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773章 番外大结局 文 / 海鸥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大家嬉笑着进了餐厅,吃过午饭几个大孩子一起出了门。

    几人去看了场比较高雅的歌剧,晚上又去了KTV。

    全程大家都偷瞄着冷月白和桑榆这一对,不得不说,这辈人还是比较讲究的,毕竟没像四爷他们那一辈死盯着你,他们只是偷瞄。

    “姐夫给我姐披衣服了。”

    “姐夫刚才偷看我姐了。”

    “大冰坨子一看见桑榆就笑。”

    “有摸过手吗?”

    “在我们跟前没摸过,谁知道我们看不见的时候摸不摸。”

    “牵过手!”

    “还揽过肩头!”

    桑榆和冷月白听见他们的议论声,扭头看了过来。

    冷月白轻勾了下唇角,“光顾着盯我们俩,你们错过了好多好戏。”

    “错过谁了?”冷思涵四下张望着,“梓衍哥和凌姿姐没影了,鹏鹏哥和肖珊也没了。诶我去~走,咱们找他们去。”

    没一会儿功夫,冷思涵呼啦啦的把人都整走了。

    冷月白轻勾了下唇角,“关键时候,还得是亲妹妹。”

    桑榆一愣。

    冷月白俯身在她耳边低语道:“知道给她哥哥制造空间。你说咱们俩,在学校怕人,去了你们家更怕,这恋爱谈的,我都觉得别扭。”

    耳朵被吹的痒痒的,桑榆不自在的缩了下脖子,想躲。

    冷月白伸手把人抱进怀里。

    桑榆一愣神的功夫,冷月白的唇已经覆了上来,他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下她卷翘的睫毛,再一路向下,轻吻着她挺翘的鼻子。

    桑榆微眯着眸子,紧张的睫毛都跟着颤抖着。

    冷月白垂眸看着她,轻轻的勾起她的小巧下巴,唇与唇之间只有一毫米的距离。

    桑榆娇羞的抓住了腿上的抱枕。

    冷月白试探的吻了下去,见她没有拒绝才加深这个吻。

    桑榆的小脸儿在橘黄的灯光的映衬下,愈发的娇艳。

    冷月白拿走她怀里的抱枕,牵引着她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腰。

    桑榆的手微微颤抖着抓紧了他的衣服。

    冷月白唇角挂着笑,把人紧紧的抱进怀里。

    门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桑榆猛地偏开头,冷月白的唇从她的脸颊上划过,很是不舍的放开了她。

    桑榆揉了揉小脸儿,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

    冷思涵在门口喊道:“你们不待这样的!咱们不是说好了还要去找梓衍哥的么,怎么又都跑回来了?”

    梓恒哈哈的笑道:“找梓衍有啥意思,我们就爱看大冰坨是怎么谈情说爱的。”

    “梓恒·奥德里奇,你再这样我就要你还钱!”

    “难怪你哥说你钻钱眼里去了,你不是都说不跟我要钱么!”

    “气我,我就要!”冷思涵抓住门把,大声喊道:“谁也不许进去!”

    “你一个人能抵抗得了我们这么多人么!”语霄笑着要拉冷思涵的手。

    “非礼啊——!”冷思涵闭着眼睛大声的喊道。

    桑榆嘴角抽动了下,伸手推了下冷月白。

    冷月白笑着摇了摇头,“让他们折腾去吧。”

    “你快去吧,别传到我爷爷的耳朵里就不好了。”

    冷月白紧抿了下唇,缓缓的站了起来。

    桑榆以为他去开门了,结果,人家转身便到了她跟前,狠狠的亲了下她的脸颊,才嘴角微扬着去了门口。

    桑榆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着,伸手摸着被他亲过的地方,噗的笑出了声。

    冷月白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着拉开房门。

    门开了,冷思涵随着门一头栽了进来。

    冷月白伸手要捞她,可另一只手却快过了他。

    梓恒一把拉起冷思涵,冷思涵脚下一滑,一个踉跄扑进他的怀里,好巧不巧的梓恒的唇挨到了冷思涵的额头。

    “哈哈……亲上了!”雪璇笑着拍起了手。

    冷思涵一把推开梓恒,“你干嘛亲我啊!”

    梓恒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扑进来的。”

    冷思涵举起小拳头乱捶了一气,“你还敢狡辩!你给我擦了,额头上都是你的口水。”

    “我的口水一般人还不给呢!”梓恒笑着拍了拍她的头,“算你占便宜了。”

    “梓恒·奥德里奇,我要追杀你一辈子!”冷思涵手脚并用的打向梓恒。

    梓恒嗷嗷的叫着,抱着头便跑。

    冷思涵一路追了过去。

    走廊里顿时闹成了一团,大家起着哄,让冷思涵把梓恒活剥了。

    桑榆探头看向门外,冷月白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让他们疯一会儿,我们就回去吧,别让爷爷和奶奶担心。”

    桑榆没敢看他,默默的点了下头,“你其实挺坏的!”

    冷月白笑道:“我就亲了你一下,就坏了?更坏的我还没做呢!”

    桑榆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这样啊!”

    “别生气了,我不逗你了,你还小,我就是想坏也要等等。”冷月白笑着揽住她的腰,“我们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忍忍吧,四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桑榆用力的眨了下眼睛,“四年后到了!”

