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经常忘记锁门
老婆经常忘记锁门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早晨一起来,我睡眼朦胧的起来尿尿,惠容正在厨房忙碌,一边煎蛋一边轻哼着小曲儿。我不禁心头一痒,不由自主的从后面搂住老婆的纤细柳腰,惠容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浑身酥软,险些把煎锅掉在地上。她赶紧把火拧灭,娇嗔的捶了我一粉拳,笑骂着:「讨厌啦,吓死人家了!还以为门又没关好,他又闯进来乱摸——」突然,她意识到好像说走了嘴,赶紧改口:

  「快吃饭吧,要迟到了。」边慌张的把面包和煎蛋摆在餐桌上,边胡乱的抓了双筷子递给我,但却低着螓首,不敢看我。

  我当然不能放过她,在我愤怒的逼问下,老婆只好交待,原来,最近我们院里供电线路老化需要更新,总有建筑队的工人在白天施工。老婆送走我回来后,经常忘记锁门(事实上不是忘记,而是留着方便昆博那个奸夫随时进来通奸)。

  结果,有一次,单身的润叔路过我家门口,见房门虚掩着。便探头向里张望,见屋里没人,就推门进来。润叔是个老混混儿,早年曾经因强奸未成年少女被判做过牢。出狱后再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打了一辈子光棍。他早就盯上我那风骚美貌的老婆了。经常偷我老婆晾在院里内衣内裤去打飞机。还躲在暗处偷窥老婆的一举一动,所以很清楚早8点后,我会上班,家里只有惠容一个人。所以敢大胆的闯进屋来。他反手锁上房门,屏住呼吸仔细去观察着屋里的动静,听到洗手间里有女人的声音在哼着歌儿,他蹑手蹑脚靠近洗手间门,拧开门锁,轻轻推开一条缝,向里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原来老婆惠容赤裸着白生生的身子,一丝不挂的正趴在洗手池上洗脸,洗面奶丰富的泡沫满满地涂在脸上、脖子上,一双玉手仔细耐心的搓洗着。丰满雪白的屁股正对着润叔满是皱纹的老脸。股间一条粉红色的肉缝夹杂着油黑乌亮的阴毛,毛毛上似乎还挂着细微的水珠儿。下面修长粉嫩的一双玉腿一前一后承钉子步,粉白的纤纤玉足,小巧的玉趾上还涂着鲜红的凤仙花汁。上身一对饱满的豪乳,因老婆弯着腰而自然下垂,显得更加硕大丰满。

  两个新拨鸡头肉似的粉红色的乳头,俏皮又倔强的向上翘着。随着老婆搓脸的手,前后荡漾起一片晃眼乳波。润叔直看得嘴角流涎,禁不住冲进去,双手齐上,从后一把就攥住了老婆那对晃动的豪乳,用力搓揉起来。老婆开始一惊,当她感觉到玩弄自己乳房的一双手粗大有力时,马上就以为是老姘头昆博来找她调情了,苦于洗面奶泡沫迷住了眼睛无法睁开,只好扭动着杨柳细腰假意闪躲着,不依的娇嗔着:「色鬼,猴儿急什么,志仁不在家,还不都是你的,等会儿让你玩儿个够!」润叔一听,有些诧异,但他早已精虫上脑,那里还管得了多想。更加上老婆一阵娇躯扭动,肥白丰满的大屁股在润叔裆部蹭来蹭去,几下子就把润叔的鸡巴蹭硬了起来。老婆也感觉到屁股上顶着的硬硬的大棒棒,不禁花枝乱颤,几滴晶莹的露珠顺着尿道口流了出来,她闭着眼睛,回身用粉拳捶打着身后男人的胸膛,娇声骂道:「你个大流氓,一大早就支棱着懒鸟,想强奸良家妇女呀!」由于老婆的身子被润叔从后面牢牢抱住,腰和屁股不能动,所以这一回身,一对豪乳就挣脱了润叔的魔爪,一下子就跳到了润叔的老脸前,粉红坚挺的乳头几乎碰到了润叔的嘴唇。润叔一手顺着老婆的小细腰摩挲着老婆腰腹间滑嫩的肌肤,顺势张嘴就叼住了一边乳头,又咬又舔。另一手握住另一边高耸的豪乳用力的揉捏。

  老婆被突然加强的侵犯挑逗的一阵眩晕,她用力转回身抱住了身后男人的头,一双玉腿用力绷的得笔直,玉足吃力的欠着脚尖,玉手娇慵的撑着他的肩膀,费力的挺直身子,想把乳头从男人的嘴里挣脱出来。无奈润叔的舌头像灵蛇般一阵搅动,老婆马上就浑身一酥,瘫软在他怀里。润叔更得寸进尺,抱起老婆,让她坐在洗手池台面上,用力分开她的双腿,看到茂密乌黑的阴毛里隐约的粉红色肉缝儿,正有一条溪水缓缓流出。润叔的大鸡吧立时怒涨了一倍。他抓着老婆的一只小嫩手去摸自己的鸡巴,老婆熟练的一把攥住,立刻惊叫一声,但并不就此松开,反而帮他前后撸动起来……听到这里,我非但没有觉得生气,裤裆里的鸡鸡倒是硬了起来。于是继续追问:「你这个骚货,后来他干你没有?」「没有啦!

  后来外面有人喊收工了,点名了。他就跑掉了」。惠容羞红着脸:「你快吃饭吧,要迟到啦!」我看时间确实很紧张了,只好匆匆扒了两口饭,抓起提包急急跑了出去,老婆小跑着跟出来,一直送我登上了班车,上车时,我还不忘回头对老婆小声嘀咕道:「回来再好好审问你!」

  【完】