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269章 小灵童,您冷静一点…… 文 / 谁家mm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夫人?”柳蔚紧了紧眸子。

    张麻子媳妇儿就看着柳蔚笑,笑得“咯咯咯”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柳蔚看她情绪不对,又将她拽紧些,追问:“哪个夫人?”

    张麻子媳妇儿歪七扭八的站不稳,身子一晃一晃的,沉浸在张麻子死了的喜悦中不可自拔。

    柳蔚又问:“哪个夫人?姓什么?你在哪儿见的她?”

    一连好几个问题问出口,张麻子媳妇儿突然顿住了,然后,她盯着柳蔚,“噗”一声,嘴里喷出血来。

    “啊——”

    牢室外的牢头和衙役,吓得叫成一团。

    柳蔚脸颊边被溅了不少血点,但还来不及在乎,就去抓着对方的手腕探查起来。

    中毒。

    剧毒。

    还是那特毒的老鼠药。

    身上没有任何工具,以前随身携带的针灸包早在大海中被冲的不见踪影,而在一连喷了好几口血后,张麻子媳妇儿已经站不住了,仰着身子,就往后面倒去。

    柳蔚把她放在地上,隐约还能听到对方笑着呢喃:“终于死了……他终于死了……太好……太好了……”

    “别说话,张开嘴”柳蔚命令着,伸手进她的嘴里,挖着她的喉咙,要给她抠喉。

    可张麻子媳妇儿却突然一发狠,牙齿一咬,直接给柳蔚手指咬出血。

    她咬住就不放,一双眼睛满是仇恨,盯着柳蔚就像在盯张麻子,还在使劲儿。

    “松嘴,快松嘴”小黎急的眼睛都红了。

    他看到娘亲的手指已经被咬得快要见骨了

    柳蔚绷着一张脸没做声,不顾疼痛的撑着张麻子媳妇儿的上下牙齿,把她嘴硬生生掰开。

    可到底耽误了一会儿,毒性蔓延太快,几乎是立刻,张麻子媳妇儿整个脖子已经青了,颜色和张麻子中毒后一致,且青色还在朝上延伸。

    来不及了。

    “到底是哪个夫人?”

    这是柳蔚不死心,继续问的问题。

    张麻子媳妇儿已经不行了。

    以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但张麻子媳妇儿却像在临死之前突然回光返照一般,她松开了嘴。

    似乎终于确定了,自己现在咬着的不是自己那个禽兽不如的丈夫,往后仰了仰,她眼睛盯着牢室黑洞洞的顶部,用轻的几乎飘渺的声音说:“孙……孙……大少……夫……”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她眼睛已经鼓得老大,眼睑再也不眨了。

    柳蔚伸出手指到她的鼻息下,已经没了呼吸。

    牢房内陷入短暂的安静,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小黎先出声。

    他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捧着娘亲的手指,眼眶红红。

    柳蔚的手指上全是血,一半是张麻子媳妇儿的血,一半是她自己的血。

    食指和中指骨节的位置已经破开,上下都被咬得断了皮肉,唯有中间的骨头还没被咬坏。

    临死前满怀恨意的噬咬。

    小黎心疼得不得了:“呜呜,疼不疼?疼死了吧?我看着就好疼好疼啊……”

    柳蔚搂了搂儿子,拍拍儿子的头,让他别矫情了,站起来道:“她说万氏。”

    孙大少夫人,正是万氏。

    孙君被蓄意谋害,死法却并不是与孙箭、孙桐相似的虐尸死法,且凶手有很明显的买凶作案痕迹,一开始柳蔚就不觉得杀孙君的会是之前四起案件的凶手,现在得到了万氏这个答案,可以说并不惊讶。

    而万氏做了这么多事,杀害孙君的意义……

    应该,同蒋氏有关。

    与万氏,即便只是短短的相处了不到半个时辰,柳蔚也算看透了几分。

    对自己的丈夫没有感情,看重自身,优越自身,她恨蒋氏的原因是蒋氏同孙桐有染,但孙桐的死对她而言,又不起任何波澜,她可以轻松自在的穿金戴银,在她眼里,孙桐恐怕就是她的一条小狼狗,但这条狗现在背叛了她,对着别的女人摇尾,因此,她要报复那个女人。

    简而言之,就是所有刁蛮专横的千金大小姐的通病,面子大于一切,所有罔顾她颜面的,都要被她打击报复,甚至亲手摧毁。

    这种人,说好听了是公主病,说难听了就是脑子有水。

    “快,我们回去包扎吧,走了走了。”小黎揪着他娘亲的衣袖,拉着她就要往外走。

    柳蔚按住他,让他别着急,转头对门外的两人道:“刚才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牢头与衙役对视一眼。

    两人都有些目光闪烁,最后,还是衙役支支吾吾的说:“孙家……大,大少夫人吗?她……”

    牢头接嘴:“她可是亭江州府尹的亲生女儿,且因为八字同其父相合,自小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咱们的宋县令,哪敢抓她?”

    柳蔚愣了一下:“杀人犯你们这儿还是看人抓的?”

    牢头尴尬。

    衙役犹豫着道:“要不我回去问问,其实,张麻子媳妇儿都死了……也算死无对证……”

    饶是一心担心娘亲伤势的小黎也惊住了:“我们都听到了,这也叫死无对证?四个人证啊”

    衙役却还是说,回去问问宋县令。

    小黎气得不行:“她买凶杀人,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什么问问宋县令,让宋县令把人抓了现在就抓”

    “小灵童,您冷静一点……”衙役安抚。

    小黎冷静不了,他举着娘亲的手喊着:“你看这是什么?你们看这是什么?看清楚我娘为了逼问出凶手身份,伤成了这样你们告诉我不能抓人?凭什么不能抓凭什么不能抓”

    牢头目瞪口呆:“娘?小灵童你说这位先生……是你娘?他不是男的吗?”

    小黎要疯了,在牢室里蹦着跳脚:“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我让你们抓人,抓人,抓人”

    衙役叹了口气:“可,可是,她只说了老鼠药是孙大少夫人给的,也没说是人家让她杀人的,这个,不成证据啊,你说药铺也卖老鼠药,那总不能所有被老鼠药毒死的人,都是药铺掌柜杀的吧……”

    眼看儿子已经在暴走边缘了,柳蔚忙拉住小家伙,又看着那衙役,严肃的道:“我会把证据带给你们。”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