最方便的便是马车。

    半个月之后,一行人便抵达了渡口,而后乘船前往西海之巅。

    玉汝恒站在船头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云景行立在她的身侧,“你是不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恩。”玉汝恒点头。

    “皇弟这几日是不是将恢复记忆的法子告诉了无欢?”云景行淡淡地开口。

    “不错。”玉汝恒点头应道,“倘若我回不去,这江山我也还给他。”

    “玉儿,你以为如此,他便能活着?”云景行不由得笑了。

    玉汝恒抬眸看着他,“他会的,因为我给了他希望。”

    “什么?”云景行看着她问道。

    “如今不能说。”玉汝恒靠在云景行的怀中,“景行,我能见到云轻了。”

    云景行抬手搂着她,“在你的心中我与云轻谁重要?”

    “都重要。”玉汝恒低声道,“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对于我比性命还重要。”

    “玉儿,你要记住,不论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以你为重。”云景行轻声开口。

    “恩。”玉汝恒点头,其实,此次前去,有着太多的未知,她清楚,他们也清楚。

    她可以让他们都待着,她独自前往,可是她很清楚,他们想要的不是如此。

    江铭珏行至她的身旁,握着她的手,“小玉子,倘若不错的话,我们很快便能抵达西海之巅。”

    “恩。”玉汝恒点头,她转眸看着他,“你如今比我还熟悉。”

    “小玉子,也不知道西海之巅是不是原先的样子。”江铭珏担忧地说道。

    “也许吧。”玉汝恒也不确定,毕竟上次离开的时候,她以为是永别了。

    “小玉子,你有没有觉得,凌寒是故意引你前来?”江铭珏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幽光,低声说道。

    玉汝恒转眸看着云景行,又看向江铭珏,“是该有一个了断了,凌寒想要的不过是娘亲的一个承诺罢了。”

    “可是他……”江铭珏低声道,“任谁都不可能释怀。”

    “玉儿,也许很多事情都会解开谜底。”云景行转眸看着她,“你害怕吗?”

    “害怕?”玉汝恒看向云景行,“为何要如此说?”

    “不知道,我总有些不踏实。”云景行的这种感觉很奇怪。

    玉汝恒双眸微眯,“景行,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只是不确定。”云景行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总觉得事情远非那么简单。”

    玉汝恒低笑道,“即便如此,我也不可能再退缩逃避。”

    “我陪你。”江铭珏握紧她的手,“这次你可不能再将我推出去了。”

    他还清楚地记得上次前去西海之巅发生的那一幕,如今想起亦是心惊胆战。

    玉汝恒知晓江铭珏害怕的是什么,她点头应道,“恩,放心吧。”

    “但愿如此。”江铭珏显然心有余悸。

    玉汝恒浅笑道,“大不了,你到时候缠着我的手。”

    “这个是个好法子。”江铭珏想了想,突然转身向船舱内走去。

    玉汝恒嘴角一撇,抬眸看向云景行,“他是被上次之事吓到了。”

    “换成是我,也会吓到。”云景行直言说道。

    玉汝恒嘴角一撇,“我知道了,上次是我不对。”

    “你知道便好。”云景行抬眸看着前方,“玉儿,若是我们……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毕竟申屠尊还在等你。”

    “你说什么胡话。”玉汝恒握紧他的手,“你们必须与我在一起,不论如何。”

    “我不过是……”云景行还未说完,便被玉汝恒打断了话。

    “不许胡思乱想。”玉汝恒沉声说道。

    “好,我不说了。”云景行低声说道。

    玉汝恒靠在他的怀中,沉吟了片刻,海风吹拂在她的脸颊上,她嘴角挂着淡淡地笑容,可是心头却不平静。

    司徒墨离坐在船舱内,双眸却从未从玉汝恒的身上移开过,冷哼一声,“还真是一刻都不闲着。”

    “你啊。”申屠凌端过热茶递给他,“何苦呢。”

    “哎。”司徒墨离幽幽地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接过茶杯,抿了一口。

    江铭珏看着他们二人,又看向一旁斜靠在软榻上的秦玉痕,似乎并无任何地举动,再看向子伯与莫悠尘,黎穆染,似乎也都是静静的,他双眸微微一动,便也不说什么。

    玉汝恒知晓再如此吹海风下去,怕是里头要闹翻天了,故而牵着云景行的手转身入了船舱。

    司徒墨离抬眸看向玉汝恒,低声道,“舍得进来了?”

    玉汝恒挑眉看着他,“你若是不想让我进来,我便继续出去吹风。”

    “好啊。”司徒墨离随即起身,拽着她的手便直接越过云景行出了船舱。

    玉汝恒嘴角一撇,随着他出了船舱,二人站在船头,她看着他,“得逞了吧。”

    “哼。”司徒墨离冷哼一声,“怎么,你陪着他吹风便可以,怎得就不能陪我了?”

