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235章 千万不要停留,也不要回头! 文 / 谁家mm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正因为胆子太大了,才能养出比她胆子还大的儿子。

    想到小黎现在还在衙门,不知用怎么样的姿态,在一群大人中游走辩论,他便打心底里担心,好奇:“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处理一个案件,听说,案情很复杂。”

    云席不是个爱打听的人,但西进县最近的热门话题就是黄二宝那桩案子,因此他免不了也听到一些:“像是又死了个人。”

    “看来,不是个小案子。”

    云席忍不住打量他:“凶手虽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但对方还在作案,那说明,后面极有可能继续作案,你就不担心你儿子涉险?”

    “担心。”

    身为人父的容三王爷,回答得很诚实:“但他管上了,便不会放手……我说了,他与他娘,一模一样。”

    云席大概能想到那位传说中的容夫人是什么模样了,大概,是个很不好惹的。

    脑中突然想到自己的母亲,还有大伯母,以及家里的其他女眷,云席喟叹一声:“总不会,也有暴力倾向吧。”

    容棱突然看向他的目光,很深沉。

    云席滞了一下:“尊夫人,也会武艺?”

    容三王爷平静点头。

    云席:“……”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云席硬逼着自己,往好的方面想:“有武艺的人,身体都好,落水了,也容易获救。”

    容棱表情又变了。

    云席反应过来,正后悔自己这话说得不合适,要解释,却听容棱道:“这些日子,多谢。”

    云席表情温和:“医者仁心,怎可见死不救。”

    容棱从枕头下摸出一柄短刀,这柄短刀是他贴身收放的,习武之人,最贴身的地方,总会藏着点保命的东西。

    把短刀递给云席。

    算是谢礼。

    云席没有虚伪的推拒,他把刀拿过来,着重看了看短刀刀柄的位置。

    通常江湖人士都会将自己的名讳,身份,甚至族徽刻在贴身武器上,直到今日,云席对容棱的身份都只是一知半解,作为云家人,他有着天生的仁者之心,也有着天生的警惕防备,他想通过这柄短刀,确认容棱的身份,不光是他非仙燕国人这一点,还有其他的。

    比如,他的具体来历。

    可他注定失望了,短刀上只有一个“容”字,其他,一片空白。

    在权术谋算中浸淫多年,容三王爷哪里会看不出云席眼里那观察。

    最后,云席将这短刀带走了。

    半夜,容棱从房间,缓慢走出。身上的伤口已经又开始渗血,真气无法运行的结果,便是四肢提不起力气。

    而就在这时,隔壁房门,突然开了。

    云席一身白袍,果然看到人,忙过去将人胳膊搀住:“我知道你想去哪儿,云觅同我说过,明日一早,我让云想去看看,我打听过了,那座山叫怀山,至于你,现在,好好回房休息。”

    容棱皱起眉头,唇瓣紧抿。

    云席正要硬拖着人往房里拉,手指在略过容棱脉搏时,突然愣了愣,然后错愕的抬头,睁大眼睛:“你……容兄真是武艺高强,移形换影这样的偏门功夫竟也有涉猎,你以为你这是在做什么?将胸腔的经脉震断,使伤势无法蔓延,同时抽调丹田真气,用以蓄养内息,保住性命,是,这样的方法能令你短时间身体大好,可之后又该如何?时机过后,若是接脉不慎,你往后只能当个半条命的废人,你何必这样自毁?”

    容棱闭了闭眼,大概是站得太久,他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没那么严重。”

    “当然,既懂得这样邪门的内调之法,必也有针对其的治疗之法,可容兄,我虽不知道你练的什么功夫,但报应循环才是天人之道,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你要用这种古怪法门令自己短期内身体无恙,那必然,其后受到的反噬,也会变本加厉,甚至直捣心脉,要人性命,我云家也是武学世家,我云席虽武艺不精,但其中规则,还是知晓一些的”

    云席一说就说了好大一通,而他说的也没有错,天底下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就比如容棱,他当初学这门功夫时,师父就与他说过,这种功夫常人是不会练的,因为练过程中受的苦,足以令心智稍弱一些的人走火入魔,甚至经脉尽断,成为废人。

    但师父又告诉容棱,如果你有信心,希望你能练,因你常年在宫中,那里危机重重,这门功夫虽不能令你化险为夷,却能在关键时刻让你九死一生,就如蜥蜴断尾,金蝉脱壳,同理可证。

    为了让自己活得更久一点,年幼的容棱练了,那阵子,他每日夜里,几乎都会成为一个血人,要将自己完好的经脉生生摧毁再逆循改造,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但在经过两年的不懈努力后,他成功了。

    那日的龙卷风吹翻了船帆,一块船体铁角插入了他的身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门在他年少时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练好的功夫,终于让他,真正的九死一生。

    而经过十数日的调养,他发现,这门功夫,他还能用第二次。

    可毕竟伤势太重,内力受损,真气无法运行,他一直不知能否成功。

    最后,他选了另一个方法,自断伤脉。

    自断伤脉的后果的确很严重,但他知道,他仍然不会死,他的经脉与正常人的经脉是相逆的,这让他以前练任何功夫,都事倍功半,可现在,这成了自己的保命之法,正因为经脉的逆转,他能在自断经脉后,保住自己的心肺功能,他还能呼吸,还能活着。

    当然,事后想再调养回来,必然会吃更多的苦,甚至比当初修习这门功法时受的苦还多,但若只是吃苦便能一家团聚,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值得。

    小黎毕竟是个孩子,小孩子哪怕舍不得妹妹留在山上,也会认为,已经安排珍珠留在妹妹身边,无甚大碍了。

    小黎疼妹妹,却理解不到大自然对幼小婴儿的伤害,而今日一整天,容棱都没见着小黎。

    就像柳蔚一样,每次钻进案子里,便会废寝忘食。

    作为父亲,他既然还能动,便想自己前去把女儿接回来,只有亲力亲为,才能放心。

    如果云席现在往客栈外看一眼,便会看到大门外正候着一辆马车,那是傍晚时容棱安排的,在小二给他送膳食时吩咐的,他做好了今晚夜行的打算。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怀山山腰。

    在告别了友情带路的同月村村民后,小黎紧了紧自己肩上的小包包,对身边的陈泰道:“大泰叔,你就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出来后,你就马上赶着驴往山下跑,记住,千万不要停留,也不要回头,那母豹子虽然脚瘸了,但还是跑得很快的”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