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章 大结局 文 / 云生月起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方淼晴做了一个梦。阳光的晕彩在在她的睫毛上跳舞,她托着腮帮子呆呆的看着外面,一时迷茫。

    就在她万般困惑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温柔俏皮的女子声音,素琴走进来:“小姐,你还愣着做什么?大家都等着你那么。”

    方淼晴看着素琴发起呆。素琴不是在掖庭宫自杀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素琴歪头笑道:“小姐,你怎么呆了,快出去吧。”她拉起她,往外走。

    外头的阳光很大很明媚。她看见自己的祖父祖母,哥哥和小乔,还有姑姑,他们在光晕里面对她笑瘕。

    她有一时的怔愣。

    叶晴天上前摸着她的脑袋:“我的妹妹长这般大了,我都认不出来了……锋”

    她鼻子一酸,眼圈瞬间红了,低声唤道:“哥哥……”

    叶长青朝她招手:“晴晴,今日是你的及笄日,从今往后,你就是大人了,不准再哭鼻子。”

    有一个小女孩从姑姑的身后窜了出来,仰起头,笑着打趣:“爱哭鼻子的表姐,真羞羞,这么大了还哭!”

    姑姑拍了拍那女孩的脑袋:“淼晴,别捣乱。”

    叶晴晴忽的就笑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提起裙角,走向她们。

    阳光明媚,点点洒在他们周围。祖母执起一根翠绿的簪子别在她的头发上。叶晴晴垂眸浅笑,眼睛看到在另一边,叶晴天摘了一朵新鲜的粉花插在小乔的头发上,花瓣上还有露水。随着她轻轻一晃,露水滚落,映着小乔通红的脸庞十分美丽。

    方淼晴抓了水果大口吃着,姑姑叶辰蹲下身子,为她擦着嘴边的渣滓。

    叶长青在面前对她说着长篇道理,说到头,目光暗下去,叹道:“愿晴晴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幸福。”

    惟愿她生活幸福。

    阳光流转在四周,光流旋转,交织如缕;她一遍遍的看着家人,只觉得人生为什么可以这般幸福。

    “客人就要来了。晴晴,你一会儿要过来。”祖母拉着祖父往前走。

    叶晴天促狭的对她眨眼:“有人欺负你叫我的名字。”他和小乔并肩而去。

    微风拂过。叶晴晴看着他们的背影,一遍一遍地在心里想着那些重要的人,和那些重要的事。

    她转过头,看见明亮的金光里,楚昭然站在那里。他那高挑的眉毛下是一双狭长的眼睛,温润如玉,温和的看着她,那样温柔,足以让任何人沉沦在里面……

    “晴晴。”他轻轻唤道。

    叶晴晴站在离他三步之远的地方看着他。看着这个在她最美好的年华全心爱慕上的男子。

    微风吹来,吹起他的衣角,撩起她鬓发。

    二人静静相望。仿佛又回到了起初那段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没有算计,没有***,更没有仇恨,茫远的无垠处唯有爱与幸福在二人之间流转。

    楚昭然朝她伸出手。

    叶晴晴笑了,她一边笑,一边摇头,眼泪从她的眼眶里面流淌。

    他的目光依然是那么的温柔,他也笑了,凉凉得让人心伤,带着一种空无的苍茫。

    “对不起。”他缓缓道。

    ------------------

    方淼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紫宸宫的大床上。她她走出房门,瞧见楚昭夜正站在高亭上面,眺望着底下的群山。

    地上的积雪反射着晃眼的光芒,衬得他身上的红衣越发亮眼妖娆。他转过头,看见她,扬开手臂,笑得没心没肺的:“阿晴,你来了!”

    方淼晴被他抱了个满怀。

    “你睡觉睡了那么久,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楚昭夜问。

    方淼晴摇摇头,笑道:“楚昭夜,我要离开这儿。”

    楚昭夜看着她,皱起眉头道:“朕拜叶国公为皇亚父,为叶晴天平反,让叶天乔继任国公位置,你若走了,他一个小孩子谁来管?”

    方淼晴摇摇头:“不必,真的不必,我只想让叶天乔在彦家平平安安长大,他不需要这么多。”

    楚昭夜见她一副虚弱的模样,眼睛眯起,忽然,嘴角弯着,突然一下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往山下奔下去。

    天气微寒,风吹得方淼晴披散的长发在背后纷飞张扬,她身穿火红狐裘像在飞一般。

    楚昭夜红色的衣裳随风飘动,丝绒般的反射着阳光,流光烁彩,目炫神迷。

    一路上遇到的宫女内侍侍卫无不隍恐的跪在道路边任两人飞奔而去,楚昭夜就像是一只快乐的狐狸一般,拉着她在各个宫殿里面乱窜。

    方淼晴气喘吁吁,抱住一根柱子,弯腰喘气:“不行,我跑不动了。”她的脸微微泛红,眼光也因为有了跑动而有生气:“楚昭夜,你在做什么?”