    玉汝恒双手搂着他的腰,将脸颊靠在他的胸口,“我怕冷,你抱紧点。”

    司徒墨离又是一顿,前一刻二人还像是要吵闹一番,后一刻,她便如此扑了过来。

    他无奈地苦笑,果然,他这辈子当真是拿她没办法。

    子伯抬眸看向船舱外相拥的二人,抬眸看向莫悠尘,“离世子总是爱耍这些小心思。”

    “心里舒服便好。”莫悠尘浑然不在意,显然,他如今看开了不少。

    子伯也不过是淡淡一笑,罢了,谁让他们爱上同一个女人呢。

    云景行侧眸看向秦玉痕,二人对看一眼,心照不宣。

    黎穆染只觉得这种气氛还真是透着诡异,凑近江铭珏,二人互相递着眼色。

    海上漂泊的日子过得极快,许是人多,故而也不觉得漫长,十日之后,众人登上了西海之巅。

    云景行站在海滩上,看着远处那巍峨的宫殿,沉寂清冷的眸子并未有任何地异样。

    司徒墨离仰头看着,转眸看向玉汝恒,“小玉子,西海之巅与我上次所见的不同了。”

    “恩。”玉汝恒点头。

    “不过看着又有些一样。”司徒墨离能够敏锐地感觉得到这处的气息不正常。

    玉汝恒接着说道,“你可是闻到了血腥味?”

    “不错,而且还很浓,不过里面却夹杂着一股淡淡地香气。”司徒墨离继续说道。

    玉汝恒转眸看着他,又看向其他人,“休息一个时辰,我们上山。”

    “好。”众人应道,随即便围坐在一起,简单地用了一些吃食。

    江铭珏已经有所准备,故而早早地准备妥当,不放心地看着玉汝恒,当真寻到了一根金丝绳,绑在了他与玉汝恒的手腕上。

    众人见状,并无任何地异议,反而很是赞同。

    玉汝恒不由的失笑,却也任由着江铭珏如此。

    一行人便一同上山,前往宫殿。

    “小玉子,你不觉得上山的路不对了?”江铭珏在一旁说道。

    “的确不同了。”玉汝恒微蹙着眉,停顿了片刻,“不过,我想凌寒跟柳芳华应当在宫殿。”

    “为何?”申屠凌在一旁问道。

    “因为墨离说的那股香气。”玉汝恒接着说道。

    “不错,那股香气,有一丝是属于柳芳华的。”司徒墨离低声说道,说罢之后还不忘与玉汝恒对视一眼。

    玉汝恒浅笑着点头,而后说道,“继续吧。”

    众人继续走着,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众人脸色都变得惨白不已,而且内力使不出来。

    江铭珏看着他们,又看向玉汝恒,“小玉子,这不是中毒。”

    玉汝恒沉默了片刻,她眉心间的白玉芙蓉在此刻变得越发地清晰,她掌心微动,硬是将白玉芙蓉逼了出来,而后咬破手指,滴落在白玉海棠上,接着放在了他们的身上,不一会,他们才渐渐地有了力气。

    “小玉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玉痕看着她低声问道。

    “是凌寒布下的。”玉汝恒接着说道,“也许是动了什么不该动的。”

    “那我们……”秦玉痕低声道,“我只怕越往上,等我们到了宫殿,怕是也没有力气护着你。”

    玉汝恒转身看着他们,“不怕,我不会。”

    “恩。”玉汝恒摇头道,“你们只要跟着我,不要走散了。”

    “好。”众人点头,便随着她一同上前。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只觉得一阵晕眩,而且呼吸越发地困难。

    玉汝恒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又将白玉芙蓉放在江铭珏的手上,“你让他们握着它。”

    “好。”江铭珏当握着白玉芙蓉的时候,当真好了许多,随即便一个一个传了下去,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众人终于抵达了宫殿,玉汝恒抬眸看着眼前巍峨的宫殿,殿门紧闭,却散发着阵阵地血腥味。

    司徒墨离眉头紧蹙,“小玉子,你要进去吗?”

    “恩。”玉汝恒点头,转眸看着他们,“可是,你们怕是无法进去。”

    “不成。”云景行上前,“我们必须进去。”

    玉汝恒迟疑片刻,接着说道,“你们等等。”

    她随即凝聚内力,双掌硬是将眼前的殿门推开,便看见一道红光射了出来,一道强风吹来,浓烈地血腥味扑鼻而来。

    众人面色一僵,待看去,皆是一片惊讶。

    “小玉子,这……”司徒墨离双眸微沉,整座宫殿皆被鲜血浸染,甚至是淹没。

    她随即合起双眸,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接着便看见一道红光落下,待众人看清楚时,已经是一片雪团,根本分不清模样,只是浑身流淌着血水。

    “这是什么东西?”申屠凌沉声道。

    “她是柳芳华。”司徒墨离眉头紧皱,随即说道。

    “什么?”众人一阵惊叹,便看见那团血红直直地向玉汝恒冲来。

    “小心!”秦玉痕连忙上前挡在了玉汝恒的面前。

    玉汝恒嘴角微勾,只见那血红还未靠近玉汝恒,便被一道强光直接打飞出去,而后便又重新落在了宫殿内,紧接着化成了一滩血水。

    “这……这……”子伯一阵惊呼,只觉得太不可思议。

    玉汝恒转眸看着他们,“你们不能进去,听我的。”

    “可是你……”江铭珏看着玉汝恒说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金丝绳便系着,倘若你担心了,便扯动一下。”玉汝恒看向江铭珏说道。

    他犹豫地看着她,转眸看着云景行,“皇兄,这……”

    “她若是要去,便随她吧。”云景行看着玉汝恒说道。

    “不成。”司徒墨离当场拒绝,“小玉子,你若是进去……”

