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776章 从此后,山高水远共相伴 文 / 夏汤圆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这尼玛是婚礼现场,不是视察军情!

    人老了脑子也糊涂了?

    政委暧昧的挑眉,“说两句?”

    “你是老三的恩师,又是军区政委,应该说两句。”

    “那行,我也简单的说两句。”

    啥?

    卧槽!

    不是吧?!

    陈震廷的嘴巴能说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更知道,政委的功底绝逼在司令员之上,政委就是用嘴皮子过生活的好不好!

    他的简单两句,成要说到明天早上了!

    盛夏心塞了,“夜宸,我脚后跟疼。”

    三爷心疼的把盛夏揽在怀里,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汗,外面天气很热,盛夏穿的礼服里外两层,很热。

    三爷一身军装更别提了。

    三爷附身,咬了咬盛夏的耳垂,“一会儿,我带你走。”

    “嗯?”盛夏大眼睛眨了眨,带她走?什么意思?

    而站在红毯两边的两个小娃娃更是一脸懵逼,小宝儿倒还好,一直站的笔直笔直的,可是然然不行,然然刚出院,这会儿又热又晒,花篮都提不住了。

    干脆一屁股坐在红毯上,小小的军装成了一朵绿色的花儿。

    戴希娆作为职业模特,经常走t台练站姿,可是像这种站法儿,还是头一回儿,站的烦躁了,跟一边的白若初抱怨,“你们这些领导,太能说了吧?再说下去,良辰吉时都过了。”

    白狐也表示无奈,并且在心里暗暗下决定,结婚的时候坚决不邀请任何领导!

    除了三爷!

    三爷讲话很简单,基本上两分钟搞定。

    求司令员赶紧退休,让三爷上位!

    三爷有力的臂膀搂着盛夏的腰肢,往后退了一步,渐渐到了舞台的边缘。

    台下的人看到两人的动作,不由狐疑,新娘和新郎什么意思?

    程远航和王天星反应较快,看出了三爷要开溜,于是默契的笑笑。

    冷正曦和冷泽阳属于比较乖的老牌军人,领导讲话,不管听的多不耐烦,多想睡觉,一定会撑着精神听完。

    政委已经从“结婚是延续社会、主义价值观培养优秀后代的黄金桥梁”讲到了“荣耻”,估计再讲下去就“一带一路”了。

    三爷附身,精准的抱住盛夏的腰肢,在众目睽睽之下,高大的身影健步如飞的跑掉了。

    跑掉了!

    台下看到的人震撼的瞪大眼睛,但政委在讲话,司令员都没动,谁敢乱动?

    而且……

    冷世昌居然笑了笑,老三啊,一点没变。

    郑汀岚扯扯他的军装袖子,“老三怎么……”

    冷世昌按住她的手,“怎么了?结婚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由他们去吧。”

    郑汀岚:“……”

    居然被默许了?

    政委还在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新人已经不知所踪。

    董大鹏冲王天星眨眨眼,偷偷在一一边竖起大拇指。

    伴娘团看到三爷离开后,个个懵圈儿。

    而司令员——也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一扭头,“人呢?老三和盛夏呢?”

    伴娘团一拥而上,白狐带头打哈哈,“司令员,人有三急啊,新娘也不例外,不如……咱们跳舞吧!”

    说到跳舞,背景音乐放大两倍,由刚才轻摇慢捻的钢琴曲切换成了激昂亢奋的探戈舞曲,浪漫热情的舞曲很不给面子的淹没了政委的讲话。

    政委尴尬了一下下,一把年纪的大叔感到了年轻人的巨大冲击力。

    对!结婚啊!讲什么话!讲话不如跳舞!

    于是乎,戴希娆一个雀跃,直奔沈如龙,“沈大队长,来吧!”

    沈如龙面子薄,没这么开放过,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太好吧?”

    戴希娆将手叉腰,“你到底跳不跳?你不跳我现在就去找别的男人!”

    “跳,跳,我跳。跳还不行?”

    王天星浪里个浪,附身伸手,“美丽的简沫茵的小姐,我可以邀请你跳舞吗?”

