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479:慕湘情愿,讨人厌的苍蝇 文 / 于一心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洛湘湘听完,求证似的问,“就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他是真心想跟我做朋友吗?”

    她心里有点乱,像是雾里看花,真不清楚了。

    “这个……我也没法确定啊。”自己还不清楚的事,舒若尔不好贸然下定论,只能是客观性的分析,“以我对他浅薄的了解,我觉得他如果不是真心想跟一个人来往的话,他是不会对这个人花心思的,就像最开始的时候,我跟他还不是朋友,他即便是来找我,也都是不走心的,纯属搞事情,所以………”

    犹豫地停顿一辆秒,“如果你觉得他对你特别好,特别用心,你跟他在一起的感觉特别舒服的话,应该就是他对你走心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具体情况,还是只有他自己清楚。”

    这话说了,跟没说,没太大区别。

    洛湘湘听完还是一头懵,最后叹息一声,“不管了,我就当他是你说的那种吧,相信他是对我走心了,因为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真的特别舒服,特别开心,那种舒服甚至是连以前跟张睿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过的。”

    不说劈腿这条,单是生活里,张睿就没做到过像慕邵霆那样面面俱到,又有远虑。

    相对来说,张睿没那么成熟,沉稳,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照顾他多一些,经常也是她拿注意,但如果是他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就是问她,如果她不同意,他会一直说,要说到她同意,或是她生气,现在回想起来,她似乎没怎么在那段感情里做过小女人。

    但跟慕邵霆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同了,他考虑事情会比她全面,但又不会霸道的非要让她服从,如果两人产生分歧,他会耐心地劝解,开导,如果劝了她还是不愿意,他会尊重她,就像住酒店这事,他理由借口都为她找好了,没等到她点头,他会愿意陪她去住快捷酒店。

    当然最后是她妥协了,没让他住快捷酒店,但这种妥协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在她妥协前,他先迁就了她,尊重了她。

    当然,慕邵霆也有霸道的地方,比如钱,他说不要她给,就是真的说什么都不要,不过他这种霸道比较走心,他会给她找心安理得的理由,比如他说来安城要来她家蹭吃蹭喝蹭住。

    想到这里的洛湘湘,猛甩下头,暗道自己神经了,竟然拿渣前任跟自己的好朋友作比较。

    将她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的舒若尔轻笑出声,“你现在对慕邵霆的印象似乎很好?”

    “嗯。”洛湘湘毫不犹豫地点头承认,“我很想珍惜他这个朋友。”

    正因为想要珍惜,才会在乎他对自己的态度是否真心实意。

    “如果你真的觉得舒服,开心,那就交吧,如果感觉不放心,就多留点心。”她与慕邵霆的相处状态,相处感觉,只有她自己最清楚,舒若尔再不放心,也不好干涉。

    当然这也是因为清楚,她并不是那种无脑易受骗的人。

    ……

    在老家那边找了两天,没找到人,张睿初七就来了安城,一出机场就打车前来找洛湘湘,他以为她已经回了安城,结果却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反应,无奈,他只好每天都来。

    这天也是一样,他下班吃过晚餐就来她住的小区守株待兔,然后就很幸运地发现,她家窗户既然亮起了灯,当即就激动的,立即下车上楼。

    他在安城是有自己住所,自己车的,不过都要没月还贷。

    房门被敲响的时候,洛湘湘正跟舒若尔及她妈吃晚饭,她几乎是在听到敲门声那瞬间就想到,这次来的会是谁。

    所以她没有动,也让另外两人,“不用理会。”

    另两人看她的样子,也猜了出来。

    可她们不开,外面的人就一直敲,敲了几次,还叫出声,“湘湘,是你回来了吗?我知道是你回来了,你开门好吗?我是张睿,我想跟你谈谈。”

    他叫了好多次,扰得里面的人,饭也吃不好。

    “要不我去开?我去打发?”舒若尔提出建设性询问。

    洛湘湘没有赞成,她不悦第拍下筷子,“你们再忍忍,我自己打发。”

    她说着钻进房,一阵翻箱倒柜,把属于张睿的,或是张睿送的,通通找出来,装进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提子袋子,气势汹汹地走向家门口,一把将门打开。

    “湘……”激动的张睿,才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是洛湘湘拉开门就将大塑料袋劈头盖脸地塞给他,“这些都是你的,或是你买的,现在全都还给你,你拿着赶紧滚吧,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我跟你已经玩完了,没有可能了。”

    “……”张睿被迫接住她强给自己的东西,听到她那话,急慌的开口,“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她是没有感情的,而且现在也已经断干净了,湘湘……”

    “你对她有没有感情,关我什么事?难道你觉得没感情就跟别人做上床,是件很光荣,应该被原谅的事吗?”愤怒的洛湘湘,根本不听他把话说完,就噼里啪啦地一通批,还说他,“在我这里,不管你对她有没有感情,睡了都是劈腿,都是背叛,我都嫌你脏,都永不会跟你重来,所以你赶紧滚,别再让我更瞧不起你!”

