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026章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20) 文 / 秦舞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徐子牧就这么离开了,留下何箐箐一个人茫然的坐在床上。

    几乎是过了很久,她才稍稍找回一些思绪。

    她觉得先前发生的一切不太真实,但地板上掉落的那两枚扣子又分明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没有在做梦!

    徐子牧,真的来过,真的吻了她,说会来找她!

    她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一仰头躺在了床上。

    白炽灯的灯光明亮的晃着她的眼,她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要稳下来。

    对,稳下来,然后等他来找她!

    ……

    徐子牧出了房间后直接下楼,没有停留的就往出口方向走。

    先前的小前台看见他,刚想喊一声“先生”,却见对方根本没有理她的意思,身影很快出了宾馆。

    宾馆离县医院不算很远,步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

    徐子牧一边朝着医院方向走,一边打电话给吴迪,想问问吴迪接到人了没有?

    彼时吴迪和杨福军刚赶到警局,也见到了齐香,但却发生了点意外。

    徐子牧脚步微顿,问:“什么意外?”

    吴迪道:“老大,是这样,那位先前带走何护士的陈先生……也在警局!”

    ……

    齐香并不认识陈禹帆,先前警察让这人来时,她还很诧异。

    但又想,这人如果真是坏人,应该不至于傻到在警察局招摇撞骗。

    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就问陈禹帆找她干嘛?

    陈禹帆首先递上了一张名片,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下。

    齐香一听是一位画家,更是懵逼的很,她在这城镇生活了二十多年,哪儿认识从F市远道而来的画家。

    陈禹帆继续道:“我知道,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徐子牧,你应该认识吧,他是本地的消防员,你哥哥应该是他的手下!”

    齐香当时就愣住了,问:“你认识牧哥哥?”

    陈禹帆点了下头,说:“实不相瞒,就在刚才,我还去找过他,但却得知他有急事离开了消防大队的宿舍,因为来的是消防队的私车,所以我觉得,应该也不是出勤任务……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他应该是出来找你的!”

    齐香眨眨眼,不敢相信,牧哥哥来找自己了?

    可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如果哥哥等不到自己回去,心里担心,多半会找牧哥哥帮忙的。

    因为此前她有过加班到近十一点的情况出现过,让哥哥先睡,而哥哥的作息很规律,基本十点左右就睡了。

    她原本觉得哥哥差不多快睡了,也许不会发现自己没回去呢,没想到……

    陈禹帆道:“你的牧哥哥可能正在到处找你,你不打算打个电话给他让他来接你吗?”

    齐香当即皱眉,说:“我为什么要让牧哥哥来接我?不就关一夜吗?我在这呆一夜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打!”

    “为什么不打?你不怕你哥哥担心吗?还有你牧哥哥,可能会找你一夜……”

    齐香憋红着脸,说不出话。

    陈禹帆道:“我先前已经从警察那里了解到,这件事不算是你的错。那位女士污蔑你在前,也是她先抢你的包,先动的手,换句话说,你算是个受害者,所以,我真不明白你在怕什么……”

    齐香咬着唇,说:“难道……难道你见到我被警察抓来了,不觉得我是个坏女孩吗?”

    陈禹帆当时就笑了,说:“现在你没事,警察要让你走,你却不走,那你是想继续当个坏人吗?”

    齐香皱眉,陈禹帆道:“你打电话给你牧哥哥吧,据我所知他还受着伤,如果真让他折腾一夜找你让伤势恶化,可就不好了!”

    齐香一听急了,徐子牧受伤的事情她也知道,的确不能让徐子牧这样一直找她一整夜。

    而且原先她打算在警局呆一夜,是在没人找她的情况下,眼下知道徐子牧等人正在找她了,她也没理由继续躲着了。

    她最终同意打这个电话,但并未在电话中提起陈禹帆。

    她又不认识这个人,没理由为他传话。

    陈禹帆倒是也不恼,他的目的是见徐子牧,等徐子牧来了见到,就行了。

    其他他不管。

    只是让他俩都诧异的是,徐子牧并没有来,来的人只是吴迪和杨福军。

    齐香询问原因,吴迪拉住杨福军挡住他,说道:“老大后背伤裂开了,就没跟我们一起过来!”