    简沫茵高傲的昂起头,“我跳舞出场费很贵的。”

    王天星:“……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简沫茵哼哼,“请我跳舞可以,但是,以后不能请我吃泡面。”

    啥?

    泡面是什么梗?

    哦对,想起来了,他第一次请她吃饭,就是在办公室给她泡面。

    “放心,绝对不会!有了我这个长期饭票,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养的白白胖胖的。”

    简沫茵脸上飞来两片红晕,“那还差不多。”

    程远航和白狐已经滑进了舞池。

    程远航口袋震动两下,他以为是军区有事儿,亮起来的是白狐的手机。

    “是小松的短信。”

    白狐手滑下他的肩膀,翻开短信——

    “替我祝福她。”

    白狐眼角潮潮的,“真傻……”

    程远航按摩她的肩头,把她抱入怀,“都会过去的,他还需要时间疗伤,将来会遇到更好的女人爱他。”

    白狐抹掉泪,“是,会的,我弟弟这么好,怎么会没人爱?”

    就连冷世昌和郑汀岚也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冷泽阳挽着徐婉的手,“等咱们结婚的时候,这个……就省了吧?”

    徐婉噗嗤笑了,“等我们结婚,就学老三和盛夏,偷偷跑掉。”

    伴娘团只剩下蓝婷一个人落单,伴郎团则只有冷正曦。

    迟疑,徘徊,挣扎,冷正曦不太好意思。

    蓝婷望着他,用目光邀约,但自己不动不走也不主动。

    她要他走向他,这一次,一定要。

    沈予凡笑笑,“冷大哥,伴娘还有最后一个,你不去?要不,我去?”

    冷正曦不认识沈予凡,只听说小宝儿有个干爹,但出于男人本能的占有欲,冷正曦顿时立起了壁垒,“沈先生还是换个人吧,她是我的。”

    沈予凡暗昧不明的耸肩,“真的?可冷大少爷一直冷落人家,不太好吧?”

    冷正曦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我怎么会冷落自己的女人?”

    言罢,冷大少爷步伐矫健,行走如风,坚定霸气,不容侵犯。

    蓝婷双手背在身后,就这么清凌凌的笑,有点痞气,有点坏,有点小女人的得逞。

    “沈总,如果我不回来,你是不是就过去了啊?”

    周沫中途去了个卫生间,谁成想竟然目睹了男友挑衅冷大少。

    非常好,沈先生要倒霉了。

    “哪有?我就是激将法而已,绝对没有其他意思,再说,谁有你漂亮?有你,我还能看上别人吗?”

    董大鹏和李欢欢一开始是拒绝跳舞的,傅思明不太会跳,李欢欢也不太会,两人跳舞恐怕会贻笑大方。

    可是小然然不同意了,小宝贝噘嘴,“爸爸,你们为什么不去?”

    董大鹏尴尬的亲亲女儿的额头,“爸爸和阿姨要招待客人呢。”

    然然不开心了,果冻似的嘴巴翘的可以挂油瓶,“可是我想看爸爸和欢欢妈妈跳舞。”

    欢欢妈妈?

    她没有听错吧?

    然然叫她什么?

    妈妈?

    李欢欢傻愣愣的说不出话来,羞窘的脸红艳艳的热了。

    董大鹏也震住了,“然然,你……刚才叫李阿姨什么?”

    然然抬抬小下巴,“她不是李阿姨,她是妈妈。”

    李欢欢喜极而泣,眼泪夺眶而出,“然然……你愿意叫我妈妈?真的愿意吗?”

    然然不答反问,小脑袋也不知道装了什么,鬼机灵道,“那你愿意嫁给我爸爸吗?”

    这回,董大鹏紧张的望她,是……他也想知道答案!

    愿意嫁给他吗?不是谈恋爱,而是结婚!

    李欢欢紧张的绞手指头,好在现场很热闹,大家都在跳舞唱歌,顾不上看他们,“这个问题,应该你爸爸问我。”

    然然小手拉董大鹏一根手指,摇啊摇,“爸爸,你问呀。”

    董大鹏咕嘟咽口水,“……你……你愿意吗?”

    李欢欢的眼泪雪崩般决堤,怎么也擦不干净,“傻瓜!”