    话落,门被她甩的砰砰响,还撞得张睿一脸疼。

    门外疼得要飙泪的张睿,抱着东西,缓过来想再敲门,手刚抬起,就听见隔壁住房的门被打开,里面站出一男一女,鄙夷嫌弃的盯着他,盯得他浑身不自在,盯得他门也不在敲的,抱着东西麻溜离开。

    在他钻进电梯,按关门健时,还看见那两人中的女人,朝着他的方向呸了一下。

    显然,他们是听到洛湘湘胸他的话,把他当成渣男了。

    事实上,他也确实是个渣男,是个混蛋。

    门后房内,大力甩关了门的洛湘湘,并未因此而得到平复,她气愤又难受,胸膛起伏的幅度非常大,眼睛也红的厉害。

    她刚刚面对张睿时,都是用气愤压制其它情绪,死死忍着不让自己流露出半点伤心,脆弱。

    这会儿门关了,人也被自己赶走了,她自然无需再忍,也忍不住了。

    舒若尔走到面前,心疼地拥抱住,轻拍她背,“没事了,都会过去的。”

    当日去警察保释她时,只觉得张睿不太沉稳,却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做出劈腿的事情来,作为一路见证两人从相识到相爱的人,自然知道,她表现的再决绝,再坚强,心里都是不好受的,是会疼的。

    “我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看到了会忍不住生气,忍不住怨念,但我没有舍不得,真的,一点都没有,因为我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是不可取的,及时斩断才是明智的止损。”面对好友的安慰,洛湘湘都逞强,说着话没忍住想哭就真的哭了。

    哭完也在心里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为上段失败的感情落泪,从此那人是好是坏,是生是死,跟她没有一点关系,她也不会去关注。

    而她说的没有舍不得,也是真的。

    这一晚,舒若尔不顾她的劝解,留了下来,与她一起睡,就像当初她与任嘉致闹离婚时,她大老远跑到上海陪她一样。

    ……

    已回到安城,洛湘湘便没再继续请假,第二天就去了公司,开始投入新一年的工作。

    当日下班,她又遇到了张睿,他站在钟氏楼下等她。

    她原本是没想理的,可张睿却在看到她的第一时间,大步走向她,拦住她,“湘湘。”

    “好狗不挡道,你这样是真的想让我更加厌恶你,瞧不起你吗?”洛湘湘是一看到他就没有好脸色,语气言辞也好不起来。

    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下班时间,与她同时走出钟氏的人,不在少数,她这样一说,让张睿倍觉颜面全失。

    于是他的脸也变得不太好看,但还是为了挽留忍着,“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我今晚请你吃饭好不好?”

    做出那样的事,手都分了,竟然还当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过来约她,她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他有这么不要脸呢?

    此时此刻,洛湘湘觉得他是个神经病,所以也懒得跟他扯了,自己也变成神经病,于是她朝弄得冷哼一声,绕过他,就继续往前走。

    她原本是想去搭地铁的,可现在,为了甩开他,她走到路边就直接打车,而且打的还是别人拦的,她说,“对不起,拜托让我拼一程好吗,我实在是被神经缠怕了。”

    她说这话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足以让紧跟着她的张睿听得清清楚楚,张睿那张本就挂不住的脸,越发难看,那只能想伸出去拉住她的手,也是怎么都伸不出去了,只能是黑着脸,咬紧牙关地问她,“你真的非要这样吗?”

    真是好笑了,她不这样,难道还要贱兮兮的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贴上去。

    洛湘湘没有理他,只是跟逃瘟疫似的,在听到先拦到车的人点头说“可以啊”,就毫不犹豫地上车。

    打到车的人也是钟氏员工,就算不熟,也见过,认识,作为同事帮这点忙是愿意的。

    于是张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从自己面前溜走,气得脸色发青的坐上自己车,跟上她乘坐的出租车。

    “刚刚拦你的那个好像追上来了。”坐在洛湘湘旁边,好奇看了后面的同事提醒她。

    洛湘湘闻言转身看向后面,脸色顿时阴沉,再转向前方时,抱歉地看向同事,“不好意思,耽误到你了,我就坐到前面地铁口下吧。”

    坐地铁他总不能再跟。

    “我没关系,随你在哪下都行,刚刚那个人,是你男朋友还是追求者啊?看他怪执着的”同事没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

    执着吗?或许也只是不甘心罢了。

    洛湘湘淡淡然,“只是一只讨人厌的苍蝇。”

    做出的龌龊事,被拆穿了,还纠缠不休,确实是很讨厌的,比苍蝇还让人厌恶。

    出租车来到地铁口,洛湘湘一付完钱,就下车跑进去。

    地铁比开车快,这天傍晚,张睿终究是没有追上她,甚至连她住的小区都不能进,因为洛湘湘回家时,特别嘱咐了物业保安,今后不准再给张睿放行。

    既已决裂,那他就没有再进入这个小区的权限。

    洛湘湘虽不是小区业主,但她在这里住了好几年,而作为业主的舒若尔也在她搬进来时就跟物业打过招呼,说她的权力等同于她这个房屋业主,自然物业不敢将她当做一般租户对待。

    而晚饭后,担心渣男会守在在小区外的洛湘湘,没有带妈妈出去散步逛街。

    她窝在房里,一边陪她妈看电视,一边跟慕邵霆聊微信,两人从互相问好,聊到今日发生的事。

    慕邵霆跟她说,他今天除了开会就是吃吃喝喝,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则说自己年后第一天上班比较清闲。

    工作清闲没什么可聊,她就自然聊到了张睿今日来公司楼下堵自己事,说完了还吐槽,“我以前真的不知道他有这么讨厌,这么渣,这么会恶心人。”

    “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把他送的东西还给他的时候还难过了好久,可今天再看到他的时候,我竟然奇迹的不伤心了,反而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他在跟我恋爱的时候睡了别人,忽然感觉无比恶心,也烦得要死。”

    “你说我这么快就从心里转变了对他的态度,是不是太心狠无情了?”

    “我看到好多女孩子失恋,都是好久好久都放不下的,就算男的渣的要命也舍不得,可是我却是一知道就提了分手,还那么决绝,搞得我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性别。”这段话后面她还加了一个笑抽的表情。

    包间里,正在应酬的慕邵霆,低头看着她的信息,不自禁地杨唇再杨唇。

    ——

    PS:两章一起发完,明天见,考虑下,听完吐槽的慕总要不要活动下,给张渣添些负担?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