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正文 920、只要你转头,就能看到我(大结局) 文 / 圆呼小肉包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家里,闹成了一锅粥。

    段琼楼这次脾气发得也大,丝毫不管又哭又闹的小玫瑰。

    小玫瑰全程嚎哭到底,哭着喊着,浑身乱动着,企图阻止段琼楼…

    可是,她的一切反抗,反而都是激发段琼楼暴行的催动剂。

    段琼楼这次真是……杀鱼的动作比杀人都快。

    直接用手就将一条鲜活的鱼撕裂成了两半儿……

    全然不顾及小玫瑰杀猪一般的哭喊声,段琼楼尤其还当着小玫瑰的面,把陈果果送的那些鱼碾杀了个干净。

    随后,在佣人被段琼楼强制要求煮鱼的时候,小玫瑰则是哭着闹着,举着她的小粉拳,在段琼楼的裤腿边不断捶打。

    但是,就她这么点力气,怎么可能伤的到段琼楼一根毫毛?

    这一整晚,卢美媛家中如同打了一场硬战。

    段琼楼跟小玫瑰之间的矛盾大爆发,情况,激烈到卢美媛段乘云丝毫没法插手…

    后来,段琼玉跟秦准俩约会回来的时候,小玫瑰已经哭到断气了。

    哭到了最伤心的地步,是呼出来的气,已经跟不上吸进去的气。

    小玫瑰抽噎似的哭着,小脸通红通红,坐在地上,小身子不断颤抖……那副模样,真的好不可怜。

    “哎哟哟,小宝贝儿,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因为段琼楼对小玫瑰动过粗,没法再接近小玫瑰,所以只能由段琼玉上去示好。

    她一边把小玫瑰从冰冷的地上抱起来,一边抽面巾纸给小玫瑰擦鼻涕泡泡,正思询着要怎么安慰孩子时,转头却见到那边,段琼楼正让秦准在饭桌边坐下。

    “把这条鱼吃了!”

    筷子,一把拍在秦准面前,段琼楼用命令式的语气对秦准说道。

    秦准跟段琼玉本是约会回来,已经在外头胡吃海喝了一顿。

    这会儿再让他吃,他是真没什么胃口。

    但是段琼楼的命令,又不得不听。

    秦准只能服从地拿起筷子,往那鱼肉上一放…

    “哇——”

    才刚放上,还没来得及夹,就听到后头传来小玫瑰声嘶力竭的哭声。

    哎呦喂…

    当下,秦准便直往回收筷子,不免皱起一张脸。

    “吃!全部吃光!不吃完不准走!”

    然而,他的筷子才收一般,耳畔又传来段琼楼魔鬼式的命令声。

    那时,秦准又只好伸出筷子,无奈夹起了一块鱼肉,放进自己碗里。

    “哇……呜呜……”

    小玫瑰已经悲伤过度,再没什么哭喊的力气了。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停哭,不停流泪,鼻子下的鼻涕水长长形成泡泡,然后‘嘣’地一下,爆裂。

    小脸蛋儿,好似可怜。

    见段琼楼在气头上,段琼玉也不敢惹。

    她只好转头低声问佣人,“嫂子呢?”

    “已经打电话给小夫人了,应该在回来的路上。”

    佣人也窃声回答,生怕被段琼楼听到她们在窃窃私语。

    “让你再跟那臭小子玩!让你学坏!我们家还从来没出过胳膊肘往外拐的!”

    那边,段琼楼还在骂骂咧咧,瞪着一双眼,直对小玫瑰。

    “呜呜……呜呜……”

    小玫瑰也还在断了气似的哭泣着。

    这家里,没有人能制止的了段琼楼,连段乘云都不可能。

    如此残局,仿佛只有叶锦蓉可以破。

    也就在众人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叶锦蓉身上时,最关键的时刻,叶锦蓉回来了…

    玄关处,还在换鞋的叶锦蓉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问了佣人家里现在什么情况。

    佣人也急急忙忙回她,“先生把鱼都杀了煮了,小玫瑰哭的厉害,先生也气的厉害,没有人敢制止先生,都等您了。”

    别说…

    在听说段琼楼把鱼给煮了的时候,叶锦蓉已经忍不住颦蹙双眉,面上尽带无语。

    这种招数也就只有段琼楼用的出来了吧?

