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253,他们还帮我隐瞒了心理创伤一级,有暴力倾向的人格障碍疾病 文 / 秦若虚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那是一把M500型小口径手枪,生在军政世家,会用枪是最基本的技能。

    林嫣从小耳濡目染,在使用枪支这块,可以说天赋异禀。

    一开始父亲并不同意她玩枪,说女孩子就该像个公主洋娃娃那样美美的,柔柔弱弱的,那样长大才不愁找到好对象。

    后来跟在她屁股后面的男人太多,父亲担心她受欺负,便让她学了,当做一种防身技能。

    而她并没有受过什么特别专业的训练,只是偶尔跟着哥哥去射击场练习射击,前前后后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即便这样,她的射击技术也已经达到专业的水准。

    傅长林怎么可能任由傅青山胡闹,抬起的拐杖正要挥落在林嫣的手上,却被傅青山眼疾手快的扑过去,那一拐杖便顺势狠狠的落在了傅青山的背脊上。

    挡在女孩身前男人的身体重重的震了一下,隐忍闷哼声从薄唇溢出,眉眼几乎立刻皱紧,却死死的抱着怀中的女孩,没放手。

    “林小姐,真不知道你给我这个没出息的孙子灌了什么**汤,挨过四个枪子还这么死心塌地。”

    傅青山双臂中弹的伤口正汩汩的流着鲜血,一滴接着一滴砸在梨花木地板上,发出破碎的声音,在死静的客厅内空虚的回荡着。

    傅长林拄在拐头上的手用力到泛白,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小李。”

    “在。”

    傅长林的贴身保镖从客厅的角落走过来,打了一个标准的军姿,一看就是特种部队出来的精英。

    “报警,一切交给警方处理。”

    林家在林城军政界的势力虽然庞大,但政治圈盘根错节,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况且傅家是军政名门,虽然不及纪家和林家,但瘦死骆驼比马大,若真的斗起来,结果只会两败俱伤。

    而傅长林杀伐果决的强硬手腕,即便他现在没担任任何军政要职,只是个存活在别人传说里的大人物,但也足以令人忌惮和畏惧。

    傅青山直到确定傅长林不会再动手,才缓缓的松开怀中的女孩,朝着已经转身的去打电话的小李说道,“不准报警。”

    傅长林锋利的双眸已经不能用冰冷来形容了,那里面布满了黑暗的礁石,坚硬如铁,“小李,报警,今晚只要我有一口气在,这个警我报定了。”

    报警不仅意味着承认了林嫣之前被人jian-污的事实,而且纪晗也会因此受到舆论的伤害,他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傅青山还要说什么,就听到旁边的女孩说道,“爷爷,除了我曾经被jian-污的事情,他们还帮我隐瞒了心理创伤一级,有暴力倾向的人格障碍疾病,也就是说,我的心理和精神都有疾病,现在法律对这方面的判定,好像还处于灰色地带,即便你报了警,我也能安然无恙的出来,何必呢?”

    傅长林眯起锐利的双眸,腰板依旧挺的直直的,没说话,似乎对她的话有些犹疑。

    林嫣理了理散落肩头的波浪长发,微微笑道,“我就知道您不会相信,这里是专业的心理学医生和精神科医生,对我做的心理和精神的评估,评估报告上显示的判定结果,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些。”

    欧荞的情绪终于崩溃,靠在林明翰的肩头哭的不能自已。

    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的林家千金,有着病态的精神和心理,如果不隐瞒那些,可能根本嫁不出去,尤其是门当户对的人家。

    周兰清坐在沙发上,翡翠项链和戒指,在橙黄色的灯光下,散着耀眼的幽光。

    纪云深双腿交叠坐在她身边,眸光慵懒的越过人群的缝隙,看向站在角落里,眉眼如画的女孩。

    乔漫僵硬的往前挪出一步,还没开口,就看到沙发上的男人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她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有说话。

    傅长林举起拐杖,重重的在地面上砸了几下,面上的情绪温淡,却也复杂,“我真的怀疑,我的孙子是不是炮灰?你们林家为了一己私欲嫁女儿的炮灰?”