    冷月白见她如此调皮,忍不住俯身偷亲了下她的脸颊。

    桑榆笑着捶了下他的胸口,“人都在,你还敢亲我!”

    “偶尔你得给我点甜头,要不然四年,1400多天,我怎么熬下去。”

    桑榆抿嘴笑笑,“有我陪着你,四年很快的。”

    冷月白收紧了手臂,把桑榆紧紧的禁锢在怀里,“就因为有你在,日子才难熬,因为我没法清心寡欲。”

    桑榆笑着拍了拍他的手,她知道,冷月白是个自律性很高的人,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绝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弹指一挥间,眨眼桑榆便完成了在圣西尔军校的学业。

    四年的历练,桑榆由一个一脸稚气的少女成长为一个沉稳内敛的大姑娘,拿着博士学位和家人一道回到了夏巫。

    冷月白这次也跟着他们来到了夏巫。

    冷月白到了夏巫后,还没来得及休息便去了军校报到。军校给他分配了一所紧挨着公爵府的住宅,步行五六分钟,就能过来这边。

    冷月白走马上任后,桑榆也去了部队,米晨轩直接授予她上尉军衔,在最精锐的尖刀部队任职。

    麦瀚鹏休息了一周后,去了自家的医院,很快便担起了重任。

    梓衍一回来便被老爸给拉去当了首相办公大楼第一秘书。梓衍有些傻眼,他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他回来后要去法院上班的么!

    闹心的不止他一个,还有梓熙,梓熙毕业后想回国,可是就在他要回来时,阮安阳怀孕了。

    阮安阳这胎来之不易,足足吃了四年的中药才把身子调理过来。可是怀是怀上了,胎像却不是很稳定,两个月大的时候,还险些流产,这把一家人吓的直接让阮安阳卧床休息。

    阮安阳卧床了,兰迪一着急,血压又上来,这次生病,来的凶猛,光住院就住了一个月。

    丹顿分身乏术,照顾这个照顾不了那个,梓熙没法只能留下来。他这一留,丹顿几乎把半个国家大事都丢给了他,他现在做的事就是丹顿当年做的。

    伊洛娃每隔几天便过来看一次,来一次她头疼一次,她就没看见过谁家像他们家这么让人揪心的。

    儿子和弟弟都熬成了黑眼圈,老妈也整天唉声叹气的,两个小丫头最近倒是懂事了不少,能自己照顾自己,可她们俩也只能是自己照顾自己而已。

    伊洛娃和佟艾睿商量着,能不能在这边长住几天。

    佟艾睿倒是答应了,可外出访问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她又不能不陪着。

    正当她左右为难之时,西西站了出来,谁也没想到小丫头会担起这个重担,把后院打理的这么好。

    伊洛娃观察了一段时间总算放心了。

    昊天这边不用她太费心了,家里这边又要炸开了国。

    桑榆要出国维和!

    龙澈第一个跳了脚,“你要敢去,我就撞死在你眼前。”

    桑榆嘟了嘟嘴,偷偷的看了眼母亲。

    伊洛娃就当没看见,理都没理她,说真的,她也有点埋怨,好好的,她出去维啥和!

    龙澈瞥了眼米晨轩,“你要是敢放她走,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桑榆不满的嚷嚷道:“爷爷——!这是我的主意,跟小叔没关系的!”

    龙澈重重的拍了下茶几,“怎么跟他没关系,你出征得他批准,他不批准,你就出不去!”

    桑榆微蹙了下眉头,“我就是去维和又不是去送死,您至于这样么!”

    龙澈斜睨了她一眼,“你要出去维和,月白也同意了?”

    “他支持我的工作……”

    “他那不叫支持,他那叫不爱你!他要是爱你,就不会放你走!”

    冷月白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定在了门口。

    “爷爷!”桑榆不满的撅起了嘴。

    “你给我进来!”龙澈偏头看向门口。

    冷月白连忙走了进来,“爷爷……”

    龙澈微挑了下眉梢,“你同意让她走了?”

    “爷爷,桑榆的决定,我都支持。”

    “一走就是一年,你舍得?”

    “……不舍得。”

    “不舍得就想法留下她!”

    “爷爷……”

    龙澈微眯着眸子,沉思了片刻说道:“你要是没想出主意,我给你指条明路。”

    冷月白一愣。

    “给你爷爷和你爸打电话,就说你年纪不小了,想要结婚了。”

    全屋子的都愣住了。

    桑榆皱巴着小脸看向爷爷。

    龙澈瞪了她一眼,“月白这么大的年纪了,你还打算让他等你多少年?”

    桑榆垂眸看着脚尖,爷爷这是怎么了,不是说,要自己三十才嫁么,这会儿反倒是急着让自己结婚了。

    两个孩子都不说话了,龙澈皱着眉头看向冷月白,“怎么还不去打电话?我说话不好使?”

    冷月白抑制着心中的狂喜,抬头看向佟艾睿和伊洛娃,“叔叔、婶婶……”

    伊洛娃点了下头,“去吧。”

    佟艾睿也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我这就去打电话。”冷月白快步进了书房,他怕自己走慢了,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桑榆绷着小脸,定定的看着龙澈,“爷爷,我还小呢,您干嘛这么急着让我结婚?”

    龙澈微挑了下眉梢,“权衡利弊,结婚总比去送死的好!”