    齐香一听眼圈就红了:“牧哥哥是因为找我伤口才裂开的吗?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杨福军在旁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且说到诧异,杨福军和吴迪也一样诧异,没想到先前还被两人认为和何箐箐开房的男人,居然也出现在警察局。

    原本来警察局的路上,杨福军还问吴迪,说老大待会看到何护士真的跟那姓陈的在一起,会不会跟他打起来?

    老大拳脚功夫这么好,那个姓陈的看着斯斯文文,会不会被打死?

    吴迪全程懒得理他。

    但就算在警局见到陈禹帆,且陈禹帆明显想见徐子牧一面,吴迪也到底没打那个电话。

    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拒绝给陈禹帆!

    只跟陈禹帆说现在时间有些晚,让他明天再找老大比较好!

    之后,吴迪让杨福军去办理保人手续,自己在这儿陪着齐香和陈禹帆。

    吴迪并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之所以把杨福军支开自己留下,也是怕那小子待会稍不留心说漏嘴了。

    吴迪的计划是待会杨福军办完了手续马上和他带着齐香走,至于这位陈先生,他才不管。

    但不曾想,他正等着呢,突然徐子牧的电话就打来了。

    尤其得知徐子牧已经离宾馆时,他更是叹气,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命运!

    所以在徐子牧询问情况时,他没隐瞒将陈禹帆在这儿的事情说了。

    ……

    徐子牧和陈禹帆见面的地方并不在警局,毕竟那里也不是谈话的地方。

    吴迪和杨福军接了齐香离开,顺便载了陈禹帆一程,将陈禹帆放在了县医院的门口。

    众人下来打了声招呼,尤其是齐香,一看到徐子牧就红着眼睛跑了过来,问徐子牧伤势怎么样了。

    徐子牧随口道:“已经重新包扎好了……”

    齐香听着眼泪就掉下来,很责怪自己,说自己不该这么任性,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个情况。

    徐子牧安抚了几句,让吴迪和杨福军送齐香离开。

    齐香走时看着两个男人对面而立,看着的确是熟人,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还有她家牧哥哥居然认识著名的画家,还是F市的,那么远的地方,他们怎么认识的?

    以前就觉得牧哥哥很神秘,现在更觉得他神秘了!

    ……

    吴迪等人离开后,徐子牧点起一支烟。

    他问陈禹帆要不要,陈禹帆摇了下头。

    徐子牧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抽了一口,问陈禹帆:“你找我有事?”

    “本来有,但见到你之后,没了!”

    徐子牧眼睛一眯,“怎么说?”

    “你刚才见到了箐箐,对吗?”

    徐子牧诧异,跟着扯唇笑:“何以见得?”

    “你大半夜的特地带人出来找齐香,没理由找到人了,你却不去亲自接,而让你不亲自去接的原因,除了和箐箐有关,我不认为还有别的……”

    徐子牧又是笑:“可我刚刚在医院重新包扎了伤口!”

    “那你的伤口是怎么裂开的?”

    “……”徐子牧眯眼,没说话。

    陈禹帆道:“虽然我不太肯定怎么裂开的,但应该和箐箐有关……你今天穿的衬衫是宝蓝色,我刚才注意到后背的颜色偏深,应该是伤口裂开的沾染的血渍。但这血渍在袖子上也有,显然这不是你自己沾染上的,也不可能是你那两个手下,如此,便只剩下箐箐了……”

    “另外一点,也是我早该想到的,你去那家宾馆找齐香,虽然遇见箐箐的可能性极其低,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而你没有在警局出现,见到她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了……”

    徐子牧勾唇一笑,点头:“是啊,我见到了箐箐,但这和陈老师你似乎没什么关系吧!”

    陈禹帆咬唇,沉了口气才说,“是啊,的确和我没关系,但是徐子牧,我不明白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既然选择不要了箐箐,为什么不走的潇洒一点,走的远一点?为什么还去找她?你是故意让她放不下你吗?你已经耽误了她那么多年,就不能放过她?”

