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七十九章 跪着求我宠幸你啊! 文 / 恩很宅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电梯内。

    岳芸洱当然听出来了吴小欣的讽刺。

    有时候就不想计较了。

    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以前的她是很高傲。

    她没有说话。

    其他人也没有再多话。

    电梯到达楼层。

    何源和吴小欣先走了出去,岳芸洱才缓缓走出电梯,走向朱鹏的家门。

    她有朱鹏的钥匙,因为朱鹏经常让她到这里来,一些小事情也会让她过来帮他做,甚至有时候就是做做清洁什么的。

    今天是朱鹏感冒了,让她过来帮他煮点粥,顺便买了点感冒药。

    “其实你们同居更好。”吴小欣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转身对着正在打开房门的岳芸洱说道。

    岳芸洱抿了抿唇,“我和朱鹏不是你们想的关系。”

    “所以就是炮友关系了?”吴小欣直白。

    “不是。”岳芸洱解释,“只是同学关系,还有老板和员工的关系。”

    “干嘛一直要否认。”吴小欣有些不屑。

    岳芸洱大方承认,她可能还会觉得岳芸洱至少不那么虚伪。

    这么解说,倒真的是做了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

    “信不信随便你们。”岳芸洱说,其实那一刻也带着微微的怒火,“反正也不太重要。”

    说完,岳芸洱就打开了朱鹏的房门,然后猛地一下将房门关了过来。

    吴小欣看着房门的方向。

    那一刻还冷笑了一下,“她还发脾气。”

    何源从头到尾没有插话,似乎并不太感兴趣。

    吴小欣有些不痛快,她看着何源,“你以前怎么会喜欢她的?脾气这么不好,现在这样了,还能动不动发脾气,我也真的是很服气。”

    何源有时候也在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岳芸洱。

    这性格的女人,他应该是避而不及的。

    他说,“不说其他人了,不是要给我做牛排吗?”

    “是啊,才不要因为一些不关紧要的人,影响了我们的心情。”

    “嗯。”何源淡淡一笑。

    另外一间房里。

    岳芸洱站在玄关处,很久都没有拖鞋进去。

    那一刻似乎还在默默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她生活是很不好,她的过往污点是很多,但她真的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不知检点,都觉得她和谁都可以上床,她承认她被人强奸过确实不干净,但那之后,她就没有被任何人碰过,是不是生活在底层的人,就是应该被人误会?!

    还是,她确实应该做点什么才能够对得起他们高贵的判定。

    “站在门口做什么!”朱鹏穿衣,看上去病恹恹的模样,“我一天没吃东西了,进来帮我煮点稀饭吧,感觉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

    岳芸洱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习惯了将很多事情,就这么忍了下去。

    她把感冒药递给朱鹏,“医生说不用饭后吃,我帮你倒点白开水,你先把药吃了。”

    “谢谢啊。”朱鹏说了声。

    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岳芸洱倒了白开水,放在了朱鹏的面前。

    然后就去厨房帮他熬粥,趁着熬粥的时间,简单的帮朱鹏收拾着房间。

    朱鹏就躺在沙发上看着岳芸洱的忙碌,不由得感叹,“你真适合当然老婆。”

    岳芸洱拖地的手顿了顿。

    “如果不是经历不好,真适合做人老婆。”朱鹏说。

    是啊。

    她什么都好,但就是没有人再愿意娶她。

    她说,“你别说话了,睡一会儿吧,粥好了我叫你。”

    朱鹏闭上眼睛,那一刻却还是在说话,“岳芸洱,我真想娶你。”

    岳芸洱看着朱鹏。

    “每次我有什么,都是你来照顾我,比我妈还亲。”朱鹏感叹道,“所以每次都特别感动,但每次有娶你的这种想法的时候,又会打退堂鼓,你真是个好女人,可惜我下不了决心真的和你在一起。我是怕我一时冲动娶了你,到后来我还是会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最终反而伤害了你。”

    “没什么。”岳芸洱笑了笑,“你不用觉得内疚,我对你好也不是因为对你有意思,而是真的把你当朋友。再说了,你说得很对,我俩都没什么文化,到时候生个小文盲出来,倒真的是惹人笑话。你别多想了,休息吧。”