    桑榆气鼓鼓的哼了一声,“我早就应该猜到您的心思!爷爷,我是军人……”

    “你是军人更是我的唯一的孙女!”龙澈重重的哼了一声,“米晨轩!”

    “到!”米晨轩从沙发里弹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任何国外行动都不许让桑榆参加!”

    米晨轩嘴角抽动了下,“是!”

    桑榆嘟了嘟嘴,“爷爷,您是不是忘了我爸当年是怎么历练我小叔的事了?”

    龙澈瞪眼,·“在哪都能历练!但是一走就是一年,门都没有!我也活不了几年了,你要想是出去,就等我死了再出去。”

    桑榆一把捂住了爷爷的嘴,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好好的,您干嘛说这样的话,我不许您说这个字!”

    龙澈拉下桑榆的手,慈爱的给她擦了下眼角的泪水,“不让我说也行,那你就早点结婚,结了婚,有了牵绊,你往外跑的心思也就能收收了。”

    桑榆扁嘴。

    龙澈低叹了声,“爷爷知道你有颗上进的心,可是你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咱们家还不需要让一个女孩子撑门面。”

    佟艾睿无奈的摇了摇头,“桑榆,听你爷爷的,这次别去了。”

    “嗯。”桑榆用力的点了点头。

    书房里,冷月白一脸喜色的把龙澈的话转达给了爷爷和爸爸。

    冷家人立时乐开锅。

    月牙儿笑道:“龙澈这是哪根筋没搭对,我还以为咱们家月白最早也得等到三十岁才能结婚呢。”

    “他那点小心思你还没看懂,他是想用月白拴住桑榆。”冷子夜笑着拍了下茶几,“这么一来,咱们很快就能抱上重孙子了!”

    冷楚婷嘴角抽动了下,“爸,您又不是没重孙子,至于这么高兴么!您好歹注意下楚璨的感受啊!”

    冷子夜偏头看向大儿子。

    冷楚璨酸了吧唧的说道:“爸,您偏心月白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和月洋,月洛他们早就习惯了。”

    乔格格笑着推了下大哥,“别看着爸高兴你就挑衅,咱爸翻脸可比翻书都快!”

    月牙儿笑着指了指他们几个,对冷楚康说道:“跟月白说,咱们明后天就去夏巫和龙澈,艾睿商量下两个孩子结婚的具体事宜。”

    冷楚康微微一愣,“妈,不用这么急吧?”

    月牙儿摇摇头,“打铁要趁热,尤其是跟你澈叔办事,他答应了,就赶紧办,免得他脑袋一抽,这婚事就得了一拖再拖了。”

    冷楚康点了点头,“那我马上去打,月白都二十八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龙澈说完让桑榆结婚的事后,桑榆没再提要出国维和的事,她这一消停,龙澈还真就后悔了。多亏了月牙儿和冷子夜赶过来的及时,要不然他肯定得反悔。

    “楚康和梦溪怎么没过来?”龙澈还没等冷子夜坐下便开始找茬了。

    月牙儿笑着开了口,“楚康还有个会要开,他们和梦溪晚一点就能过来。”

    “你就等他们来了再谈吧!”龙澈轻怕了下沙发的扶手,好像晚谈一会儿,孙女就能晚出嫁几天。

    月牙儿笑着瞪了他一眼,早谈晚谈,这婚都是要结的,他们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

    佟艾睿捏了捏眉心,“爸,别等了,楚康给我打电话了,这事怎么办他说都听您的。”

    “都听我的?”龙澈微挑了眉梢,“那行,那我就说说,月白和桑榆的婚礼在夏巫办,毕竟是咱们家桑榆娶月白。”

    冷子夜的眼睛立时瞪了起来,“龙澈,我让了你这么多年,你别太得寸进尺,我把孙子都给你了,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龙澈低笑了声,“要面子没孙媳妇,要孙媳妇就没面子,你自己选。”

    “你……”

    月牙儿一把按住冷子夜的手,“别上当,他就等着你跟他吵架呢。”

    冷子夜哼了一声,“这个老东西,太不是东西了!”

    龙澈笑着端起了茶杯。

    佟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对冷子夜说道:“冷大哥,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昨天我们都商量好了,月白和桑榆的婚礼在Z国举办,我们这边只办归宁宴。”

    “好。就这么定了。”冷子夜笑着点了点头,把红色的礼单递给了佟瑶,“彩礼什么的,我们已经准备好,虽然不比当年洛娃的风光,但也差不到哪去。”

    龙澈用鼻子哼了一声。

    佟瑶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别没事找事!话你已经说出去了,没有再收回的道理,再说,月白已经二十八了,真的是不能再等了。”

    龙澈不服气的说道:“可咱们家桑榆才二十二!”

    佟瑶瞥了他一眼,“你忘了洛娃和康妮到咱们家时多大了?”

    “你怎么胳臂肘往外拐!”

