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龙幽 文 / 水墨青烟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玉照宫

    殿内香烟袅袅,一片宁静祥和。

    宽广的美人榻上,铺着雪白的狐皮。龙幽侧躺在上面,漆黑如瀑的长发倾泻而下,眉目如画,唇不点而朱。

    倏然,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四五岁小姑娘提着粉色的裙摆,飞奔过来,扑在他的怀里。小小的手掌抹上龙幽冷峻的面容,咯咯笑道:“二舅二舅,快点醒醒,汝阳姨姨她在做米糕,玥儿想要吃。”

    龙幽缓缓的睁开眼,黑眸沉沉,隐有一丝不耐:“二舅这里也有糕点。”长臂一伸,从壁柜上拿下木盒:“你最爱八宝斋的杏仁糕。”

    “二舅,汝阳姨姨做的好吃。她都要嫁人了,今后玥儿可是吃不到。”小玥儿不依不饶。

    龙幽将小玥儿抱进怀中,宠溺的刮着她的小鼻子:“小馋猫!”抱着她起身去了小厨房。

    小玥儿她很喜欢汝阳郡主,在这南州国皇宫的两年,除了邑哥哥,便只有汝阳对她最好。总是变着法儿做好吃的给她,二舅不在南州国,她便会借宿在汝阳王府。

    偶有一次,她听汝阳姨姨的娘亲说要给汝阳姨姨说亲,可是汝阳姨姨说她想要嫁给二舅。

    汝阳姨姨把最好的都给她了,那她肯定要把她最亲爱的二舅分享给汝阳姨姨。这样,他们就是一家人。

    但是她也有苦恼,二舅好像不想娶汝阳姨姨。

    “二舅,娘都快要生小弟弟了,你怎么还没有成亲?”小手摸了摸龙幽的下巴,左右瞧瞧道:“都好老了。”

    龙幽眉梢一挑,大掌揉了揉她的小脑瓜:“二舅老了,很快是你们的天下。”

    小玥儿似懂非懂,把脸埋在龙幽的怀里,小手抓着他的衣襟,小声的说道:“二舅,玥玥喜欢汝阳姨姨。娘说你和汝阳姨姨成亲,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龙幽淡淡的一笑:“这样不好么?”

    “玥玥已经长大了,今后不能陪在二舅身边。二舅一个人,玥玥心疼。”小玥儿对龙幽的感情极为的深厚,比长孙华锦与水清漪都要难以割舍。“娘说二舅不成亲,老无所依,会很可怜。”

    “二舅有小玥儿。”龙幽目光缓缓沉敛,轻叹了一声,真是招人稀罕的丫头。

    一想到她要嫁人,便觉得难舍。

    二人来到小厨房,汝阳正好拿着娟帕擦手,低头走出来。倏然看见站在眼前的二人,微微一怔,转而轻柔一笑。伸手捏了捏小玥儿的鼻子,不用想也知是她将龙幽拉来。

    “饿了?”汝阳从身后丫鬟手中接过食盒,递给龙魂:“不远处的亭子里备好了鲜果,可以去那里小坐。”

    龙幽将小玥儿递给龙魂,示意他将人带走。

    看着小玥儿欢天喜地的跟着龙魂离开,轻抚广袖,目光落在汝阳的身上。初见时,她十五,他十四。他久居南州国时十七岁,而她已经十八。岁月蹉跎,转眼她已经二十。

    女子最美好的年华,她在等待中度过。

    “汝阳,我十九。”

    汝阳微微一怔,仿佛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姐夫迎娶长姐那年二十五,对我来说依旧略早。”龙幽婉转拒绝汝阳继续等待。

    汝阳秀丽的面容霎时一阵惨白,她年纪不占优势,比他大一岁,她便心里挣扎良久,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等待他。可如今,他却嫌她年纪大了么?

    “我到了想成亲的年纪,不一定娶的人是你。那时候你年近三十,这辈子便过了大半。你是玥儿喜欢的人,我不想辜负你。”

    所以,别再等!