    “今天睡一天了,真睡不着。”朱鹏睁开了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岳芸洱。

    岳芸洱真的不错。

    如果不是自己心里的坎过不去,也真的觉得娶了岳芸洱反而是他的福气。

    岳芸洱长得很好看,当时就是班上的班花,这么多年过去,即使没有了当年的洋气,也依然很好看,也依然给人感觉很好,气质也好,身材也好,哪哪都好。

    这么好的女人,还这么持家,从不乱花一分钱,还会收拾房间,而且很勤快,朱鹏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但每次岳芸洱都毫不抱怨的出现在他的家里,帮他忙东忙西。

    有时候他都有一种错觉,觉得岳芸洱是不是喜欢他。

    但每次岳芸洱的表现似乎又看不出来她有喜欢他的意思。

    他其实很珍惜岳芸洱。

    所以两个人之间的金钱关系,从来没有更发生在**上,他不想去玷污了岳芸洱,说实在的,他内心里其实真的喜欢岳芸洱,就是因为这份喜欢,他有时候就算出去叫妓女,也不会让对岳芸洱怎样。

    “岳芸洱,你可以找个男人好好谈谈恋爱了。”朱鹏劝说。

    岳芸洱笑了笑,“哎,说是这么说,想是这么想,但我现在的条件,又有几个男人愿意真的娶我。”

    “总有不在乎的。”

    “那也得慢慢找啊。”岳芸洱说,“现在我就盼着我弟弟结婚,结婚之后,他的事情稳定了,再说我自己吧。反正我也不急,而且要不要结婚,会不会结婚,我也不是很看重。一个人也挺好的。”

    “就不怕老了孤独吗?”朱鹏问。

    他就是怕老了孤独,所以才打算要结婚生子的,否则这么花花人生,谁不爱啊。

    “不怎么怕。”岳芸洱淡淡一笑,“我都想好了,我现在趁着年轻就多赚点钱,等以后老了有了一笔积蓄之后,我能够走得动我就全国多走走,周游周游世界,等我走不动了,就找一家有很多老太太老头子的敬老院住下,也不会觉得寂寞。”

    “你倒是想得开。”朱鹏忍不住笑了笑。

    “是啊,所以日子才能够过得积极向上啊。”岳芸洱笑得很灿烂。

    朱鹏真是服气了岳芸洱。

    那一刻也真的被她生活的态度所感染。

    他捉摸着,再过一两年,要自己真没有找到合适的,就和岳芸洱将就将就吧。

    至少娶了这个女人,他生活方面完全不需要管理,岳芸洱就是可以做得很好。

    岳芸洱转身去了厨房,将煮好的粥盛了出来,给朱鹏盛了一碗,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你一会儿再吃,我去给你炒个青菜。”

    “谢谢。”

    岳芸洱又去了厨房。

    一会儿一份绿油油的青菜放在了他面前。

    “你不吃吗?”朱鹏坐起来,拿起碗筷。

    “我吃过了。”

    “这么早就吃过了?”

    “一个人在家有时候时间过得有些颠倒,所以吃饭时间也有些凌乱。”

    朱鹏没多说。

    吃了几口。

    胃口并不太好。

    他都已经很久没有感冒过了,这次居然还发烧了,来得很突然。

    他勉强吃完,又捂在了沙发上。

    岳芸洱把碗筷清洗,又给朱鹏把感冒药放在一边,“你晚点起来的时候再吃,要是吃了明天还是没好,记得去医院,你要是没人陪,我陪你去。”

    “嗯。”朱鹏有些昏沉沉的。

    “不早了我回去了。”

    “嗯。”

    岳芸洱离开。

    朱鹏其实一个人这么多年也很累也很拼,他不太喜欢依靠父母所以很早之前就是自己在闯荡,这几年确实没有发家致富才跟着他父亲做事儿,但也独立惯了,不愿意和家里人住在一起,甚至有些为了证明自己,很多事情都自己扛着。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

    不是谁都是看上去那么光鲜靓丽的。

    或许,除了何源。

    何源是真的很光鲜。

    岳芸洱走出朱鹏的门,就看到了何源在吴小欣的门口,应该是也打算离开。

    她也想问,为什么不同居?!

    何源应该会回答她。

    没有她这么随便,所以她也不会自讨没趣。

    她对着他浅浅一笑。

    何源一般都是很冷漠的。

    她走向电梯,何源也出现在电梯门口。

    “怎么这么早就走了?”何源问。

    岳芸洱一怔,回答,“没什么其他事情就走了。”

    “不能找个好男人好好结婚过日子吗?”何源说。

    “……”岳芸洱抿唇。

    她单身是碍着谁了吗?!

