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35章 135无奸不商 文 / 卷卷泪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封锦年猛的抽口烟,在他思绪絮乱不已的时候,床上的徐映雪可能是闻到烟味醒了,她捂着有点做疼的脑袋起身,看清周围的环境之后在看到封锦年,视线还看到地上用过的安全套,脸色顿时一阵难看,唇色发白,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清纯少女,她知道自己昨晚跟封锦年干了什么。

    封锦年摁灭烟头,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映雪…”

    “你别跟我说话。”徐映雪双手抓着头发,语气拔高几个分贝,她捡起撒落各处的衣服去洗手间,双手撑在盥洗台上,眼睛通红有几分狰狞感。

    一旦捅破两人之间的那层暧昧不清的纸,什么好朋友的表面都不复存在,徐映雪是自私的,明知道封锦年喜欢她便利用这点让他处处对自己好,不能所以。

    徐映雪就这么盯着镜子前的自己好几分钟,收拾掉眼底的几分慌意,她洗完澡,衣装整齐的从里边出来。

    封锦年作势拉她的手,却被她甩开,“你别碰我,今天的事,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徐映雪甩开他的手拿着包包离开,出了酒吧,拦了一辆的士,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回学校附近住的公寓。

    封锦年没在挽留她,只是有些颓废的退回沙发坐下,他还没有泯灭良心,丧心病狂的跟自己亲哥哥抢女人,再说,徐映雪从头到尾喜欢的人,只有封锦。

    封锦年回到封家,是早上六点多,父母还没有起来,家里,只有保姆在厨房里忙着弄早餐。

    他没什么精神的要上二楼,却在楼道口,撞到穿着运动装要出去晨跑的封锦,有那么一瞬间,封锦年没办法面对他,眼神马上错开。

    封锦刚弄上耳机塞耳朵里,看着上楼的封锦年,“昨晚去哪玩了今早上才回来?这可不像你。”

    “没去哪。”封锦年声音有点僵硬的回,紧随,从封锦身边越过。

    一阵风带过。

    封锦闻到一股香水味,是女人专用的。

    封锦年昨晚应该是跟女人在一起,难怪不好意思说,兄弟之间也有各自的**,他不愿意说,封锦更不会多问,他再把耳机插上耳朵里,晨跑去了。

    封锦年心里有愧,目光根本没有看封锦,所以没有发现他手里并没有带与徐映雪订婚的那枚铂金戒指。

    蔺璟臣今天到公司,秘书何娜上前汇报,“蔺总,你家人现在在会客室。”

    这次,用的是家人,也就意味着今天前来的,不是一个人。

    蔺家人来找他,似乎都不太喜欢提前通知他一声,说来就来,不过蔺璟臣丝毫不意外。

    他推开会客室的大门,除了蔺凯元,还有爷爷蔺桂山在,穿着唐装,手拄着拐杖,看起来精神矍铄,一别眸,还有在蔺桂山旁边的徐映雪。

    虽然她跟欧洋离婚,内幕他们自是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两人给家里人的回复是婚后生活不合适,毕竟在他们结婚后两人确实都很忙,见面的机会少感情便淡了,因而双方家庭都理解他们离婚的原因,所以,即便跟欧洋离异,也并不妨碍她跟蔺家人现在的交情。

    驼色的毛呢长款大衣,一头柔顺的栗色长发,发尾卷翘,打扮的时尚又精致,徐映雪率先注意到进来的蔺璟臣,宁市一别再也没见过,对于眼前成熟又俊朗的男人,想念又觉得痛苦,她扬起笑容,“蔺大哥。”

    蔺璟臣不咸不淡的嗯一声,称了一声父亲,然后是爷爷。

    蔺凯元和蔺桂山的目光紧随投落。

    蔺凯元还耿耿于怀蔺璟臣没有帮蔺越年还还债心里耿耿于怀,再见,没什么好脸色,若不是老爷子要过来,他不会跑这一趟。

    蔺桂山颔首,“你来了。”

    ……

    过去几分钟的样子,何娜在秘书办公室呆着,目光时不时会撇向会客室,老板家里人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来公司,以往情况少之又少,她猜想,肯定是因为老板跟秦昭的事,只不过影后吴芊桐跟蔺总他们家有什么关系么?