    汝阳眼睫微微颤动,垂落在身侧的手指紧紧的捏成拳头,抬头看向龙幽,眉眼间染着淡淡的忧伤。缓缓的摇了摇头:“没有关系,当年南州国护国公主与驸马,蹉跎半世方才结成连理……”

    “汝阳,你还不明白。”龙幽打断汝阳的话。

    汝阳浑身忍不住的颤抖,单薄的身影摇摇欲坠。是啊,她不明白,护国公主与驸马是两情相悦,只是因为个中缘由,这才蹉跎半世。

    而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龙幽并不爱她。

    “这几年,我给过机会,但是我对你没有感觉。今后也绝无可能!”龙幽冷酷无情,字字句句宛如利剑,直入汝阳心底。

    汝阳如坠冰窟,明明炎炎烈日下,却觉得浑身透骨的冷。

    “小玥儿心思单纯,你今后不用再见她。”龙幽语气透着一丝冷意。

    汝阳面容惨淡的低笑了几声:“在你眼中我是这般的不堪?利用一个孩子?最初我的确是见你对她疼爱得紧,这才对她好。可她这么乖巧的孩子,谁又能不喜爱?”

    龙幽抿紧薄唇,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冷漠的说道:“汝阳王妃已经替你相中一位夫婿,各方面都极出色。”话落,转身离开。

    汝阳身子踉跄,身后的婢女搀扶住:“郡主……”

    汝阳心中传来阵阵的钝痛,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泪水滚落眼眶。

    他这是在逼她!

    “他又怎知,若是不能嫁给心爱之人,嫁给谁都如行尸走肉。嫁与不嫁,又有何区别?”汝阳目光凄清,伤心欲绝的离开皇宫。

    回去之后,便病倒了。

    半月不曾进宫。

    龙幽依旧日日给龙邑上一个时辰的课,督促嬷嬷教小玥儿针线。虽然纵宠她,该学的却丝毫不马虎。

    小玥儿许。

    小玥儿许久不曾见到汝阳,心里想念的紧,又不敢问龙幽。

    龙幽又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思?

    “你今后不可缠着你汝阳姨姨,她要成亲了,不能时常进宫。”龙幽轻叹了一声,这么小,就会操心他的终身大事,想必是他不让人省心的长姐嘱咐。

    小玥儿眼睛滴溜溜一转,倏然,眉开眼笑,扔下针线跑向门口:“汝阳姨姨。”

    汝阳比之前清减,身子愈发削瘦单薄。张开手臂想要抱起小玥儿,可大病初愈,她力道小没有抱动。浅浅笑道:“小玥儿长大了。”

    “是姨姨变小了。”小手比划了一下。

    汝阳笑容微微凝滞,平静无波的眸子下潜藏着浓烈的思念,看向美人榻上的男子,他的目光落在书卷上,至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不由的眸子一暗,清亮的说道:“我来看看小玥儿,王爷不会不愿吧?”

    龙幽手微微一顿,嗓音慵懒低沉:“你带她好好去玩。”

    汝阳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脚步都仿佛比之前轻盈了些许。

    就在这时,龙魂进来回禀道:“主子,箱笼已经收拾好。”

    汝阳脚步一顿:“你要离开了?”

    龙幽颔首,神色漠然。

    汝阳脸上的血色顿失,她将尊严放低,不求嫁给他,只每日能见到他,便可。

    如今,就连这小小的心愿,都不能如愿么?

    “即使我嫁人,你也要走?”许久,汝阳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可说出来的话,宛如利剑将她的心刺得四分五裂,痛得难以呼吸。

    站在这空旷的大殿,冷风吹灌,她就像无依的浮萍,风浪将她吹打卷去。

    龙幽半掀眼睑,看着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走的汝阳,执着书卷的手指微微发白。

    “汝阳,听我一回,别再等下去。”龙幽起身踏入了内室,一个眼角余光都不曾再看向汝阳。

    汝阳心痛得麻木,眼角发涩,一滴泪水也落不下来。

    浑浑噩噩的走到御书房,汝阳跪在地上,她听见自己说:“汝阳请皇上收回郡主封号,甘愿削发为尼,日日诵经,为南州国祈福。”

    皇上似乎没有料到汝阳这般决绝。

    看着她生无可恋的模样,轻叹了一声:“你可知,你是唯一能近他身的女子?”