    “我要跟你一样的话,桑榆这辈子也嫁不出去!你看看你把洛娃和睿儿都逼成什么样了,他们俩可是桑榆的亲生父母,女儿的事一件都没敢插手。”

    龙澈被佟瑶说了没了话。

    可佟瑶并没打算放过他,接着说道:“这几年,冷大哥一家也处处让着你,你别以为人家是怕了你,他们一家还不是为了不让两个孩子为难。你总说你最心疼桑榆,心疼桑榆,你就应该替孩子多想想。你孙女嫁与不嫁,在哪办婚礼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将来不会像小雨点和倪儿一样远嫁。这事,你得感谢人家冷大哥一家的大度。”

    “我……”龙澈想说话,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佟瑶无奈的摇了摇头,“昨天我们商量的好好的,我以为你已经想通了,谁知道,冷大哥一来,你又变卦了!龙澈,睿儿,我今天就把话跟你们说透,桑榆结婚的时候,你们俩谁也不许给我闹腾。要是难受你们就想想,桑榆结婚后,就住在我们隔壁,她会陪我们一辈子的。”

    佟艾睿默默的点了下头,“妈,您放心,我早就想开了。”

    伊洛娃见公公还在那运气,笑着说道:“爸,我妈说的没错,桑榆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们的,我们没什么舍不得的。”

    “一想桑榆要结婚,我就闹心!”龙澈抬眸看向月牙儿,“结婚的日子定了吗?”

    “我推算出两个好日子,一个近一点,两个月后,一个远一点要在半年后,你看看哪个行,咱们就在哪个日子给孩子们把婚事办了,这样,你也不闹心了,我们也省心了。”

    龙澈见月牙儿说的这么小心翼翼,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婚礼要在Z国举行,你们还要准备一段时间,日子还是你们定吧,定下来,我们听信就行。”

    冷子夜笑着拍了下他的肩头,“你早这么通情达理,我也用天天跟你对着干了。”

    龙澈瞪了他一眼。

    月牙儿笑着说道:“行了,你们两个老小孩别斗嘴了。要不咱们就早点给他们办了,这事越拖越心就越不安。”

    “行,免得这老东西到时候反悔。”冷子夜笑笑,“月白这边的房子,我马上就找人给他布置下,那边呢,他们的婚房早就准备好了,余下要做的,也就剩下发请柬了,这事都有人办,我们也就提供下宾客的名单就行了。”

    伊洛娃笑着说道:“冷伯伯,这边的婚房我们来,您照看下您那边的事就行。”

    大家都各自退让了一步,气氛也没刚才那么紧张,等晚上冷月白和桑榆回来时,冷楚康和展梦溪已经到了,两人见气氛这么好,还多少有些诧异。

    吃过晚饭,冷楚康和展梦溪要去冷月白这边的婚房看看,冷月白和桑榆陪着他们一起过来了这边。

    展梦溪看完后,笑着说道:“我还想着看看缺什么,结果,你洛娃婶婶都给你买全了。”

    冷月白笑笑,“学校把房子发下来后,婶婶就给我收拾了。我也没在这边住过,还跟新的一样。到时候换下床上用品就行了。”

    展梦溪笑着接过桑榆递过来的水,“我还以为你澈爷爷会让你一个人住在这边呢。”

    冷月白低笑了声,“爷爷说了,人在眼皮底下才好看着。”

    桑榆抿嘴笑笑,挨着展梦溪坐了下来。

    展梦溪拉过桑榆的手笑着说道:“桑榆啊,我听说,你要是不说去海外维和,你爷爷还不能让你们结婚,真有这事?”

    桑榆瞥了眼冷月白,“都是他和我小叔出的鬼主意!”

    展梦溪笑着看向儿子。

    冷月白微挑了下眉梢,“按爷爷的意思我得四十来岁才能结婚,那天我和小叔闲聊时,听说夏巫要派一支维和部队出去,我就怂恿让桑榆去报名,然后让小叔配合了下,结果就成了。”

    “这要是被你澈爷爷知道还不剥了你的皮!”冷楚康无奈的笑笑。

    “我就是怕被爷爷知道,都没敢跟桑榆说。”冷月白笑着摸了下桑榆的头,“后来她知道是我和小叔在算计爷爷,差点没跟我翻脸。”

    桑榆撅着嘴把头偏向一侧。

    冷月白笑着放下手,“看看,还跟我生气呢。”

    “你最坏了,连爷爷都算计!”

    “我这么做,可都是替爷爷考虑,我们一天不结婚,他就得看着我们一天,我住在公爵府这些天,爷爷一晚上能起来三四次,就怕我钻你房间里去。”

    展梦溪笑道:“我儿子这些年啊,变化可真大!话多了,人也爱笑了,主要是这心眼更多了。”

    桑榆筋了下鼻子,“心眼多的没地用,天天算计我和我爷爷。”

    “哈哈……”展梦溪笑着拍了桑榆的手,“他这么算计你,不是也没得逞么!”

    “伯母——”桑榆的小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后。

    冷楚康无奈的笑笑,“哪有你这么当婆婆,什么玩笑都跟孩子开!”

    “我这不是把桑榆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了么,开开玩笑又不犯法。”

    桑榆笑着抱住了展梦溪的肩头,“伯母,我跟您说话也没把您当外人的。”

    “这就对了!”展梦溪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咱们家就月白和思涵两个孩子,思涵又和梓恒好上了,咱们两家是亲上加亲,你又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要是你把我当成了外人,那我可就要打你了!”

    桑榆抿嘴笑笑。

    “我和你康伯伯商量好了,等他退下来后,我们俩就来夏巫住,到时候,咱们一家人还能天天在一起。”

    桑榆歉意的笑笑,“伯母,谢谢您为了照顾我和我爷爷,做了这么大的让步。”

    “只要是为了你们好,什么让步不让步的,大家都谦让下,这个家才能一团和气。”

    “你别跟着我!再跟我,我让我哥把你腿打断了!”展梦溪正讲着和谐,冷思涵那不和谐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冷楚康微蹙了下眉头,“思涵,你又怎么了?”