    “不会的。”玉汝恒笑着应道,“你忘记了,这里是我的家。”

    “这……”司徒墨离这才想起,可是还是不放心。

    玉汝恒看着他们,“你们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众人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同生共死,故而他们最终还是答应了。

    玉汝恒笑看着他们,而后便纵身一跃,入了宫殿。

    “小玉子!”司徒墨离惊叫道。

    便看到玉汝恒并未落下,可是整个人飘在了半空中,随着一道强光落下,她似是陷入了沉睡一般。

    玉汝恒眼前一晃,便看见眼前的宫殿干净无尘,她循着记忆缓缓地向前走着,直至看到眼前的熟悉的身影时,一阵激动,连忙冲了过去,“云轻。”

    “嫣儿。”和煦如暖阳的声音,还有那云淡风轻的卓然风姿,他缓缓地转身,笑吟吟地看着她。

    “云轻,随我回去吧。”玉汝恒仰头看着她说道。

    “嫣儿,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啊。”云轻轻抚着她的容颜,低声说道。

    “可是我想让你的人也陪在我的身边。”玉汝恒紧紧地抱着他,轻声说道。

    “嫣儿,其实……”云轻欲言又止,随即便握着她的手,“你随我来。”

    “好。”玉汝恒点头,便随着他一同穿过抄手游廊,向前走去。

    她看着眼前的景色,转眸看着眼前的人,他握着她的手,始终是那般地温暖,那种暖意让她莫名地安心,她只是这样静静地注视着他。

    云轻嘴角始终挂着淡淡地笑容,转眸看着她,“走吧。”

    “恩。”玉汝恒点头,只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吵杂声,她警觉地向前看去。

    “嫣儿,他们已经在这处僵持了许久了。”云轻说话间,亦是叹了一口气。

    “你呢?”玉汝恒转眸看着云轻,“云轻,他们为何会如此?”

    云轻幽幽地叹了口气,“嫣儿,我无能为力。”

    玉汝恒见他如此说,双眸闪过一抹黯然,抬眸看去,便看见娘亲安静地坐着,而她四周围着黎邈、凌风、陆通,一道光芒笼罩在他们身上,而对面则是凌寒,他以一人之力对抗着四人。

    玉汝恒只觉得奇怪,凌寒如此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云轻看着她,“他要破了这诅咒,将你娘救出去,可是,可知天道轮回,又岂是他一人之力能成的。”

    玉汝恒眉头紧蹙,“倘若真的破了呢?”

    “西海之巅尽毁,而你也会死。”云轻低声说道。

    “所以,娘亲还是为了我。”玉汝恒嘴角微勾,抬眸看向云轻,“难道没有其他的法子?”

    “你随我来。”云轻自始至终都牵着她的手,待行至另一处僻静之地,玉汝恒抬眸看着眼前的模样,双眸一沉,“藏书阁?”

    “不错。”云轻点头,“这与那山谷是一模一样的。”

    “怎么可能?”玉汝恒越发地惊讶,转眸看着云轻,“那申屠尊……”

    “你是想说他为何知晓的?”云轻看着玉汝恒说道。

    “恩。”玉汝恒点头。

    “这个……是我告诉他的。”云轻接着说道,“嫣儿,申屠尊与云景行其实是双生子。”

    “什么?”玉汝恒整个人愣在原地,“他们根本不像啊。”

    “当年,凌寒将申屠尊偷了出来,而后将他偷偷地换到大骊,将他的容貌更是做了一番改变,故而才会如此。”云轻接着说道,“故而,申屠尊与云景行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玉汝恒整个愣在了原地,越发地不解其意。

    “凌寒当年如此做,是为了让申屠尊与云景行自相残杀,可是,他未料到,你的出现,改变了他所有的计划。”云轻看着玉汝恒接着说道,“云景行与申屠尊同时爱上了你,当初,凌寒知晓你是云蔓的女儿,他收了申屠尊为徒,想要利用申屠尊毁了大冶,逼云蔓现身。”

    “然后呢?”玉汝恒继续问道。

    “申屠尊年幼的时候便守在你的身边,那时凌寒总是偷偷地带着申屠尊前来见云蔓,远远地瞧着,如此一来二去,申屠尊便默默地跟在了你的身旁。”云轻看着玉汝恒说道,“也不知是什么机缘,你的娘亲,便是云蔓发现了申屠尊,待看到他的长相时,便认了他做徒弟,而后便教了一些东西与他,渐渐地,申屠尊每次随着凌寒前来,总是会偷偷地跟在你的身后,直至后来,你大病一场,他守了你整整三天三夜,被凌寒发现了真相,凌寒便带着他离开,直至他成年之后,再未让他踏足过大冶。”

    “这其中定然发生过什么吧。”玉汝恒缓缓地坐下,靠在云轻的怀中问道,她心头早已掀起了千重浪,可是,看着云轻,却总能很平静。

    “你娘亲将你的身世告诉了他,让他暗中保护你。”云轻看着她,“他成为太子之后,总是会偷偷地潜入大冶去,远远地看着你,而他在得知你的身世之后,便已经做了决定,他给自己立了一个无字牌位,在大冶部署势力,进而控制了云景行,直至大冶被灭,他本想着能够及时的赶到,将天下给你,可是未料到看到的却是你的尸体。”

    “他为何不早些告诉我?”玉汝恒只觉得心头像是被千斤石头狠狠地敲着,痛得眼角酸涩,让她踹不过气来。

    “他不能。”云轻幽幽地叹了口气,“因为,他知晓你所爱的并非是他,而他终究不能陪你一辈子,在他攻下大冶的那一刻,便已经失去了拥有你的资格,你那么看重大冶,那么看重你的亲人,他毁了你所有的希望,又怎么可能奢望你能爱他呢?而且,他更加地清楚,你爱的是他的双生弟弟。”

    “什么?”玉汝恒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云轻,你说什么?”