    汝阳苦笑,她不过是托了小玥儿的福。

    “小玥儿他看的比自己还重,你以为没有他的允许,你能够与小玥儿接触?”皇上再次反问。

    汝阳一怔,喜欢小玥儿的比比皆是,小玥儿喜欢的也有几人。可他的确看管严格,不经允许,那些人不能近小玥儿的身。

    可她却是例外。

    但是这个例外又能如何?

    “请皇上成全。”汝阳磕头请求,若是皇上下旨,父王母妃便不能劝阻。

    只有出家,便能断了母妃逼她嫁人的念头。

    皇上长叹:“幽儿是带着胎毒出生,毒不能全解,他偶尔犯病会心智只有四五岁,这些你可知?”

    汝阳点头,这些水清漪告诉过她。

    “还有便是他此生不会有子嗣,你如此疼爱小玥儿,喜爱孩子。他如何会娶你?”皇上将龙幽心中顾忌说了出来,这孩子也是心思太重。他的情绪藏的向来深,对待汝阳表面也看不出什么特别来。若不是汝阳郡主以她的身份进宫艰难,龙幽暗示他一下,他都不会知晓龙幽对汝阳有意。

    一个女人最大的圆满,莫过于嫁给一个知冷知热,与她琴瑟和鸣的夫君,生几个可人的孩子。

    若是没有子嗣,便是最大的遗憾。

    可若是不能与心爱之人携手到老,与不爱的人生下孩子,走完余生。

    何尝不是这辈子最大的痛苦!

    虽然不能与心爱之人生下孩子,会是小小的遗憾。但是每天睁眼能够看见他,每夜在他怀中安睡,便是莫大的幸福。

    皇上看着汝阳跌跌撞撞离开的身影,摸了一把花白的胡须。汝阳王妃相中的女婿,是龙幽亲自排查挑选,使了手段让汝阳王妃知晓这么一个人。他恐怕在想感情会变,冷却的心终有一日会被焐热。汝阳嫁给值得依附的人,会一生圆满。

    这样为汝阳着想,难道没有情?

    ……

    天蒙蒙亮,龙魂将箱笼装在马车上。

    龙幽怀中抱着睡得香甜的小玥儿,回头看了一眼巍峨的皇宫,转身坐上了马车。

    龙魂驱赶着马车离开,状是不经意的询问道:“主子,郡主喜爱小主子,咱们不用与她道别?”

    马车里没有任何的动静,就在龙魂以为龙幽不会回答的时候,传来一声似叹息又如带着一丝寂寥的冰冷语气:“不必。”

    街道清冷,只有零星几人,半个时辰便到了城门。

    此时,天色大亮。

    龙魂看到城门外一道素色身影,连忙拉住了缰绳。

    马车内小玥儿撞在龙幽的怀里,幽幽的转醒。

    龙幽面色一冷,便听到龙魂说道:“汝阳郡主,您来给主子送行?”

    手指微微一紧,龙幽将小玥儿轻柔的放在柔软的狐皮上。沉默了半晌,终是撩开了帘子,却没有下去的打算。

    汝阳见他目光沉沉的望来,唇瓣微微上扬,晃了晃手里的轻便的包袱,缓缓的说道:“这一生,我恐怕不能做母亲。我把小玥儿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爱,希望此生能听到她唤我一声舅母,不知王爷能否让我如愿。”

    她知道他心中的顾忌之后,毅然决然的喝下了绝子汤。

    这辈子,只要能够拥有他,便足矣。

    龙幽心中震动,幽邃的眸子看向站立在草地上的女子。面容清妍绝丽,一袭素色的纱裙随风摇曳,似绽放的一朵玉兰,清涟婉约。嘴角噙着灿烂的笑,缓缓的向他行来……

    这一幕,深深的刻进他的心里,经年不忘。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