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725,意想不到的婚姻 48,她坚信,他们肯定还有未来(终) 文 / 望晨莫及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725,意想不到的婚姻48,她坚信,他们肯定还有未来(终)

    清晨,铺着地毯的转梯上,邝胤由爸爸妈妈牵着,从楼上下来,他左看看,右看看:

    今天的爸爸,特别的帅,妈妈穿得特别的女人,脸上全是融融的笑意。

    他看着这光景,笑容可灿烂了。

    姑姑刚好从房间出来,看到这一幕,不觉也会意一笑。

    打扮后的美云还是挺漂亮的不是吗?

    那条裙子真的很能衬美云的肤色,并把她妙曼的身姿全给勾勒了出来,一眼望去,不再像个凶悍的男人婆了,多了一些女人的柔软,看着挺登对的。

    她看在眼,整张脸笑成了弥勒佛。

    用餐的时候,姑姑想到了一件很要紧的事,趁这对小夫妻都在,她觉得应该拎出来好好的商量一下:

    “小彭啊,有件事,我得说一说啊,既然证都拿了,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啊?还有,以后阿胤也该把姓改过来了,一直跟着我们姓,外头人说三道四总归不好……”

    作为家里唯一的家长,姑姑自然得在婚事上催上一催的,他们家美云为了儿子,这些年可吃了不少闲言碎语,有人说她是假正经,有人干脆直接在背后认定她是小三,更有人曾用阿胤是私生子这件事故意伤害那孩子……

    公开关系,挽回美云的名誉,姑姑觉得,早点举行婚礼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彭柏然正在给邝胤擦嘴,听着这话,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抬头时瞅了瞅邝美云,她眼睛一亮,似乎也想听听他是什么意思。

    也是,哪个女人不渴望办个像样的婚礼?

    婚礼在很多人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婚礼的盛大与否,往往会和男人对女人的心有多重挂勾起来。

    虽然这些表面上的东西,实质上和婚姻未来的美满程度搭不上边的,但是,人们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就是有这样一种潜意识的认为。

    “姑姑,邝胤的姓不用急着改回来;至于婚礼……”

    他顿了顿,想了又想:“我并不想举行婚礼。”

    不出他所料,这话一出,姑姑脸上的笑,顿时冻住了。

    邝美云也是一怔,刚刚还很欢愉的气氛,一下变得有点不和谐了。

    “为什么不举行?”

    姑姑立马提高了嗓门质问了过去,语气带进了不快:

    “哪有领了证,不举行婚礼的道理?小彭,你这是想让我们家云云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跟着你吗?”

    “不是,姑姑,您听我说,除了婚礼,我什么都可以给她的。”

    他说这话时,直直的看着邝美云:

    “我知道,婚礼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很抱歉,这件事,我恐怕是不能如你所愿了,至于原因……”

    他很耐心的作了回答:

    “这些年,我在世界各地查案子,有来头的人交结了不少,也得罪了不少。

    “之前,我一直不想谈婚论嫁,一,是我没打算结婚,二,我不想让人拿捏了我的软肋,不想因为我的原因,害他们身在危险。

    “我只能这么说:公开举行婚礼,只会加重你们受到波及的可能性……

    “我希望的是,我们以后的生活可以很平静的过下去,不要被人惦记着是好好活着的前提……

    “所以,美云,在这件事上,我只能这么做……”

    说穿了还是在维护她。

    邝美云哪能不明白,她从来是最体贴人的,哪会不体谅,不觉微微一笑:

    “没事,举不举行婚礼都无所谓。婚礼是办给别人的看的,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我们邝家没什么亲戚朋友,你那边朋友可能多,但至亲也不见得有几个吧……闹腾的结果,就是花掉一大笔钱,一点也划不来,倒不如拿那些钱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呢……姑姑,就这样吧……”

    说到最后,她轻劝了一句。

    姑姑本来是很不甘的,但是一听说这个中原因,她就想到了之前他们遇上的事,无缘无故遭人撞,都进了医院,心里不觉就起了担忧,又见侄女这么回答,不觉轻叹:

    “果然是女生外向。一嫁了人,那心就向着那个人了。”

    语气是颇为无奈的:

    “算了,算了,婚礼是你们的事,一切就随你们了……”

    “谢谢姑姑体谅。”

    彭柏然马上接话,并另外强调了一句:

    “请您放心,可以给小邝的其他东西,我尽数都会给。”

    *

    早餐后,彭柏然上了楼没有下来,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邝美云找上去时,手机响了起来,是他打过来的。

    “上来。书房。”

    这是闹哪样呢?

    她凝神想了想,嗯了一声,进起居室,入内书房,看到男人正坐在办公椅上,手上摆弄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红丝绒盒子,她心里不觉一动,嘴里还是轻轻问了一句:

    “什么事?”

    “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做。”

    他看她,脸上带着笑容,并站了起来。

    她挑了一下细眉,看着他将那红丝绒盒打开了,里面搁着一对款式古朴的素指,看着做工极为的精巧。

    这是什么意思已经摆在眼前了。

    “婚礼我不能给你,但信物我得给。这对戒指是我父母留下来的,出自名匠之手。今天,一枚我戴上,一枚你戴上,从此以后,你就彻彻底底是彭家媳妇了,然后再过些天,我就带你回英国去祭拜他们……”

    彭柏然之所以这么郑重其事的说明,是因为知道,中国人很讲究这些传统礼法——没见过公婆,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婆家媳妇。他这么说,自是为了安她心。不管她介不介意,他该做到的就得全部做到。

    “很漂亮。”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思来想去,最后吐出口的是一句赞语,对婚戒的赞语,那种喜欢之情,就这么自然而然流露了出来。

    太花太亮的戒指,与她肯定不喜欢,像这样的正好。

    她是真心很喜欢。

    “给你戴上,也不知合不合适?要是不合适,我这就让人去修正一下。”

    “嗯!”

