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08】终章 文 / 偏方方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第一次见到玄胤时,玄胤刚满三岁,胖嘟嘟,坐在一块草坪上抓果子吃。

    司空朔慢慢走到玄胤面前。

    大概是感受到了压在身上的暗影,小家伙抬起头来,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懵懂地看着来人,红红的小嘴儿上还挂着一点残留的果汁,十分可爱:“你是谁?”

    司空朔探出冰凉的手,摸了摸他脑袋:“我是你哥哥。”

    玄胤眨巴着无辜的眸子,奶声奶气地说:“又来一个哥哥吗?我已经有三个哥哥了呀。”

    司空朔蹲下身,定定地看着玄胤:“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坏哥哥,我是好哥哥。”

    “哦。”玄胤似懂非懂,用满是口水的手抓起一个果子,“给你吃。”

    司空朔淡笑:“我不吃。”

    “可是很好吃的!”玄胤坚持。

    司空朔看了果子一眼,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有更好吃的,想不想跟我去?”

    玄胤愣愣地点头。

    “小胤,你在和谁说话?”兰贞远远地看见儿子与一个穿太监服侍的少年在一起,面上闪过疑惑,快步走到这边,定睛一看,“是你?”

    司空朔站起身,有些激动地说道:“是我,娘……”

    兰贞一把抱起玄胤,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会在这里?谁放你进来的?”

    司空朔的表情浮现起一丝僵硬:“我是奉李嫔娘娘之命,给您和小公子送荔枝的。”

    兰贞撇过脸道:“荔枝交到门房就好,没什么别的事,小公公就请回吧!”

    司空朔不动。

    兰贞蹙眉看向他:“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东西送完了,还有别的事吗?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不想与你谈,改日我会入宫,亲自多谢娘娘美意!”

    司空朔捏紧了拳头。

    兰贞抱着玄胤,转身就走。

    玄胤呆呆地看着司空朔,看他一脸狼狈与不甘,脆生生地道:“娘,你为什么生哥哥的气?”

    “他不是你哥哥!你哥哥是玄煜、玄斌、玄昭,不是一个太监!”兰贞语气沉沉地说。

    “哦。”玄胤垂眸,扒拉着手里的果子。

    走了几步,兰贞回头:“你到底想干什么?非要我找人把你轰出去吗?”

    司空朔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我看到他的平安符了。”

    兰贞下意识地捂住了玄胤的领口,眼神慌乱。

    “那是我的。”司空朔哽咽着说。

    兰贞的喉头滑动了一下,不敢看他眼睛:“这原本就是我给你的,我拿回来而已!”

    “那你怎么不把我的命也拿回来?留着我不人不鬼,有意思吗?不待见我父亲,又拿他无法,所以要在我身上报复回来吗?”司空朔咆哮。

    兰贞按住了玄胤耳朵,嘴角颤抖数下,说道:“随你怎么说,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也不想你再接近玄胤。”

    ……

    第二次见玄胤是在三个月后,中秋时节,天气转凉,司空朔随内务府几名公公出门采买,他激灵懂事,平日得了赏赐又一分不少地拿去孝敬大太监们,大太监们倒也对他有几分看顾。

    一名大太监拍了拍他肩膀道:“这出宫的机会不是天天都有的,想吃什么想玩什么,跟爷爷我说一声。”

    司空朔打了个千:“多谢李爷爷疼爱!”

    李太监一笑:“走,带你见识见识南街的酒坊。”

    “是。”司空朔眸光一扫,瞥见斜对面一辆马车上,兰贞抱着玄胤走下来,进了一间首饰铺子。司空朔的眸光动了动,没说什么,随李太监上了楼。

    做太监的都是人精,坐上高位的更是不容小觑,李太监一早发现了司空朔的异样,往桌旁一坐,笑道:“怎么?认识玄家的小少爷?”