    毁人所爱,伤人所重…

    他这个人真是永远对人不对事…

    叶锦蓉匆匆走进饭厅,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真看到饭厅里的场景时,还是被吓的脸色大变。

    真当是一片狼藉…

    真当是惨不忍睹。

    饭碗摔了一地,污水溅了一地,地上还能看到些鱼内脏,血水…

    除此之外,被段琼玉抱在怀里的小玫瑰也哭的很是狼狈。

    头上的一个啾啾已经歪了,小脸通红通红,像是沾染上了高原红,衣服也凌乱褶皱不堪,整个一捡垃圾的小孩。

    而那边段琼楼,则是一副怒气冲天的威严模样。

    叶锦蓉没赶到之前,还能听到他在饭厅骂骂咧咧的声音。

    叶锦蓉赶到之后,他倒是安静了,没再多骂,双手叉着腰,只摆出一副很是不快的脸色。

    所以说,只有叶锦蓉治的了段琼楼。

    她都不用开口说话,只需要往这儿一站,段琼楼整个人都安静了。

    “妈妈…呜呜……”

    小玫瑰看到叶锦蓉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忙伸出那双不长的小肉手,咋咋呼呼的朝叶锦蓉探去。

    叶锦蓉伸手把她接到自己怀里抱住,顺势也从段琼玉手里接过纸巾,给小玫瑰擦起了满脸泪痕鼻涕。

    出奇的是,小玫瑰没有跟叶锦蓉告状,没有说段琼楼的坏话。

    只是在看到叶锦蓉之后,把整个人靠在了叶锦蓉身上,再也不愿意移开。

    “发这么大火,是因为什么?”

    叶锦蓉也没责备任何人,只是很冷静的开口问段琼楼。

    随后,段琼楼便将陈果果说谎,小玫瑰沉默的事情经过都告诉了叶锦蓉。

    因为小玫瑰容忍了陈果果的谎言,小玫瑰没有出来澄清,等于是无形中的站队陈果果。

    这一点,让段琼楼大发脾气。

    而段琼楼认为很严重的这点,在叶锦蓉听来,也很是严重。

    骂也骂过,动手也动手过,段琼楼这黑脸是唱足了戏,那么接下来,叶锦蓉就要唱白脸了。

    她没指责段琼楼,也没当着众人的面说小玫瑰不好。

    只是在段琼楼说完以后,她带着小玫瑰不紧不慢的回了房间,锁上房门,把其他人都隔绝在了外头。

    让这空间中,只留她母女两人。

    叶锦蓉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尊重小玫瑰,算是给小玫瑰留个面子。同时,也让小玫瑰知道,现在只剩下她们俩,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小玫瑰的房间里,叶锦蓉抱着她在床上坐下,又从床头柜上抽了张纸巾,给小玫瑰擦了擦满头大汗。

    “能不能告诉妈妈,为什么对哥哥这么不好?”

    叶锦蓉开门见山直问。

    “没…”

    小玫瑰抽了抽鼻头,瘪着小嘴,小声回答,“没对哥哥不好。”

    “妈妈问你,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错在哪?勇敢告诉妈妈,知错能改,才是好孩子。否则,妈妈也会像爸爸那样生气,到时候,家里就没有人护着你了哦。”

    叶锦蓉没包庇,往下继续问,用着亲和的语气。

    “我,我害哥哥,出事了…呜…”

    说到这点,小玫瑰刚刚好不容易止住的哭泣声,又忍不住再起,仿佛悲伤的事又重来了一番。

    “你害哥哥出事,哥哥不怪你。可是你这次让哥哥伤心,这才是最大的错,知道吗?”