    徐子牧吐出一口烟,目光淡淡的看向陈禹帆,唇角依旧带着笑,她反问:“然后呢?我走的潇洒一点,不去找她,然后呢?然后陈老师你觉得你就能捕获箐箐的心了?可是陈老师,你可别忘了,我此前可是走了整整三年……”

    陈禹帆面色一拧,手指骨节瞬间收紧!

    他咬唇说:“是,你走了三年,我没能在你走时让箐箐爱上我是我无能,但是这不是你拖着箐箐的理由,徐子牧,你太过分了!”

    “过分?”徐子牧冷笑:“是有点吧,但我做的过分的事情多着呢,不差这一件!另外陈老师,不管我和箐箐之间如何,那都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旁的人,没权插手……尤其是,你来跟我说这些,更不合适了,要知道你是箐箐的朋友,但可不是我的朋友啊!”

    陈禹帆的脸色沉底黑了,徐子牧却懒得和他多说什么。

    将何箐箐一个人丢在酒店不管不问的这事儿,还让他很生气,暂时性看到他,他没法有好心情。

    他丢下手中烟蒂,再次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去休息了,陈老师你也早点回去吧!徐某就不送了!”

    说完,也不等陈禹帆回应,人已经抬脚走了。

    陈禹帆看着他的背影,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无话可说。

    虽然徐子牧有些气人,但他说的话无疑是事实。

    何箐箐跟徐子牧之间的事情,旁的人,包括他,都的确没权利干涉。

    一直以来,他的身份都那么尴尬的摆在那里,什么亦师亦友,那不过是他给自己陪伴在她身边的一个理由,一个借口。

    可是他无能无力,真的,无能为力!

    ……

    何箐箐在酒店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房间还是没人,陈禹帆昨晚一夜没回来。

    虽然吃了解酒药,但她的头还是有些疼,这就是醉酒的坏处。

    好在今天似乎赶上她轮休,而且今天陈禹帆要走。

    时间似乎就是中午,陈禹帆来了几天,她一直没时间陪着。

    今天虽然只有半天,她还是希望尽一下地主之谊。

    刚洗漱完毕,房间的门铃就响了,打开之后,来人正是陈禹帆。

    何箐箐忙打招呼:“陈老师……”

    陈禹帆点了下头,说:“我正打算下楼吃晚饭,要一起吗?”

    听见陈禹帆这么说,何箐箐更加确定陈禹帆昨晚是另开了房间休息。

    莫名有些感激他,同时也庆幸他昨晚不在,否则徐子牧来了看到……

    点了点头,她对陈禹帆道:“那陈老师,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下就出来!”

    宾馆提供早餐,但不算太丰富,两个人简单吃了些,何箐箐便提出中午好好补偿他。

    没想到陈禹帆却说不用了,他说他将登记时间改签了,待会收拾一下就离开。

    何箐箐愣住:“待会就走?怎么了?”

    陈禹帆道:“也没什么,F市那边有点变动,所以打了电话让我提前回去……”

    何箐箐眼波闪了下:“这样啊!”

    陈禹帆看着何箐箐漂亮年轻的脸,想到自己今早上照镜子明显出现在眼角的鱼尾纹,微微叹息。

    也许她跟徐子牧在一起才是正确的,毕竟她跟徐子牧之间五岁差距,不似他……

    也许,他们今生注定无缘吧!

    陈禹帆要走,需要搭乘汽车先去省会,然后搭乘飞机飞F市。

    汽车大巴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半的。

    而两个人起的虽然算早的,但吃过饭,时间还是超过七点半了。

    何箐箐很想买一些地方特产让他带着,但时间又早了,店面还没开门。

    陈禹帆道:“没事,等我回到F市后你可以寄给我!”

    何箐箐想了下,也对!

    何箐箐亲自送陈禹帆去坐大巴,两个人告别。

    陈禹帆张开双臂,何箐箐愣了下,跟着笑着上前,轻轻抱住他。

    陈禹帆回抱她,深深嗅着她发间的香味,说了句:“箐箐,好好把握幸福!”

    何箐箐怔了下,跟着轻轻“恩”了一声。

    ————本章4128字————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