    司空朔嗯了一声:“上次帮李嫔娘娘送荔枝到玄家,有缘与小少爷交谈了几句。”

    “中山王很宠爱这个庶子,听说对他比对嫡子还好,那位夫人虽说没有名分,却在府中说一不二,连王妃都得给她几分薄面,日后你若是见了,少不得多费点心,别给冲撞了。”李太监好心提醒。

    司空朔点头:“是,我记住了。”

    很快,酒菜便被呈了上来,太监们举杯畅饮,司空朔谨小慎微地从旁伺候着,时不时拿眼去瞟那间首饰铺。

    女人选首饰大概都是挪不动步子了,许久不见兰贞出来,倒是玄胤,买着胖乎乎的小短腿,跑出了铺子。

    街上人多,他一会儿便没入了人群。

    司空朔把酒壶放下,对太监们道:“几位爷爷先喝着,我去那头买点果子糕给爷爷们解腻。”

    太监们笑着让他去了。

    司空朔下了楼,照着玄胤消失的方向追去。

    此时的玄胤已经溜达进了一个小胡同,正被两个成年男子包围着。

    “这小家伙长得细皮嫩肉,估计能卖不少钱。”

    “瞧他穿的这么好,绑了人找他家要钱估计会更多。”

    “你傻不傻?万一他家人报复起来,你还想不想活了?照我说,一不做二不休,带走了卖到外地,谁能知道是咱们干的?”

    “大哥说的有道理。”

    二人商议完,露出坏笑,老大捂住玄胤的嘴,老二从怀里掏出麻袋将玄胤装了进去。

    帕子上有迷药,玄胤吸了两口气便晕了过去,连呼叫都来不及。

    老二将玄胤扛在背上:“走!”

    “给我站住!”司空朔冲上前,一把抢过了老二身上的麻袋。

    二人大抵没料到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发起狠来劲儿还挺大,当即愣了愣,随即冷笑。

    老大说道:“这个也长得细皮嫩肉的,卖到风月楼做小倌,不比那孩子少。”

    老二嘿嘿一笑:“大哥,咱们真是赚了,一次来了两个,还全都是一等一的货色,咱可好几年没碰上这样的大运了。”

    “别废话了,赶紧把人绑了!”老大掏出那张放了迷药的帕子,去往司空朔脸上招呼。

    司空朔抱着玄胤,拔腿就跑。

    可他如何跑得过两个成年男子?

    很快便被按在了地上,脸颊贴着粗糙的地面,磨出斑驳的血迹。

    “来人啦——”

    “还敢叫?”

    老大狠狠地扇了他一耳光!扇得他双耳一阵嗡鸣。

    “小胤!小胤!小胤你去哪儿了?”不远处,传来兰贞担忧的呼唤,“你们几个,到那边找找!你们几个,随我来!”

    二人对视一眼,放开司空朔,改为去抢那个麻袋,司空朔将麻袋死死地抱在怀里,二人抢不到,狠踹了司空朔两脚,愤愤离去。

    兰贞赶到巷子里时,司空朔刚好打开了麻袋,把玄胤从里面抱出来。

    兰贞眉心就是一跳:“你要干什么?”

    司空朔一怔。

    兰贞跑过去,将昏迷不醒的玄胤抢过来,看也没看遍体鳞伤的司空朔:“小胤!小胤!小胤!”

    玄胤没有反应,她转头,恶狠狠地瞪着司空朔,一巴掌甩了下去!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连亲生弟弟都敢害!我真后悔生了你!”

    司空朔的泪水掉了下来。

    ……

    再见玄胤时,玄胤已经四岁了。

    兰贞不在,是中山王夫妇带着四个孩子入宫赴宴。

    上次险些被掳走的事显然没给玄胤造成任何心理阴影,他又屁颠屁颠地满处溜达了。

    “哥哥!”

    玄胤叫住了正在湖边洗夜壶的司空朔。

    司空朔扭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跪下道:“叩见玄小公子。”

    玄胤一蹦一跳地来到他面前,睁大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说道:“哥哥你在做什么呀?”

