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正文 653 顾佟番外篇168 文 / 檀栾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抱孙子!

    佟宴惊讶的看向她,有点不明白曹君清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知道她一直都是不接受她的,就算这一个月里,她都没有出现,可是佟宴却知道,这并不代表她已经接受了她。

    可是现在,她却忽然说这样的话,就好像,如果她真的怀孕了的话,她就会接受她这个媳妇。

    这个念头刚在佟宴的心底升起,心间就忍不住传来隐隐的疼痛。

    “对不起,我……”

    佟宴正想说什么,手心忽然被男人宽厚的手掌给握住,同时耳边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很好,医生说一切都正常。”

    话落,佟宴惊讶的看向他,眼里带着震惊和疑惑。

    明明没有怀孕,为什么……

    曹君清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转了一圈,随后落在佟宴的小腹上,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懂。

    客厅内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中,不知过了多久,曹君清忽然笑道,“真的吗?太好了,几个月了?”

    曹君清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让佟宴一时间分辨不出来她的这笑容是真心还是只是表面的。

    因为,她前后的态度转变的有点太快了。

    还是因为,真的就因为她肚子里的“孙子”,之前的态度就可以完全改变?

    “既然怀孕了,那你们这里没有人照顾可不行,反正我现在没事,我明天就过来负责佟宴的饮食,这样才能给孩子更好的营养。”

    “不用了,这里有佣人,再说我也会照顾。”顾萧棠道。

    他话落,曹君清皱眉,“这怎么行,你一个男人没有什么经验,怎么能照顾好,还是我亲自出面我才放……“

    “对不起,伯母。”佟宴忽然打断曹君清的话,只见她看了一眼一旁眉头紧蹙的顾萧棠,随后才道,“我没有怀孕,医生说我只是肠胃有问题。”

    佟宴知道自己此时不应该说这些话的,而且,她也可以隐隐猜到顾萧棠刚才的那番话是为了她好,可是,她无法做到那一个永远也无法办到的事去欺骗别人。

    如果,她可以正常的怀孕,只是现在没有怀,以后会有机会,如果是这样的话,撒一个小小的谎或许没什么,可是她却不能。

    所以,她不能去欺骗。

    因为,这种谎言迟早都会拆穿的。

    “你说什么?”曹君清面容一沉,保养的极好的面容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你没有怀孕?”

    说着,她的目光在一旁的顾萧棠的身上扫了一眼,不悦的道,“所以刚才的话都是假的?”

    “嗯。”佟宴点头,低垂的眼眸里掩去了所有的情绪。

    “对不起,伯母。”

    “好,很好。”曹君清怒极反笑,看着顾萧棠,道,“萧棠,你以为有了孩子我就会接受她对吗?”

    话落,顾萧棠眉头紧蹙,俊颜有很沉。

    “你的确猜对了。”曹君清说着顿了顿,又道,“可是现在就算她真的怀孕了你也休想让我认她这个儿媳妇。”

    说着,曹君清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转身离开了别墅。

    听着身后的慢慢消失的脚步声,佟宴站在原地,低着头。

    “对不起。”客厅内响起女人低低的嗓音,很轻,很轻。

    可是仔细听,嗓音中却带上了隐隐低泣。

    “不是你的错。”顾萧棠说着转头替女人擦去脸上的泪水,随后抬手把她抱入怀里,低声道,“你没错,是我的错,不是你的错。”

    “不,你没有错,是我。”佟宴说着抬手推开他,哭了一晚的眼眶早就已经一片红肿,可是此时的眼泪却又失了控的流了下来。

    “顾萧棠,对不起,我不能给你生孩子,我不能给你生孩子。”