    叶锦蓉轻轻拍抚她的后背,温声温气的说道理,语气很是柔和,倒是能让小玫瑰听的进去。

    “妈妈听说,你这两天天天缠着果果哥哥玩,没跟哥哥好好玩过。哥哥说话也不听,晚上也不跟哥哥睡,白天也不陪哥哥完,有这么一回事吧?”叶锦蓉问。

    问完,小玫瑰有些惭愧的往叶锦蓉的胸口埋了进去。

    那会儿,她什么也不说,就只是觉得惭愧,与内疚。

    “你应该也知道,在这个家里,哥哥是最疼你的人。哥哥对你的好,比爸爸妈妈对你的好要更多。”

    边说,叶锦蓉继续拍拍孩子的后背,“你要珍惜哥哥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要好好对待哥哥。哥哥能成为你的哥哥,是天大的缘分,是老天爷给你的礼物,明白吗?”

    叶锦蓉的话,有那么点深奥,小玫瑰听不是很懂。

    仰头,她高高的巴望向叶锦蓉,眨巴眨巴哭到水汪汪大眼睛,摆出一副无知的小表情。

    “哥哥不是你的亲哥哥,等哥哥长大了,有能耐了,想走随时可以走。这个家对他而言,可以算是个永远的家,也可以算是个临时的家。妈妈会尊重哥哥做的一切选择,如果有一天他的羽翼丰富了,选择要离开,妈妈绝对不会阻拦。能明白吗?”

    “妈妈……”

    这样说,小玫瑰就更不是很明白了。

    “妈妈,哥哥会走吗?”

    叶锦蓉并不准备瞒着小玫瑰,顾怀阳与她不是亲兄妹的关系。

    家里所有人都知道,顾怀阳自己也知道,这种事情肯定瞒不住。

    所以叶锦蓉干脆便告诉小玫瑰,顺便给小玫瑰一个警醒。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经得起她的忽视,就算是家人,也要用心对待。

    尤其家人,最不能忽视。

    “哥哥总有一天会走。哥哥很聪明,非常非常聪明。妈妈布置给他的作业,他每次每次都完成的非常出色。等他准备好了,等他打算了,如果他想离开,妈妈一定不会拦着他。那么到时候,你就没有哥哥了。”

    “我不要哥哥走,妈妈呜呜…”

    小玫瑰一下便感受到了紧张,小嘴直往下挂,一下又哗哗落了两行泪。

    “哥哥总有一天会走。哥哥是个很厉害,很坚强,很聪明的人。你不好好珍惜哥哥,等哪天他走了,以你的资质,怕是追都追不上他。”

    没顾及小玫瑰的小情绪,叶锦蓉反而还继续这样说,继续给孩子营造危机感。

    “不要,呜呜,不要,妈妈……宝宝不要哥哥走……呜呜……宝宝要哥哥…”

    小玫瑰‘哇’的一下又伤心的涕泗横流,小身子哭到抽搐,急巴巴的抓着叶锦蓉,一声声的祈求。

    到底还是叶锦蓉有门路,三两句话,就让小玫瑰意识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小玫瑰这孩子,任性是很任性。

    但是在任性的基础上,是她以为,对她好的人会一直对她好。

    直到这一刻,叶锦蓉告诉她,她很有可能会失去这个人时,小玫瑰才开始感觉到害怕,感觉到慌张。

    她不想失去顾怀阳,无论如何都不想…

    “可是宝宝对哥哥一点也不好。哥哥甚至都没有一条鱼重要哦?”叶锦蓉诱问。

    “不……呜呜……哥哥比鱼重要……哥哥重要呜呜…”

    小玫瑰哭着喊着反驳叶锦蓉,又是满脸泪痕,又是伤心到不能自已。

    “可是,宝宝差点失去哥哥,却一点也不伤心,反而还跟果果哥哥玩的很开心呢?”叶锦蓉又诱问。

    “不……不是这样……呜呜……宝宝担心哥哥呜呜……宝宝不敢问,宝宝错了,妈妈……你别让哥哥走,别让哥哥走,好不好,妈妈…哇——”