    “奴才不是玄小公子的哥哥,玄小公子折煞奴才了。”司空朔垂眸道。

    玄胤鼓了鼓腮帮子:“是你自己说的呀!”

    “奴才是开玩笑的,这么久,您也该忘记了。”

    玄胤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你在洗什么?”

    “夜壶,脏,请玄小公子回避。”

    “我帮你吧!”玄胤捋起袖子,露出胖乎乎的小爪子。

    司空朔扣住他手腕:“不用了!若是叫人发现,奴才会被打死的。”

    “这样吗?”玄胤偏过脑袋想了想,“那我在这边陪你吧。”

    “陪我做什么?看我笑话吗?”司空朔冷笑,没再理一个小屁孩儿。

    洗到一半,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伸过来,拿着一块栗子糖:“哥哥,吃。”

    司空朔将糖打进了水里。

    玄胤委屈地看着他。

    司空朔站起身来,面上闪过一丝狰狞,但很快,又温柔地笑了起来:“对不起,哥哥手滑,没拿稳,你帮哥哥把糖捡回来好不好?”

    “好呀好呀!”玄胤点头如捣蒜,看向微波粼粼的湖面,“可是掉在哪里了呢?”

    “就在那里。”司空朔随手一指。

    玄胤俯下身:“哪里?”

    “那里,往前一点就能看见。”

    “哪里啊?”玄胤伸长脖子往水里望,望着望着,一个不稳,跌进了水塘,“呜……哥哥……呜……”

    他开始挣扎,开始求救,开始痛哭。

    司空朔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在水里挣扎的小人儿,心底用上一股扭曲的快意。

    跟他抢娘亲?

    跟他抢平安符?

    还把他害成一个太监!

    多可恶。

    早点死吧!

    死了,你就再也不能和我抢东西了!

    还有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一定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

    我生不如死,你们,也统统下地狱吧!

    “哥哥……呜……哥哥……哥哥……”

    玄胤的挣扎越来越微弱,最后,沉入了水底。

    ……

    司空朔时常会想,如果那天,他没有心软会怎样?是不是就没有一个叫玄胤的人了?是不是兰贞不用为了玄胤,而代替玄煜受过了?是不是宁玥就永远是他的了?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表哥,到盛京了。”皇甫燕推了推闭目养神的司空朔。

    司空朔慵懒地睁开眼:“到了啊,那你们下车吧,守城的侍卫已经知道你们要回来,都做好准备了。”

    皇甫燕抱着熟睡的小婴孩道:“表哥不与我们一道进城吗?皇上和皇后他们,想必也十分挂念表哥。”

    司空朔一笑:“又挂念我又不想见到我,何苦来?”

    皇甫燕张了张嘴:“不会的,他们一定也想见你,还有倾儿,她不是最想你了吗?”

    司空朔笑笑,眉宇间掠过一丝疲惫:“小孩子,长着长着就会忘了,玄胤小时候总叫我哥哥,长大也不记得了。”

    皇甫燕无言以对。

    司空朔捏捏小婴孩的脸蛋:“快去吧,舟车劳顿,他也累了。”

    皇甫燕的睫羽颤了颤:“你要去哪里?能……等等我们吗?我就给皇上皇后请个安,拜托他们照顾好珊儿。”

    司空朔看着她,道:“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皇甫燕面红耳赤,看着他掀开帘子,急红了眼眶:“不是想见皇后一面才去找我们的吗?现在,人找回来了,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见皇后了,为什么又要走?”

    司空朔喉头一痛,淡淡地撇过脸,望向无尽的苍穹:“爱也爱了,恨也恨了,该算的账算完了,你们一个个的也全都长大了,别再什么都指望我,我累了。”

    “表哥!”

    司空朔决然地走下马车。

    皇甫燕追上去,泪如泉涌:“表哥!表哥!”

    侍卫们拦住了她:“燕公主!”

    “表哥——”

    “表哥——”

    “表哥——”

    司空朔形单影只地穿梭在黄昏下、穿梭在人群中,一次也没有回头。

    ------题外话------

    写完啦~

    T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