    董大鹏紧张了,“那……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我……要是不愿意呢?”

    董大鹏的心一下从火山口掉进了冰山脚,“你……不愿意?”

    “傻瓜!我当然愿意!”

    亲娘啊,女人都喜欢玩儿心跳,受不鸟。

    有伴的都在跳舞,没伴的都在找伴跳舞。

    真可谓有条件要跳,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跳。

    一时间,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把沙滩变成舞池,尽情的群魔乱舞。

    陈震廷乐呵呵勾着政委的肩膀,“老东西,咱们俩被嫌弃了。”

    政委表示无辜,“都是你干的好事儿,被嫌弃也是你,要不是你起头讲话,会这样?”

    “哟!怪我头上了?你个老东西讲话把人气走了,怪我?”

    政委翻白眼,“去去去,今天你是司令员我也不给你面子。”

    段仕洪端着一杯酒,走到两人中间,由于之前干了不少蠢事,惹怒了司令员也惹怒了政委,段仕洪老脸很没光,“司令员,政委,这杯酒……我敬你们。”

    言罢,一饮而尽。

    两人斜睇他,“你个老东西……”

    段仕洪垂头,笑,“我都懂。”

    郑汀岚结束一曲,看到了还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作的赵丽华,心下衍生爱惜。

    “丽华,眼下盛夏已经结婚了,你要不要给自己找个伴儿?”

    赵丽华错愕不已,“亲家母开玩笑吧?我都这么大了。”

    “胡说,你才四十多岁,算大吗?要我说,人总得往前看,难不成你要替青岩尽孝把老爷子送走才考虑自己?”郑汀岚拍拍她的手背。

    赵丽华心里也有过这样的念头,但,还是觉得太丢人了。

    “还是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我帮你物色一个吧,军区优秀的单身男人很多,你要是不喜欢离异丧偶的,我给你找个没结过婚的,军区有不少人四五十岁还单身的,条件都不差。这个时候找男人,要的不是风花雪月,而是一起过日子。”

    赵丽欢被她句句说的心软,“我……”

    “就这么定了。”

    小宝儿同学没有爹妈陪伴,成了孤家寡人,于是溜达到阴凉地儿,打开了手机。

    沐宸哥哥:【龙门初步商议后决定,给你一年时间考察期,通过考察,龙门的大门为你敞开。】

    yes!

    他忙了半个暑假,终于旗开得胜!

    冷佑擎:【一年后,不见不散。】

    沙滩上,喧嚷声漫天盖地,山上却安静的只有风声和呼吸声。

    三爷一口气把盛夏抱到了山上,山头上那些石头原封不动,和当年月色下的场景一模一样。

    “本来想晚上再带你上来,没想到半路杀来了司令员。”

    三爷脱下自己的军装铺在石头上,把盛夏小心扶好坐下,帮她脱下鞋子。

    盛夏单手掩小腹,蜷缩在三爷热滚滚的胸膛里,举目眺望,是看不到边际的湛蓝,天空和大海都美的像美人的脸。

    “我们就这么结婚了啊?你捏捏我的脸,我是不是在做梦?”

    盛夏小小的娇俏脸颊举到三爷的下巴处,可爱的眼睛就像谁偷了启明星藏在里面。

    三爷手指夹住她的下颌,附身深深吻住她的唇,薄唇熨烫,红蛇穿梭,够霸道的力度,够野蛮的侵略!完全不给她喘气的时间。

    盛夏被他吻的浑身瘫软,身子软成了一汪水儿,攀附他的脖子纠缠上去,喉咙里抑制不住发出羞人的哼咛。

    三爷大手扣她的后脑勺,将两人的负距离拉的更深入,扫荡也越发的疯狂。

    从最初的浅尝,演变成了没有理智的攻击,他竟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该死的,想停手,根本做不到。

    芳香的气息溢满两人的唇齿,女人的甜美,男人的强悍,如冰与火在淬染、碰撞。

    “唔……痛……”

    声音终于艰难的挤出两个字儿,旋即又跌进了他的旋风。

    许久许久,在女人要断气的时候,三爷依依不舍松开她的后脑勺,啄她红肿的唇瓣,“现在还觉得自己在做梦吗?”