    冷思涵气鼓鼓的走了进来,“爸,我要回国上大学,这里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冷楚康的脸当时就沉了下来,“刚从F国那边给你办的转学到夏巫,这才几天你就要回国。”

    冷思涵哼了一声,“梓恒总看着我,我一点自由都没有!”

    梓恒气的脸颊通红的走了进来,“你能不能不恶人先告状,我要是不看着你点,你都能上房揭瓦了。”

    冷月白冷冷的看了眼妹妹。

    桑榆也一个劲儿的给梓恒使眼色。

    冷思涵立时没了声音,梓恒却异常气氛的说道:“姐,你今天就是把眼睛眨抽了,我也得把话当着伯伯和伯母的面说出来。”

    冷楚康沉声说道:“有什么话,你说吧,伯伯给你做主。”

    冷思涵低吼道:“梓恒,你要是敢说,我就跟你一刀两断!”

    “断就断!”梓恒哼了一声,“你们大家都以为思涵天天跟我一起,其实根本就不是,她最近恋上了街舞,整天的跟一群男生出去野,我为了给她打掩护还不能回家,每天坐在车里等着她。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竟然还恶人先告状,说我看着她……”

    冷思涵冷哼了一声,“你再说你没看着我!今天人家教我一个新动作,扶了下我的腰,这家伙,看着平时文文雅雅挺绅士的,见人家碰我了,疯了似的一拳就把人打倒了……”

    冷楚康皱着眉头打断了女儿的话,“我听明白了,这事一点都不怪梓恒!”

    “爸——!”

    “你别太过分!”冷楚康警告的看了眼女儿,“梓恒在F国只读了个硕士就回来了,他为了谁,你不会不明白,你们既然已经明确了关系,你就要有一个做人家女朋友的样,你天天出去玩,还要他坐在一旁看着,冷思涵,换位思考下,有几个男人能做到梓恒这个份上的。”

    冷思涵皱巴着小脸,偷瞄了眼梓恒。

    梓恒气鼓鼓的别开头。

    冷月白沉声说道:“发展到今天谁也不怨,就怨梓恒太惯着思涵了……”

    冷思涵一听就不愿意了,“梓恒对我好,你有意见啊!就许你惯着我嫂子,到了那几天,连个卫生巾都得嘱咐着嫂子别忘带了。”

    冷月白微挑了下眉梢,“你嫂子怎么宠着都没毛病,你就不行,越宠你越添毛病。”

    展梦溪瞪了眼女儿,“思涵,你也不小了,梓恒对你好,你别蹬鼻子上脸的。”

    全家都开始攻击起了冷思涵,冷思涵被数落的眼泪汪汪的看向梓恒,“梓恒,他们都欺负我。”

    梓恒嘴角抽动了下,“大家也是为了你好……你还有很多作业没写呢吧,我陪你写作业去。”

    冷思涵感激的冲他眨了下眼睛,“就为了你刚刚的表现,我以后都不跟吵架了。”

    展梦溪很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不吵架还不行,你得知错能改,我不指望你能像你嫂子这么有出息,但你最起码得让我们大家省心。”

    “行,我以后一定让你们省心,为了让你们眼不见心不烦,我走了。”冷思涵说着,拉着梓恒便往门外跑。

    “这孩子!我话还没说完呢!”展梦溪哭笑不得的喊了声,“你给我回来!”

    桑榆笑着说道:“由着他们俩去吧。别看他们俩偶尔拌几句嘴,可平时好着呢,思涵其实挺乖的……”

    冷月白拉过她的手,紧紧的握了下,“别替她说好话,要不是我压着她,她还真能上天。”

    桑榆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冷月白笑着揉了下她的头,“这边爸妈已经看过了,我们还是早点回那边吧,要不然,爷爷又该打电话过来了。”

    “不会吧……嘟嘟……”桑榆还要替爷爷开脱下,结果,老龙童鞋的电话就那么赶点的打了过来。

    桑榆吐了下舌头,“爷爷,我们这刚要回去。”

    “快回来吧!这一天天的,你也就晚上能陪我一会儿……”

    桑榆听着爷爷的抱怨,笑着说道:“我马上就回去哈,您别生气了。”

    四人回了公爵府这边,龙澈拉着桑榆的手让她坐下,“你两个姑姑说明天就到,她们要给你设计婚纱。”

    桑榆笑道:“姑姑要来了,那您该高兴了。”

    “高兴!三五个月才能看见一次,我可高兴了!”

    桑榆一听爷爷的语气不对,笑着挽住了他的胳臂,“明天我两个姑姑来的时候,您乖一点,不许说她们知道么!”

    “不说她们,我有什么好处?”

    “我连陪您两天,寸步不离的那种。”

    “看你表现吧,你要表现的好,我就不说她们俩。”

    桑榆撅着嘴说道:“成交!”

    次日,小雨点和腾艾倪一起回了家。龙澈一眼便看向了站在小雨点身后的多多,瞪着眼睛吼道:“你还敢来!谁给你的胆子?”