    “嫣儿,我不过是幻影罢了,我是这几世轮回中的幻影,是这几世轮回的执念,凌寒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将我困住,而后变成了浮屠,而我想要见你,因缘际会下,我才寻到了这一世的我,那便是云景行。”云轻看着他,“嫣儿,云轻便是云景行,你所爱的自始至终都是他。”

    “这……”玉汝恒抬眸怔怔地看着他,“那为何你二人的容貌不一样?”

    “我是寄存在他记忆中的执念,故而,你所看到的也是我的模样。”云轻轻轻地拥着玉汝恒,“公主殿下,你可知我等了你多久?”

    玉汝恒缓缓地合起双眸,那道白色的身影,她看到的只是虚幻的模样,如今却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她抬眸看着他,“云轻,云轻……”

    “嫣儿,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莫要辜负了这一世的我。”云轻低声道,“云景行的那部分记忆被我刻意地抹去了,故而他才记不起,未料到他即便如此,最终还是爱上了你。”

    “那么申屠尊呢?”玉汝恒不禁问道。

    “他不是我。”云轻摇头道,“可是,他却为了你付出了所有,用尽了心计,颠覆了天下,为的便是你。”

    玉汝恒浑身一颤,抬眸看着他,“云轻,他知道这些吗?”

    “申屠尊之所以还活着,是我救了他,我不想让你伤心。”云轻看着她,“嫣儿,我会让云景行恢复记忆,只是申屠尊……”

    “不,不能让他记起过去,那太痛苦了。”玉汝恒摇头道,她如何在知道真相之后,再让他陷入痛苦呢?

    “嫣儿,如今你既然知道了真相,便明白凌寒想要做的是什么。”云轻看着她,“他想要的是你的娘亲,倘若他破了这阵法,你娘亲纵然出去了,可是,你却会被淹没在此。”

    “可是……”玉汝恒看着他,“娘亲为我牺牲的太多。”

    云轻看着她,“嫣儿,你进去吧,这里头也许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云轻,那你呢?”玉汝恒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抓住他的手臂。

    云轻浅笑着,“我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如今凌寒再也困不住我,我也自然而然地要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嫣儿,好好爱他们,才不辜负我。”

    “云轻,我不要你走。”玉汝恒连忙上前抱紧他。

    “嫣儿,我一直都在啊,你忘了吗?”云轻轻轻地拥着她,低声说道。

    玉汝恒抬眸看着他,“为什么要这样?”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云轻便是云景行,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清楚的明白,云轻是云轻,云景行是云景行。

    云轻笑着说道,“等云景行恢复记忆之后,你们曾经的过往都会渐渐地记起,你便会明白,你的心里自始至终爱的便是他,他便是我啊。”

    玉汝恒只觉得一阵恍惚,还要说什么,却看见云轻渐渐地变成了虚幻,她抬步想要抓住,可是手是空的,她看着他温暖地笑容渐渐地化成点点的金光,最后消失在她的眼前。

    玉汝恒呆愣在原地,整个人瘫软在地,“云轻……云轻……你不要走……”

    “嫣儿,不要忘记了他们还在等你。”云轻的声音渐渐地飘散,却是对她最后的叮嘱。

    玉汝恒抬眸看着前方,整个人似是茫然无措,直至最后她才回过神来,收敛思绪,转身冲进了藏书阁。

    她看着眼前熟悉的藏书阁,似是看到了申屠尊那冷峻的容颜,压抑着的痛苦,她紧紧地握着双手,不,她要回去见他,他还在等她。

    玉汝恒抬眸看着眼前的一排排书架,快速地翻阅着,不知过了多久,她却不敢有半分地停歇。

    而此刻立在殿外的众人,却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不一会,便看见云景行面色惨白地半跪在地。

    “皇兄。”江铭珏一阵惊讶,连忙蹲下。

    “头疼。”云景行皱着眉头,头像是要裂开一般,一道白光闪过,似是有什么注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他这是怎么了?”司徒墨离在一旁担忧地问道。

    “不知。”江铭珏摇头说道。

    “我看着像是中邪了。”申屠凌在一旁继续开口。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云景行突然睁开双眸,那眸光闪过一抹华光,他整个人才缓缓地睁开双眸,直视着那宫殿,有些不知所措。

    “皇兄,你怎么了?”江铭珏连忙上前问道。

    云景行转眸看向江铭珏,而后又看向他们,随即敛眸,低声道,“没什么。”

    秦玉痕能看出云景行的不对劲,不过此时此刻,他们关心的是玉汝恒安慰。

    如此又过了许久,司徒墨离有些焦急,“不如我冲进去看看。”

    “不可。”云景行在此刻开口,“能不能过得了这个关,只能靠嫣儿。”

    “嫣儿……”司徒墨离狐疑地看着云景行,“你怎会突然唤她嫣儿的?”