    盛夏脸颊燥热,脸已经红的要滴血了,“好了好了,我确定不是在做梦了。”

    三爷失笑,“开心吗?”

    “嗯,开心,很开心,特别特别开心。”盛夏又把自己埋进他怀里,她太开心了,真的!

    三爷摘下她的帽子,“热不热?”

    额?

    “热,这里温度太高了。”

    三爷顺其自然道,“我帮你脱一件。”

    “好。”

    三爷手指娴熟的解开她腰便的蝴蝶结,轻盈的绿色裙子顺利滑落,露出了里面红色的贴身裙子,裙子勾勒出女人曼妙的身姿,因为怀孕,她胸部膨胀了一杯,撑鼓了裙子,圆弧很美妙。

    这么近距离的看,实在……

    “夏夏,你再逼我犯罪。”

    盛夏低头看自己……额,好吧。

    “切,我肚子里有宝宝,你敢?”

    三爷拧眉,“很想……”

    新婚夜啊,他想在这里旧梦重温的……

    盛夏被他说的也有点坚持不住了,“我们偷偷跑掉,他们不会找咱们吧?”

    三爷指指山下的狂欢,“你觉得他们会吗?”

    盛夏:“……”

    靠,为嘛她的婚礼居然成了情侣派对?

    “夏夏?”三爷柔声唤她,声音要命的性感

    “嗯?怎么了?”盛夏一抬头,闯入他的眼底,看清楚了他瞳仁里干净明亮的自己。

    三爷手里变戏法似的多了一枚戒指,铂金指环,就是盛夏在杂志上折叠起来的那个。

    盛夏:“……”

    震惊喜悦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也傻愣愣的没有给三爷任何反应。

    智商不够用了!

    三爷在她发直的目光中,优雅如英伦绅士般,慢条斯理又优雅到窒息的单膝跪地,脊背挺拔、五官生辉,一个跪姿愣是被他做的赏心悦目。

    然后,他说,“媳妇儿,试试吗?”

    盛夏:“……”

    想哭……

    试试吗?这枚戒指。试试吗?做我的夫人。试试吗?我们来个一辈子的旅行。

    三爷牵走她纤细的手指,将戒指套上她的无名指,亲了亲她的白皙手背。

    盛夏的泪啪嗒啪嗒掉在手背上,“你个魂淡……呜呜呜,呜呜呜!”

    三爷不气反笑,“是,我魂淡。你说什么都对。”

    盛夏:“……”

    还是想哭……嗷嗷嗷嗷!

    男人附身,吻了吻她的脚背,“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儿了,傻丫头。”

    盛夏一个猛子扎进三爷的怀里,“我爱你,老公,我爱你。”

    三爷抚摸她的后背,亲吻她的锁骨,“能爱我多久啊?”

    盛夏泪眼婆娑,哭的五官扭曲,“很久,很久!很久!”

    “怎么又哭了?”三爷板正她的脸,细细的吻去她脸上和眼角的泪。

    盛夏哭的胸口起伏,一高一低,诱惑力简直了。

    “你的戒指呢?我帮你戴上。”

    智商总算上线了。

    三爷把属于自己的那枚戒指给她,精雕细琢的五官每一个动作都是要把人溺毙的宠爱,“辛苦了,孩子妈。”

    “切!”

    盛夏亲了亲戒指,帮他套上无名指,又久久的亲他的手指,终于等到了正经的婚戒。

    九九十一难,她走的多艰辛多不容易多蛋疼啊!

    所以,必须宣布一下主权!

    盛夏两个爪子捧三爷棱角分明的下巴,“嘿嘿嘿,少将大人,你给我听着,你是我的了,你逃不掉了。”

    三爷扣她的后脑勺,深吻她的额头,浓郁的笑容缱绻万有,“你是我的五指山,我还能往哪儿逃?”

    哪儿也不去了,死也死在她的温柔乡。

    军装也好,红妆也罢,生杀予夺也好,现世安稳也罢。

    日月星辰千万里,红尘嬗变数百年。

    这一世,有她就足够。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