    傅长林的声音浑厚低沉,在安静的客厅响起,像是原子弹的威力,在每个人的心中炸开。

    “四个枪子,已经足够了,如果你还想要那两枪的话,别怪老朽不客气了。”

    事已至此,他已经不想跟这样的人家再有任何的瓜葛,只要离婚就好。

    “这是他欠我的,我不会妥协。”

    林嫣的语气很轻,轻的像是窗外飘落的白色雪花,“那就报警吧。”

    事情平息或者闹大,对她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早就是一段破烂不堪的人生,再添加一笔,似乎也没什么。

    “不能报警。”

    傅青山拿起沙发上的手枪,扳手刚扣下去,就被傅长林的一拐杖打落,“因为女人这么没出息,你算什么男人?”

    男人或者不男人,只要他想保护的人不会受伤,又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报警吧,纪晗的事情我不会说。”

    抛开是傅青山明恋暗恋纪晗十年之久不说,这段婚姻,确实是在她的算计中得来的,现在如果能以最决绝的方式分开,不仅断了所有人的念想,还能让她以毒攻毒,她觉得挺好的。

    傅长林嗯了一声,接着就朝着傅青山的后颈挥过去,男人没防备,下一秒就倒了下去。

    纪云深的眸色添加一层很深的暗调,几乎是立刻伸手扶住了往下倒的傅青山。

    “爷爷,说到底,这是他和林嫣的事情,您插手这么多,只会让他更抵触。”

    “难道让他跟你一样做情种?”傅长林低声笑笑,声音暗沉,“想成大事,就要远离女人这种生物,他也好,你也好。”

    周兰清在傅长林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蹙起了眉头,在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眉头几乎拧死。

    傅长林又将拐杖砸在地面上,声音威严,中气十足,“小李,报警。”

    欧荞和林明翰整理好情绪,好像是这么多年,她第一次看见父母在别人的面前低声下气。

    “傅老,他们夫妻一场,都给彼此留点美好吧,我们同意林嫣离婚,而且净身出户,绝不亏欠你们傅家一分一毫。”

    傅长林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几乎是立刻就回答,“好,明天十二点之前,我要看到他们的离婚证,过期不候。”

    话落,就挥了挥手,小李会意,赶紧和另外几个人将傅青山抬走,送去医院。

    林嫣很不喜欢这样狼狈的结局,尤其是拉上父母和整个家族后,依然狼狈的结局。

    但似乎没有选择,这已经是将伤害降到最低的方式了。

    “嫣儿,我们走吧。”

    欧荞拉着林嫣就往出走,路过乔漫时,欧荞没让林嫣停下,而是直接走了过去。

    林明翰和乔漫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接着便很快迈开脚步离开了青山别墅。

    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傅长林,乔漫,顾西沉,纪云深和周兰清。

    乔漫是个局外人,既然主角都走了,她正要抬脚往外走,就听到周兰清说道,“傅老,傅青山和林嫣的事情解决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们晗儿了吧?”

    明明不过是一句再正常不不过的询问句,却带着森森的冷意,能够想象到,她此刻的怒意。

    “既然睡到一张床上了,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不过他是男人,理应负责任。”

    也就是说,他并不认为两人婚内出轨,是单纯的哪一方的过错,如果一个人控制住了,另一个也不会有机会,说白了,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但傅青山是男人,是男人就该负责。

    这是傅家的家规,也是顶天立地的原则。

    “好,我希望他们两个人结婚。”

    周兰清的话不重,但却带着丝丝缕缕了的寒意。

    傅长林笑了笑,锐利的眸子里写满了嘲讽,“那顾家公子呢?”