    今天朱鹏也这么劝她。

    连一向讨厌她的何源也这么说。

    “是觉得这样收入更好吗?”何源问。

    “我和朱鹏什么都没有……”岳芸洱解释,解释了一半,“算了,你们都不信的。”

    “不管有没有什么,找个正经人男人好好在一起结婚生子。”何源说。

    那句话甚至不是在建议。

    她觉得就是在命令。

    她不明白她到底哪里碍着何源了。

    他要来指手画脚她的人生。

    当然她不会和何源吵闹,她解释说,“我很难找到正经男人娶我。”

    “别卖情趣用品了,别和男人来往过密,找一个简单的工作,比如服务员,销售员什么的,多接触一些正经的人,就能够找到了。”何源在给她指明方向。

    “卖情趣用品的收入目前很稳定。”

    “那算了。”何源看了她一眼。

    此刻等了好半响的电梯也到达。

    何源直接走了进去。

    岳芸洱也跟着走了进去。

    她总是得罪何源。

    电梯内两个人就没有再说话了。

    电梯一路往下,到达一楼。

    何源大长腿迈了出去。

    岳芸洱走得稍微慢一些,当她到达小区门口的时候,何源已经开着车离开了。

    她想她果然是惹到了何源。

    其实她都不明白,她到底做了什么。

    她走向一边的公交车站,此刻还有公交车路过。

    她等了一会儿。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岳芸洱看了看来电,接通,“轩轩。”

    “姐,姐!”那边传来岳芸轩无比激动的声音。

    “怎么了?”岳芸洱也被惊吓住,忍不住问道。

    “姐,你快,快点到弘仁医院来,快点快点……”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喃喃出了什么事儿?”

    “喃喃的妈强迫着喃喃去堕胎了,现在喃喃大出血,医生说很严重很严重,姐,姐姐,你快点过来!”岳芸轩已经慌得手足无措了。

    “你别急,我马上过来。”

    岳芸洱放下电话,左右看了看。

    那一刻直接跑到了马路中间,拦下了一两出租车,不停地让司机快点快点的赶到了医院。

    她急匆匆的走向手术室,岳芸轩急得眼眶通红,他看着岳芸洱过来,一把抓着他姐的手臂,“怎么办?现在医生说喃喃在里面大出血,可能人都不行了,可能人都不行了……这是私人小医院,根本就不能做更大的手术,医生甚至说要摘除喃喃的子宫,姐……”

    岳芸洱在让自己冷静,她说,“医生呢?我问问医生情况。”

    “医生在里面。”岳芸轩说。

    急得大汗淋漓。

    此刻周母也在,显然也很担心。

    她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是真没想到,流产而已,怎么可能会大出血,还说要摘除子宫。

    这不就是一个小手术吗?!

    现在她也不敢说一个字。

    一个护士从里面出来,“患者周喃喃现在出血严重,我们医院的血量不够,而且医学设备不好,最好是转院。建议转去市中心最好的私立医院,那里可能还能够保住患者的生命。”

    “转院需要什么条件?”岳芸洱问道。

    “我们可以联系那边,但等他们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患者可不可以坚持,不过市私立医院有一个单独的快捷通道,是直接通过直升机过来接送病人,而且里面的医疗设备也都是顶级的,但那个通道比较昂贵,如果你们愿意支付,应该来得及。”

    “有多贵?”

    “医疗费用至少都需要十万元及以上……”

    “什么,疯了吧!”本来一脸焦急的周母,那一刻突然吼了出来。

    十万块!

    抢钱的吧!