    多多躲在母亲身后,伸手指了指桑榆。

    桑榆笑着说道:“爷爷,是我想我多多哥了。”

    龙澈冷哼了一声,“想他干嘛!吃里扒外的东西!”

    多多笑着问道:“外公,月白哥是我表哥,桑榆是我表妹,哪个是里哪个是外啊?”

    “找打!”龙澈伸手要打多多。

    桑榆连忙拉下他的手,笑嘻嘻扶着他坐到了沙发上。

    腾艾倪无奈的看了眼老爸,“您啊!心里有气,这是逮到谁就跟谁出。”

    龙澈瞥了眼女儿,“我最想出气的那个人是你!可我大孙女不让。”

    “那我还得谢谢我们家大宝贝了!”腾艾倪拉着小雨点坐下,“桑榆,我和你二姑知道你忙,只好赶在周末过来了,我们给你设计出几套婚纱,你一会儿看看样子,要是行,我就让他们去做。”

    “就设计出几套?”龙澈有些不愿意的说道:“他们冷家有多是钱,别给他们省。”

    小雨点无奈的笑笑,“爸——艾倪嘴里的几套其实是几十套,让桑榆随意选,到时候我们量个尺寸就行了。”

    “这还差不多!”龙澈哼了一声,眼睛又瞟向多多。

    多多眨了眨紫眸,一路小跑的跑向刚从隔壁院子回来的佟瑶跟前,“外婆,我都想您了~”

    佟瑶慈爱的拍了拍他的脸颊,“想我就多在这边住几天。”

    多多一个劲儿的摇头,“我可不敢,我拍我一不留神,就被我外公打了。”

    佟瑶笑道:“你不是还有好妹妹么,找你妹妹去,你外公就不敢打你了。”

    小雨点和佟瑶笑着站了起来,“妈~”

    佟瑶撇了撇嘴,“这要不是给桑榆设计婚纱,你们也不会这么快就来吧!”

    “咱妈也学会歪歪了。”腾艾倪笑着和小雨点扶住了佟瑶。

    佟瑶嗔怒道:“别假惺惺的,我还没到让你们扶着走路的份呢!”

    小雨点憋着笑,说道:“妈,我们以后常回来就是了,您别生气了。”

    佟瑶哼了她一声,“就当罚你们了,一会儿洛娃和梦溪要给月白和桑榆买东西去,你们俩也跟着去。”

    腾艾倪笑道:“得令~”

    佟瑶看向桑榆,“给你姑奶奶打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到,就说你两个姑姑都到了……”

    “来了、来了……”晏紫和米啸天笑着走了进来。

    “爸、妈……”

    “姑姑、姑父……”

    姐妹俩一起开了口,还没等说下话呢,晏紫的嘴便撇到了一旁,“我不跟你们这两个没良心的说话!”

    多多噗的笑出了声,“外婆,那我呢?”

    “你也给我一边站着去!咱们家啊,谁也没有桑榆孝顺!”

    桑榆嘴角抽动了下,“姑奶奶,您这么一说可就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

    “就算在浪尖上,你也有你爷爷护着,不用怕她们!”晏紫耷拉着脸挨着哥哥坐下,“咱俩是白生了两女儿了,两个加一起还赶不上我一个大孙女!”

    米啸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两句得了,人家不来的时候想人家,来了你就事事儿的,吃两个孩子给你带过来的东西的时候,你怎没这么多话!”

    小雨点叹了口气,“就我爸能帮我们俩说句话!”

    腾艾倪笑道:“我姑父是正义使者!”

    “那你们跟他好吧!”晏紫哼了一声。

    “这哥俩怎么都这么矫情!”米啸天笑着说道。

    “我们早就习惯了,我姑奶奶的脾气越来越像我爷爷……那啥,我去让人上茶。”桑榆被爷爷一个眼色吓得跑去了厨房。

    多多随后跟了进来。

    桑榆歉意的笑笑,“多多哥,让你替我背了这么多年的锅,实在对不起……”

    多多笑着拍了下她的肩头,“我是你哥哥,背锅是小事,看见你们俩终于修成正果了,我高兴。”

    “多多哥,我雅克哥都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和嫂子结婚啊?”

    多多一脸幸福的说道:“我爷爷说等你们办完婚礼,就给我们办。我来这边看看你,就绕路去DB看她。”

    “你干嘛笑的这么荡漾!”桑榆笑着戳了下他的嘴角,“娶了一个最富有的国家的公主,看把你美的!”

    “我倒是不在乎她多有钱,主要是人好,跟我能玩一起去,你二嫂说了,她要把两只狮子当陪嫁,哈哈……”

    桑榆笑道:“小心半夜咬你!”

    “哈哈……不怕。月白呢?他去哪里?”

    “陪康伯伯去皇宫了。”

    “哦。”多多笑着拍了下她的小脑袋,“月白是好人,哥不会看错人的,祝你们俩幸福。”

    “谢谢多多哥,我也祝你和二嫂幸福一辈子。”

    “梓衍和凌姿呢,他们俩还好吧?”

    “我哥陪凌姿去参加校联谊会了,中午就能回来。”桑榆四下看看,俯在多多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多多一愣后,笑出了声,“真的假的?”