    佟宴一边哭着说着一边慢慢的蹲了下来,带着泪水的脸颊埋进了自己的掌心里。

    有些女人,在怀孕后一次一次的去医院堕胎,或者是直接吃了药然后流掉。

    在她们的心里,只是为了一时的图乐,孩子在他们的眼里是完全不需要的存在,甚至还会觉得麻烦。

    可是这些人却不知道,在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打胎的时候,在世界的各地,又有多少女人因为不能生育,整天以泪洗面,吃各种的药,去多个的医院,只是为了能有那么一丝怀上的机会。

    而此时的佟宴,很不幸的成为了这其中的一个。

    一个女人是因为能生育,能生下流着自己骨血的孩子才能被称作一个完美的女人。

    试问,如果没了生育的能力,就好像本来好好的人生突然被人残忍的割去了一半,这换做谁都会受不了的吧。

    佟宴不懂,不懂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残忍的对她。

    还是说,这都是对她的惩罚吗?

    看着蹲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人,顾萧棠面上闪过心疼和自责,低身边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嗓音温柔的道,“别哭了,嗯?没有孩子就没有,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说着,他抬手替女人擦去脸上的泪水,可却是越擦越多。

    完全就是应了那句女人是水做的话,好像这眼泪永远都流不完,昨晚哭了那么长时间,可是今天依旧还有无尽的没完。

    顾萧棠见状没辙,只好抬手把佟宴抱了起来朝着一旁的沙发走去,然后抬手拿过一旁的纸巾帮她擦着眼泪。

    佟宴坐在他的怀里,被眼泪模糊的视线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抽一抽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要孩子,怎么可能不要孩子?

    看着女人哭的红彤彤的鼻子和眼睛,顾萧棠眉头紧皱,心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勒住,痛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宴宴,你要记住,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这个人,没有任何其他的因素,所以你觉得我会因为没有孩子就会不要你吗?”

    男人的嗓音带着隐隐的严肃和不悦,可是更多的却是心疼。

    佟宴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却下意识反驳道,“我没有。”

    “没有吗?那为什么一个人从医院离开?”顾萧棠说着低头亲了亲她带着咸意的唇,嗓音温柔的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一个人躲起来哭?”

    天知道他找不到她的时候有多慌,生怕她又像之前一样,离开了然后就再也不见,永远的消失在了他的生活里。

    每次只要这个念头刚起,顾萧棠就觉得自己浑身的血管被人掐住,有种窒息的苦难。

    而在接到唐景临的电话的时候他就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老城区的楼下,可是那个时候却没有上去。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等了多久,只知道,他的目光一直就没有离开过五楼亮着灯的那个房间。

    他很想上去看看,想上去看她怎么样了。

    可是,最后都被他给忍住了。

    最后,还是唐景临熄灭完手里燃尽的香烟,对他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的人也该还给我了。”

    几乎是在唐景临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打开车门快速上了楼。

    现在的他,无法去想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

    如果说这是病的话,那她就是她的药,而且还是一味永远都不能停的药。

    佟宴低着头,眼泪一颗一颗的滴落在男人的手背上。

    她无法否认,在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她心里的确升起过这个念头。

    她怕,怕顾萧棠不要她,也怕,因为这个原因,她最后会抵不过压力而再次从他的身边逃开。

    在这之前,她告诉过自己要坚持,要相信他,要相信他们两个一定可以走到最后。

    可是现在,她怕自己坚持不下去,她真的怕……

    像是看穿了佟宴心里的想法,顾萧棠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嗓音低柔的道,“宴宴,我们两个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你忍心离开吗?你舍得吗?”

    忍心吗?不忍心。

    舍得吗?更舍不得。

    可是……

    “宴宴,没有孩子就没有孩子,我妈那边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如果你喜欢孩子的话等过几年我们就去领养一个,嗯?”

    男人的话说的很轻松,就好像,他口中的事,真的就像他说的那么容易。

    可是佟宴却知道,曹君清那边却是很难,尤其是在经过刚才的事之后。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不能怀孕,佟宴想,她恐怕会真的以死相迫顾萧棠离开她吧!