    这越哭越伤心,小玫瑰最后还放开嗓子大吼了出来。

    那副哭相很是可怜,却也很是可爱,叶锦蓉忍俊不禁。

    “可是哥哥这次真的很伤心,哥哥也哭了呢。怎么办?哥哥可能明天就会想走了。”

    “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走…呜呜……”

    她的小肉手不断挥舞,不停哭泣,表达却很是清晰。

    “那你自己去问哥哥好不好?明天自己去跟哥哥道歉,然后问哥哥可不可以留下来?妈妈是不会勉强哥哥留下来的,因为我们宝宝对哥哥不好,妈妈也不想哥哥留下来不开心哦…”

    “呜呜,你坏!呜呜…”

    一听到叶锦蓉说,她不想让顾怀阳留下来,小玫瑰那双小肉手,‘啪’一下,打在了叶锦蓉的胸口上。

    “呜呜呜,我要哥哥……不要哥哥走……我要…呜呜…”

    依偎在叶锦蓉的怀里,孩子哭的很是凄惨。

    但是她喊的真的很大声,很清晰的表达出了她的意思。

    这样就好。

    这样解决,也算是正好。

    叶锦蓉拍拍孩子的后背,好声说着,又引导了一会儿,算是将孩子的心思给引导了回来。

    最后,在小玫瑰答应要去跟顾怀阳道歉之后,叶锦蓉方才开始对她说鼓励性的话。

    “宝宝,你真的要好好对哥哥。这个世上,哥哥只有一个,也只有哥哥会好好对你。”

    她轻轻抚着小玫瑰哭到大汗淋漓的脑袋,轻轻在小玫瑰的头顶温声细语道,“妈妈也要好好对妈妈的哥哥。因为哥哥,是真的很疼我们。”

    她不由想到叶锦源…

    想到那与她同手同脚长大,一直把她放在手心上疼的兄长。

    多少女孩子,盼都盼不来一个好兄长。

    这是她们的福分…

    真的是前世修来的缘分。

    小玫瑰,哪里还有理由负顾怀阳呢?

    ……

    翌日一早,叶锦蓉就带着小玫瑰去顾怀阳的病房里探视了。

    小玫瑰带着泪汪汪的大眼睛,边哭边跟顾怀阳道歉,然后抽抽噎噎地求顾怀阳别走。

    那会儿,顾怀阳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情况,却忍不住开心抿唇,羞赧地接受了小玫瑰的道歉。

    孩子之间的和好,很是容易。

    孩子之间的风暴,也总是走的很快。

    小玫瑰跟顾怀阳说开了之后,要不了一会儿,就笑嘻嘻的玩到了一起去。

    两个孩子在病房里玩耍的时候,叶锦蓉跟段琼楼则是在病房外,为昨晚毁坏小玫瑰的鱼而小吵了一顿。

    教育理念上,他两人再度产生分歧。

    叶锦蓉认为段琼楼教训小玫瑰,发火生气都可以理解,但是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不该在小玫瑰面前把她的宠物给肢解了。

    这对孩子会造成童年阴影。

    现在是鱼还好,万一哪天养的狗,或者是兔子,那画面岂不是不堪入目?