    云景行只是直视着前方,低声道,“我想起来了。”

    “什么?”江铭珏看向云景行问道。

    “我之前忘记的过去。”云景行低声说道。

    “皇兄,你记起来了?”江铭珏惊讶地看着他,“怎么会呢?”

    “如今我们只能耐心地等。”云景行却不愿意多说,只是淡淡地开口。

    秦玉痕仔细地打量着云景行,似是想到了什么,“你是……云轻……”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愕不已,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云轻,这怎么可能?”司徒墨离连忙出声道。

    “是,我是云轻。”云景行转眸看向秦玉痕,“看来还是你了解我。”

    “你与云轻本就很像,而你适才的举动太奇怪。”秦玉痕接着说道,“只是,你为何会突然记起来了呢?”

    “因为嫣儿。”云景行转眸看着他们,“凌寒试图冲破阵法,将云蔓救出来,可是,倘若如此做的话,整个西海之巅便会淹没,而嫣儿也会跟着死。”

    “什么?”众人再一次地惊讶出声。

    “如今靠的只有嫣儿自己。”云景行低声说道,“我们耐心等吧,且不能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秦玉痕知晓云景行所言绝对不假,不过他似乎还关心着另一件事情,“既然你记起了之前的事情,那么申屠尊呢?”

    “这……”云景行低声说道,“我的记忆是被封存了,申屠尊的也是如此,不过,倘若我并未动手,他是不会记起的。”

    “那我的那个法子呢?”江铭珏不禁问道。

    “我会制止。”云景行低声道,“嫣儿不想让他再想起。”

    众人皆沉默不语,这一刻,他们只想玉汝恒能够安然无恙。

    而此时的玉汝恒正在快速地翻阅着书卷,想要寻到能够破解的法子,时间缓缓地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

    只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声响,玉汝恒一阵心惊,连忙放下书卷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立在殿外的他们也感觉到了阵阵的摇晃。

    “这是阵法要破了吗?”子伯开口道。

    “看来是。”莫悠尘附和道。

    “那皇姐呢……”黎穆染担忧不已。

    “不要着急。”云景行并未有丝毫地慌张。

    秦玉痕看向云景行,而后说道,“不错,如今我们只能等,倘若真的破了,大不了我们随着这西海之巅一同埋葬。”

    “秦兄说的不错。”司徒墨离看向秦玉痕,改了称呼。

    申屠凌看着前方,“如今比我们更着急的是小玉子。”

    “我们不能自乱阵脚。”江铭珏低声说道。

    “等吧。”子伯微微蹙眉,开口道。

    “我相信嫣儿不会放弃。”莫悠尘也跟着说道。

    玉汝恒冲了过去,便看见凌风与陆通,还有王叔黎邈渐渐地变成了虚幻,而凌寒周身的那道黑光变得越来越强大,几乎要将对面的金光吞没。

    玉汝恒连忙上前,将白玉芙蓉逼出,而后笼罩在金光之上,接着合起双眸,此时此刻,她必须拖延时间,而且尽快地想到解决之法。

    外面渐渐地没有了摇晃响动,黎穆染松了口气,“皇姐想到法子了吗?”

    “也许只是暂时的压制。”云景行淡淡地开口。

    “那可怎么办?”江铭珏也有些按捺不住。

    “等。”云景行不动声色地说道。

    凌寒紧闭着双眸,此刻却突然睁开,怒视着玉汝恒,“你以为你能阻拦的了我?”

    “凌寒,你放手吧。”云蔓看着凌寒,低声说道。

    “不。”凌寒直视着她,“我定要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云蔓看着他,又看向玉汝恒,面色痛苦,“凌寒,你若执意如此,我便毁了自己。”

    “蔓儿,我不准。”其他人此刻突然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云蔓看着他们,双眸泛红,饶是她从前再坚强,可是此刻却也显得有些无助。

    “凌寒,你为何偏偏要如此呢?”云蔓看着他,“你太自私了。”

    “我不管。”凌寒看着她,“比起失去你的痛苦,我如今是一刻都是能再等了。”

    玉汝恒听着凌寒的话,突然想起了申屠尊,这二人是何等的像,可是,凌寒太过于极端,而申屠尊却为了她牺牲了所有。

    她稳定心神,继续想着什么,只是此刻,她身上似是渐渐地笼罩着淡淡地红光,那是自小腹处慢慢地延伸而出。

    玉汝恒猛地睁开双眸,看着云蔓,低声道,“娘,我有法子了。”

    “嫣儿,不可以。”云蔓摇头,“你可知如此做有多危险?”

    “我不能失去你们。”玉汝恒低声道,“更不想失去他们。”

    “可,这是你的亲骨肉啊。”云蔓自然知晓玉汝恒已经怀有身孕。

    她紧抿着唇,“这个孩子会明白的。”

    “不,嫣儿,你不能这样自私。”云蔓语气坚决,“你若是敢伤害腹中的孩子,我便死在你的面前。”

    “不要!”陆通、凌风、黎邈、凌寒大声唤道。

    玉汝恒看着云蔓,忽然收手,接着说道,“娘,难道你想让我死吗?”