    桑榆笑道:“真的,你外公不是总半夜出来巡夜么,碰见过好几次。”

    “哈哈……”多多捂着肚子就笑了。

    桑榆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笑着说道:“我爷爷说了,等凌姿毕业了就让他们俩结婚,省的一天天总偷偷摸摸的。”

    “我看行,人家说,偷偷摸摸怀的孩子胆都小,他们俩别一不小心再整出一个胆小鬼来。”

    “哈哈……”桑榆笑了一半,连忙捂住了嘴。

    兰斯和琪琪格进来的时候,这哥俩还在厨房里嘀咕着,伊洛娃喊了两声,他们俩才听见。

    午饭的时候,龙澈看着满满的一桌子的人,高兴还喝了两口,这些年,几个孩子都在外求学,这样大团圆的时候还真少见。

    大家都动了筷,幽幽和乔依娜带着她们俩的侄女才姗姗赶了过来。

    桑榆看了看两个小丫头,又看了看语霄和语霖,抿着嘴便笑了,没准这次见面,就是他们四个的一个新开端。

    “嘟嘟……”琪琪格的手机响了,琪琪格看了眼号码,很是紧张的按了接通键,“……嗯,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佟瑶看了过来,“是大宝还是二宝的孩子要出生了?”

    琪琪格匆忙站了起来,“不是一个,是两个都要生了,妈,我得走了。”

    佟瑶笑着站了起来,“这可是大喜事!我也去。”

    “那就都别吃了,我们都去。”龙澈一声吆喝,一大家子浩浩荡荡的去了医院。

    他们刚到产房门前,里面便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生了!”

    “生了!”

    众人喜出望外的看向产房门口。

    “是两个孩子的哭声,也不知道哪个是老大。”

    龙澈笑道:“不管哪个先生的,反正他得叫我一声太爷爷!”

    “看把你高兴的!”佟瑶笑着看向他。

    龙澈笑着笑着眼泪便流了下来,“兰斯是妈一手带大的,她要是看见兰斯都当爷爷了,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佟瑶低叹了一声,抬手帮他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

    “爷爷,大喜的日子,咱不哭了。”桑榆抱紧了爷爷的胳臂。

    龙澈笑着点了点头,“不哭了,不哭了,你两个嫂子生了,这是大喜事。”

    等孩子抱出来后,龙澈更是喜出望外,因为这次,家里可算又见到了一个女孩,大宝媳妇儿生了漂亮的小丫头!

    龙澈因为这事,开心的一夜都没怎么睡,兰斯担心他,守了他整整一夜。

    爷俩聊了一晚上,次日比那些睡了一夜的人还精神。

    两个孩子满月的时候,龙澈和兰斯摆了三天的流水宴。

    离月白和桑榆婚礼还有三天,一家人去了Z国。回到了Z国的家里,龙澈拉着佟瑶的手,走遍了每一间房间,这里到处是他们年轻时的回忆。

    次日,远道的客人陆续的赶了过来,冷月白特意过来把他们一家人请去了冷家老宅。

    龙澈一进门,便看见了他的几个老伙计。

    “哈哈……老伙计,你可算来了!我们几个就等着跟你斗嘴呢,这么干坐着实在是太难受了!”卡洛斯笑着迎了过来。

    龙澈笑道:“小样儿,跟我斗,我让你们一起上!”

    慕塔笑着说道:“快坐吧!别站在那嘚吧了,这么大的年纪也不知道累。”

    “坐!”卡洛斯拉着龙澈坐下,笑着说道:“一会儿咱们的老姐夫和老姐姐要来。”

    龙澈微挑了下眉梢,“那老东西还真是祸害活千年,都一百零几岁了,还能出来走动……”

    “谁说我都一百零几了!我明明才三十岁!”门外传来了如洪钟般的声音,大家都站起来,纷纷迎到门口。

    即墨尘扶着冷雨骁缓步走了进来。

    大家说笑着,扶着他们俩坐下。

    桑榆好奇的看着即墨尘的一头雪白的及膝长发,小声问道:“月白哥,姑爷爷的头发是从小就留的吗?”

    “嗯,十几岁的时候因为姑奶奶的一句便一直留到现在。”

    桑榆仰头看向他,“什么话?”

    冷月白轻勾了下唇角,“待你长发及腰,我来娶你可好?”

    桑榆点着下颌低声吟道:“待卿长发及腰,青丝馆正正是陌上花开时,我必策马凯旋而归,铺十里红妆,迎百里锦缎伴千里花海娶卿而归,可愿?”

    冷月白笑着点了点头,“我愿意!”

    桑榆伸手拧了他一下,“我没问你!”

    “哈哈……该!”冷思涵笑着拍了下老哥的肩头。

    冷月白斜睨了他一眼,“别哪都有你!我愿意让我老婆掐我。”

    “你也不敢不愿意!”冷思涵拉过桑榆的手,笑着说道:“嫂子,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新房吧。”

    桑榆的脸微微一红。

    冷月白把桑榆的手从妹妹的手里抽了出来,“要陪也是我陪,你自己玩去吧。”

    冷思涵气鼓鼓的跺了下脚。

    冷月白笑笑,牵着桑榆的手出了大厅,“奶奶说后院安静,就把新房给咱们安排到后院了。”

    桑榆的脸又红了一成。

    冷月白笑着捏了下她的脸颊,“你别这样,我会把持不住的。”

    桑榆抬脚踢了他一下,“这么多年你都把持住了,还差这几天。”

    “越临近日子越难熬。”

    桑榆猛地抽出手,“我不跟你去看新房了。”

    冷月白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去?”