    想到这里,佟宴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嗓音带着哽咽的开口,“萧棠,我不想让你为难,她是你妈妈,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跟他闹僵。”

    佟宴说着顿了顿,忽略心底那丝丝的钝痛,她笑着道,“所以,如果……”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萧棠打断,“没有如果。”

    他说着俊颜紧绷,看着佟宴的目光带着某种让人心疼的紧张。

    “宴宴,没有如果,就算有,我也绝对不会让它发生。”

    说着他放下手里的纸巾盒,抬手啊女人脸颊上的头发佛到耳后,嗓音坚定的道,“宴宴,你听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用任何理由再离开我身边。”

    看着男人眸子里的坚定,佟宴眨了眨还带着泪水的睫毛,刚停住的泪水再次落了下来。

    “萧棠,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她说着闭了闭眼,“我不值得……”

    话没说完,顾萧棠低头吻住了她闭着的眼眸。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说着,他的唇一路行下,然后吻住了女人带着泪水的唇瓣。

    温柔的像是能滴出水来,带着心疼,吻去女人脸上的泪水,也想吻去她所有的悲伤和伤心。

    而在这一片悲伤的缠绵和温柔中,佟宴的耳边响起男人低低的嗓音:

    “宴宴,就算为了我,所以,离开我的这种念头以后想也不要想,好不好?”

    好不好?

    最后的三个字,落在佟宴的心上,让她有种整颗心脏被人残忍的拽出来的痛。

    她没有回答他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是,女人却抬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浅浅的,慢慢的,回应着他。

    带着泪水的吻,眼泪的咸味弥漫在两人的口腔,然后通过舌尖传入大脑的感官。

    很咸很咸的味道,从来都不知道,眼泪原来这么咸。

    此时的佟宴,就好像一个在海中寻找着救生的希望的人,而在那一片茫茫无望的海面中,顾萧棠是她唯一的浮木。

    佟宴只有牢牢的抓住这根浮木才不会被淹死,这是她最后的光明,也是她唯一的希望。

    ……

    到底是哭了一夜,而且再加上身心的疲惫,所以佟宴最后在顾萧棠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萧棠看着怀里的女人,就算睡着了,可是眉头却都还紧紧的蹙着,脸上都还挂着未干的泪水。

    其实,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顾萧棠都是非常想要一个他跟佟宴两人的孩子,所以刚才在听到佟宴的那番话的时候,他心里的失望不比她的伤心少。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没有孩子,没有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因为当年的事,所以不喜欢佟宴,所以他刚才甚至撒了谎,骗曹君清佟宴怀了孕,只是因为他知道,如果母亲接受了她的话,她会开心。

    至于孩子,以后总会有的,就算到时被拆穿,可是有了孩子,他相信母亲也不会再说什么。

    可是现在……

    想到这里,男人垂在一侧的手紧握成拳,另一只手却抬了起来朝着女人熟睡的面颊摸过去。

    “宴宴,你知道吗?如果要在孩子跟你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会选你你知道吗?”

    因为是你,所以才会想要拥有属于我们两人的孩子。

    没有孩子,或许会有遗憾。

    可如果没有了你,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宴宴,你是我的唯一,永远都无法替代的唯一。

    想着,男人紧抿的薄唇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深邃的眸光映着窗外慢慢升起来的耀眼的阳光,落在女人的面颊上,是那样的温柔和深远。

    就好像,这一眼,永远也无法移开。

    所以,他可以没有孩子,只要她在他的身边,这样就足够了。

    顾萧棠没有坐多久,随后就见他动作温柔的抱起佟宴朝着一旁的卧室走去。

    进浴室替佟宴放了热水,然后抱着她泡了一会,这才穿好衣服放在了床上。

    睡梦中的她好像睡的很不安稳,顾萧棠把手机关了机,然后上床把蜷缩着的女人抱进了怀里。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