    一个流产手术而已,几百块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要不然我帮你联系普通的通道,但我们不能保证患者可不可以坚持。”

    “你你你你要是让我女儿死了,要是让我女儿没了子宫,我会闹得你们医院不得安宁!”周母泼妇的骂道。

    护士也没办法。

    岳芸洱也做不出让直接送特殊通道的决定。

    有些僵持的那一刻。

    一个男人突然从走廊上走了过来。

    岳芸洱就这么看到了秦梓豪。

    看到他漫不经心的,仿若就在散步一般的出现在了这里。

    “这不是小耳朵吗?真巧啊。”秦梓豪开口。

    岳芸洱看着秦梓豪那一刻,似乎什么都懂了。

    一切不可能这么巧合。

    她真的有些心冷。

    心灰意冷。

    “怎么了,见到老熟人也不打声招呼?”秦梓豪冷漠。

    “你怎么在这里,你这个人渣怎么在这里?!”岳芸轩情绪暴动。

    “你觉得我怎么会在这里?说我是人渣,我反而觉得,我或许会成为你们的天使呢?!”秦梓豪笑得邪恶,邪恶的看着岳芸洱,“是不是啊小耳朵。”

    “你想要什么?”岳芸洱平静的看着他。

    平静的看着秦梓豪。

    “你知道我要什么的!”秦梓豪说。

    “帮我支付市私立医院的特殊通道的医疗费用,我脱光衣服给你。”岳芸洱说得很冷静。

    “姐!”岳芸轩很激动。

    秦梓豪看了一眼岳芸轩,转眸对着岳芸洱,“不是很傲娇吗?这么快就妥协了?”

    “我不傲娇。”

    “呵。”秦梓豪冷笑,“其实你的身体对我而言也没多大兴趣。”

    “你到底想要什么!”岳芸洱那一刻不像自己表现的这么冷静。

    “别急,听我说完,里面的人没那么快死。”秦梓豪恶毒的说道,“虽说你身体我没什么兴趣,但被你侮辱过,我还是觉得应该给你一点教训。来来来,跪着求我,求我宠幸你。”

    “秦梓豪,我他妈要杀了你!”岳芸轩激动地直接就冲了过去。

    秦梓豪这次不是一个人,大概是早有预防,所以叫了两个保镖。

    保镖直接上前拦住了岳芸轩,甚至对他拳脚相向。

    岳芸洱看着自己的弟弟,根本就不可能是专业保镖的对手。

    她上前,走到秦梓豪的面前,猛地一下跪了下去。

    秦梓豪笑了,笑得很疯狂。

    他手一动。

    保镖停止了对岳芸轩的拳打脚踢,那一刻却还是将他狠狠的桎梏在地上。

    “姐,你不要答应他,不要……”

    “求你宠幸我。”岳芸洱说,一字一句,就是在乞求。

    “哈哈。”秦梓豪笑得更加猖狂了,他用透亮的皮鞋尖抬起岳芸洱的下巴。

    岳芸洱被迫抬头看着秦梓豪。

    “当初拒绝我装清高,现在后悔吗?”

    “后悔。”

    “来,帮我把皮鞋擦干净!”秦梓豪说。

    “妈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岳芸轩再次被人狠狠的揍着。

    岳芸洱用自己的衣袖,给秦梓豪擦拭。

    秦梓豪似乎甚是满意她的顺从,他放下脚,“就跟我养的狗一样听话。起来吧。”

    岳芸洱看着他,“特殊通道……”

    “一个电话的事情。”秦梓豪说,说着,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

    不到十分钟。

    一辆医用直升机就停靠在了弘仁医院,周喃喃苍白着脸颊,被送了上去。

    岳芸轩和周母跟上了直升机。

    岳芸洱也跟了上去。

    秦梓豪倒是没有阻止,就生生的威胁道,“明天上午十点前给我打电话,你要是再给我耍花样,下场会比这次更惨!”

    岳芸洱看着他。

    秦梓豪高傲的走了。

    就像一个帝王一样,那么不可一世。

    岳芸洱一脸冷漠。

    冷漠的跟着直升机一起到了最好的私立医院。

    周喃喃被送去了急救室。

    岳芸轩还有周母都在急救室外面等候。

    整个过程反而突然变得很安静。

    半个小时后。

    急救室的灯光熄灭,医生出来,“患者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子宫也保住了,因为大出血身体很虚弱,在医院住一周时间看清楚再出院。”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周母连忙说道,连忙说道。

    还松了一口大气。

    心里还在默念着,还好没事儿,否则以后还怎么嫁人!

    岳芸轩那一刻却突然一耳光狠狠打在了周母的脸上,用力到,整个走廊都惊动了一般。

    周母直接被打傻!

    岳芸洱抬眸看着他的弟弟。

    那一刻选择了沉默。

    ------题外话------

    你们觉得小耳朵可能会从了秦梓豪吗?!

    宅说,不可能!

    啊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必须反击,必须打脸!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