    但是段琼楼认为,他这样做没错。

    他就要毁了陈果果送孩子的东西,让孩子看到鱼死的时候,同时对陈果果也死心。

    他的想法跟叶锦蓉不同,为此,两人吵着闹着,发生了一场争执。

    就在他两人唇枪舌战的厉害时候,陈科突然带着他儿子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不偏不倚,撞上正在吵架的两人…

    “对不起,我听了一些你们的话,我可能不该管这闲事,但是,我还是有两句话想说…”

    陈科说了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后便准备站队叶锦蓉,想反驳段琼楼的教育理念。

    却没想,就在这时,段琼楼一把揽住叶锦蓉的腰际,突然捧着叶锦蓉的脸,当着陈科的面,深吻了下去…

    用一个很大胆的示爱,段琼楼堵住了陈科欲张的嘴。

    陈科,被看呆在原地。

    段琼楼还不是蜻蜓点水的那种程度,还是有意用他的舌尖在叶锦蓉的唇腔内攻略了一番,两人缠缠缠绵了好些时候,方才慢慢分开…

    随后,他几人之间的气氛,便除了尴尬,只剩尴尬。

    “麻烦你能别在我们夫妻恩爱的时候出来碍眼吗?”

    段琼楼皱着眉头,给陈科抛了记狠眼神。

    那会儿,陈科方才有一种真正输下阵的感觉,方才,产生了一丝丝从未有过的惭愧心理。

    “陈先生,你是来看孩子的吧?抱歉,里头医生正在换药,可能不方便进来。”

    相对于段琼楼的无礼,叶锦蓉则是用很有礼貌的理由把陈科给拒绝了。

    未免节外生枝,未免段琼楼跟她之间再闹出什么矛盾,叶锦蓉也准备跟陈科断了往来。

    所以从现在开始,她会拒绝陈科,用各种理由。

    “那,那我也没什么事。这水果是我的一点心意,毕竟是我家孩子惹出来的事。”

    陈科送了一盒子水果蓝,他们客套了一番,很快就直接在外头把陈科给送走了。

    病房里,小玫瑰坐在顾怀阳身边,正举着儿童练习筷,费心费力的给顾怀阳喂饭吃。

    她手指头夹的不稳,炒细粉干落了满床,看起来很肮脏。

    但是顾怀阳没嫌弃,还是很有耐心的接着她递过来的每一口食物。

    “哥哥,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你可以不要离开我吗?”

    小玫瑰今天已经问了好多次这个问题了。

    她大概是被吓坏了,生怕哪天,顾怀阳会突然离开她。

    顾怀阳也从来没感受过小玫瑰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他不是很明白,但实在很开心。

    “我不会离你很远。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顾怀阳回答。

    “可是,那是多远啊?”

    小玫瑰颤颤巍巍的地夹起一筷子细粉干,抖啊抖的往顾怀阳嘴边送。

    “就像这几天,只要你一转头,就能看到我。”

    顾怀阳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淡淡回答。

    他说话的语气,平淡无波澜,可是这话中所夹带的柔情却如有天高。

    小玫瑰还小,只听懂了他这句话表面意思上的含义。

    以后……

    未来的未来…

    顾怀阳会用行动去证明,只要她转头,就可以看到他……这个距离,到底是怎样的距离。

    年仅六岁,情商智商双高的顾怀阳,已经在心里敲敲认定了小玫瑰。

    他想,他只可能跟小玫瑰过一辈子。

    只可能是她。

    所以他也庆幸,他跟小玫瑰,不是亲兄妹。

    —END—

    ------题外话------

    大家速速移驾新文!

    强烈推荐新文《军魂燃燃:特种小娇妻》/圆呼小肉包

    地下市场,她被关在狗笼里拍卖,被他以三倍高价拍下。

    刚开始,她把自己当狗,跪他,带狗项圈,还给他递牵引绳。

    是他,要她站起来,堂堂正正做人。

    “从现在起,你就叫玲金。以后跟我姓楚,我对你负责。”

    后来,他给了她名字,让她随了他的姓,也将她从地狱式的地下市场带回了国。

    从此,她的眼中,只认他。

    *

    某天,她走丢被送进警局。

    警察:“你几岁?这么大的人也能走丢?”

    她:“是主人把我丢了,我没乱走。”

    警察:“记得家人电话吗?我给你联系。”

    她:“我只有主人。”

    警察:“好好,你主人电话呢?”

    她:“主人没电话。”

    警察:“……主人是谁?”

    她:“雷锋。”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