    邝美云伸出手,看着他把戒指套到了她手指上,不大不小刚刚大,戴着极好看的。

    彭柏然不觉笑了,瞟了她一眼:

    “看来你命里注定是要做我媳妇的。”

    “可不是。”

    她听着不觉笑了,继而把那男戒给取了出来:

    “我也帮你戴上。”

    “那是必须的。”

    他由着她给他戴上了戒指,而后,两个人对比着瞅了瞅,相视而笑。

    “老婆大人,时候差不多了,我们送儿子上学去吧……”

    他笑着牵起了她的手亲了一下。

    她微笑点头,脸微窘,四目交织,柔情四溢。

    两个人正要出门,彭柏然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转身从桌面上捞过手机,发现是阿紫打过来的,便当着她的面接了:

    “阿紫,等一下让他们全在工作室等着……”

    没等他说完,那边传来了一个极度森冷的笑:

    “抱歉,我不是阿紫。”

    彭柏然整个人顿了顿,背上的汗毛,莫名的就一根根本能的竖了起来,无他,这个人的声音,他太熟悉太熟悉了。

    但他依旧面不改色,轻轻的捂住了话筒后,对邝美云说:

    “你先下去,我还有件事要处理一下,马上过来。”

    邝美云不疑有他,转身离开。

    彭柏然等她走远了,把门给合上后才继续讲起来了电话,而此刻,他的眉目是极为凝重的,语气更是寒气逼人:

    “你把阿紫怎么了?”

    “如果你想听一听阿紫最后的喘气,也许我可以如你如愿……”

    下一刻,电话另一头果然就传来了阿紫虚弱的低喘,那几乎是临近死亡才会发出来的声响:

    “头……小……心……”

    至于要小心什么,她没能说全。

    紧跟着,那人阴笑可怖的嗓音再次刺穿了他的耳膜,刺痛了他的心脏。

    站在那里,他把拳头捏得青筋横起,声音是极度克制的:

    “你要有种就冲我来,和一个女人玩狠,你算什么东西!”

    最后一句,他带进了浓浓的轻蔑。

    “哈哈哈……”

    那边传来了男人尖厉的狂笑,笑止,则发出了一声信誓旦旦的诅咒:

    “我就是要一个个的玩死你身边的人。彭柏然,我要玩得你悔青肠子,生不如死……”

    叫完又笑了起来:

    “或者,你可以猜一猜,下一个,会轮到谁倒大霉?”

    彭柏然的眉深深拧起:这可不好猜。

    “听说你娶老婆了对吧……昨儿个好像还洞房花烛了是吧……”

    耳边,那人的笑声越来越放肆可怕,直笑得他背上那是一阵阵发毛。

    这人是怎么知道的?

    “下一个死的会是你老婆和儿子,你信吗?

    “别不信,这是真的,我刚刚送了一份结婚礼物进去,里头是一份装着定时炸弹的蛋糕,现在已经送到屋檐下了……你老婆接过去了……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只有三分钟……

    “嗯……从你们家正门到客厅应该需要走一分半钟吧……

    “也就是说,还有一分钟多点,那个围在边上准备吃奶油蛋糕的小蠢蛋会砰得被炸一个粉身碎骨……”

    饶是彭柏然素来沉着惯了,也被这人阴悚的语气吓到了。

    他自是知道的,这人的手段一向以来就是极为可怕的。

    于是,下一刻,他急忙就奔出了门,从转角楼梯狂奔而下,果然看到邝美云正在拆一个大蛋糕,还转头问了他这么一句:

    “老彭,你没事怎么订了这么一个大蛋糕?”

    “快走……”

    彭柏然几乎是惊吼出的声,同时,身如飞燕,抓着老婆和儿子就往门口直蹿出去。

    电石火光之间,伴着身后砰一声巨响,邝美云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出去,头着地的同时,立马就失去了知觉。

    *

    后来,邝美云醒了,但是彭柏然没有再醒来。

    又或许,这辈子他再不能醒来。

    这让她难以相信,可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忍。

    彭柏然出事的第二天,靳恒远找到了她,给她看了一份文件,是彭柏然之前签署的遗嘱:如果有一天他不幸身故,其名下所有财产,悉数留给妻子支配。

    看到这份遗嘱时,她抱着无知无觉的他,无语泪流。

    “我们会把那个人查出来的。”

    季北勋有来看望,并许下了承诺。

    “算上我一个,我要亲自将那个凶徒绳之于法。”

    那天,抚着他苍白的睡颜,她沉沉立下了誓言。

    未来如何,真的太难预料了,但是,不管前途有多么的艰险,她都要勇敢面对,那深藏在茫茫人海的恶人,誓必难逃法网。

    她更期待,世上会另有奇迹发生。

    她总觉得:老天爷既然让他们在重逢后结成了夫妻,那就不应该这么快收了他的小命。

    也许是老天爷觉得他之前活得太过于辛苦,故意借这个机会让他睡上一些日子,以后,他终究会醒过来的……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她坚信:他们肯定还有未来。

    (完)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