    她在蔺璟臣身边当秘书的时间也不短了,只不过还是不了解老板家里的情况。

    何娜只是从李怀那里知道他们蔺总跟家里人关系一般。疑惑之际,便是看到蔺璟臣从会客室出来,沉声交代她早上的会议推迟一个半小时再进行。

    “好的,蔺总。”何娜道,手握着鼠标,开始给各大部门发邮件通知会议延迟。

    徐映雪从会客室出来,又带上了帽子跟口罩,把脸裹得严严密密的。

    蔺璟臣随他们一块下去。

    进电梯前,蔺璟臣单手放在裤袋里,样子闲适,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刻,他手机震动两下,拿出来的时候,有两条信息。

    徐映雪站在旁边,她下意识的看到那亮起的屏幕,来电信息的备注是宝贝两个字,呼吸不由一紧。

    蔺璟臣指纹开锁,把收到的信息点开看,“蔺先生,早上好,你的情诗朗诵比吃安眠药还管用。”

    “以后哪天我睡不着,你就给我念一念,好不好?”字的后面,还附带了一串颜字表情,挺讨喜的。

    蔺璟臣时常跟秦昭发短信,也渐渐了解那些用符号组成的颜字表情,通常年轻点的男生女生都爱用。

    秦昭是一觉睡到天亮,醒来的时候发现带的耳机线和手机被拿到了床头柜,大概是吴朝阳进来顺手给他放的,她起来后就给蔺璟臣发了短信。

    电梯里信号被屏蔽,蔺璟臣看完没有做回复,不过脸上倒是有抹笑意浮现。

    等出了电梯他才敲字回答,一个好字回了过去。

    不过无奸不商,蔺璟臣又怎么不会为自己谋取福利。

    秦昭看到,唇边的笑容浅浅,她在网上一家书店买了几本关于情诗的书籍,国内外的都有,收件人和电话填的都是蔺璟臣的,地址是梨安园,问过客服,今天就能够发货。

    从学校宿舍去食堂吃早餐,吃完早餐两人才兵分两路,对于别人的投过来异样的目光,秦昭并没有表现的多在意,去到班级的时候,谭琳琳率先热情的喊她名字打招呼。

    秦昭朝她淡淡莞尔。

    蔺璟臣随他们去的是一家早茶餐厅,距离华耀并不是很远。

    蔺家其他人都在餐厅里的雅间等候,妯娌之间聊得倒是愉快融洽,不过在她们里面,还有个年轻女人在,气色好,打扮的得体大方,身上还有几分清雅的气质。

    吴芊桐进来的时候看到座位上的年轻女人,脚步一顿,似乎根本没想到还有陌生的女人在,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住。

    对于她,吴芊桐并不陌生,之前在某个节目的访谈有她的踪影出现,她在国外出名,回国发展后举办过属于自己的小提琴演奏会,程晓,比她小一岁,目前单身。

    程晓跟她母亲会出现在这里,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是为什么,吴芊桐握了握拳。

    蔺璟臣视线平静的投落,慢慢地,又毫无波澜的转移开。

    这次早茶,欧洋并没有出现。

    但是吴芊桐并不开心,脸上的神情更像是在强颜欢笑多一些,她知道程晓与蔺璟臣不可能,但是看着蔺家人把她心里喜欢的男人介绍给别的女人,心里多少是不舒服的,不过表现的并不明显便是。

    蔺桂山有看报道,知道蔺璟臣求婚的女人家境如此不堪,怎么会同意蔺璟臣跟她在一起,虽然孙子的事情从来不是他能掌控,但一想到那秦昭的背景,他心里就添堵的不行。

    蔺家是书香门第,怎么会让有辱门风的女人进蔺家门,尽管,蔺桂山知道他们家不能关明磊落见人的事很多,就好比自己两个儿子,在外面都偷过腥,只是,在还有着旧年代大男人主义思想的老人家眼里,这并不算什么。

    蔺璟臣出门前有吃过早餐,餐桌上的茶点没有怎么动过筷,更没说过几句话,倒是程晓,隔会儿就找话题想租蔺璟臣聊天,充满表现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好感。

    但是蔺璟臣冷淡的态度着实让程晓尴尬的不行,饭桌的氛围一度凝滞般。

    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有个电话进来,蔺璟臣起身出去接个电话,回来时没有在落座,而是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接着公司有急事处理,走的潇洒。