    楚昭夜蹲下身子,目光与她平视,十分可亲的道:“阿晴,这个皇宫这么大,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做我的皇

    tang后好不好?”

    方淼晴毫不犹豫的摇头:“不好。”

    风有一些大,她站起身来,毫不犹豫道:“我要离开!”

    “你不回叶家能去哪里呢?”楚昭夜皱起眉来:“不会回方家吧?”他道:“楚昭然死去的当天,方淼渺被齐国暗卫带走,第二日,方家也举家离开京都,想来,是去齐国投靠方淼渺。”

    “哦,听说你大哥方文成不愿意走,被方家祖父打晕了,带走的!这京都城里,再无方家。”

    方淼晴皱起眉头:“暗卫带走方淼渺?那梁舒的儿子也被带走了吗?”

    “齐皇虽然与楚昭然并无时日相处,但瞧着来往的信,他对这个儿子还是十分的喜欢的。要不然不会连齐国密暗也给他,也不全然是利用之情。所以,那些密暗才会带走怀有楚昭然血脉的方淼渺。至于,梁舒的儿子在王佳安手上,那一日,王佳安是奋起反抗,再加上她身边有一些王家的高手,时间紧迫,所以,梁舒的儿子并没有被带走。”

    “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孩子?”

    楚昭夜笑道:“你认为我该如何处置这个孩子?”

    他是齐国的血脉,按理来说,不该活在世上的,但是,如果不是梁舒告密的话,她也不会知道楚昭然和齐皇通信的书信藏在哪里,也不会和司马韵联手引开他的视线,让朝安有机会偷出信来。

    方淼晴有一些沉默,过去的恩恩怨怨已经过去,她道:“留他一条命吧。”

    楚昭夜上上下下的打量她,终于笑着说道:“阿晴,你还是很善良的。”他眯起眼睛:“王佳安当日便给朕写了罪己书,望用她的性命换这个孩子的命。”

    “她为什么不让齐国暗卫带走他呢?”方淼晴不懂。

    楚昭夜笑道:“齐皇虽然对楚昭然有感情,但是他底下的三个儿子各个不是省油的灯,梁舒的儿子过去,除非能天天跟在齐皇身边,否则稍有不慎恐会没命……”

    “那你怎么做的?”

    “我下旨杀了他。”

    方淼晴一愣。

    楚昭夜慢慢地说:“这世间再无永安王。只不过王家多了一个家生子。”他幽幽道:“王佳安既然愿意养,就让她养着吧,但若她敢泄露半句这个孩子的身世,整个王家都会不具在。”

    风卷着额前的头发遮住眼睛,像是蝶翼的轻触,方淼晴微微一笑,她看著他,突然说道:“昭夜,有时候真的看不透你。”

    楚昭夜冷哼一声,仰着下巴说道:“我现在是皇帝,随随便便被你看透岂不是很没面子?”话刚说完,他就凑上前来,笑眯眯的说道:“阿晴,我给你一个看透我的机会你要不要?”

    方淼晴转头:“不需要。”她往前走去。

    她穿着一件绯红的衣裳,外披狐裘,阳光十分好,在她苍白的面颊镀着一层滟滟的光芒。

    微风出过少女的幽香阵阵,楚昭夜的面上再无平日里的玩世不恭的轻笑,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后宫里面的宫嫔都被贬为庶民,放出宫里,一时间后宫十分安静空虚。

    方淼晴停在流华宫的门口:“会一直陪着你的人在里面。昭夜,你该珍惜的人是里面那个人。”

    楚昭夜摇头道:“哎,阿晴你这是将我推给旁人吗?”

    方淼晴摇摇头,正色道:“楚昭然,你这辈子不会只喜欢一个人的,你的性格并不专情,只是得不到而感到新奇而已。”

    楚昭夜的笑容像是拢了一层云雾,那般淡,好像轻轻一挥手就会消失一般,他笑了笑,转过头,若无其事地道:“原来,阿晴你是这样想我的啊。”

    方淼晴咬着嘴唇:“况且,昭夜,我不想在留在皇宫,我想离开。”她顿了顿:“无论去哪里都好,只要能离开这里。”

    冷风吹过,楚昭夜突然道:“刚好,也有一个人向我请辞。”他的衣袍飘起,神色被隐住,声音听起来像是遇见个好笑的事:“司马家族将北部四十万的黑甲军归到朕手上,然后集体请辞。”

    “他们走了,要我去哪里找人过来,我当然不能批准,但是某人威胁我,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他就要将我年轻时做过的蠢事编成小说传到民间。万般无奈下,我只能先批准某人的辞职。”

    方淼晴愣了愣。

    “你既然不愿意留在皇宫,也没处可以去,那就去找他。”

    方淼晴沉默。

    楚昭夜伸手拂上她的面颊:“我问过易惊天了,叶晴天被困渔州城已经被内奸下毒,司马韵想带叶晴天和小乔去皇宫取冰蟾子,但是他们二人在路上已经不行了,是叶晴天求了司马韵杀了他的。而司马韵是等到他们二人毒发生亡后才砍下他们的头颅。”

    方淼晴咬着嘴唇不说话。

    楚昭夜笑道:“其实我觉得你不要去找他好了……你接触时间长了,会发现他口蜜腹列、心狠手辣、偏执可恶、冷血薄情、人品败坏……哎呀,阿晴,你别跑啊!”