    “嫣儿……那可是你的骨肉,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而杀了自己的骨肉。”云蔓痛苦地看着她,她绝对不允许。

    玉汝恒深吸了口气,“娘,我不会伤害孩子。”

    “那你要如何做?”云蔓这才冷静下来,低声问道。

    玉汝恒看向凌寒,“你可信我?”

    凌寒冷视着她,“只要你能救她,即便舍了我的性命我也心甘情愿。”

    玉汝恒未料到兜兜转转,最后引起这一切悲剧的竟然是凌寒,而这个人所做的这一切却都是为了一个“爱”字。

    她转眸看向云蔓,又看向凌寒,“你若信我,便随我来。”

    “好。”凌寒看向玉汝恒,抬眸看向云蔓,随即收起内力,起身随着玉汝恒入了藏书阁。

    玉汝恒看着凌寒,“这藏书阁内的书籍,你可都看过?”

    “不曾看过。”凌寒摇头。

    “也许,这便是能破解的法子。”玉汝恒接着说道,“你且看这些书籍。”

    凌寒抬眸逐一地看过,并未发现特别之处。

    玉汝恒突然扬起双手,便看见那些书卷随着她的内力而突然飘散在空中,紧接着围成了一道强烈地金光,玉汝恒看着凌寒,“我们可用这书籍铸成一道围墙,压制住阵法,而将娘亲他们救出来。”

    “此法可行?”凌寒显然有些惊讶。

    “可行。”玉汝恒点头应道,“不过,需要一些灵气,那便是我腹中的孩儿。”

    “可是,你不是说……”凌寒看着她说道。

    “故而,需要你助我。”玉汝恒看向凌寒,“我知晓你当年为申屠尊变换了容貌,想来亦是能将这孩子的一丝灵气渡出来,待你将这灵气渡出,我便可以用这灵气将这凝固住。”

    “我试试。”凌寒看向玉汝恒,“那么此事……”

    “凌寒,我想活,我想他们都活着。”玉汝恒看向凌寒说道,“难道你不想活着陪在我娘亲的身边?”

    “想。”凌寒看着她,双眸一暗,接着说道,“只要你信我。”

    玉汝恒随即盘膝而坐,抬眸看向凌寒,“开始吧。”

    凌寒也不再犹豫,而是缓缓地合起双眸,却并未坐下,而是双手合十,渐渐地整个藏书阁内的书卷围成一圈,旋转地速度越发地快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玉汝恒只觉得身体似是飘了起来,而小腹处更是闪烁着微弱的红光,渐渐地脱离了她的小腹,而后变成了一点红光,凝聚在了凌寒的掌心。

    玉汝恒连忙睁开双眸,拼劲最后地一口气,拔出腰间的匕首划破自己的掌心,鲜血滴落在白玉芙蓉上,她快速地将那红光渡入了白玉芙蓉内,紧接着白玉芙蓉变得越来越大,直至最后变成将整个藏书阁撑破,如一座大山一般住了整个宫殿。

    宫殿开始剧烈地晃动着,玉汝恒飞身而出,看向凌寒说道,“还不快点将娘亲带出去。”

    “哦,好。”凌寒应道,连忙上前便要带着云蔓离开。

    “他们呢?”云蔓看着他们,却不肯离开。

    玉汝恒看着他们虚幻的身影渐渐地恢复过来,玉汝恒看着云蔓,“娘,你先随着凌寒离开,他们此刻正在慢慢地恢复,等到宫殿内的血褪尽了,他们便能离开。”

    “不成,我怎能弃你们而去。”云蔓说着便看向玉汝恒,执意不肯走。

    玉汝恒无奈,随即看向他们,抬眸看着眼前依旧晃动的宫殿,转眸看着那白玉芙蓉已经渐渐地从血红色变成了白玉色,玉汝恒这才渐渐地松了口气。

    殿外,司徒墨离只觉得眼前的血腥味变得极淡,而那宫殿的血渐渐地褪去,他转眸看着云景行,“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嫣儿想到了法子。”云景行这才展露了笑颜。

    众人皆是一片喜悦,只等着她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直至宫殿内泛着金光,那鲜血彻底地褪去,而地上躺着柳芳华,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而玉汝恒的身体还在半空中飘着,又过了许久,玉汝恒猛地睁开双眸,随即落在了地上。

    众人大惊,连忙冲了进去。

    随之落下的还有云蔓、凌寒、凌风、陆通与黎邈。

    玉汝恒抬眸看着他们几人,嘴角挂着淡淡地笑容,“我没事,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好。”云景行连忙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嫣儿,我一直都在。”

    玉汝恒看着眼前的云景行,那样和煦的声音,那熟悉的话语,她这才明白,云轻便是云景行,他们从来都是一个人。

    她靠在他的怀中,“好。”

    秦玉痕站在一旁看着,双眸闪过一抹黯然,众人却来不及叙话,转身便齐齐地冲出了宫殿。

    凌寒抱着云蔓,不舍得松开。

    云蔓不知该如何面对他,抬眸看向一旁的陆通与凌风、黎邈,“我们先离开这里。”

    “恩。”三人点头。

    一行人便快速地下山,直至彻底地离开西海之巅,船飘荡在大海上,众人才松了口气。

    十几年来,云蔓都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宫殿底下,如今重见阳光,却像是恍若隔世。