    蔺桂山一张脸气的铁青。

    如果不是看在那丁薄的情面上,蔺璟臣前脚进来,后脚就离开了,何处等到有个电话进来找说辞离去。

    程晓看他离开,脸上堆的笑容渐渐消掉,有点难看。

    蔺璟臣还没走多远,他就接到蔺凯元打开的电话,“这程晓,是你爷爷好友的孙女,优秀又有能力,人长得也不比那秦昭差,他这么做的目的你应该明白,他不同意你跟秦昭在一块,说你奶奶要是还在世,肯定也不会同意。”

    蔺奶奶还在世的时候,蔺璟臣每个月都会回蔺家两三次探望她,在她去世后,往后每年只有大年三十晚才能看到蔺璟臣回蔺家,而且是不过夜的那种。

    蔺璟臣已经在开车,带着蓝牙耳机,“我跟谁在一起生活,不需要经过你们的同意,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

    然后,蔺凯元就听到一阵忙音。

    吴芊桐吃到中途,经纪人打来电话,说她上午有一通告要赶,“知道了,对了,兰姐,明天的行程帮我往后推一推,我有点事情。”

    经纪人嗯了一声。

    没过一会儿,吴芊桐挂了电话,也说有事,拎着包走了。

    早茶匆匆结束,程晓母女的脸色不大好。

    蔺凯元和郭秀智去医院看出了车祸住院的蔺越年,他欠的钱,跟吴芊桐家借了五百万,总算凑够还清了,但是吴家的钱迟早是要还的,好在蔺璟臣每个月都会给他打一钱,存着存着总能还的。

    在去医院路上,郭秀智道,“你跟狐狸精生的儿子生了当没生,看他今天对我们一家的态度,根本不放眼里。”

    “哼,这眼光也是不怎地,看上一个杀人犯的女儿,华耀的股价活该跌。”

    语气,分明是有几分幸灾乐祸。

    最好,就能够有人趁乱对付对付他,挫挫他的锐气。

    而在今日,华耀的股票又下跌了百分之五,在证券界,大概是有人在动摇华耀那些散股的心,让他们趁亏空前把手里的股票抛售出去买进,当然,抛售出去的价格是不可能按着原购入的价格或者高价卖出,这个现象可能是业界有专业操盘手团队想利用这个机会大赚一。

    至于那些跟着舆论闹哄嚷着他跟秦昭分手的股民,华耀的态度也是极其嚣张,你们想怎么作死就怎么作死,他们不管。

    李怀查到,那个橘子女生所谓在国外丢了手机公众号被盗,是她自导自演的假象,无非就是担心把事情曝光之后怕惹上麻烦而设计开脱的手法。

    自以为天衣无缝,但李怀还是查到了蛛丝马迹,在网络上散发舆论华耀股价也是她花钱顾营销团队干的,制造假信息,让股民信以为真,那些股民低价抛出去的股被他们团队买入,等股价回再抛售出去赚取中间的暴利。

    凌晨,一处高级公寓。

    橘子女生刚从朋友的派对回到家里,还带了个男人回来,两人在玄关就亲了起来,突然的,整个房间里的灯光突然亮了。

    疑惑之际,橘子女生转个头就看到几个陌生的男人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其中有一个手里还玩着一把精致的军士刀,她吓得手里的包掉在地上,想要逃走,结果发现自己腿软了,跟她回来想大一炮的男人脸色铁青,整个人都怂了。

    那男的想开门离开,不过门还没打开,就被一个男人揪着衣领一脚踢裤裆,拎着他衣领摔边上,至于橘子女生,被人压着跪在小莫面前。

    一把军士刀搁在白嫩的皮肤上,她吓得大叫,“你们要干什么?”

    小莫捏着她下巴,“老实点说,是谁跟你爆的料?”

    橘子女生还想装糊涂,嘴唇却颤着,眼里满满的恐惧,“什么爆料,你们在说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

    要是把全部的事情给抖出来,这些人,恐怕也不会放过自己。

    小莫呵一声,“不肯说是吧,我问一遍,你不说,我就在你脸蛋上划一刀。”

    橘子女生眼里的恐惧更甚,皮肤上冰凉的触感让她浑身毛骨悚然,止不住的发颤,不等小莫问,就什么都招了。

    “一开始我收到投稿的时候在后台问过她身份,她不肯跟我说,我也没有再问,但是那天心里不踏实,我查过她的Ip,是南大学校的。”

    “微信号叫什么?”

    橘子女生,“xxxx”

    最后小莫通过网络技术查到曝光秦昭背景身份的,是秦昭现在名义上的那个堂妹——秦芸芸。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