    清晨的阳光带着金黄色的温暖,洒在整个皇宫里,方淼晴去马厩取了一辆马车,领着素红和素锦出了皇宫。

    楚昭夜站在城楼看着她越行越远,一时间,就那么站在那,动也不动了。

    想必,那人真的是她最好的选择吧。

    他长吁一口气,然后轻轻一笑,笑容里面满是寂寥的感觉,他好像是习惯了这样笑着说话一样,大声喊道:“以后某人欺负你,你就回来!这儿是你的娘家!”

    采音在他的后面远远看着,没有靠前,望着那个看起来很开心的身影,却觉得异常寂寞。

    这样明媚的暖日之下,她的心底漾起一层轻轻的涟漪,再次下定某个决心。无论以后如何,她都想留在他的身边。

    -----------------

    方淼晴去司马府并没有找到司马韵,管家告诉她,他去了叶家。

    楚昭夜已经让人重建叶家。方淼晴去的时候,叶家那里有人在重葺大门。她走进去,只觉得恍然如梦。

    她是在叶晴晴的闺房院子里找到司马韵的,他站在那里,不知在看着什么。

    天淡淡的阳光静谧得洒着。偶有冰雪被风吹着落在脸上,凉凉得让人心伤,带着一种空无的寂寞。

    “司马韵。”方淼晴小声唤道。

    司马韵回头,阳光顺着枯枝的缝隙洒进来,洒在她苍白的脸上,她笑的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突然泪流满面。她擦干自己脸上的泪。

    “晴晴。”司马韵唤道,伸出一只手。

    她伸出手,握住他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掌。

    手暮然被一层温暖紧紧的牵住。

    十指交缠,心心相扣。

    她与他并肩站着。她抽抽鼻子:“你胸口的伤还疼吗?”

    司马韵摇头:“不痛。”他神色很平静的道:“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方淼晴抬眼瞧他:“我也有件事想告诉你。”

    “哦……”他点头:“你先说。”

    “不,你先说!”方淼晴正色道。

    “不,还是你先说。”司马韵皱起眉头。

    方淼晴不让他:“你先说,你不说我也不说。”

    此时的司马韵心底顿时有些慌,这些年来,已经很少有让他慌乱的事情了,他在朝堂这么多年遇到任何事都能面不改色,唯有面对她,他的镇静好似不翼而飞了,心里一声声跳着。

    “我辞官了……”他强自镇定的咳嗽了一声,故作沉着的说道:“我年纪老大不小的,叔父们已经很是着急了,你知道的,我们这一代司马家人丁稀少,成器的也不多,咳咳,我想为司马府找个女主人。”

    方淼晴严肃道:“你想找女主人就是为了当生育工具?”

    “不是。”司马韵道:“这个女主人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整个司马府都归她管,当然也包括我……”

    方淼晴眉梢一挑,小声的问道:“恩,你去找吧。希望你能找到。”

    司马韵凝视着她,眼眸中流光滑腻,他叹了一口气:“我辞官就是为了这件事,我打算去江南找一找,听说江南女子多温婉,想来性子也十分好……”

    方淼晴瞪着他,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的想甩开他的手:“你去找!”

    司马韵霸道的抱住她:“就是你……除了你之外,我谁也不要。”

    方淼晴抹去泪水,原本想做弄他的反倒被他捉弄了,她投入他的怀里,仰起脸,看着他。

    时间突然有一些安静。

    司马韵道:“我今日来这儿就是想和过去说一声再见。”风呼呼吹来,卷起地上的雪花,迷住他的眼。

    他低下头看着她:“你刚才想告诉我什么?”

    方淼晴她贴在他的胸口上,他的身上隐约浮动着熟悉的温暖意蔓延了全身,她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我爱你,司马韵。”

    原本是想告诉他,她就是叶晴晴,但是现在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

    伤害她的人都已经受到惩罚,遮掩她的阴霾也已经消散。

    她会像她祖父所希望的那样,像个普通的女子一般,抱着爱人和自己的孩子,快乐幸福的生活下去。

    永远,永远。

    司马韵他低下了头,轻轻地吻上了她柔软的唇:“我也爱你。”

    ----------

    大结局~~~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