    玉汝恒自靠在云景行的怀中便昏了过去。

    云蔓紧张地坐在一旁守着她,江铭珏坐在一旁为她把脉,一阵惊讶,抬眸看着他们,“小玉子有了两月的身子。”

    “你怎得现在才发现?”司徒墨离先是一阵惊讶,随即上前看向江铭珏质问道。

    “她之前身子本就不妥,我一时大意。”江铭珏垂眸自责道。

    “是她腹中的孩子救了我们。”云蔓轻抚着玉汝恒的容颜,这样碰触的温暖让她也随之露出慈爱的笑容。

    众人见状,便安静地立在一旁不语。

    云蔓抬眸看着云景行,低声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苦的不是我。”云景行低声说道。

    云蔓微微点头,“是啊,苦了那孩子了。”

    众人不解地看向云景行,却看见他只是沉默不语,他们便将目光落在了玉汝恒的身上。

    “小玉子何时能醒?”申屠凌担心地问道。

    “这个……”江铭珏低声道,“她的胎气微弱,而且伤了元气,怕是要昏迷些日子。”

    “那孩子能保住吗?”秦玉痕继续问道。

    这些时日他们都跟她在一起,倘若是两月,那么,他们都与她在一起过,故而,这孩子也许便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能。”陆通却在此刻插嘴道,“我在,怎么可能保不住。”

    云蔓抬眸看向陆通,冲着他微笑着,“只要能保住便好。”

    陆通回望着云蔓,二人之间传递着难掩的深情。

    黎邈站在一旁干咳了几声,如今这气氛显得越发地不正常。

    云景行转身便出了船舱,看见站在船头的凌寒,上前站在他的身侧,“你可曾后悔过?”

    “后悔什么?”凌寒负手而立,沉声启唇。

    “后悔当年将申屠尊抱了出去。”云景行淡淡地说道,“造成了这么多的悲剧。”

    凌寒扬声一笑,“不后悔,他真不愧是我的徒弟,为了成全那个丫头,毁了自己。”

    云景行抬眸看着前方,“但愿你不后悔。”

    凌寒低声道,“只要她能好好地活着,我做什么都不后悔。”

    云景行转眸看着缓缓走来的云蔓,随即转身离开。

    云蔓自然听到了凌寒的话,她双眸闪过一抹黯然,缓步上前,“你有何打算?”

    “回无涯门,自此不会再踏出无涯门半步。”凌寒转眸看向云蔓,那冷峻的容颜上此时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可是却带着从未有过的笑容,“蔓儿,我凌寒这一生所求的只是你能平安地活着。”

    云蔓看着他,低声道,“你记住你所说的。”

    “恩。”凌寒点头,随即转身便看着前方的大海。

    云蔓转身离开,抬眸看着对面站着的凌风,她缓缓上前,靠在他的怀中,不发一言。

    玉汝恒觉得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中总是有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围在她的身边,天真地笑着,可是当她要靠近的时候,孩子却不见了。

    她拼命地想要将孩子抓住,可是最终却是一场空。

    不知过了多久,她猛然地惊醒,抬眸看着四周,对上一双温柔的双眸,她微微一顿,“娘。”

    “嫣儿。”云蔓看见她醒了,连忙握着她的手。

    “娘。”玉汝恒轻声地唤道,现在她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嫣儿,苦了你了。”云蔓抱着玉汝恒低声说道。

    玉汝恒低声道,“苦的是娘,是嫣儿害了娘。”

    “傻孩子,现在说这些做什么,我们现在都好好的,你放心,孩子无碍。”云蔓轻轻地抱着她,低声说道,“你昏睡了半月,他们可都没日没夜地陪着你,再过十日,我们便回去了。”

    “恩。”玉汝恒点头,抬手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娘,那你呢?”

    “我啊,要回无忧门。”云蔓看着她,“再不回去,你师公该疯了。”

    “那……”玉汝恒接着说道,“我陪娘去。”

    “傻孩子,你如今是双身子,陪着你的不是我,这些年来,我亏欠他们太多,是该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了,嫣儿,你要好好地对他们。”云蔓蹭着玉汝恒的脸颊,“你是我的孩子,我只想你幸福。”

    “娘。”玉汝恒靠在云蔓的怀中,眼角泛红,她低声道,“我会好好地活着,等好些了,我便去看您。”

    “好。”云蔓点头,与玉汝恒待了一晚,便与陆通、凌风跟黎邈前往无忧门。

    而凌寒自靠岸之后便自行离去,自此再未踏出无涯门半步。

    云景行低头注视着她,“嫣儿,嫣儿……”

    “云轻。”玉汝恒轻抚着他的脸庞,抬手卷起他的手臂,手臂上那雪莲是那般地清晰,玉汝恒不解道,“之前为何没有?”

    “被消去了。”云景行抱紧她,“嫣儿,唤我景行吧。”

    “恩。”玉汝恒看着云景行,“景行,你终于回来了。”

    云景行俊美绝世的容颜上始终挂着淡淡地微笑,如暖阳般笼罩在她的身上,她靠在他的怀中,闭着双眸,那熟悉的气息,她低笑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便是这种感觉,只不过你被封存了记忆,你身上的暖意也消散了。”

    “可是,我们还是相爱了不是吗?”云景行庆幸地说道,“嫣儿,我爱你。”

    “景行,我也爱你。”玉汝恒深情地注视着他,突然想到申屠尊,低声道,“申屠尊的事情你是何时知晓的?”