    顾西沉闻言,抬眸看过去,用着平淡的语调说道,“哦,我没意见。”

    纪云深听到这里,眉头蹙的更紧,没说话。

    乔漫简直就已经听不下去了,两步走过来,却被走过来的男人拦住,下一秒,他的大手便覆上了她嫣红的唇,阻止她说话。

    “这样啊!”

    傅长林坐到沙发上,扶了扶老花镜,浑身透着不怒自威的气息,“可我们傅家的门槛,连林嫣都是使用计谋进来的,更何况只是一个养女的纪晗了。”

    他们傅家虽说没落,但根基还在,将来肯定会东山再起。

    傅青山别说去国会议员的女儿,就是中央军区司令的女儿,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纪晗如果插足他人的婚姻,就想要迈进来,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虽然杀伐果决说一不二,但起码的三观还在。

    会容忍林嫣之前的两枪,是因为自己的孙子确实对不起人家。

    “那傅老的意思是,您的孙子就白睡了我一手带大的孙女?”

    周兰清从早上起来就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最近季节更迭,加上寒流入侵呼吸道,让她的哮喘病有复犯的趋势。

    “不会白睡。”

    傅长林似乎犹豫了一会,才缓缓说道,“国会上,我会让青山投纪老一票。”

    傅家,林家,纪家,在过去的很多年中,是三足鼎立的姿态。

    后来傅家没落,林家和纪家双足鼎力。

    但三个军政名门,却拥立各自不同的政治势力。

    由于傅家没落,退出军政名门的前列,也逐渐保持了中立,这次不同,纪家突然被几大政治家族合攻,说明那些人早有准备。

    这个时候,如果再不通过点手段,笼络其他的政治同僚,怕是纪家会重蹈当年傅家的覆辙。

    当然,他会这么选择,是因为他觉得两家的政治方向和立场一致。

    “傅老还真是会抓人心啊,如果我不同意呢?”

    “你会同意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偌大的客厅是死一般的安静。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周兰清才点点头,“好,就听傅老的。”

    乔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并不是因为周兰清强迫傅长林,让傅青山娶林嫣,而是因为他们把一个交易,变成了另外一个交易。

    中间没有夹杂任何感情的成分,可爱过的人,真心真的不值钱吗?

    顾西沉全程陪演,演出结束,就站起身往出走,路过乔漫身边时,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道,“好好照顾自己。”

    这么多年过去了,顾西沉还是没改闷-骚的本色,和霍青同一样。

    傅长林解决完一切,就起身离开了青山公寓。

    这时,客厅只剩下纪云深,周兰清,还有乔漫。

    看到两人的姿势暧昧亲密,周兰清的眉眼更加晦暗了一些,用着温淡如水的声音说道,“小深,我记得你离婚了。”

    “嗯。”纪云深轻轻的应了一声,没有起伏的调子,很淡,很轻,“奶奶,我在重新追求她。”

    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也就是说,他非她不可。

    “小深,你是不是一直都拿奶奶说话当耳边风,既然离婚了,就不要再有任何牵扯了。”

    如果说以前的周兰清会掩饰自己的讨厌,可是这一秒钟,她可能再也忍受不了,全都表露了出来。

    “奶奶,我从小到大,什么都听您的,上学学什么,科科一百分,最后就连留学的学校都是选择你喜欢的。”

    男人得到声音很淡漠,淡漠的让人觉得心慌,“所以抱歉,这次我不能听您的了。”

    周兰清的胸口一阵难受,她捂上去,只觉得呼吸困难,眼前变成模模糊糊的一片漆黑。

    哮喘果然又犯了,她想伸手去包里拿出喷雾,可是她现在好像动不了了,浑身僵硬的站在那。

    纪云深几乎立刻就发现了周兰清的不对劲,赶紧去拿药,“奶奶,你怎么样了?”

    周兰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整个人闭着眼睛,痛苦至极的表情,好像随时会倒下去。

    乔漫三两步走过去,拉住男人的手臂,“她哮喘犯了,好像很严重,你让开点,我给她做一下急救。”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