    “我怕你把持不住!”桑榆咯咯的笑着,转身便跑。

    冷月白一把拉住她拦腰抱起径直去了新房。

    “月白哥,我爷爷要是发现咱们俩一起失踪了,他又会满世界的找了。”

    “我就带你去看看新房,不会耽误很长时间的。”

    桑榆嘟了嘟嘴,摇头。

    “我知道你在怕什么,这么多年我都等了,绝不会差这两天,我们把第一次都留给洞房。”

    桑榆娇羞捂住他的嘴,“别胡说八道!”

    冷月白轻轻咬了下她的小手。

    “姐,爷爷找你呢!”梓彬笑着跑了过来。

    桑榆连忙从冷月白的怀里滑了下来。

    冷月白低叹了一声,这老爷子!就剩两天他和桑榆就要成夫妻了,他至于这么看着他们俩么。

    一家人在冷宅玩了一天,晚上回了别墅,在家休息了一天。次日,天还没亮,大家便把桑榆从被子里拉了出来。

    乔依娜领着五六个化妆师在桑榆的脸上捣腾了三个多小时,再出来时,全家人都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我们家的桑榆么!”

    “太漂亮了!”

    “我姐闪瞎了我的眼睛了!”

    “哈哈……我闺女还真漂亮!”伊洛娃端着面碗走了过来,“来,闺女吃面条了,吃了这碗面条,你和月白就能长长久久了。”

    夏芷蓝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心得多大,你出嫁那会我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你了倒好,闺女眼看着就要出嫁了,你却差点笑掉大槽牙!”

    伊洛娃笑着说道:“我闺女不管嫁不嫁,将来都会跟我生活在一起的,我干嘛要哭。”

    佟瑶笑着拉住夏芷蓝,“这样挺好,我们谁也不哭,桑榆才能高高兴兴的出嫁。”

    “姐,你快吃面条,我姐夫的马车已经出发了。”语震和语霏一路小跑的跑了进来。

    “哇哦!这是我姐吗?”语震夸张的捂住了胸口。

    桑榆笑着戳了下他的额头,“继续刺探军情去。”

    “是!”两个小家伙笑着跑了出去。

    接亲的花车终于来了,冷月白通过层层刁难终于抱得美人归。

    花车绕帝都一圈,到了皇城大酒店。

    佟艾睿面带笑容的把女儿的手交给了冷月白,“我只有一句话要对你说:以后过日子,只许桑榆欺负你,你却不许欺负桑榆!”

    冷月白笑着点了点头,“爸,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桑榆的。”

    “爸相信你,祝你们幸福!”佟艾睿笑着把两个孩子拥进怀里。媳妇儿交待他了,在女儿面前一滴眼泪都不许流,他不流,就算有泪,他也要咽回肚子里!

    伊洛娃嘴角挂着笑,心却在默默的流着血,女儿嫁人了,她还没疼够,就嫁人了。

    大家都以为龙澈会哭,可龙澈却笑着陪完了全程。

    孙女嫁与不嫁,她都没有离开自己,虽然他也心酸的很,但看着孙女脸上的幸福的笑容,他便也一直笑着……

    十年后,夏巫公爵府。

    龙澈轻轻的推着秋千,秋千上坐着一个酷似桑榆的小丫头。

    小丫头仰头看着龙澈,笑眯眯的问道:“太外公,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

    “你妈妈可了不得啊,她现在是三军统帅,忙得很,忙的把她的爷爷和她的女儿都忘了。”

    “那大舅舅呢?”

    “你大舅舅被你外公坑的更忙了。哼!你那个不靠谱的外公啊,为了带你外婆出去玩,硬是把你大舅舅推上了首相的位置。”

    小丫头扁了扁嘴,“哼!那我小舅舅就是被太外婆他们给坑了,硬是做了十年的昊天大帝,我想他,他都没时间回来。”

    龙澈慈爱的摸了摸小丫头的头,“你舅姥姥的病好了,十年之期已经到了,你小舅舅马上就要回来了,咱们一家人马上就要团圆了。”

    “爸,您都快成神仙了,您看谁回来了!”伊洛娃笑着走了过来。

    龙澈缓缓看了过去,他的五个儿女带着他们全家人都向他走了过来。

    “爸——”

    “爷爷——”

    “外公——”

    “我们回来了!”

    龙澈笑着点了点头。

    佟瑶听到声音从大厅了走了出去,孩子们站了一院子,团圆!一大家子人终于团圆了!

    —终—

    ------题外话------

    纵然百般不舍,还是有完结的这一天。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让海鸥一路坚持了下来。

    新文《盛世狼宠:军少药不停》预计十五号开始更新,没收藏的妹纸都去瞧瞧吧。

    简介:

    蓝亦诗酒后乱拔萝卜,毁了海市战狼大队,队长夜修的“清白”之身,还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留下了她的专属爪印!

    待她刚刚睁开眼,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蓝亦诗,你欠我一个儿子!”

    “小叔……”

    “床单都滚了,再喊我小叔,你不觉得别扭?”

    她睡了闺蜜的叔叔!

    蓝亦诗捂着脸落荒而逃!待她逃回学校后才发现,她这一睡竟然还睡出了个天大的阴谋!

    世态炎凉、人性的丑陋一一呈现在她的眼前。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