    “我很小的时候总是做一个梦,梦里总是追着一个女子的背影,等渐渐长大了,我才知晓那个背影便是你,所以我便去寻你,可是我还是会做那个梦,直至最后,我才明白,其实那个梦并非是我的,而是另一个人的。”云景行垂眸看着她,“嫣儿,他对你用情至深,你可想好该如何面对他?”

    “我不想他记起过往。”玉汝恒看着云景行说道。

    “可是……这对他不公平。”云景行轻声道,“你难道不想他记起过往之后,将完整的自己给你吗?”

    玉汝恒缓缓地合起双眸,“可是,骄傲如他,又怎会接受现在的我?”

    “傻嫣儿。”云景行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若是不愿意,我便不会让他想起。”

    玉汝恒点头,靠在他的怀中,“景行,我太自私了,过去太痛苦,我只想让他快了地活着。”

    “再过几日,等你见到他之后……”云景行见玉汝恒渐渐地闭眼睡下。

    他随即将她小心地放在马车内,转身出了马车,看向秦玉痕,“你进去陪她。”

    “恩。”秦玉痕点头,而后便钻进了马车。

    司徒墨离等人骑着马,转眸看向云景行,“为何偏偏让他进去?”

    “不为何。”云景行淡淡地说道,“我知晓离世子不过是嘴硬心软罢了。”

    司徒墨离冷哼一声,低声道,“我只是担心她。”

    “她不过与我说了一会子话,便累了。”云景行看向司徒墨离,“离世子待会进去看看,也许她心情会好些。”

    司徒墨离微微一顿,抿唇不语,双眸溢满了担忧。

    秦玉痕将玉汝恒抱在怀中,玉汝恒也不过是小憩一会,抬眸对上秦玉痕的双眸,浅笑道,“我这几日有些虚弱。”

    “恩。”秦玉痕低头吻上她的唇,“我哪都不去,陪着你可好?”

    “求之不得。”玉汝恒安静地靠在他的怀中,“玉痕,我们终于可以平安过一辈子了。”

    “你想去哪?”秦玉痕笑着问道。

    “你想去哪?”玉汝恒反问道。

    “你去哪我便去哪。”秦玉痕接着说道。

    “去山谷,那里与世隔绝,风景不错,或者是去那个小镇,那里有庄园,还有我特意在山中修缮的院子。”玉汝恒笑着说道。

    “都好。”秦玉痕轻轻地抱着她,“只要有你。”

    玉汝恒浅笑着再一次地闭着双眼,秦玉痕低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浅吻,而后便钻出了马车,抬眸看向司徒墨离,“去吧。”

    司徒墨离纵身一跃,便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马车上,待入了马车内,看着如此安然沉睡的玉汝恒,突然显得有些局促,缓缓地上前将她抱在怀中,只是这样静静地凝视着她……

    玉汝恒歇息了几日,身子恢复了不少,等回到边关,她亦是能够自由行走,故而便迫不及待地赶去了山谷。

    待她缓缓地靠近院子,走在熟悉地院中,一步一步地靠近屋子,屋门突然打开,那挺拔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她露出淡淡地笑容,四目相对,相视而笑。

    “我回来了。”玉汝恒轻声说道,张开双臂等着他的靠近。

    申屠尊站在原地注视着她,久久地无法回神,一阵清风袭来,他猛地惊醒,大步地走上前去,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却是一言不发,他只要这样抱着她便好。

    悠悠山谷内,花香四溢,远处的池塘边不知何时种满了并蒂莲,而院中,她与他相拥而望,她仰头看着他,无数地思念涌上心头,化成了这一腔柔情。

    他说,“并蒂莲都盛开了,你若再不回来,我便将并蒂莲都毁了。”

    她说,“申屠尊,你敢!”

    他说,“我等得太久,我怕再等下去,我会疯了,会将你忘了。”

    她说,“我知道,所以,我不会再让你等了,我会好好地爱你,申屠尊,我爱你。”

    他只是怔怔地看着她,冷峻的笑容展开冰雪般的笑容,“我爱你,玉儿。”

    ------题外话------

    亲耐哒们,小玉子正文完结,整整一年,感谢乃们的陪伴,跟着我一起等待小玉子的番外,已经柠檬的新文吧。

    柠檬新文《公主本色》已经开文,求收藏啦!

    本文女强+男强+爽文

    世人皆知,大炤国几百年出了个镇国公主,娶公主者,得半壁江山。

    *

    试问,谁敢娶?

    *

    传闻,镇国公主亲率三千铁骑,讨伐篡位逆贼,屠城三日,为胞弟夺了皇位,因杀伐太重,煞气缠身,乃不祥之人……

    传闻,镇国公主长相吓人,身高七尺,五大三粗,野蛮粗犷,乃凶恶之相……

    传闻,镇国公主出嫁三次,驸马皆死于非命,乃克夫之命……

    *

    如此凶恶霸道野蛮的公主,谁有命娶?

    *

    当闭关三年出来的楚凌昭听到这传闻之后,怒了!

    楚玉轩,你敢造谣败坏我的名声!

    于是乎,镇国公主开始了之路,耍起了流氓……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